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媒:關鍵時刻,王毅在紐約見了三個人……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本文轉自官媒旗下自媒體牛彈琴



關鍵時刻,王毅在紐約見了三個人。

當然,如果要算,那來紐約參加聯大會議的王毅,這幾天見了至少幾十號外國政要。看外交部網站,王毅的活動一條接一條,毫無疑問,他是這兩天外交活動最多、工作最忙、任務最重的中國高級官員。

但完全我個人的觀點,在眾多外國政要中,這三個人很關鍵,會晤內容很值得關注。

第一場,也是最近的一場,9月23日,會見了美國國務卿布林肯。

看新華社通稿和照片,很有意思的幾個細節。

細節一,地點。

是在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團駐地,大家可以看到,兩人背後的中國書畫,濃濃的中國風,換句話說,布林肯來到中國駐地。

細節二,氣氛。

新華社通稿的最後一句,這樣表述:雙方認為會晤是坦誠、建設性和重要的,同意繼續保持溝通。

細節三,時機。

反正看到外媒有一句評價:這是佩洛西竄訪我台灣後,中美外長第一次舉行麵對麵交談。



關鍵是談了什麽?

王毅說,當前中美關係遭遇嚴重衝擊,其中的教訓美方需要汲取……

布林肯說,美中關係當前處於困難時期,推動雙邊關係重回穩定軌道符合雙方利益……

至少這一點,中美態度還是一致的,都承認目前是困難時期,都希望改變目前的狀態。當然,美國又重申了承諾:不尋求打“新冷戰”,一個中國政策沒有改變,不支持“台獨”。

但中國相信嗎?

似乎不大敢相信。新華社通稿中,王毅就台灣問題做了重點闡述,也坦率指出“美方在台灣問題上對中方是有明確政治承諾的……但美方的行動卻與此背道而馳。”

此外,王毅還說了這樣一句話:中美兩個大國既有共同利益也有深刻分歧,這一點不會改變。雙方從接觸第一天起,就知道是在和製度不同的國家打交道,這並未妨礙雙方基於共同利益開展合作,也不應該成為中美對立對抗的理由。

就是不知道,美國到底聽進去沒有?



第二場會見,9月22日,會見了烏克蘭外長庫列巴。

此前一天,王毅會見了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但他們兩人最近見得較多,就不多說了。

但見庫列巴,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也是俄烏衝突以來,中烏外長第一次麵對麵會晤。

新華社的通稿中,有這樣兩個字“應約”,那這次會晤,應該是烏克蘭方麵的主動提議。

通稿很短,但信息量很大。

王毅引述中國領導人的話說,各國主權、領土完整都應該得到尊重,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應該得到遵守,各方合理安全關切應該得到重視,一切致力於和平解決危機的努力應該予以支持。

然後他加了一句:這“四個應該”是中方對烏克蘭問題的最權威闡述,也是中方看待處理這一問題的根本遵循。

各國主權、領土完整,應該涵指世界各國,按照烏克蘭的理解,肯定也包含了烏克蘭。

王毅還說了這樣一句話:作為負責任大國和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方一直致力於勸和促談,從不袖手旁觀,也不火上澆油,更不會趁機牟利。我們始終站在和平一邊,將繼續發揮建設性作用。

三個不!確實中國的做法,與西方國家很不一樣。

王毅還說,今年是中烏建交30周年,中方願以此為契機,規劃兩國關係下一步發展,弘揚傳統友誼,更好惠及雙方人民。

庫列巴怎麽說?

根據新華社通稿,庫列巴表示,烏重視中國的國際地位和重要影響,期待中方為緩解當前危機發揮重要作用。烏願開展符合國家利益的對話談判。烏方一貫奉行一個中國政策,支持中方維護主權和領土完整,期待同中方加強在各領域交流合作。

總體看,會談氣氛很不錯。

我們看到,烏克蘭危機爆發後,一些西方國家一邊倒,對中國的做法,這些國家還很不滿意,不斷給中國施加壓力。

但我總覺得,這是中國近期外交最成功的一點。

至少,不久前普京就表態,“高度讚賞中國朋友在烏克蘭危機中所持的平衡立場。”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此前也明確表態:(對待俄烏衝突),中國選擇了一種遠離、不卷入(staying away)的政策。目前,烏克蘭對這一政策感到滿意。無論如何這比幫助俄羅斯要好。老實說,我們對現狀很滿意

事實上,國際上很多國家,包括印度、巴西、南非等等,亞非拉大量發展中國家,態度都和中國差不多。

我之前就說過,想一想,如果在烏克蘭危機中,中國跟西方一樣,完全站到烏克蘭一邊,也給烏克蘭提供武器,也嚴厲譴責俄羅斯,情況會怎麽樣?

且不管事情是非曲直,那結果就是中俄關係拉倒,西方更會拍手笑。從美國念念不忘中國是頭號對手看,把俄羅斯搞垮之後,下一個想都不要想,必定是全力對付中國。那中國不是傻嗎?

當然,中國對烏克蘭不聞不問,俄羅斯想怎麽打,中國就怎麽支持。這顯然也不是中國外交風格,也給西方更多抹黑的口實,也不符合中國的道義和利益。

還是現在這樣最好。按照王毅告訴庫列巴的話:我們始終站在和平一邊,將繼續發揮建設性作用。

你們,還是別打了。



第三場,其實是最早的一場,王毅去拜會了一位老人。

誰呀?

99歲的基辛格。

基辛格精神狀態還不錯,兩人坐在沙發上侃侃而談。但離不開的,是沉重的中美關係話題。

看新華社通稿,王毅祝賀基辛格將迎來百歲誕辰,表示博士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好朋友,為中美關係的建立和發展作出了曆史性貢獻。中方讚賞博士始終對華友好,對中美關係抱有信心。希望博士繼續發揮獨特重要作用,助力兩國關係早日重回正軌。

談到中美關係,就必須談到基辛格的破冰之旅。算起來,今年還是尼克鬆訪華和“上海公報”發表50周年。

對這樣一位世紀老人,王毅的一些話自然別有一番意味。

他告訴基辛格:美方出於錯誤的對華認知,執意把中國視作最主要對手和長期挑戰,一些人甚至把中美交往成功的故事描繪成失敗的敘事,這既不尊重曆史,也不尊重自己。

基辛格啊基辛格,你可知道,一些人把你當年破冰訪華,都描繪成了失敗敘事,你的警告,很多美國人也不當一回事。

基辛格怎麽回複?

新華社通稿中有這樣一句話:基辛格回顧了當年同中國領導人達成“上海公報”的曆史經緯,表示應充分認識台灣問題對於中國的極端重要性,美中之間要對話而不要對抗,應打造和平共處的雙邊關係。

這位地緣政治博弈的世界級大師,這位當年親手打開中美關係大門的關鍵人物,看到現在的一切,肯定也是別有一番感慨在心頭。

但在這樣一個關鍵時刻,特意去拜訪一位美國老人,追溯中美當年的傳奇往事,這應該也是一種外交藝術,就是告訴美國,要以史為鑒,要回歸理性務實,這也是在尊重自己。

三場活動,會見三個重要人物。

與庫列巴的會見,顯現的是烏克蘭對中國的看重和期待,也凸顯了中國中立平衡外交政策的不一般,中國確實也沒有袖手旁觀。

會見布林肯和基辛格,則是最關鍵最重要的中美問題,這也是國際社會很憂慮的問題,會不會滑向新的冷戰?



從王毅馬不停蹄的活動看,中國肯定不願看到。但這不僅僅取決於中國,更取決於美國。

在美國亞洲協會的演講中,王毅就發問:美方把中國定義為“最主要對手”和“最嚴峻長期挑戰”,實施全方位遏製,試圖通過“塑造周邊戰略環境”來圍堵中國,還脅迫各國選邊站隊、編織各種排除中國的“小圈子”。這種情況下,如何避免發生新的冷戰?

他還舉華為這個例子說:大家都熟悉華為的例子,對一家100%的民營企業,美國竟然動用政府的力量在全球範圍打壓,甚至威脅各國不得使用華為設備,否則就將承擔後果。這顯然不是公平競爭……

他最後引述中國領導人的話說,“過去50年,國際關係中一個最重要的事件就是中美關係恢複和發展,造福了兩國和世界。未來50年,國際關係中最重要的事情是中美必須找到正確的相處之道”。

中美關係,毫無疑問,正站在一個新的十字路口。

王毅同誌很忙,一些美國政客也沒閑著。未來50年最重要的事情,關係中美的國運,也關係世界的和平。美國,你到底要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