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不想讓美國人購買廉價中國電動汽車,為什麽?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中國合肥的一家電動汽車組裝廠。拜登總統上周宣布,他將對進口的中國電動汽車征收100%的關稅。

拜登總統希望美國更多的汽車和卡車使用電力,而不是汽油。他的政府從多個方麵推動這一目標,包括嚴格的汽車排放新法規,以及慷慨的新補貼,讓美國消費者在每輛新電動汽車上少花高達7500美元。

拜登的助手們一致認為,在美國平均零售價超過5.3萬美元的電動汽車如果能夠更便宜一些,應該會更暢銷。然而此時此刻,有一批新型電動汽車比消費者目前在美國能買到的電動汽車便宜得多。事實證明,它們在歐洲非常受歡迎。

但總統和他的團隊不希望美國人購買這些在其他地方零售價低至1萬美元的廉價汽車,因為它們是中國製造的。這是真的,盡管低成本進口電動汽車的激增可能有助於拉低整體汽車價格,在通脹仍是選民最關心的經濟問題之際,可能有助於拜登的連任競選。

相反,總統正在采取措施,讓中國電動汽車的價格高到令人望而卻步,這在很大程度上是為了保護美國汽車製造商。拜登本月早些時候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將這些汽車的關稅提高了三倍,達到100%。

這些關稅將使許多潛在的中國進口產品同美國製造的電動汽車相比處於明顯的價格劣勢。但即便是在加征關稅之後,打折的比亞迪海鷗等車型的價格可能仍然低於一些美國競爭對手,這也是俄亥俄州參議員謝羅德·布朗和其他一些民主黨人呼籲拜登完全禁止從中國進口電動汽車的原因之一。

氣候問題與美國製造業之間的明顯衝突讓一些環保主義者和自由派經濟學家感到不安,他們表示,如果拜登歡迎進口低成本、低排放的技術來應對氣候變化,美國和世界將會受益更多。

拜登及其助手駁斥了這種批評。他們說,總統限製中國電動汽車和其他清潔技術進口,是對北京正在實施的非法和有害的貿易行為的重要反擊。

他們堅持認為,拜登的貿易策略最終將有利於美國的就業和國家安全——以及整個地球。

以下是促使拜登試圖保護美國生產商免受中國競爭的政策和政治考慮。

不讓北京獲得新的壟斷地位

中國已經在太陽能電池等關鍵清潔能源製造領域占據主導地位。拜登的助手們希望阻止它在電動汽車等類似行業獲得壟斷,原因有幾個。

其中包括氣候問題。政府官員表示,中國工廠往往使用煤炭等化石燃料,比美國工廠產生更多的溫室氣體排放。

拒絕中國壟斷地位還有一個重要的經濟原因:確保電動汽車和卡車始終以具有競爭力的價格供應。新冠疫情凸顯了全球供應鏈的脆弱性,因為半導體等關鍵產品很難從美國依賴的中國和其他亞洲國家獲得。依賴進口材料的消費電子產品和其他產品價格飆升,加劇了通貨膨脹。

拜登的官員希望避免電動汽車出現類似的情況。拜登的國家氣候顧問阿裏·紮伊迪說,把電動汽車和其他先進綠色技術的供應集中在中國,可能會危及“全世界獲得成功發展清潔能源經濟所需技術的總體能力”。

鞏固國家安全

拜登的官員說,他們並不是要把全世界的電動汽車供應鏈都帶到美國。例如,他們正在與盟國達成協議,為先進電池提供礦物,並鼓勵歐洲和其他地區的國家補貼本國的清潔技術生產。但他們特別擔心的是,像中國這樣的主要競爭對手主宰這一領域所帶來的安全影響。

政府已經開始調查未來從中國進口的智能汽車(電動汽車或其他)的軟硬件風險,這些汽車可以跟蹤美國人的位置並向北京報告。自由派經濟學家也擔心中國可能會出於戰略目的而切斷新車或關鍵零部件的出口。

華盛頓自由派機構羅斯福研究所對拜登的產業政策行動讚賞有加,其特別項目主任伊麗莎白·潘科蒂表示,允許中國主導電動汽車生產,可能會重蹈燃油動力汽車的覆轍,後者長期以來都麵臨著經濟和安全方麵的挑戰。

幾十年來,美國人一直在努力應對石油輸出國組織中往往懷有敵意的產油國減產和提高油價的決定。她說,如果中國把其他國家趕出電動汽車市場,可能會對電動汽車市場造成類似的破壞。

她說,如果發生這種情況,“扭轉局麵將會非常困難。”

拜登需要能源轉型來創造就業機會

不可否認,政治在拜登的決定中也發揮了巨大的作用。簡而言之:他承諾他的氣候計劃將創造就業機會——高薪的藍領製造業崗位,包括在賓夕法尼亞州和密歇根州等關鍵的搖擺州。

拜登是勞工組織的堅定支持者,他指望工會的選票來幫助他贏得這些州。他承諾,能源轉型將促進工會工人的發展。他確信,他們會支持保護美國製造業就業的關稅,並且壓倒那些希望更快實現減排的環保主義者們的抱怨。

“在民主黨內部,真正組織嚴密、能派人上門拉票的選民群體之一是勞工團體,而不是環保團體,”羅格斯大學勞工研究教授、《清潔空氣與好工作——美國勞工與爭取氣候正義的鬥爭》(Clean Air and Good Jobs:U.S. labor and the Struggle for Climate Justice)一書的作者托德·瓦尚說,

他還說,許多清潔能源工作崗位是在年輕的公司,那裏的工人沒有加入工會,因此這樣的顧慮就變得尤為明顯。

拜登上周宣布他的關稅決定時,把這些顧慮放在了首要位置。

“早在2000年,當來自中國的廉價鋼鐵開始湧入市場時,賓夕法尼亞州和俄亥俄州的美國鋼鐵城鎮受到了沉重打擊,”他在白宮表示。“賓夕法尼亞州和俄亥俄州的鋼鐵工人失去了工作。我不會讓這種事情再次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