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水滸傳中的反詩(一)

(2011-07-16 21:55:14) 下一個


水滸傳中,最早出現的反詩是林衝寫的:

(百回本)
仗義是林衝,為人最樸忠。
江湖馳聞望,慷慨聚英雄。
身世悲浮梗,功名類轉篷。
他年若得誌,威鎮泰山東!

(百二十及七十五回本)
仗義是林衝,為人最樸忠。
江湖馳譽望,京國顯英雄。
身世悲浮梗,功名類轉篷。
他年若得誌,威鎮泰山東!

在七十回本的《四海之內皆兄弟》中,賽珍珠的翻譯為:

I am the noble Ling Chung,

I have been the loyal life long,

My name is told both near and far.

A hero am I at the court.

Now drift I, root upon the wave,

Wild wind I, flying as I may.

Yet in the years to come,

To fame I shall arise!

說不上是最好的翻譯,但基本上的意思是到了。

其實這首詩,和後來宋江宋三黑子在潯陽樓上寫的反詩,沒有太大的區別,格局都不是很大,因為本來就是同一個人(施耐庵施大爺)寫的(有一點頹廢後的老兵的氣勢),而且也都是在醉了酒的情形下寫的:

第三十九回 - 西江月

自幼曾攻經史,
長成亦有權謀。
恰如猛虎臥荒丘,
潛伏爪牙忍受。
不幸刺文雙頰,
那堪配在江州。
他年若得報冤仇,
血染潯陽江口。

被賽珍珠翻譯成英文,就更為神似,不但有文人氣,更有了女人氣:

In youth I learned classics,

In manhood I knew wiles.

A tiger on a bare hill

Am I, claws drawn, teeth hid.

Blighted am I, branded.

How bear this exile here?

Later, when I seek revenge,

Blood shall dye the river's mouth.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