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繳納財務欺詐案1.75億美元保證金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當地時間4月1日,美國紐約州最高法院公布的一份法庭文件顯示,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已繳納財務欺詐案1.75億美元保證金,以確保上訴期間相關處罰暫緩執行,避免資產被扣押或凍結。

法庭文件顯示,總部位於加州的騎士專業保險公司(Knight Specialty Insurance Company)為特朗普提供上述金額的保證金債券。該債券可用作擔保,將財務欺詐案已宣判的處罰執行時間推遲到上訴法庭作出裁決後。

今年2月,紐約州最高法院法官恩戈龍作出宣判,特朗普財務欺詐罪名成立,須支付3.55億美元罰金以及近1億美元的利息。隨後,特朗普表示將提起上訴,然而,他既拿不出逾4億美元現金,也找不到擔保方。消息傳出後,3月25日,紐約州最高法院上訴法庭裁定,同意將他因財務欺詐案需繳納的保證金降至1.75億美元,但須在10日內繳足。

美國媒體報道稱,特朗普在規定的窗口期內繳納保證金,可避免其豪宅、銀行賬戶等資產被扣押或凍結。此前,提出這起民事訴訟案的紐約州總檢察長詹樂霞(Letitia James)曾表示,她已做好查封特朗普房產的準備。

財務欺詐案是指特朗普等被告在2011年至2021年間被控通過誇大資產價值進行財務造假,以欺騙銀行等機構來獲得更優貸款條件、賺取更大利潤的民事訴訟案件。目前,特朗普還因涉嫌試圖推翻2020年總統選舉結果、涉嫌不當處理涉密文件、涉嫌競選期間偽造商業記錄支付“封口費”等身陷多起刑事訴訟。

特朗普競選仍麵臨巨大資金壓力

據央視新聞報道,當地時間4月1日,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就其財務欺詐案繳納了1.75億美元保證金,以避免其資產被扣押,同時就州法官對他作出的裁決提出上訴。

除了這起欺詐案,特朗普還身陷多起法律糾紛,麵臨高昂的律師費用和民事訴訟的巨額罰款,這給角逐2024年美國總統大選的特朗普帶來巨大資金壓力。美媒稱,現任總統拜登團隊正在嚐試利用其資金優勢來角逐2024年總統之位。

繳納保證金避免資產被扣押,特朗普將繼續上訴

民主黨人、紐約州總檢察長利蒂希婭·詹姆斯曾於2022年提起民事訴訟,指認特朗普多年來為生意之便在提供給銀行和保險公司的財務報表中誇大自身財富,構成欺詐。

紐約州法院法官阿瑟·恩戈龍今年2月判決,特朗普因虛報名下房地產價格等違法行為需繳納至少4.54億美元,包括近3.55億美元罰款和近1億美元利息,且利息按每天近11.2萬美元的速度不斷累積。

對此,特朗普提起上訴。但為了暫緩執行處罰,他必須在3月25日之前向法院繳納相當於罰款等相關款項總額1.1倍的保證金,約為5億美元。如果特朗普上訴成功,保證金將如數歸還。

然而,5億美元左右的保證金不是一筆小數目。眼看保證金繳納期限即將截止,特朗普的律師向法庭提交文件,稱他們已接觸過30家提供抵押貸款服務的公司,但沒人願意放貸,特朗普單方麵不可能湊足保證金。

當地時間3月25日,美國紐約一家上訴法院同意,將特朗普因財務欺詐案需繳納的保證金從此前的5億美元左右下調為1.75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3億元),同時給了他10天的繳納期。

當地時間4月1日,特朗普就其財務欺詐案繳納了1.75億美元保證金,避免其資產被扣押。

特朗普此次繳納保證金後,其麵臨的上交逾4億美元罰金的裁決自動暫停,同時,特朗普將繼續上訴程序。

麵臨籌措資金的壓力,特朗普頻頻出招

在繳納保證金之後,特朗普的資金情況仍然不明。除了這起財務欺詐案,他還身陷多起法律糾紛,麵臨高昂的律師費用和民事訴訟的巨額罰款。據美國媒體報道,2023年特朗普花費5120萬美元用於法律費用開支。此前在美國女作家卡羅爾的名譽誹謗案中,特朗普已繳納了9163萬美元保證金。

在此背景下,特朗普角逐2024年總統大選的資金壓力與日俱增。在今年的美國總統選舉中,特朗普和拜登已分別鎖定共和、民主兩黨候選人提名。

盡管特朗普在一些“搖擺州”民調中占據優勢,但其財務情況不及拜登。據美聯社3月21日報道,特朗普的競選陣營和支持他的主要政治行動委員會“拯救美國”2月籌款合計1590萬美元,截至2月底賬上共有超過3700萬美元;而拜登競選團隊稱2月“進賬”5300萬美元,截至2月底賬上共有1.55億美元。

拜登所在的民主黨陣營在籌款上持續發力。3月7日,拜登在國會發表國情谘文講話後,24小時內籌款1000萬美元。3月28日,拜登在紐約籌得超過2500萬美元競選資金。同為民主黨人的兩名前總統貝拉克·奧巴馬和比爾·克林頓當天現身助陣。

麵對拜登的籌款架勢,特朗普不甘落後。2月以來,特朗普賣力“帶貨”,除了現身費城鞋展,為其本人同名品牌運動鞋帶貨,還售賣旗下品牌的香水、帶有自己形象的收藏卡以及《聖經》。進入3月,特朗普的公司“特朗普媒體科技集團”上市,令特朗普身家暴漲。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的公司雖然上市,但至少半年內要動用資金並不容易,4月1日公司股價還出現巨大波動。此外,特朗普定於4月6日在佛羅裏達州舉辦大型籌款活動,籌款目標為3300萬美元,其中個人捐贈額達到81.46萬美元的“金主”可與特朗普同桌、合影。

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報道稱,雖然特朗普在一些“搖擺州”的民調中處於領先地位,但拜登及其所在民主黨正在嚐試利用資金優勢來彌補其民調劣勢,例如在一些州投放廣告,以此吸引非洲裔等選民。民主黨認為,在大選早期,投放廣告成本較低,但又能重新定義競爭對手,可能對選舉產生作用。當前,民主黨在電視廣播中的支出是共和黨的四倍多。

與此同時,英國《金融時報》稱,相較於拜登競選團隊和支持者而言,特朗普的資金劣勢明顯,現在他不僅要向美國傳統捐助人尋求更多籌款,還需要開辟更多捐款渠道,以填補其競選資金的空缺。

政治競選成本太高,引美國民眾不滿

美國《華盛頓郵報》報道指出,2024年大選將成為近年來美國“最昂貴的總統競選”。英國《衛報》列舉數據說明了這一點:在2023年至2024年美國大選周期,僅廣告支出一項,候選人將花費159億美元,相較2019年至2020年選舉周期,這筆費用增長超過30%,創下曆史紀錄。

資金在美國大選中發揮著重要作用。英國《金融時報》稱,擁有最多資金的總統候選人通常會獲勝。2020 年,拜登的籌款額遠遠超過了特朗普,成為美國曆史上第一位從捐款人那裏籌款超過10億美元的總統候選人。但籌集資金多不一定就能贏得總統大選,特朗普2016年在籌款上未能擊敗希拉裏·克林頓,最終卻勝選。

美國民眾對這種巨額開銷感到不滿。美國民調機構皮尤研究中心去年10月發布的一份調查顯示,很大一部分美國民眾認為政治競選成本“太高”,超過七成受訪人表示,個人和組織在政治競選上的支出應受到限製。八成受訪人表示,向政治競選捐款的人對政治決策影響太大。此外,超過八成的受訪人認為,愈發高昂的政治競選成本使得優秀的人很難競選公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