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最美麗島嶼”陷入慘淡:物價飆升、政局動蕩...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在世界地圖上看,地處印度洋的斯裏蘭卡就像亞歐大陸滴落的一滴眼淚。馬可·波羅曾稱它為“世界上最美麗的島嶼”。而如今,這個印度洋上的美麗島國,卻深陷經濟和政治危機,可能即將陷入人道主義危機,亟待國際援助。

經濟危機社會動蕩

斯裏蘭卡正陷入自1948年脫離英國獨立以來最為嚴重的經濟危機。物價飆升,食品、藥品和能源短缺,外匯儲備枯竭,政局陷入動蕩。

2022年5月19日,斯裏蘭卡出現獨立以來首次主權債務違約。7月5日,時任總理拉尼爾·維克拉馬辛哈在國會上表示,國家破產了。此前,6月9日,聯合國呼籲援助斯裏坎卡受經濟危機影響最嚴重的170萬人,並警告晚些時候有可能發生人道主義危機。

7月6日,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WFP)發布的報告顯示,在人口約2100萬的斯裏蘭卡,每10戶家庭就有3戶麵臨著糧食不安全狀況,涉及人口達到626萬,其中6.56萬人麵臨嚴重的糧食不安全。7月9日,持續數月的經濟危機升級,數千名抗議群眾攻入總統官邸和辦公廳。隨後,又放火焚燒了總理的私人住宅。7月13日,總統秘密出逃。

7月18日,維克拉馬辛哈曾以代理總統的身份透露消息稱,斯裏蘭卡政府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談判已近尾聲,還稱其他爭取外國援助的討論也在取得進展。

7月20日,斯裏蘭卡議會通過投票,維克拉馬辛哈正式被選為新任總統。但維克拉馬辛哈並不是一位受民眾歡迎的政治人物,現年也已經73歲,其政治生涯將如何落幕,目前尚存很大變數。

斯裏蘭卡央行的統計數據顯示,2022年以來,首都科倫坡的通脹水平已經超過了60%,食品通脹率高達81%。

過去幾個月裏,為了遏止抗議浪潮,斯裏蘭卡政府已經不止一次地宣布過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和實施宵禁措施,但最終都收效甚微。



經濟災難始於恐襲

從近處說,這一輪經濟危機始於2019年。

2019年4月21日,複活節當日,在首都科倫坡的三家五星級酒店、兩處教堂、科倫坡南方代西瓦裏動物園附近及東部城市拜蒂克洛一處教堂等地,連續發生八起爆炸事件,共造成253人死亡(包括38名外籍),超過500人受傷——這是斯裏蘭卡自2009年結束長達26年的內戰以來,造成最多人員傷亡的恐怖襲擊事件。

據媒體報道,當年6月,斯裏蘭卡央行在一份遭到泄露的內部資料中表示,由於這次襲擊,政府因增值稅等間接稅而損失的年度收入約為260億盧比(合1.19億美元),而當年末斯裏蘭卡的外匯儲備總額才為76.42億美元。

根據Wind數據,筆者估算,由於這次襲擊,斯裏蘭卡2019年的旅遊業收入同比下降至少24.32%,外商直接投資淨流入下降約46.29%。



政治家族壟斷權力

從遠處說,這一輪經濟危機與權力壟斷脫不開關係。

2009年恐怖襲擊發生後,社會普遍擔心社會秩序被擾亂,斯裏蘭卡再次被拖回內戰狀態。在這種背景下,以強硬姿態終結了斯裏蘭卡持續26年內戰的國防部前部長戈塔巴雅·拉賈帕克薩以壓倒性優勢贏得了同年11月的總統選舉。

而前一任總統是誰呢?正是現任總統戈塔巴雅的哥哥馬欣達·拉賈帕克薩。後者在2005年勝選上台,2010年連任成功。

經過馬欣達連任兩屆的鋪墊,2019年戈塔巴雅上台後,其領導的執政聯盟斯裏蘭卡人民陣線(SLPP)壓倒性贏得了議會選舉,拿下225個議席中的145個,取得絕對控製權。

斯裏蘭卡2015年的第19號憲法修正案規定,總統、總理和議會共同享有行政權力。但戈塔巴雅控製議會後,立刻推動廢除限製總統權力的第19號憲法修正案。

但其實無論是否廢除修正案,拉賈帕克薩家族都已經事實上掌控了這個國家。比如,上述議會選舉中,已經六次獲任斯裏蘭卡總理,卻從未幹完任何一個任期的時任總理維克拉馬辛哈領導的統一國民黨(UNP)在議會選舉中僅獲得1個席位。

不僅如此,維克拉馬辛哈實際上也是拉賈帕克薩家族的附庸。側麵證據如下:

-2015年5月,時任總統馬欣達在抗議中下台,辭職前委任維克拉馬辛哈作為總理。緊接著,維克拉馬辛哈阻攔了檢方對拉賈帕克薩家族啟動的多項調查。

-2019年11月,戈塔巴雅任命自己的哥哥、前總統馬欣達·拉賈帕克薩為總理,維克拉馬辛哈下台。

-2022年5月9日,經濟危機持續一段時間後,麵對廣泛的社會抗議,馬欣達被迫下野,維克拉馬辛哈再次被委任為總理。

-2022年7月13日,局勢幾乎徹底失控,總統戈塔巴雅秘密出逃,在缺席的情況下仍能將維克拉馬辛哈委任為代理總統。

-2022年7月20日,由議會選出新總統的投票當中,投票支持維克拉馬辛哈的,主要仍是拉賈帕克薩家族所主導的原執政黨人民陣線(SLPP)。

無論是戈塔巴雅還是馬欣達,上台後都大量任用家族成員擔任政府要職:馬欣達的長兄查馬爾獲任農業部長;馬欣達的弟弟巴茲爾獲任財政部長(他同時持有美國國籍);馬欣達的長子納馬爾獲任體育部長,並被視為下一任政治領袖的接班人;馬欣達的次子約西塔擔任馬欣達的總理辦公廳主任。

據統計,戈塔巴雅和馬欣達統治斯裏蘭卡期間,拉賈帕克薩家族總共出了11位部級領導人,還有40多名拉賈帕克薩家族成員擔任政府職務。

拉賈帕克薩家族實際上像管理家族企業一樣管理著這個國家。政治高度集權最具破壞性的後果就是:缺失糾錯機製。



政策失誤疊加疫情

2009年,內戰結束後的斯裏蘭卡開始快速重建。Wind數據顯示,2009~2015年間,斯裏蘭卡的年均經濟增速為6.49%,人均GDP為3244.97美元;同期印度的經濟增速為8.63%,但人均GDP隻有1426.57美元。

但是,自2015年起斯裏蘭卡GDP增長率呈現出逐年遞減的趨勢,2015~2019年,分別為4.49%,3.58%,3.27%和2.33%。原因在於,斯裏蘭卡當局從20世紀60年代就開始從國際金融組織借錢維持經濟運轉和發展。2009~2015年,馬欣達執政期間雖然經濟發生了較快的增長,但連年內戰和戰後經濟重建已經給斯裏蘭卡留下了巨額債務。

據Wind顯示,自2000~2009年,斯裏蘭卡的外債總額分別從90.31億增長到186.62億美元(106.64%);2009~2015年,從186.62億繼續增長到448.39億美元(140.27%)。兩個階段外債的年均增速分別為8.75%和17.57%,遠高於同期實際GDP的增長率。

有評論認為,戈塔巴雅是“無端出台”減稅計劃。盡管拉賈帕克薩家族控製斯裏蘭卡、戈塔巴雅推出減稅計劃是經濟危機的重要原因,但戈塔巴雅卻絕非無能之輩,減稅計劃也並非“無端”——或許是因為他看到了過去近十年經濟增長帶來的社會問題,以及債務融資型增長模式對斯裏蘭卡的困擾。

2019年斯裏蘭卡大選,戈塔巴雅的承諾就是推行減稅和綠色轉型,當時頗受歡迎。

減稅很實惠,上台伊始推行減稅政策確實也短期提振了斯裏蘭卡的經濟,吸引了更多的海外投資。綠色轉型很時髦,符合世界主流議題。

但問題在於,曆史進程並不會按劇本走,好心可能辦壞事。當權力失去製約,領導聽不進建議,出問題就絕不是偶然。

戈塔巴雅上台後的第一件事是履行其競選承諾,推行減稅:下調包括增值稅和企業所得稅在內的多項關鍵稅稅率,取消居民預扣稅、國家建設稅等7項征稅科目。據測算,減稅政策使斯裏蘭卡的增值稅降幅達到50%,政府的稅收總額減少了1/4(僅占GDP的8.4%),為斯裏蘭卡獨立以來的最低水平。

最了解一個國家家底的是該國財長。而早在戈塔巴雅競選期間,時任財長曼加拉·薩馬拉維拉就高調反對戈塔巴雅的減稅計劃,甚至直言:這樣的計劃將把整個國家“變成下一個委內瑞拉,或者下一個希臘”。他在戈塔巴雅上台幾天後就辭職了,後來財長被換成了馬欣達的弟弟巴茲爾。據稱巴茲爾既不懂得經濟和金融,也容不下來自同事的反對意見。

所謂流年不利莫過於,在減稅計劃導致財政收入大幅銳減的情況下,再正麵遭遇新冠疫情。

2020年,為應對新冠大流行,斯裏蘭卡當年支出近1000億盧比(約合5.40億美元),這直接導致斯裏蘭卡的政府赤字水平激增1倍,達到了2.09萬億盧比(112.86億美元)。在新冠危機等新變數下,戈塔巴雅始終拒絕推翻自己的減稅計劃,還承諾相關稅率將保持至少五年不變。

旅遊業是斯裏蘭卡第三大外匯收入來源,超過13萬人直接從事酒店業,相關就業近40萬人。恐怖襲擊疊加疫情衝擊,2020年,斯裏蘭卡遊客數僅50.8萬,同比下降了73.5%,旅遊收入約6.82億美元,同比下降81.1%,使得2018年貢獻該國GDP占比近5%的旅遊業銳減到2020年的0.8%,超過4萬個工作崗位流失。

服務貿易順差收窄導致斯裏蘭卡當年的貿易順差由28.49億美元降至8.19億美元。

除此之外,僑匯也是斯裏蘭卡外匯的一個重要來源。

根據世界銀行調查報告,斯裏蘭卡勞動力資源豐富,是對外勞務輸出較多的國家,但受疫情影響,海外務工人員由2019年的20.3萬人減少至2020年的5.37萬人,僑匯收入也被腰斬。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在翹首以盼中,轉機並未到來。反而是在鄰國印度首先爆發的德爾塔變異株傳入斯裏蘭卡,使得經濟和民生雪上加霜。

斯裏蘭卡的工業基礎羸弱。第二產業以勞動密集型工業為主,如紡織業,但也沒有什麽大的製造業;資金和技術密集型工業發展相對緩慢。除了糧食可以自給自足外,斯裏蘭卡的大量原材料、能源和生活必需品依賴進口,這就導致斯裏蘭卡的商品貿易逆差大於服務貿易順差,對外貿易常年赤字,國際儲備不斷被消耗。

Wind數據顯示,在戈塔巴雅2019年底就任時,斯裏蘭卡的外匯儲備還有76.42億美元;但到2022年6月底,外匯儲備僅剩下18.54億美元,還不夠維持1個月的正常開支。

同期,斯裏蘭卡的外債規模開始飆升,負債率(外債餘額/國內生產總值)、償債率(當年外債還本付息額/當年商品和勞務出口收入額)、債務率(當年債務餘額/當年商品和勞務出口收入額)均超過警戒水平。2019年的負債率水平還保持在42%,至2021年已經達到119%。

在公共政策討論中,日本往往被視為現代貨幣理論(MMT)的經典案例。日本是特殊的,也是複雜的。無論是MMT的擁躉,還是批判者,都能從日本經驗中找到想要的依據。但日本本國人士卻大多是MMT的批判者。

為了配合總統的經濟政策並降低本國的債務負擔,斯裏蘭卡央行選擇了超發貨幣,進行財政赤字貨幣化(MMT的實踐)。Wind數據顯示,從2019年12月到2022年5月,斯裏蘭卡的貨幣供應量(M1)增加了85.32%。疊加疫情的持續衝擊,斯裏蘭卡實踐MMT的直接後果,是通脹開始飆升,2022年7月,通脹率飆升至60.8%,創曆史新高。

斯裏蘭卡農業立國,但是化肥依賴進口。在疫情衝擊下,由於供應鏈危機、原材料上漲等原因,化肥價格上漲,使得本就很緊張的外匯收支,更加捉襟見肘。

2021年4月,名義上是履行競選承諾,推行綠色轉型,實際上是為了降低化肥進口以節約外匯,斯裏蘭卡在全國範圍內禁止使用化肥和殺蟲劑,強迫農民使用有機肥料。

一方麵,有機農業本身產量就較化肥農業低,另一方麵,斯裏蘭卡國內也沒有供全國使用的有機肥料。一刀切的綠色革命,導致了大麵積的農作物歉收(有研究稱,改革後的農業成本上漲到了此前的10倍,而產量僅為此前的一半,稻米產量下降了20%,胡椒、肉桂和蔬菜的產量下降了30%)。導致本來可以自足的糧食也需要國際進口,不僅沒有節約外匯,反而增加了外匯。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2022年3月的一份報告還稱,化肥禁令還損害了茶葉和橡膠的生產,導致“潛在的重大”出口損失——這原本是斯裏蘭卡首屈一指的出口支柱行業。

2021年11月,政府政策不得不180度轉變,取消化肥禁令。但問題在於,化肥價格居高不下,政府沒有外匯補貼,農民自身已經無法支付高昂的化肥價格,很多人因此拒絕繼續農耕。

斯裏蘭卡經濟已經出現崩潰跡象。



國際環境再生劇變

2022年2月24日,俄烏衝突爆發並在當日即升級為全麵軍事對抗,並迅速發展為二戰以來歐洲最大規模的武裝戰爭。

遠在歐洲的戰爭,卻成了壓垮斯裏蘭卡的最後一根稻草。

第一,再次衝擊旅遊業。俄烏雙方都是斯裏蘭卡的重要遊客來源國,2022年1月,來自兩國的旅遊人數占同期旅遊總人數的四分之一;

第二,斯裏蘭卡糧食進口的40%以上來自烏克蘭,俄羅斯是斯裏蘭卡的第二大茶葉出口市場。俄烏戰爭的爆發同時衝擊了斯裏蘭卡的出口和進口。

第三,也最為嚴重的是,俄烏衝突還導致全球範圍內的糧食、能源等大宗商品價格暴漲,穀物、燃油、食用油等商品價格居高不下。

斯裏蘭卡當地的電力供應主要為火電。俄烏戰爭爆發後,由於石油短缺,自2021年底就開始的全國限電開始延長。2022年3月底,部分地區的每日限電時長達到創紀錄的13個小時,原本散見於各地的抗議浪潮開始出現全國蔓延的趨勢。

與此同時,燃油價格暴漲約242%後依然非常短缺,人們開始在加油站前排起超過10個小時的長隊,這一時長在不久後就發展到了數十個小時甚至數天。

2022年3月21日,兩名70歲的老人在排隊等待加油時意外身亡。據不完全統計,因排隊加油猝死的人數已經達到了19個。目前,黑市的92號汽油價格已經高達55元/升,加滿一輛油箱40升的車需要的錢比絕大部分當地人一個月工資還高,且價格仍在上漲。

曾經,服裝製造業是斯裏蘭卡為數不多的發展較好的第二產業,且是斯裏蘭卡的第二大外匯收入來源,每年向全球市場的出口價值約54.2億美元。但由於油電中斷以及美元短缺,當地的很多工廠也已經無法進行正常生產。



此次危機根源深遠

斯裏蘭卡總麵積65610平方千米(大概相當於兩個海南島),總人口為2192萬人,位於南亞次大陸以南,與印度隔保克海峽相望。

熱帶季風氣候使得斯裏蘭卡的農業基礎非常好,吸納了近30%的就業人口,糧食產量自給有餘,是大米淨出口國之一;錫蘭紅茶、馬黛茶、咖啡和香料等出口農產品在國際市場地位穩固,為斯裏蘭卡賺得了大量外匯收入。

但是,斯裏蘭卡資源貧瘠、經濟體量小、工業基礎薄弱。原材料、能源,甚至日用品,高度依賴進口。2009年斯裏蘭卡內戰結束時,政府選擇將重點放在開拓國內市場,導致進口支出持續增長,外匯收入則高度依賴服務業,導致常年貿易赤字。

斯裏蘭卡最主要的優勢在於其地處印度洋、緊鄰亞歐國際主航線的地理位置,這使其有望成為印度洋上的航空、物流和商業樞紐,但要實現這一願景,必須要有完善的港口、物流、電力等基建設施。所以,無論是戰後經濟重建,還是未來的經濟規劃,都導致斯裏蘭卡必須大規模舉借外債。

外債驅動式發展導致斯裏蘭卡受國際環境影響巨大。Wind數據顯示,2021年末,斯裏蘭卡外債總額達到507.24億美元,相當於GDP的比重為60.02%,較上年上漲3.43%,債務結構缺陷使其易受匯率波動影響。而2022年6月的外匯儲備已經銳降到18.54億美元。

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總結來說,經濟體量小基礎差且結構不合理、外匯儲備不足、長期貿易赤字、債務率高且結構不合理、外匯收入高度依賴服裝製造業和旅遊業、恐怖襲擊重創旅遊業、疫情爆發影響旅遊業和全球供應鏈、俄烏戰爭、美聯儲加息等等原因,再加上家族式統治集團導致權力高度集中,一係列錯誤的經濟政策得不到糾正,共同導致了斯裏蘭卡如今的慘狀。

總結

迄今為止,聯合國、中國、印度、IMF等國際組織和國家已經提供了一定援助,但斯裏蘭卡的經濟和政治危機仍在加重,政治變革難以取得實質性的推進,幾乎所有人都認同改革的重要性、必要性和緊迫性,但沒有人能夠說出具體的改革措施。

斯裏蘭卡也仍在與IMF進行持續的救助談判,但按照慣例,斯裏蘭卡必須先完成政府改組,並滿足IMF提出的一攬子改革計劃,才有可能獲取貸款。

危機終將過去,生活也會繼續,但苦難由每一個人承擔,不知道多少家庭的命運會因此而改寫。過去幾年來,國際局勢風雲變幻。真是,心有戚戚。

值得警惕的是,斯裏蘭卡正在發生的事情可能是其他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國家即將發生的事情的不祥預演,因為通脹飆升、債務高企、貨幣超發以及外匯儲備縮水是幾乎所有新興經濟體正經曆的“逆風局”,債務風險在全球範圍內正在持續上升。作者:青年經濟學者、自由撰稿人。研究領域為行為與實驗經濟學,關注政治經濟學、國際關係、政商關係、博弈論。

Yuxiouzhi 發表評論於
民主是有代價的
zzbb-bzbz 發表評論於
民選的都貪,因為有美國撐腰,最後帶錢外逃
dancingpig 發表評論於
樓下那些跟它們說了也是白說
funnycars 發表評論於
Some facts (***mronline.org/2022/07/13/real-debt-trap/):

As of 2021, a staggering 81% of Sri Lanka’s foreign debt was owned by U.S. and European financial institutions, as well as Western allies Japan and India.

This pales in comparison to the mere 10% owed to Beijing.

According to official statistics from Sri Lanka’s Department of External Resources, as of the end of April 2021, the plurality of its foreign debt is owned by Western vulture funds and banks, which have nearly half, at 47%.

The top holders of the Sri Lankan government’s debt, in the form of international sovereign bonds (ISBs), are the following firms:

BlackRock (U.S.)
Ashmore Group (Britain)
Allianz (Germany)
UBS (Switzerland)...  查看完整評論
基多山人 發表評論於
經濟擴張是一門大學問,問題是習近平集團要把一帶一路吹噓成政治正確所以就隻能正確到底-即使虧本也是贏
股隆 發表評論於
中共帶給人類的另一個病毒
無閑散人 發表評論於
債務過高
不允許的筆名 發表評論於
都是一路一帶給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