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絕世情書:馮亦代與黃宗英

(2006-07-06 21:07:21) 下一個




絕代才女黃小妹



文藝圈裏的馮二哥




二哥和小妹的黃昏戀


甜甜的小妹妹:

我一直相信李商隱的“心有靈犀一點通”,這不,我剛在清晨寫信告訴你,我抱著你入睡,那透透的一覺,比真見麵時也不會差多少,而到11時你的信就來了,你告訴我在巫山的夢魂,這不是證明嗎?以前我懷疑人們說的是幻聽,但我還是感到你叫我的聲音,有時為你叫醒了。又幸福又惆悵,幸福的是有此感覺,惆悵的卻是隻有這一些心裏的感覺。

讀了又讀你的《栗子的詩章》,覺得你改得很好,那樣地融合,就是一個人寫的。如果你寫《大雁情》,我能貢獻你什麽呢?我已記不清我有否看過你的《大雁情》,你投稿的麵比我廣多了,我們該怎樣融合呢?

讚成你三篇一起發,分成三次發,有點兒太刺激。一次發,明眼人自知端的,會傳開去,至少引起別人的疑問、遐想。你想身處兩地的人,怎麽會在一起寫文章?我不想像除夕夜那樣大鍾一響,宣告元旦的來臨,隻想和你躲在“七重天”裏做我們的美夢。有人會羨慕,有人會妒忌,有人會罵我們矯情,我們不管他們。說到頭,生活是我們自己的,誰也改變不了。幾十年要改變知識分子的生活,而結果要改變別人的人一去不複返,而知識分子還是知識分子。我話扯遠了,但是我們要有個捱罵的準備,遇到了,可以等閑視之,不必動氣。對嗎?親愛的小妹妹。一個人能不顧他人的眼色,也是一種超脫,非在太上老君爐火鍛煉,不能必得,我就喜歡這種超脫,你已修成正果,我卻還差一些火候。

我現在還不能做到心如止水,有時會在想別樣事時,會突然想到你,這大概要你來了,才會改變。我禱告日子過得快些。寶貝兒,親親,抱抱,吻吻你。

阿姨有事要早出去,今天就寫到這裏。日夜夢想著你的二哥在啁啾的鳥聲中1993年5月25日7∶25am

親親愛愛的二哥:

二哥,是你的灼熱把我熔化了。我本來以為我的人生已走到盡頭,我到美國去的心情,也是為了掉看看兒女的一件大事,再辦好阿丹的大事,我的人生義務已盡。我從那不平凡的事件後,就懶得寫東西,正好借精神病醫生的禁令也就走下文壇,我準備過極寂寞的晚年。我微笑著,心裏滴著血。你來了,你把我從冰冷中救了起來,雖然我還得悠著勁活著,但發生了質的變化。二哥,如果連續爆炸不會影響你的身體,我當然是極願意承受的。要不,什麽叫我這樣的呢?我的好二哥。

還是分別告訴孩子好。不由他們批準也還是要征得他們同意才好,將來的許多節假日我們還都要一起過,是不是?我會和他們處得好的,你放心。我的女兒也已經知道了,是阿姨告訴她的。她連說好!好!她還是很孝順的。而我也還要自己承擔生活費用的,什麽方式,以後再商量。否則仿佛被你養起來,我會不舒服,家裏什麽事也就不敢拿半點兒主意了,我不習慣。

《鮮花……》我已經寄還給你,你沒有覺得我“冷酷”吧。你在別的地方發,先別在上海發。你問我有什麽批評,我不懂道理,還是上次的意見,不夠舒展。我想,我來了,你心神安逸之後,文筆也就舒展了。不知我說得對不對?明天,我將把兩人署名的《栗子》交文匯肖關鴻,報社說他明天從外地回來。那麽,也許再過兩天……明天他書桌上一定稿子堆成山。

我也給你寄一份《蕭乾在“反右”中》吧。

二哥,記得吧?唐納逝世時,我應和了你的祭文。三哥若是知道我和二哥將在一起,也會高興的。

一點兒一點兒地吻你。

你的小妹1993年5月26日


盼穿秋水的小寶貝兒:

禱告上蒼,今天一定可以收到你的信了。上海的天氣我翻了報紙,這幾天都是雨。大小而已,我就放不下我的心,可憐的小妹妹背疼得怎樣了。我這些天來都在牽掛你,一定背疼厲害了,要不為什麽兩天都沒有收到你的信呢?一定已在路上了,一定我可以在今天收到了。

我又翻遍了你的90封信,但是找不到《笑》文,我白天打電話給高樺,她們去十渡了,好容易挨到晚上,她的電話號碼又換了,幸而住在這家的人也是作協的,她告訴我新的號碼423,7473(你寫在你的通訊本上)一打就通,《綠葉》已付印,用你的名字,因為如果用你我的名字,就要影響你的得獎。這些我都無話可說,似乎你們都商定了。然後由高樺寄一份清樣給複旦的王先生,但須加上一句“轉載綠葉第×期”,我謝了她,她告訴我她的老伴是章仲鍔,要來看我,她說認識我很高興。寄稿事隻等刊出了,否則原稿找不到,真急死人也麽哥!

昨天工作沒有完成,上午來了個老朋友,磨了一個鍾點,隻有抄了毛二千字,下午鬱風的二四妹來了(雋民、曉民),我代你謝了她們,她們就逼我要聽戀愛故事,我說是緣,冥冥之中,早已前定,ReRe是來征求我的意見,有些像瓊瑤的小說,抗戰時她在桂林讀書,湘桂大撤退時,是由她們班裏的同學何康(前農業部長)組織的,把ReRe送到重慶交給黃苗子,那時鬱風住在我家裏,雋民最後送到我家裏。講起這個故事真神了,何康有意於雋民,雋民莫名其妙,另一個女生追何康,最後他們結了婚,前兩年這位夫人因病棄世,對她兒子遺言說當年搶了何康結婚,現在一定要使何康和鬱雋民結婚,以表歉意,那時雋民已去美國講學,何康兒子好容易找到雋民,已在上個月雋民回國時了,何康兒子來看她,開門見山就給父親做媒。雋民問我的意見,我要她學我的樣,大膽一些,不要失過機會,我說一切是緣,我和宗英是緣,她和何康也是緣,FaFa也勸她,看樣子這件事能成功了,你和我做了榜樣,真是善行,勝於造了七級浮屠。

她們讀了《栗》文,說兩人的文章,怎麽像是一個人寫的,我笑著說這就是像。我當然不會告訴她們五年前,你就留意關心我了,我記得那天與沙漠來是你提了健力寶,我說我在吃蜂皇漿,你就不得不拿下去了,我也沒有注意,一直到看戈姊的信才知道,真是你有意我有情呀!!哈哈哈哈,太快活了。6∶35am,7月7日

今天清晨大風雨,我因為開著房門睡,被凍醒了,便起身關了門,又睡了,抱著你,上海雨下得怎樣了?似乎小一點了,可是北京今天下午還要大風雨,我下午要出去開《群言》的編委會,會對於我已無所謂了,隻是去看一下老朋友,評幾本新出版的書,我不抄稿時已在看《七重罪》預備給《文匯讀書周報》寫文章了。

早晨又讀了你的,我們的《栗》文,真像是一口氣寫成的,我真高興。昨天鬱家姐妹讀了也看不出是兩人寫的,我告訴她們原來要兩人署名的,她們大讚小薑的處理方法,她們說既透出消息又不見痕跡,是編輯高手,給我謝謝小薑。開了專欄,而且我們在一起,文章就可不分譯撰了,所以你說等你來了,再開始專欄,是明智的意見。以後你也可以譯,幾次下來,你就可以掌握這門手藝了,同時英文也會有進步。原來為你的信來的著急,也為昨天下午的快樂心情所衝淡了。

剛才聽天氣預報,今天黃昏有大、中雨,好在我出有車,也給我一個早退的理由,但是電視預報今天上海還有雨,我真擔心你的背疼,陰雨天氣對你是不利的。我今天上午還是謄稿子,明天無論如何要完工,否則拖下去要推遲我下麵的計劃,小妹呀!我真想留在北京等你來,但是我知道,這將會妨礙你的會,我告訴自己,還是再耐心一下,我不願打亂你的心願。我們都應當對過去寫一個句號。

阿姨要出去買菜了,今天小外孫考大學,我要在飯桌上添一碗活雞做的雞湯,使他可以開胃口,明天寫,抱抱你,吻吻你,親親你,愛撫你,你不以為6號是我們結婚的日子嗎?因為這是第一次我們合起來寫文章的日子,小妹啊,二哥這廂有禮了,因為以後的日子都是你的賜予,寶貝,謝謝你。

永遠永遠永遠是你的二哥 1993年7月7日8∶05am 


恩恩愛愛的二哥哥:

你別那麽關心上海的天氣了,你管不了這片爿,而且我自小讀了宗江那本李笠翁行樂法,阿Q得很,天極熱時,我會想總比天極冷好,天冷得我如抱冰於心,我又覺得總比熱得昏頭脹腦好。所以你別為我發愁,何況,我現在有了你這“恒溫分體式雙向調節箱”!哥,我的背熬了幾天痛已可以算痊愈了,我服了一陣子胃藥,背後放熱水袋,因鬧不清楚痛在前還是在後。

我一直(5日起)堅持陪Jenny遊泳,在泳池倒也不疼,Jenny已從不會換氣到昨天可以橫渡25米泳池不費力了。我的“成績”依舊,未知何時能小有飛躍。不過在訓練班,比我們平常自己遊要遊得多,池子裏人也不算多,要還有訓練班,20日期滿後,我們還想參加在訓練的泳池範圍內,對Jenny我可以放心。謝謝你用心窩燙著我,好二哥。

二哥,你別忙著寄你的工資單來。看來你這家還是你在管的。你不嫌煩,你就依舊管下去。我不會理財,不會。以前我母親住我家時,母親管家裏事(她也不會管)。母親走了,老保姆就當了家,隻在錢快花光時跟我說一聲,我在某些情況下才控製一下開銷,隻本著“無欲則剛”“不求人則剛”的原則,在兒女的支持下,日子就湊合著過去了。昨天小Jenny喊熱,我開了“火車頭”空調(噪音如火車頭),把溫度降到28℃,我臥室的電風扇也是不會搖頭的……我是說,咱們在一起是過日子,一般中國人過日子就包含能將就、能湊合、不求人。這將就和湊合也就包含每天24小時裏與現代設備比的一切,生活的享受(我沒說享樂)是無底的。例如住宅的中央空調在LA是家常事,是房東出租房子的必需條件。在我們,就根本不要去想它,不就省事了嗎?我們頂多想想,明年夏天來臨前,要不要為你裝個小的單製(隻製冷)的小空調,把室溫降到30℃以下,以便於工作。再說吧,還牽涉換電表的安培……我來,你不在北京,也挺好玩。我在你屋裏的任務隻是搬張新床來,我不住你家,大會會安排我住,大會沒地方,我會住在史家胡同20號北京人藝宿舍,黃宗洛家。

那燕窩心領了。你帶到北戴河去,在有集體活動的時候喝,那玩意兒是溫補,還有點兒提神,我這兒也還有幾瓶,我怕提我的神,我留給你吃吧。西洋參不上火,我也有。你既然留給我,加上我的,我堅持服一個冬天(喝參則不能喝茶,所以我老堅持不下來,你督促我)。我昨天買了一匣“好睡飲”,每次1-2包,試試看。我還是擔心到了北京,安眠藥斷檔,我得找一些市麵上可以買到的替代品,雖然我知道我的失眠是神經性的,但我不能肯定雙宿雙飛使我睡得著呢,還是更睡不著。親我的小寶寶。

小妹1993年7月10日7∶40am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