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T 27“紅客組織”:他們已經“打進了台灣”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8月3日,就在佩洛西訪台當天,台鐵新左營車站屏幕出現了這樣的圖片:



“佩洛西竄訪台灣,是對祖國主權的嚴重挑釁;那些積極迎接的人,終將受到人民的審判;同種同族的血親關係割舍不斷;偉大華夏終將統一!”



台鐵也回應稱,該屏幕是出租給廣告公司經營,不料被“入侵”,目前已經把電視的電源線拔掉。

與此同時,一名網民在社交媒體上發文表示,剛去7-11結賬發現收銀台後麵的電視屏幕竟然播出“戰爭販子佩洛西滾出台灣”的字幕,並當場拍照上傳至網絡。



也有不少網民回複,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感覺像是電腦被黑了”,“家附近的超商電視全都關了”。

許多網友也紛紛上傳拍到的畫麵證實島內多地7-11便利店內皆有此情況,並非一家店所為。台灣“立法院”前的7-11、內湖附近一帶的門店,以及高雄市的門店都有此情況發生。

對此,7-11便利店回應稱,廠商受不明來源幹擾播放訊息,係統疑似被攻擊。

而根據名為APT27的民間黑客組織宣稱,他們對台灣進行網絡特別行動,關閉了6000個在台灣的物聯網設備,並攻擊包括台灣當局以及基礎設施。


據報道,3日當天台灣互聯網遭黑客攻擊達490萬次,不少網站直接無法登錄。到了3日深夜約11時27分左右,台防務部門官網遭受黑客攻擊,官網癱瘓,出現回應時間過長、無法連上該網站的情況。

此外,4日淩晨0時,台外事部門網站也一度無法進入,但是否被“黑”尚未獲得證實。

而在更早的8月2日下午約17:15分起,蔡英文辦公室官網遭受境外分布式拒絕服務攻擊,攻擊流量為平日的200倍,導致官網一度無法顯示。如此大規模針對台灣“官方”的網絡攻擊,不禁讓人想到了多年前曾叱吒網絡、令敵聞風喪膽的那群“鍵盤俠”——中國紅客。


紅客亮相

1998年5月13日,印度尼西亞因受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重創,棉蘭、巨港、楠榜、雅加達、梭羅和泗水等地發生嚴重騷亂,發生了一係列排華反華事件。

數千暴徒焚燒辦公大樓、商店、住宅、汽車,有組織地針對華裔進行燒、殺、奸、掠。喪心病狂的暴徒在光天化日之下地強暴了300多名華人婦女。

而印尼官方對此更是采取了默認不作為的態度,印尼警方到場之後並未阻止暴行。暴動持續約三天,有1200多人在騷亂中喪生,5000多間華人商店和住宅慘遭燒毀。


由於當時消息閉塞,國人得知這一暴行已是三個月之後,當時不少人是從《紐約時報》和《華爾街時報》等外國媒體獲悉的消息,一時間群情激奮。

盡管當時中國互聯網還沒有完全普及,隻有少數家庭能用上電腦,精通網絡技術的人更是寥寥無幾,但是並不缺少技術精湛的高手。

林勇畢業於清華大學計算機係,憑著過人的才華和對編程的熱愛,他很快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成了一名獨當一麵的黑客,與傳統的黑客不同,林勇不喜歡黑入別人的電腦,竊取商業機密。他性格低調,平時喜歡研究攻防。

▲年輕時的林勇

當林勇從網絡上得知印尼排華事件後,他憤恨不已,連夜召集了一批誌同道合的黑客,決定要用他們的方式為海外華人伸張正義。

8月7日,他們破解了印尼官網和郵箱係統管理員密碼,擁有了管理員權限後,把“嚴懲暴徒、嚴懲凶手”等口號印在印尼政府官網首頁上,還向中國網民提供了大量印尼重要部門的電子郵箱,並介紹如何轟炸這些郵箱的方法。

8月17日,正值印尼國慶日,中國的一些黑客向印尼反華暴徒的網站發動了攻擊,造成印尼多家網站癱瘓,一些印尼政府網站上被貼上5月份華人被殺照片,用中英文對照寫道:“印尼暴徒的行為,會遭報應的。”


這些黑客們還警告係統管理員,被黑網頁務必保存48小時,以提醒人們永遠銘記那場持續了48小時的暴亂,並引以為戒。

這是中國黑客第一次公開亮相的對外群體作戰,稱其為“第一次網絡衛國”,其表現出的團結與協作是以後類似反擊行動的典範,由於其行動的愛國性質,這群黑客們又被稱為“紅客”,也就是中國最早的一批“鍵盤俠”。

在那國家尚處於韜光養晦的年代中,人們發現,原來通過互聯網也是可以討回公道的,經此一役而成名的林勇也決定在這個虛擬世界捍衛祖國的尊嚴。

很快,紅客們的第二場戰役也來了。


1999年,美國對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發射了五枚精確製導炸彈,中國記者邵雲環、許杏虎和朱穎當場犧牲,20多人受傷,大使館房舍遭到嚴重損毀。


5月9日,中國黑客們再次出手,在網上發出了“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英雄帖,號召在網絡上用集體的力量揭露美國暴行。

他們公布了美國250多家網站的密碼,美國駐華使館網站被黑,北約網站也因服務器嚴重超載,發生癱瘓。


這還不夠,紅客們黑掉了美國300多家網站,並貼上了三位犧牲記者的照片,用英文描述了整件事情的始末。還有人把烈士朱穎父親朱福來寫給總統克林頓的信,掛在了美國雷鳥飛行表演大隊的官網上,並附上了中英文對照。

一時間,美國輿論炸了鍋,沒想到他們眼中隻能配挨欺負的中國人,竟然能在網上給他們痛擊。

1999年李登輝拋出“兩國論”之後,紅客們對台灣軍政部門和傳媒的計算機信息網絡進行攻擊,其中台灣“國民大會”的網站,其主頁上不僅被貼上五星紅旗,其係統內部的資料也被刪除得一幹二淨,電腦主機更是一度癱瘓,無法啟動。

次年,日本最高法院無視曆史事實,悍然判決參加過當年南京大屠殺的老兵東史郎見證大屠殺的訴訟敗訴,日本右翼舉行大型集會,公然為南京大屠殺翻案。

在中國政府和南京等地人民進行抗議的同時,紅客們多次入侵日本網站,留下大量抨擊和謾罵的文字,迫使日本總務廳和科技廳的網站關閉,以實際行動回擊了日本右翼的醜行。


2000年底,林勇創立了中國紅客聯盟(H.U.C),並經常在論壇上分享自己的技術,在這群頂尖黑客高手的帶領下,迅速湧現出了很多攻防兼具的網絡高手。

而他們不知道的是,遠在大洋彼岸的對手已經開始盯上了他們。

中美黑客大戰

2001年4月1日,美國一架海軍EP-3偵察機在中國海南島東南海域上空活動進行抵近偵察活動,中方派出兩架殲-8戰鬥機對其進行驅逐。

當中方戰鬥機在海南島東南104公裏處飛行時,與美軍飛機相撞,致使中方飛機墜毀飛行員王偉失蹤。


盡管中國發動力量多方尋找,卻一無所獲,王偉犧牲的噩耗,終究還是傳來了。撞機事件發生後,美國國務卿鮑威爾說:“我們沒有做錯事,當然不會向王偉道歉。”

美方飛行員回國後,還受到了總統小布什的接見,成了國家英雄。


這一事件激起了中國網民的義憤,人們紛紛上網發帖,控訴美國暴行,悼念王偉。

與此同時,還有多個美國政府和商業網站遭到了中國黑客的攻擊。一張貼在被黑網站首頁上的帖子寫著:“黑倒美國!為我們的飛行員王偉!為了我們的中國!”。

而從4月4日起,一個名為“PoizonB0x”的美國黑客組織開始進攻域名為“cn”的網站,他們一麵冠冕堂皇地說道這隻是“向中國黑客致以問候”,“不包含任何政治因素”,4月份中國被攻擊的網站多達數百個。

攻擊者還在美國論壇上大放厥詞,稱進攻之所以這麽容易,是因為“中國的網絡安全管理人員素質普遍不高”。

盡管撞機事件的談判雖然在中美兩國官方之間進行著,但民間中美黑客之間的網絡大戰卻愈演愈烈,紅客們發出聲音:

“我們要通過互聯網顯示中國的強大力量,告訴他們中國是不可欺負的!”

被紅客們列為攻擊目標的美國網站,主要以政府、軍事網站為主,包括白宮、美國國會、聯邦調查局、航空航天局、《紐約時報》、《洛杉磯時報》以及CNN等網站。

4月29日,美國勞工部及衛生部網站遭到中國黑客的攻擊 ,同時另外幾個美國政府機構運營的網站也遭到了中國黑客的攻擊。


次日,“中國紅客聯盟”主頁上張貼了通知,召集全體成員於4月30日晚召開“攻擊美國網絡動員大會”,討論五一期間攻擊美國網站的計劃,中美黑客大戰開始進入白熱化。

5月1日,美國白宮官網遭到電子郵件“炸彈”的攻擊,能源部的網站上留下了“偉大的中華民族萬歲!”、“美國必須對撞機事件負完全責任”、“抗議美國向台灣出售武器,破壞世界和平!”等標語。

經過一天一夜的攻擊,中國紅客聯盟公布美國被黑掉的網站達到了92個, 而中國站點也被美國黑客“攻陷”超過600個。


隨著“五四”青年節的到來,紅客們的攻擊也達到了高峰,本次攻擊的規模空前龐大,數量高達8萬人。中國紅客們緊盯白宮官網,大家用程序不停飽和式訪問白宮官網,造成訪問擁堵,服務器崩潰。當美方技術人員疲於應對飽和式訪問時,他們不知道這隻是紅客們的障眼法,中方核心黑客正在耐心準備著最後一擊:

他們要在白宮官網“插上”五星紅旗!


最終在數萬人掩護下,林勇率領的核心黑客攻克白宮官網,在首頁上設置了黑色頁麵,頁麵中心是五星紅旗,下方是王偉烈士的遺像,五星紅旗邊上則寫著幾行字:

“作為中國人,我們深深愛著我們的祖國和人民,當祖國母親再次受到不公平的侵犯,我們感到無比憤怒,我們想說:祖國,您需要我們的時候我們將毫不猶豫地貢獻我們的一切乃至生命!”

就在美國人驚呼“中國人瘋了”的時候,中國紅客聯盟突然在5月9日發表聲明,宣布停止對美國網站的攻擊,如潮水一般,來去無聲。

此次大戰被攻陷的美國網站達到1600多個,其中包括900多個政府和軍方網站。而中國被美國黑客攻陷的網站也高達1100多個,主要網站高達600多個。

或許在旁人看來,這樣的黑客行動無異於是小孩子的過家家,但是紅客的努力是為了讓我們可以大聲地把真相公諸於眾,誰對誰錯,一切自有公論。

在這場網絡衛國大戰中,中國紅客聯盟展現出了不可小覷的實力,盡管他們本打算“事了拂衣去,千裏不留名”,可是如日中天的名氣,卻讓這個非盈利的組織走向盡頭,2004年紅客聯盟正式宣布解散。

聚是一團火,散是滿天星

2006年5月,台灣官員表示,3月底發現高級官員辦公室和軍方一級單位內部網絡遭不明程序入侵。

驚慌失措之中,台灣緊急通知徹底對可能遭受入侵的電腦進行清查,結果發現竟有200多台電腦中毒,而與其軍網相連的互聯網接口也被植入木馬程序。

台當局表示,很可能台軍預算、情報等重要資料已經遭竊。這迫使台當局緊急下令台灣北部的台軍軍網與互聯網斷開三周,以便使當時的“漢光”22號演習順利進行,直到4月下旬才陸續解除“紅色警戒”。


當然,如果台方宣稱屬實,那麽也是個別紅客的個人行為,並非有組織的大規模行動,因為國家早已接下了築牢網絡安全防線的接力棒。

或許隻是一種巧合,就在2001年紅客們攻下美國海軍網站的第二天,教育部就批準了武漢大學計算機學院增設信息安全本科專業 ,當年秋季全國招生,那是當時全國高校唯一一個信息安全本科專業。


盡管來自美國的網絡攻擊並沒有停止在2001年那個春天,反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變得愈加猖狂。斯諾登在2013年就曾披露,美國政府從2009年開始就一直針對中國的個人和機構進行網絡攻擊。

同年,美國《外交政策》雜誌也曝光,美國國家安全局旗下的“定製入口行動辦公室”通過針對中國境內電腦和通訊係統的網絡攻擊,進而獲得與中國有關的情報。

他們有組織、有預謀的攻擊和滲透我們的 航空航天、科研機構、石油行業、大型互聯網公司以及政府機構 ,以期達到監視、竊聽中國機密和動向的目的。


2020年,僅國家計算機網絡應急技術處理協調中心就捕獲了超過4200萬個惡意程序樣本,這其中有 53.1% 都來自美國。

然而,經曆了20多年的發展,中國互聯網早已不是當年那副一擊即潰的模樣,中國也不再是當年那個在網絡安全世界蹣跚學步的小朋友,早已長成網絡安全大國。


那些曾經的紅客們有些繼續從事網絡安全行業,有些被大企業收編專心教導下一代人才,而更多的則是匿跡於江湖。

隨著“國家安全”在政府報告中屢次被提到,網絡空間更是被定位為安全的“第五疆域 ”,在全球形勢動蕩之際,網絡安全早已上升到國家層麵 。

這道銅牆鐵壁,如今足以抵禦一切風風雨雨。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這句《道德經》箴言矗然掛在一張殷紅無他的紅客聯盟主頁上,箴言與網站背後深藏的,是那群中國最頂尖程序員。


中國紅客以非常之道行非常之事,以非常之名承擔非常之責,已經成了一種以黑求紅,以惡製惡的信仰。

他們可能是某個學校裏意氣風發的在校學生,可能是某個公司裏發際線後移、沉默寡言的程序員,也可能是某個創業公司深沉昂揚的領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