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劉叔的故事

(2010-04-24 17:09:08) 下一個

劉叔在大陸的時候家庭出身不好。

60年代初期,劉叔考入上海複旦大學化學係,1967年大學畢業後,被下放到了北大荒,先是在珍寶島前線挖戰壕,後來曆盡坎坷,先後做過小學教師,中學教員,和大學老師。

1988 年,劉叔自費公派到美國,第二年正趕上六四動亂,於是所有在美國的中國人,都像趕集一樣興高采烈地吆喝著去美國移民局去領免費綠卡,然後就全家移民,就給美國老板打工,像幾乎所有洋插隊的老年知青一樣,一步一個腳印地在資本主義的廣闊天地裏奮力打拚。

目前劉叔已經快到退休的年齡,是某家國際製藥公司的業務主管,方方正正的臉龐,微微發胖的身材,白白淨淨的皮膚,戴一副眼鏡,聊起專業也斯斯文文的,可是一聊起他的家世,情緒就非常的激動,完全像是換了一個人。

劉叔說他祖籍陝西漢中,在多少年以前,是劉皇叔的後代,到清末的時候,他爺爺的爺爺,曾先後追隨曾國藩和李鴻章,做過大上海的道台。到劉叔的爺爺這一輩,基本上還是玩政治的,而到了劉叔的父親這一代,才開始做學問,而且學問都做的很大。劉叔的一個姨父,是美國雷達公司的創始人,也是台灣半導體之父。劉叔的另外一個姨父,是蔣經國和嚴家淦的故交,活到102歲,死的時候,備極哀榮。

劉叔的爸爸,解放後留在了大陸。劉叔的爸爸的弟弟,也就是劉叔的叔父,也是美國畢業的高材生,剛解放的時候也聽從劉叔的爸爸的勸說,興高采烈地回到大陸,文革期間卻吃盡了苦頭,幸好還沒被整死,現在仍然活著,是重慶某大學的教授。

剛解放那陣兒,劉叔的爸爸是上海交大的教授,不久就響應黨的號召,從上海到西安,去幫助組建西安交大。可是等劉叔的爸爸從西安交大回來的時候,組織上已經不讓他去上海交大了,因為上海交大屬於軍工類學校,政審很嚴,而當時劉叔的爸爸正好有一個叔叔在海峽對岸,和解放軍打仗,不共戴天,於是他隻好去上海工業大學當教授,也就是後來的上海大學。

1968年文革開始的時候,劉叔的爸爸就開始遭紅衛兵批鬥了。他在臨出事的前一天晚上,還對家人說,我永遠也不會自殺。可是第二天早上就被紅衛兵給打死了,屍體從五樓的窗戶上拋下,組織上的結論說是自殺。對這一不幸的事件,多年後劉叔仍然耿耿於懷,餘恨難消。後來上海大學的黨委書記,就是當年打死劉叔爸爸的紅衛兵頭頭。1977年,劉叔千裏迢迢,隻身潛回上海,把該黨委書記堵在了樓道裏麵,狠狠地臭揍了一頓,劉叔對他說我不怕,你可以到法院去告。否則我每次回來一次,就打你一頓。

於是上海大學就到劉叔所在的城市去告劉叔。結果這一告,劉叔就成為聞名全省的台屬代表,和市委的特別統戰對象。新舊社會兩重天,每天車接車送,吃香喝辣。

1988年,劉叔由學校一名姓洪的知名教授擔保,到美國作訪問學者。這位洪教授,是劉叔的業師,也是美國留學回國的,是她獨具慧眼,從中學裏把劉叔挖來做助手的。洪教授的丈夫,在文革期間,也被紅衛兵批鬥致死。

在洪教授給劉叔做擔保的時候,就對劉叔說,如果可以不回來的話,就不要回來了。

結果這一待就是22年,除老婆孩子外,劉叔一次都沒有,再回去過中國。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