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解封了有人會失落嗎?有,而且還很多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大米有文化:

你說解封了有人會失落嗎?有,而且還很多。

最近十幾天我住的小區封控,我天天沒事坐在樓下跟社區的“獄警”以及社區工作人員聊天。從一開始他們以管理者的姿態對我進行精神上從上而下的俯視。後來我被逼無奈上了手段,買了一些啤酒和可樂對他們進行了靈魂上的腐蝕,隨後我們就開心的打成了一片。聊天聊地無所不聊,有這樣的環境多少也讓人在封控期有點樂趣。

但是,隨著解封的風聲越來越緊,這兩天你明顯感覺到盤踞在他們眉梢的失落感就像夏天的積雨雲一樣,越來越多。每次我說疫情快到頭了,他們總是淡淡的說:相信政府,相信國家。

今天有一個小夥子,態度蠻橫的破門而出,保安負責人有點惱怒,但是又不敢過於發作,他隻能壓著嗓子喊道:給110打電話!讓警察來抓他!喊了半天手下的人也沒呼應,他於是氣呼呼的跑到房間穿上防護服,背上消毒噴霧器,一個人使勁的推拉著消毒器把手,開始仔細的對周邊環境進行嚴格的消毒。於是,可怕的病毒立刻嚇得退避三舍,整個社區也因此安全了。

但是,不知道為什麽,看著他那孤獨的背景多少有點讓人心酸。

很多基層社區管理人員還沉醉在這個扭曲的權力的狂歡盛宴中,不舍得放棄,這也可能是解封的阻力之一。第一,這是他們的工作,有收入,跟平時區別不大;第二,可以行使從來沒有享受過的權力裁決,享受到小區人們因為恐懼而對他們的尊重,這個跟平時區別很大。第三,可以尋租,關係好的可以短暫出去放風,甚至收取一定的好處。第四,也是最關鍵的,他們可以相對自由的行動,不受約束。

這也是中國防疫政策的縮影,幾乎所有官員享受到比這個更大的自由度和權力加持。

另附:

@李小粥的茶水間:

換位思考一下,如果,你是個無正式工作的,好不容易有份穿著白大褂捅嗓子的工作,工資還不低,還能白撈個本屬於職業醫護的“大白”稱號,還有人在麵前跳“聽我說謝謝你”,還時不時被致敬一下。

或者,你是個街頭混混,突然被招去守門、焊鐵皮、對著民居耀武揚威,驕傲的喊出“請你配合我的工作!”“你是不是想破壞防疫大局!”

或者,你是個居委會無編製的臨時工,突然有機會賣一份菜賺50,送一個人去XX就抽成300。

或者,你是個醫療企業,突然多了無數300%利潤的訂單,隻需要分出100%的利潤去打點,自己還能獨享200%。

那麽,你會期盼疫情持續還是結束?如果期盼持續,會不會利用手裏或小或大的權力來搞事情?會不會對某些措施陽奉陰違,層層加碼一刀切,故意轉移矛盾借機謀利?

肯定會嘛。

當然,上麵說的人群裏,相信絕大部分都是好的,但隻要有哪怕5%的人心懷鬼胎,就足以形成巨大的破壞力,人性都是脆弱的,何況涉及生計吃飯的問題。

胡錫進所發的微博,該帖已遭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