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單日新增確診人數達新高,這意味著什麽?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北京,疫情陷入焦灼。

朝陽區至少15輪區域核酸檢測,海澱區16輪區域核酸檢測,豐台區13輪區域核酸檢測……

但這一切都沒有阻止病毒的蔓延,與奧密克戎交鋒整整一個月後,5月22日,北京單日新增感染人數達本輪疫情最高值。

4月22日北京突發疫情,日新增感染者數一路由個位數上升至十位數,此後近一個月,這個數字一直在50人上下擺動。

5月22日,本輪疫情恰好一個月。這一天,北京市新增83例本土確診病例(含3例無症狀感染者轉確診病例)和16例無症狀感染者。

這意味著,北京本輪疫情的新增感染者數量創下新高,翻了平均值的近一倍。



數據來源:北京市衛健委官網,當日0-24時新增感染者數據

北京疫情綿延的一個月裏,涉疫城區不斷增加,疫情防控手段逐步加碼,高頻次大規模核酸檢測持續開展,北京在努力嚐試一條“不封城對抗奧密克戎”的防疫路。

但從新增感染者數量上看,目前的措施似乎隻能與疫情發展勉強打平。在奧密克戎麵前,把感染病例維持在非暴發水平,卻也難讓城市運轉快速重回正軌。

居家辦公的北京居民不斷增加,北京多區提級管控,生活秩序恢複未現希望,經過至少6輪全市14區核酸檢測,涉疫區至少經過十幾輪全區核酸檢測,尚未實現“社會麵清零”。

北京本輪疫情,仍在陰霾中行進。它將會如何發展?最終去往何處?麵對奧秘克戎,想要快速控製,封控乃至靜態管理會不會又成為唯一的選項?

防控政策步步升級,為何仍防不住病毒?

回顧這一個月,北京本輪疫情的防控措施,隨著疫情發展步步升級。

五一假期前,北京市政府宣布,餐飲經營單位暫停堂食、轉為外賣服務。

5月5日起,朝陽全區實行居家辦公和點對點閉環管理。此後,順義區、豐台區、房山區和海澱區、石景山區、昌平區部分重點區域都加入了居家辦公的行列。這也意味著,目前除東城區、西城區外,北京市的所有主城區均已實行居家辦公。

公共交通也陸續關閉。北京目前已經有超過100個地鐵站封閉,房山區、順義區和朝陽區南部的地鐵車站目前已全部封閉。除此之外,被提級管控的城區,所有室內文化娛樂和體育健身場所、線下培訓機構以及購物商場等暫停營業。

一個更重要的要求是——自5月12日起,北京市進入全市各類公共場所、單位、超市都需持有48小時核酸證明。

另一方麵,為了找到社會麵的感染者,大規模核酸檢測也開始緊鑼密鼓地展開。

據八點健聞不完全統計,一個月以來,朝陽區至少開展了15輪區域核酸檢測,海澱區至少開展了16輪區域核酸檢測,豐台區至少開展了13輪區域核酸檢測……

即便如此,一個月來,逢篩必有,社會麵一直未清零,防疫工作似乎隻能勉強與病毒傳播打個平手。

經過了多輪核酸檢測,仍有社會麵散發病例,在多位專家看來,這種現象並不常見。

而在北京市政府召開的多場新聞發布會上,各級官員和專家也沒有給過太多的推測和判斷,僅強調“北京疫情處於關鍵階段和焦灼時期”。

麵對奧密克戎,我們的防控手段失靈了嗎?香港大學病毒學家金冬雁告訴八點健聞,前中期相對穩定的數據說明北京的防控手段還是起到一些作用,但是疫情並沒有控製住,又說明防控手段中的某些環節可能出現了問題。

他指出,例如區域大規模核酸檢測。金冬雁和病毒學家常榮山均認為居民排隊下樓排隊進行核酸檢測存在感染風險,而奧密克戎作為一種R0值超過10的病毒,即便是佩戴醫用口罩,保持兩米線距離,處於室外環境,仍有可能造成感染。

此外,北京市采取的核酸檢測策略是“10混1”,上述兩名專家認為,這種檢測方式的精度較低,可能會漏檢居民中的陽性患者。

除此之外,少數居民不配合、不願意進行核酸檢測,核酸檢測采樣人員操作不規範,核酸檢測實驗室數據造假等,也可能使社會麵一直篩不幹淨。



北京繼續尋找防疫的“第三條路”

自今年年初以來,當不同城市與奧密克戎打“遭遇戰”時,有一個始終被討論的問題:大型城市跟奧密克戎交手,究竟該怎麽做?

最“直接”的一條路就是封城——封閉式管理、全域靜態管理成為今年多個城市防疫的新常態;還有一條路是不封城,但最後大多會從精準防控到“提級管控”,全員核酸,再不得不回到封城的老路。

自今年初以來,奧密克戎疫情在香港、深圳、廣州、上海、長春、吉林等地暴發,先後有至少6個大型城市“封閉式管理”、“全域靜態管理”,其他數個城市因為疫情需要增加了限製性措施。

4月5日起,上海經曆了浦東、浦西輪流封控後,進入到“全域靜態管理”時代;而上海之外,疫情最為嚴重的吉林省,“多點相繼封控”的局麵更為明顯,從3月11日起,長春市實施全市封閉式管理,直到4月13日長春市實現了“社會麵清零”,經曆了33天。

深圳自3月14日起,要求市民停止一切非必要的流動。隨後七天之內,深圳在全市範圍內完成三輪全員核酸檢測。3月21日起,深圳重新恢複正常工作秩序和生產經營。

如此看來,在此前與奧密克戎交手的經驗中,除了全域靜態管理,還沒有發現中間路線。

和此前的上海一樣,北京此輪疫情,也在探索與奧密克戎交手的第三條路——在超大城市裏,不封城、不靜默,盡可能保持社會正常秩序。

這種思路體現在:僅封控有陽性病例的小區,全市分區按情況開展區域全員核酸檢測,各區根據實際情況管控,以區為單位進行居家辦公、出行交通的管理升級。

所有手段,都與此前其他城市經驗中的強製“全域靜態管理”有很大的不同,目的都在於,防疫的同時,盡可能不讓北京進入到靜默的局麵。

然而,這一方案經過1個月的執行,北京市民的生活半徑在搖搖晃晃中越來越小。

某種程度上,北京市除了封城之外,其他的嚴格手段也幾乎都用了——全員高頻核酸,居家辦公、關閉堂食、關閉室內公共場所、陸續關閉公共交通……

但即使如此,從昨日新增的94例感染者,以及尚未出現的疫情拐點看來,本輪疫情雖未出現大規模擴散,但也遠未遏製住,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

金冬雁認為,如果以清零為目標,目前的疫情防控手段可能已經“趕不上趟”了。

病毒學家常榮山表示,北京本輪疫情本身就沒有穩定在日新增50人左右,而是呈現緩慢上升的趨勢。昨日新增的94名感染者,或代表著北京疫情形勢將上一個新台階,往後每日新增感染者數量可能都會在百人左右。

保持住社會的部分流動,不靜默、不封城——但經過一個月的探索,北京選擇與奧密克戎交戰的這第三條路,目前看來並不能把這座超大城市的疫情壓下去。

在“迷霧”中行進

北京疫情將會如何發展?最終去往何處?麵對奧秘克戎,想要快速控製,封控乃至靜態管理會不會又成為最無奈的唯一選項?

北京集中了全中國最頂尖的流行病學家和疾控專家,每日一場的新聞發布會連開了一個月,卻依然無法預測疫情的走向和清零的目標日期。

多名病毒學家和流行病學家均向八點健聞表示,從發展態勢上來看,還暫時無法判斷北京疫情的拐點和終點。

在常榮山看來,在6月清零“坦率講大概率不可能”,北京的疫情形勢實際上並不穩定,日新增感染人數在緩慢上升。

另一位北京專家則直言,本次疫情的走向無從預判,“如果是德爾塔,按這樣的措施,早就能控製住傳染源然後收工了。”

未來怎麽做?一位公衛專家告訴八點健聞,“目前防控手段已經夠嚴厲的了。防控該做的做,還沒到封城的程度。”

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呼吸和危重症醫學科主任王廣發表示,北京本輪疫情感染者總數不多,且沒有出現死亡病例,因此“如果能維持目前的狀況,也許也是可以接受的”。他認為,北京當前的防疫措施仍可稱行之有效,“如果不做這些事情,可能病例數會成倍增多。國內外都有這樣的例子,在大城市如果管控不到位,絕不可能維持現在的狀況。”

而在另一位北京臨床專家看來,目前的防疫措施也許是較難持續的。“如果六月、七月疫情再來,到時候該怎麽辦?這次能總結出什麽經驗來?”他感覺這次北京有些跟在病毒後麵,像打地鼠一般,哪裏出現病例就打一錘,試圖把疫情摁下去,可病例卻在不斷冒頭。

奧密克戎仿佛超出了既往人們對於病毒傳播以及抗疫有效措施的理解。

於是,在無法預測、無從推斷的疫情麵前,北京像是獨自備戰的考生,“在黑暗的洗衣房中搓衣服”,在節省資源、減少損耗的要求下,卻不知道逐步撒多少洗衣粉、揉搓多少下才能洗幹淨,因此隻能一點點地不停用功,期待天明、衣淨。

而最終,如果這場迷霧中的探索不甚成功,日後無論城市規模如何,若要實現清零目標,是否隻能如許多小城一般,出現一二例感染者就全城靜態管理——繼續那條路線清晰、可能更為有效,但要付出更大代價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