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醫生因轉發同情巴勒斯坦言論,突遭停職…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資料照片: 2023年11月28日以色列特拉維夫區醫療中心: 人質家屬等待即將獲釋的人質

11月24日,四位聯合國獨立人權專家發表聯合聲明表示:呼籲結束加沙地帶的暴力與襲擊,呼籲人道主義停火,或批評以色列政府的政策和行動,都被錯誤地等同於支持恐怖主義或反猶太主義。這抑製了藝術表達和言論自由。不過他們同時也指出,目前世界很多地方的反猶太主義言論和不容忍現象也在急劇增加。

正是在這個背景下,加拿大網站change.org上最近出現了一項請願簽名活動,要求“恢複葛義朋(Dr. Yipeng Ge)醫生的原職,展開對渥太華大學醫學院的調查”。該請願始於2023年11月18日,截止本星期二下午3點,已有92,785人簽署。

葛義朋是渥太華大學公共衛生與預防醫學住院醫生,現已被該大學醫學院停職。上述請願書提到:“葛義朋醫生被停職侵犯了他作為渥太華大學學生的權利,也體現了渥太華大學對巴勒斯坦暴力問題的選擇性沉默。”

請願書呼籲渥太華大學撤銷對葛義朋的停職,並為未能在對葛義朋及其他渥太華大學學生(他們被不公正地否定了自由表達的基本權利)的調查中執行正當程序而道歉。請願書還呼籲對給予葛義朋停職的決定及應為此行動負責者進行徹底調查。

渥太華大學發言人傑西·羅比肖(Jesse Robichaud)在回答CBC記者關於葛義朋是否被停職以及原因為何的問題時,表示已收到關於一位住院醫生涉嫌違反職業準則的投訴。他還說,在一個委員會審查此案時,已采取了“臨時措施”,盡管他沒有說這些措施具體是什麽。

羅比肖還表示,大學醫學院研究生專業道德委員會將研究該住院醫生是否違反了內外科醫生協會關於社交媒體的政策以及醫學院有關專業倫理的政策。不過,該住院醫生“在此過程中將繼續獲得全薪和福利”。

葛義朋在社交媒體上多次發布支持巴勒斯坦的帖子,包括批評他所稱之為“對巴勒斯坦民眾的種族隔離”以及“移居者殖民主義”。葛義朋在X(推特)上最新一個帖子發表在11月13日:“哈曼·阿羅博士,一個拒絕離開他在加沙阿爾·沙法醫院病人的醫生,星期六在以色列空襲中遇難。”

本月早些時候,渥太華大學家庭醫學副教授約尼·弗裏德霍夫(Yoni Freedhoff)博士,關注了葛義朋的多個帖子。他認為葛在其中一個帖子裏“明確地將猶太複國主義與對巴勒斯坦人的種族滅絕等同起來”,而他另一個帖子則暗含消滅以色列國的意味。

據了解內情並說自己代表葛義朋(但要求匿名)的加拿大醫生告訴美國之音,葛義朋是11月5日被停職的。關於葛義朋與約尼·弗裏德霍夫之間關係,他說,弗裏德霍夫是渥太華大學一位教工醫師(staff physician)。兩人以前並未直接在一起工作,但偶爾會分擔一些病人的照看。作為教工醫師,弗裏德霍夫博士被要求在大學領導層內部提出對於學生(如住院醫生)的任何不滿。但他沒有這樣做,而是選擇在公共領域用“不可接受的評論(vile comments)”來攻擊葛義朋。

這位匿名醫生還說,葛義朋在國際醫療衛生領域擁有豐富的經驗,包括他在巴勒斯坦的工作。“作為一位在關心邊緣人群方麵擁有廣泛國際經驗的醫生,葛義朋一直是傑出的衛生倡導者。他的同事們欽佩和尊重他的工作,選擇他作為加拿大醫療協會的全國住院醫生代表。作為衛生倡導的突出人物,葛義朋為受壓迫民眾發聲,就像他為生活在巴勒斯坦被占領土上的巴勒斯坦人民所做的,”他說。記者曾發電郵請葛義朋談談他在巴勒斯坦的經曆,但到截稿時間尚未收到回應。

加拿大女王大學曆史係兼職助理教授賴小剛博士認為,葛義朋這麽年輕的人,已經到了這麽好的位置,但他“說一些跟自己沒有關係的事情,而且這些事情非常複雜,把自己的前程給耽擱了”。

“住院醫生也是醫生,因此與普通學生不同。葛博士不理解醫生在西方民主開放社會中特殊的地位。醫生不僅是精英,還帶有“leading position”的意思。作為醫生,對周圍患者有很強的影響,自然就是領導者(Leader),並且涉及到權力、政治。而加拿大社會具有多種族、多宗教的特點,作為醫生對政治問題需要有特別高的敏感度,並需要有特別高的處理問題的技巧。葛義朋冒然在巴勒斯坦問題上發表其觀點,表明他在政治上不成熟,且沒有領導能力,”賴小剛說。

持有MBBS學位、曾在巴基斯坦信德省醫院工作多年、已經移民多倫多的賽義德·戈哈·阿裏對談論與宗教、政治相關的問題表現出謹慎。不過他說,葛義朋博士在社交媒體上發表的是他個人的想法,他認為這與對人權的侵犯有關。賽義德又說:“商業是商業,一杯茶是一杯茶(a business is a business and a cup of tea is a cup of tea)。大學管理層不應該因為他在政治或宗教事務上的觀點將他停職,他應該沒違反大學的規定。”

加拿大基督教傳道人艾倫·張認為:學生可以在社交媒體上評論加沙衝突,人人都會有政治覺悟。他個人是鼓勵學生們參與討論,這樣可以知道別人怎麽看待這種不可能有統一答案的政治辯論,由此可以拓寬自己的視野,找到與其他文明、文化和平共處的方法。關於公開發表支持巴勒斯坦的言論是否應謹慎的問題,他說:“西方社會普遍親猶,反猶的人是少數 - 就跟在中國你要是唱美國好會被人揍一樣”。

關於渥太華大學對葛義朋采取的措施,賴小剛博士認為是對他善意的提醒,而非懲罰。“學校這麽做是非常穩妥的,”他說。“葛義朋博士作為rising star’,以後求職應該也不會受影響,因為加拿大這麽缺醫生 - 不過以後大家都記住他了。”至於網上請願,他認為對渥太華大學的態度會有影響,但影響不大。

葛義朋是渥太華大學公共衛生和預防醫學住院醫生,今年是他在該校學習的第四年。依據加拿大醫療協會(Canadian Medical Association)網站上的介紹,葛義朋在安大略省滑鐵盧長大,已獲得醫學博士學位(MD degree)。他為多個全球衛生組織工作過,包括位於日內瓦的世界衛生組織(總部)。2020年,他作為加拿大官方青年代表參加了第73屆世界衛生大會以及第58屆泛美衛生組織指導理事會。

到截稿時,約尼·弗裏德霍夫博士、渥太華大學發言人都未回應記者的采訪請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