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大V宋清輝12歲兒子墜樓身亡 真相令人唏噓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11月24日,宋清輝在某社交平台上公布了其年僅12歲的兒子宋昊然的死訊。



11月30日,宋清輝在社交平台發文,說道:“今天,是孩子宋昊然離開我們第八天,他可能永遠回不了這個家了……”

文中他表示:我支持國家“雙減”政策,但是在全社會仍然重視分數和升學率的當下,“雙減”下孩子反而有一些不適應,這種不適應正好在我的孩子身上集中體現。事實上,課業負擔也比“雙減”之前隱蔽,此舉可能不符合“雙減”初衷,孩子們的學習質量、身心健康亦並沒有得到有效提升。

全文如下:

今天,是孩子宋昊然離開我們第八天,他可能永遠回不了這個家了……

孩子離開我們的這些天,我們一直在反思自身存在的問題,工作忙沒有照顧好他,沒有給他足夠的愛和安全感,忽略了孩子自身心理承受能力,但孩子的作業負擔重、頻繁考試、學校心理輔導不及時、流於形式等,也是導致孩子離開這個世界的重要原因。他離開之前,剛剛經曆了期中考試,他的自尊心又很強。

我支持國家“雙減”政策,因為他解放的是學生的“雙肩”,目的是扭轉唯分數和升學率的不科學的教育評價導向,讓學生們有時間在自己的興趣和特長領域探索,但是在全社會仍然重視分數和升學率的當下,“雙減”下孩子反而有一些不適應,這種不適應正好在我的孩子身上集中體現。矛盾、壓力排山倒海,他無法逾越……

事實上,課業負擔也比“雙減”之前隱蔽,各種打卡軟件、作業群、家長群、家委群等比之前更多,目的都是為了提高孩子成績,有些打卡軟件還收取不菲的額外費用,此舉可能不符合“雙減”初衷,孩子們的學習質量、身心健康亦並沒有得到有效提升。

每天早上這個時候,我耳邊都會隱約聽到孩子在我耳邊哭泣的聲音,在向我訴說……

據開屏新聞報道,11月23日,知名經濟學家宋清輝在某社交平台上公布了其兒子宋某然的死訊。29日下午,開屏新聞記者聯係到宋清輝,證實了其兒子不幸離世的消息。在宋清輝看來,過重的作業負擔、學校頻繁的考試及“唯分數論”、對孩子心理輔導不及時、流於形式都是導致孩子高空墜亡的重要原因之一。11月29日下午,記者就此事聯係到深圳龍崗區教育區一工作人員,對方表示,相關部門已經對此事介入調查,而家長提出的疑問,在與家屬協商解決此事時,已作出回應。



初一學生從17樓墜亡

11月23日6點26分左右,12歲的宋某然從17樓墜下身亡。

據宋清輝介紹,事發當天,像往常一樣,剛上初一的兒子宋某然需要在早晨5點55分起床,以便能在7點10分之前趕到學校。

與以往不同的是,宋某然墜樓的那天,家中因為沒有做早餐的食材,宋清輝囑咐他,上學前,去外麵吃點東西,宋某然回應說“好”後便出了門,那一天,因為有工作要趕,宋清輝沒有像往常一樣開車送他。

從出門再到從17樓墜落,整個過程隻有15分鍾左右,宋某然從位於龍崗區五聯社區的一個小區17樓墜下身亡。

“我四處瘋狂尋找,發現了他的時候,已經是20分鍾以後。”宋清輝看到兒子宋某然墜落在二樓一個封閉的陽台上。他用盡全身力量一把拉散了安裝在窗戶上的防護欄,跳進陽台。“那天早上很冷,他一個人靜靜地躺在那裏,顯得很孤單,腦邊一灘鮮血。我一邊不停地為他做人工呼吸,一邊撥打120、110和我家人的電話,等他們趕到的時候,我摸到兒子的手已經涼了。”

兒子的墜亡,對於宋清輝一家來說,都太過於突然和意外。

在孩子媽媽的引導下,宋某然1歲的時候就對畫畫十分感興趣,一直筆勤不輟,隻要能夠見到哪怕隻有一片紙頭,他都會拿出隨身攜帶的畫筆低頭認真畫畫,一直到他離開這個世界。他離開的前幾天,還告訴宋清輝,他的一張大畫還有一個月就可以完工,目前剛畫了一個開頭部分。

“孩子還對媽媽說,這周要進行體育考試,叫媽媽給他做點好吃的,補充能量和增加營養。孩子出事的同月,學校曾對學生的心理健康狀況進行測評,學校的老師告訴他媽媽,孩子心理健康,沒有問題。”宋清輝說。

“孩子走上絕境學校也有責任”

“孩子離開後,我一直在反思自己的問題。”反思的同時,宋清輝認為,過重的作業負擔、學校頻繁的考試及“唯分數論”、對孩子心理輔導不及時、流於形式都是導致孩子高空墜亡的重要原因。

“我兒子剛上初中的這兩個月裏,每天做作業要做到很晚,甚至還有不少當晚做不完,第二天上學前補做作業的情況。”宋清輝說,孩子的課業負擔正以一種更加隱蔽的形式出現,各種打卡軟件、作業群、家長群、家委群等比之前更多,有些還收取不菲的額外費用。

“一個背英語單詞的打卡軟件700元,有時候體育課後作業也要打卡。”在宋清輝看來,壓垮孩子的,除了沉重的作業負擔,學校頻繁的考試,也是把孩子逼上絕境的原因之一。

宋清輝回憶,在孩子墜樓前的3天,期中考試成績出來,不太理想的成績讓宋某然有些沮喪。那時候媽媽告訴他,如果數學學得太吃力,可以放一放。同時,在事發前一天,宋某然因作業做得不理想,被老師通報批評,回家後宋某然鬱鬱寡歡,對他最喜歡的畫畫也好像失去了興趣。

“我兒子很喜歡畫畫,每當他心情不好的時候,他都去翻看他最喜歡的《梵高手稿》。因為看的次數太多,書籍幾乎都翻散架了。”

事後,宋清輝提出質疑,學校是否有引導孩子正確地去看待考試成績。此後,宋清輝得到的回複是,孩子期中考試出成績日,學校有給孩子們上心理輔導課,安撫孩子們考後的心情。

“我後麵去查孩子班級的課程表,發現學校根本沒有這個心理課程。在我們質問之下,他們說純屬巧合。”

教育局稱已介入調查

痛失愛子之後,宋清輝說,深圳市公安局龍崗分局、新生派出所、龍崗區街道辦、龍崗區婦聯等政府相關部門,都及時給予了幫扶,“隻有學校主管部門深圳市龍崗區教育局一直在回避,試圖推卸所有的責任,非常令我們無法接受”。

經過這次失子之痛,宋清輝表示,他們和兒子宋某然的媽媽都立誌做出改變。今後,不會再讓孩子埋頭於書本考試,會讓他做自己感興趣的事情,自由成長成材。“兒子以這種方式給我們帶來了許多改變,我希望他的短暫人生和悲劇能夠產生一定的警醒效應和社會影響,避免今後出現更多類似的一幕發生,讓“雙減”行穩致遠。”

11月29日下午,記者就此事聯係到龍崗區教育區一工作人員,對方表示,相關部門對此事已介入調查,家長提出來的疑問,在與家屬協商解決此事時,已作出回應,同時基於對未成年人的保護,其暫不方便接受采訪。

此後,記者查詢龍崗區教育局官網發現,今年10月12日,相關部門發布文章《落實“雙減”政策 龍崗區課後服務有新意》,文章提到,“雙減”落地,對作業量作出了明確的規定。減少作業,不隻是在“量”上做簡單的“減法”,也要在“質”上求“變化”,以確保“量”少“質”高。同時,要求教師合理確定基礎性作業與拓展性作業的比例,大力推進學科融合類作業,將科學探究、體育鍛煉、藝術欣賞與學科作業有機融合。學生們盡情發揮創意、大膽動手製作,充分激發了學生的學習積極性。

宋清輝認為,孩子離世給他帶來的反思是多方麵的。他說,“雙減”是中央為學生量身定製的一份減輕學生作業負擔、促進學生全麵發展的重磅級政策,其意義重大,影響深遠。一方麵有助於提高中國整體教育質量,落實立德樹人的教育重任,另外一方麵則真正有助於減輕學生的作業負擔,扭轉唯分數和升學率的不科學的教育評價導向,讓學生們有時間能夠在自己的興趣和特長領域探索,使學生德智體美勞全方麵發展,而不是除了學習,其他的事情都認為無關緊要。

宋清輝還稱,總體來看,各地對於“雙減”政策執行落實情況良好,但仍有一些地方出現落實不到位、監管不到位,學生的作業負擔反而比“雙減”之前更重的現象,此舉顯然與中央“雙減”政策的精神背道而馳。

“希望我兒子的離開,讓我們全社會都能夠從失去當中得到一絲反思的力量,我也希望用這種方式祭奠他的告別。”宋清輝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