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薪百萬的日本牛郎,是多少女人的噩夢?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最近,備受打擊的局長,甚至都在考慮轉行了。

尤其看到日本博主的VLOG後,差點想快速下海致富

畢竟在這些短視頻裏,隻需要喝喝酒、聊聊天、不用996、和美女從詩詞歌賦聊到人生理想,就能賺到幾百萬年薪。



這難道不算妥妥的人生贏家?

要問到底什麽行業能這麽爽,日語叫ホスト,中文言簡意賅——牛郎。



陪酒到底有多爽?

東京的新宿、劄幌的薄野、福岡的中州並稱日本三大娛樂街。

其中,首都圈的歌舞伎町一番街,更是以遍地的臥龍雛鳳而聞名天下。

這條連成龍大哥都要勇闖天涯的歡樂街,白天是遊人如織的歌舞場,晚上是姹紫嫣紅的煙花巷。



要想在這條街上混出點模樣,必須同時兼備外形包裝跟巧舌如簧。

忽略這頭70年代漫畫風的淡黃色長發,以及浮誇的長相,日本第一陪酒大師羅蘭的業務能力,還真算得上斷崖式的響當當。



他18歲從日本最高學府東京大學退學,自願投身陪酒業,幾年間從默默無聞,一路凱歌高唱,做到了年薪五億日元的店長。

憑借著跟女顧客不卑不亢的暢飲暢聊,忽悠對方為他買車買房。

3個小時單純賣酒賺足1000萬日元的記錄,至今都是後輩們膜拜的榜樣。



羅蘭的有錢,實打實到驚世駭俗。

每晚居住在40萬日元/晚的超豪華套房裏,打醋的瓶子都是瑪瑙的。

吃穿用度往極簡方向靠攏,月月也得六位數起步。



高級定製的衣服多到堆不下,又租了一間套房專門盛放。

生日那天從客人手裏收到的禮物,讓羅蘭身上的名表名包365天都不重樣。



自己帶不過來,就隨手送小弟的習慣,更是帶動了周邊二手奢侈品店的生意。

從他小弟手裏流出的過季淘汰品,甚至能擺滿整條歌舞伎町的中古商店。



〓 客人供奉的生日禮物

疫情期間出門兜風,怕自己的勞斯萊斯魅影太過紮眼,就隨手買了輛法拉利讓別人紮心。



這潑天的富貴,真是看得人兩眼冒光。

除了紮根本土外,這位賺錢不嫌多的語言大師還格外在意海外市場。

本著“讓整個東亞的女性可以感到幸福”的人生信條,羅蘭在2019年就率先打開中國市場的大門。

先是開通微博,狂按翻譯機和網友隔空對聊;



又在短視頻平台上,配合中國遊客頻頻出鏡。



卷生卷死的敬業態度,馬首富看了都得說一句“福報”。

隨之而來水漲船高的身價,又讓他直接從單小時50000日元上調至100000日元。

賺錢的速度也是讓人心驚肉跳。

正所謂,雛鳳清於老鳳聲。

想在梯隊完善的日本陪酒業內混口飯吃,不努力可是會被合並同類項的。

由此,不少想在行業裏施展拳腳的新人,除了向前輩一樣雞自己外,還得加倍雞客人。

把手頭客人三六九等,分為“三大軍團”的生駒卓也,除了在店裏陪酒外,休息時間還要加班加點的赴客人們的約會。



陪著15個美女逛街、吃飯、唱K遊玩一次,一分沒花就維護了客戶關係,還順便拿到了百萬日元的酒水訂單。



好家夥,真是賺錢賺到手軟,數錢數到心慌。

更重要的是,每個心甘情願給他買酒的美女,非但沒有對這種“供給製”愛情感到不滿,反而前仆後繼爭先拿錢買下專供權。



咱就是想問——

club裏這杯名為“愛情”的酒,是不是有什麽秘方?

能讓喝了的美女一個比一個醉?



困在“話術”愛情裏的女孩們

紙迷金醉,聲色犬馬的歌舞伎町club,總能讓人沉淪。

開上幾瓶香檳,就能讓花美男們拜倒在自己裙下,體驗一次爽文裏的女王;



在短視頻裏沉浸式雲逛牛郎店,讓頭牌圍著自己說盡甜言蜜語,然後瀟灑地甩下幾張鈔票,揮一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



在陪酒業題材的影視劇裏,酒池肉林的奢靡生活都是相似的,而被牛郎榨幹的受害人,卻各有各的不幸。

14歲橫空出世的單板滑雪“天才少女”今井夢露,18歲為國爭光勇奪世錦賽冠軍,距離冬奧金牌隻差一步。



可惜一次高空動作的失誤,讓她夢斷都靈冬奧會的賽場,還差點患上終身殘疾。

一朝墜落穀底的今井夢露,飽嚐失敗和輿論指責的人情冷暖。

年少成名的壓力和痛失金牌的落差,讓無處可逃的今井夢露被忽悠進了牛郎店。

在被榨幹幾千萬日元積蓄後,為了還清欠club的酒水錢,又被忽悠拍攝了色情片。



2019年,在新宿的高級公寓大堂裏——

華裔日籍的美少女高岡由佳坐在血泊裏,一邊抽煙一邊打電話,後麵還有一個血色的人形背景牆。



這幅極具衝突感的畫麵,迅速火遍全網,被畫手們改編成各種病嬌題材的漫畫,史稱“不死鳥事件”。



出身中產之家的高岡由佳,打工時認識了牛郎琉月。

為了捧他當業績頭牌,在club裏一擲千金的高岡由佳,花光了全部身家,還去給別人做小三賺取外快。



可日賺上萬的“伴遊”生計,依舊無法供養胃口越來越大的琉月。

尤其是看到“男朋友”給新客人獻殷勤時,打算同歸於盡的高岡由佳,選擇揮刀相向,最終落得鋃鐺入獄的下場。



而被她捅傷的琉月,三月恢複期不到就早早複出,開始下一輪業績衝刺。

今井夢露的折戟和高岡由佳的入獄,在歌舞伎町永遠不是孤例。

在新宿街頭,每晚都有無數發傳單的牛郎在尋找獵物。

經驗老到的他們,一眼看出誰是需要“話療”的對象。

牛郎這種不賣身,隻賣酒水的正當職業,按理算是銷售行業。

想當銷售,那必須情商這關過得去。

和偶像“販賣夢想”為主業一樣,男公關提供的則是“販賣虛擬夢想”的賽博愛情。



從“如何讓女孩開心”到“怎樣讓女孩花錢”。

循序漸進的話術搭配一張天花亂墜的巧嘴,保證能哄得你笑得合不攏嘴。

真真是榨幹你的錢包,回過頭來還在犯迷糊:

“人家明明可以直接掏走你口袋裏的錢,但還是陪我喝了一杯酒啊!”



你把人家當養成係,人家把你當提款機。

被牛郎“推”下海的女孩們,更是歌舞伎町掙錢,歌舞伎町花,一分別想帶回家。

心甘情願榨取著自己最後價值的女孩們,輸得一敗塗地。

她們始終不能接受,永遠有人比你年輕,比你願意花錢買一個“我願意”。



日本年輕女性的噩夢

和大多數人認知裏,沉迷牛郎店的女性都是沒姿色的老姑婆不同,深陷困局的多是年輕貌美的20代白領。

在日本,年齡超過25歲的單身女性被譽為“25號的聖誕蛋糕”,意為過了聖誕節,即使降價也賣不出去的過季商品。

經濟不景氣造成的就業機會減少,讓年輕女性在就業市場越來越邊緣化。

每個日劇中被迫溫溫柔柔端茶倒水的女職員,才是職場現狀。



往前一步,是削尖腦袋都擠不進去的東京職場。

往後一步,是看似風光實則步步為營的家庭生活。

收入和資曆不高不低,處於求職和相親市場都很尷尬的年紀,中途任何一環失敗,就沒底牌重頭再來。

在現實壓力和迷茫麵前,她們誤認為及時行樂,才能麻醉孤獨空虛的神經。

提供情緒價值的牛郎,就是最能療愈的消費密碼。



在男公關搭建的世界裏,吐槽再冷的段子,都有人給你捧場。

不用卑躬屈膝左右逢迎,也不需要仰視他人臉色。

花上幾萬日元,就能真正做一回心底任性的小女孩。



可是,在現實生活裏,沾上牛郎的日本女孩真的能逃得掉嗎?

也許她們永遠都不會明白,造夢也可能造出噩夢,而不是理想中的天堂。

牛郎用糖衣炮彈打開她們內心枷鎖,再以“愛情”之名PUA對方賣身供養自己,甚至提供高利貸讓女性下海還債。

這才是最險惡的“單身殺豬盤”。

寫到這兒,局長突然理解了牛郎表麵瀟灑又富有的生活從何而來。

比起正經搬磚上班,從無數年輕女性的痛苦與無助中榨取金錢,當然更是門無本萬利的撈偏門買賣。

從這個角度看,有些為早先羨慕這種“人生贏家”的想法感到一絲罪惡了。

如果說努力提供情緒價值,讓人體驗快樂,這樣的錢還勉強可以賺。

那操控受害者思維,誤導她們的人生,這筆帳該怎麽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