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蓋茨離婚“小三、女間諜”的她 究竟是做什麽的?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文學城綜合新聞 轉載請注明出處“文學城新聞 wenxuecity.com”作者 818 Media】

比爾蓋茨離婚的消息,一經公布就毫無懸念的成為了這兩天最大的瓜。有熱度的新聞總是抓人眼球。就在吃瓜群眾們還在津津樂道比爾蓋茨的財產分割之際,又一個更大的瓜誕生了。

在網絡上突然傳出了比爾蓋茨是因小三而離婚的說法。而且指名道姓說,小三是一名中國女子,叫Shelly(Zhe)Wang。在華人圈流傳最廣的說法是“促成比爾做出重大人生選擇的決定性因素開始浮出水麵。她叫王哲,Shelly, 大陸籍人士,留學美國博士畢業後進入微軟工作,現擔任重要職務。其人對世界的認知,學識,能力眼界,性格,個人特質,無一不令比爾折服。消息來自西雅圖華人圈,暫時無法證實,看後續發展。”

筆者出於職業好奇,也在第一時間吃了吃這個大瓜,簡單搜索了一下這個傳聞中讓比爾蓋茨“折服”的女翻譯。

筆者當時找到了這位“Shelly(Zhe) Wang”的領英主頁。目前她的領英頁麵已經處於關閉狀態。因為涉及個人隱私,筆者就不在這裏貼出截圖了。據Shelly在領英上的自我介紹,除了大家在傳聞中耳熟能詳的同聲傳譯工作,她自己列出的工作履曆還包括“Four Season Dumpling 四季餃子”。並且,她還貼別列出了自己的GMAT成績為760分。

除此之外,在2020年一個微信公眾號曾經刊出過一篇關於Shelly的介紹宣傳文章,詳細講述了她豐富的職業經曆。

究竟Shelly是不是讓比爾蓋茨“折服”的那個“小三”,或是“女間諜”,還是自我炒作蹭熱度,或者陰謀論的莫名受害人?筆者有自己的判斷,相信文學城的各位讀者也有足夠的智力作出自己的判斷。

【文學城綜合新聞 轉載請注明出處“文學城新聞 wenxuecity.com”作者 818 Media】

以下為微信公眾號2020年刊登的宣傳文章全文:

同傳王喆:我的口譯和飛行人生

今天,Yee君要給大家介紹的是一位翻譯界小姐姐,她做同傳、做歌舞劇演員、做博物館講解員、當航空乘務長、開飛機,活出了颯爽的人生。



王喆

蒙特雷國際關係研究院會議口譯碩士

達美航空公司國際航線乘務長

達美航空公司預備飛行員

美國典譯(Lexilink)翻譯公司CEO,同傳譯員

長期合作的客戶包括:哈佛大學商學院,哈佛大學醫學院,劍橋大學,亞馬遜,微軟,蓋茨基金會,波音,卡特中心,亞洲金融協會

微博:@同傳王喆

公眾號:吉吉讀書

大家好,我是王喆。三年前一些原因錯過了Olivia 的約稿,這次很高興能再次受邀,與大家分享我與口譯,我與飛行的那些事。

口譯

我與口譯的緣分來得比較晚。準確地說,在我進入蒙特雷之前,同傳和口譯,對於我來說都是比較模糊的概念。

小時候,家人和朋友都以為我會走藝術這條路。大學畢業後我到迪斯尼實習,做歌舞劇演員,先是在佛羅裏達,然後轉戰到紐約。記得當時我拉著一個小行李箱到了紐約,為了離林肯中心近,租了一間上城區的單人間,一間小到可以用“盒子”形容的單人間。現在想想那時候還是吃了些苦的,但依然每天傻樂傻樂的,過得挺充實。記得那時找到一份周末在古根海姆博物館做講解員的工作,因此獲得了免費逛紐約博物館和美術館的福利,覺得人生達到了巔峰。

但這樣過了一年多,總覺得藝術人生無法給我想要的重量感和精神的滿足感。於是想重新回到校園,但當時的我,並不知道應該往哪個方向走,一度非常迷茫。當時我在大學時的導師,也是後來的忘年摯友,勸我說應該讓自己空一段時間,去旅旅遊 。

就在我準備離開紐約的前一個月,無意中看到了達美航空公司的招聘廣告。我特別想告訴大家我當時去應聘是有什麽周密的計劃,但是其實完全沒有。當時報名,一是因為從小喜歡飛機,喜歡機場,二是因為一直對空乘麵試這件事感到好奇,想去證明一下自己。反正也沒什麽成本,完全沒想過後麵的安排。

就這樣,在五輪麵試之後我進入了達美航空公司,成為了一名空乘。



這時我才突然意識到,一切都像是安排好的,讓我拿著工資順便周遊世界,思考人生。就這樣飛了兩年,我開始按計劃籌備考研。

當時的我依然迷茫,依然不知何去何從。既然不知道要學什麽那就先把試都考了吧。於是我就用了大概半年時間備考GMAT 和 LSAT,考得都還行。尤其是LSAT(法學院入學考試),身邊長輩都說能考171挺不容易的(滿分180),可以考慮報考法學院。其實自己當時也有些動心,可總覺得沒有想象中的激情。

後來也是機緣巧合,利用每次執飛上海時停留的一天,我報了個口譯培訓班。因為從小就喜歡語言,所以越上越覺得有意思,淺淺地接觸了同傳。同傳對於我來說是有神秘感的,我覺得初時是同傳那種想摸摸不到,難以馴服的野性把我征服。後來在我了解了蒙特雷之後,幾乎絲毫沒有猶豫就決定報考。2011年,我被蒙特雷錄取,然後從航空公司申請了兩年停薪留職,開始了我的口譯人生。

此時的我對口譯的了解是非常有限的,甚至不知道蒙特雷高翻還有不同專業。記得當時一開學,要求分專業見輔導老師,我才知道自己被錄取進的是MACI(會議口譯)專業。

如果說最一開始我選擇同傳是因為它的挑戰性成功引起了我的好奇,那麽蒙特雷的兩年才讓我真正領略了同傳的魅力。不得不承認,在蒙特雷的兩年壓力不小,先不說練習的量和題材的寬度難度,光是MACI的淘汰製度就推著你不能鬆懈一刻,時刻奔跑。

在蒙特雷的時候一般是上午上課,下午小組練習。因為學校圖書館不許喧嘩,所以我們學口譯的學生都是紮堆在學生中心,叫Smith Center。蒙特雷不大,這個Smith Center幾乎成了我們一切學習生活的中心。那時候早上第一節課是8點上課,Smith Center 6點半開門。兩年來我一直早上4:30或5:00起床,開車到健身房跑步,然後6點半準時到學生中心等它開門,利用這段時間自己做練習。

學生中心相比自己的小出租屋更開闊,而且作為平時練習的場地,一進去就能很快進入學習狀態,不會分神。早上人少,安靜,對於我來說早上時間也最清醒,狀態最好。剛開始練同傳時很容易溜號,而Smith Center正好有一排麵對牆的高腳座,我當時就找到了一個最角落的“寶座”,它就像個金鍾罩一樣,讓我做練習時全身心的投入。也是在那個時候,我找到了同傳時能屏蔽外界、完全放空,隻有講者和自己的狀態。後來畢業後,一位晚我一年入學的學弟,拍了個那個位置的照片,說“每次經過這個座位都想起學姐每天在這裏練習的背影”。

剛開始練同傳的時候因為聽與說之間的平衡掌握的不好,老是要用自己的聲音蓋過講者,於是就越說越大聲。可以想像嗎,那種緊閉雙眼聲嘶力竭的狀態。然後在練完十幾分鍾之後,睜開眼才看見旁邊其它係的同學,隻能很尷尬地一笑。

那個時候學校學口譯的學生都是“瘋子”一樣的存在,尤其是中文口譯組的,因為我們人比較多,所以專業上的競爭也更大。我們一位筆譯老師說,一次他帶一位外地來的朋友去海邊散步,迎麵走來一個年輕人帶著大耳機半閉著眼還自言自語。他小聲和朋友說,這八成是我學口譯的學生——他們都是這樣,遍布蒙特雷城市的各個角落,不是在練習,就是在練習的夢中。這是那兩年讓我記憶最深的段子。

這兩年裏,我覺得學到的不僅是口譯的基本功,還學會了一整套係統的學習方法,養成了廣泛涉獵的學習習慣。讓我印象最深的,也是讓我對這一行肅然起敬的,是當時的教授們,也是在口譯市場上身經百戰的大神們,一言一行中流露出的職業素養。口譯這一行,做得越久越會體會到,職業素養,職業道德有時甚至比能力更重要。能力基礎當然是敲門磚,能讓你進入到這一行,然後可以在實戰中曆練,成為更成熟的譯員。但要想在這一行走得遠走得長,職業素養職業道德是關鍵,沒了這兩樣,技術再好,路也會越走越窄。

如果說空乘的工作讓我開闊了視野,那麽口譯的職業則是從精神上把我帶入更廣闊的世界。讓我接觸到各個領域最前沿的思想,也對我自己的思維方式產生了潛移默化的影響。同傳,練的不僅是腦和嘴,也是在練心。



▲ 每年的劍橋之行都很難忘 為諾貝爾化學獎得主翻譯

飛行

我從小就特別喜歡飛機,喜歡與飛機有關的一切。據說我小時候不太愛玩娃娃,而是玩飛機模型。後來長大了就開始去看航展,尤其喜歡飛機發動機那種轟鳴聲,喜歡看各種飛機的起飛和降落。不過,開飛機這事一直沒怎麽想過,因為我算是來自一個藝術之家,覺得離那一行挺遠。

直到後來機緣巧合成為了一名空乘,有機會近距離接觸飛機,了解飛行員的生活,才讓我萌發了這個念頭。那時經常找機會接觸我們公司那些“老飛”,還認識了一些女性飛行員,和她們聊我的想法。幾乎每一位都鼓勵我支持我,非常熱心地給我推薦航校和教員,還有兩位老飛甚至主動給我寫了推薦信,讓我後來得以提前進入達美的預備飛行員項目。

當時想過完全脫產去學飛,但是因為同傳這一邊我做得還不錯,也很享受,發展了比較穩定的客戶基礎,同時學飛的費用也要自己承擔,所以最終選擇同傳繼續,空乘工作繼續,另外擠出時間去學習飛行。就這樣,我開始了三棲兼職學飛生涯。

我所訓練的航校在佛羅裏達,一是考慮到這家航校得到達美預備飛行員項目的認可, 二是因為佛羅裏達的天氣比較穩定,能讓我在時間上有更多靈活度。但缺點是離我所在的西雅圖有不短的距離。

當時我有三套行李箱,一套裝的是空乘飛行的,另一套裝好同傳的工作裝,還有一套是飛去佛羅裏達用的。我通常把空乘這邊的飛行盡量擠到一起,有時是早上飛回,休息11個小時(最低休息時間)後當天晚上紅眼航班再飛出。飛完回來第二天拿起行李去做同傳,同傳回來去佛羅裏達。記得有一次同傳任務完成後,回家換個行李箱立刻回到機場趕去佛羅裏達。

一般在航校我會至少安排兩周至三周,否則飛行技術掌握得不紮實,下個月再飛回來要重新補課,浪費時間浪費錢。好在航校非常理解我的特殊情況,教員也在時間上給予了我最大的靈活度,每次隻要一到佛羅裏達,第二天就會開始給我安排飛行,有時甚至是一天兩課,最多還有過一天三課。雖然疲憊,卻特別充實。

當然也有崩潰的時候。飛行不是像開車那樣隨便練練就上手的,它本身就是件反自然的事情。飛在幾千英尺的高空中做失重練習,360度轉,8字轉,然後練五邊進場,近進,短跑道著陸,草坪著陸,模擬發動機失效緊急降落,與此同時還要與塔台保持聯係,聽到呼叫立刻回應。

所有這些對精神和身體都有極高的要求,那段時間感覺自己一直都是繃著的狀態。記得一次單飛時練完失速不小心進入了雲團,有大概10秒完全處於盲飛的狀態,出來的那一刻全身都是汗,緊張得想吐,落下來我就躲到洗手間大哭了一場。現在想想其實那就是一段時間的壓力都同時爆發出來了。但熱愛這種事就是這麽邪乎,第二天當我拿著飛機鑰匙再去發動另一架飛機的時候,所有的負麵情緒又都煙消雲散,剩下的隻是興奮。駕駛艙裏的悶熱和機油味都成了一種迷戀。

每次當我駕駛著飛機直衝雲霄時,當我在高空俯瞰地麵的風景時,當我在空中穿過彩虹,伸手仿佛能摸到日出日落的時候,就覺得一切的苦都是值得的。



寫在後邊

這就是我的口譯和飛行人生。

平時的愛好其實還有很多。我喜歡打槍,純娛樂性質,打槍讓我心靜。槍法小驕傲地說非常準。我不崇尚暴力,隻是喜歡槍,我覺得它的設計有種柔中帶剛的美,我有一把Sig Sauer 226 9毫米口徑手槍,平時也訂閱相關的雜誌,做些非專業的研究。

我喜歡吃,所以也會做一些美食,粵菜東北菜法餐意大利餐都能來兩手。

我喜歡看書聽書,一年100本是我的小目標。微博上的粉絲經常留言說,以為關注了位同傳姐姐,沒想到一天天的神出鬼沒,一會是槍神,一會是飛行員,當然還有的時候隻是貓在家安靜拚樂高的小菇涼。

總結下來,我其實就是一個挺能折騰的人,而且在折騰的過程中挺抗摔。

一個人從小就知道自己熱愛什麽,自然是好的,但也不要太把它當回事,被它所製約。關鍵是要時刻保持和自己對話。當你覺得自己站在岔路口,不知何去何從的時候,與其把時間浪費在猶豫不前上,還不如繼續往前走。路都是人走出來的,不要還沒有走就把各種困難想在前麵,人們有太多的焦慮都是被這種猶豫不決帶出來的。每年到了大學畢業季,都聽到各種演講中提到“規劃人生”,真正有意義的規劃需要足夠的信息,我們還沒有真正了解自己,何來規劃?還不如在最抗摔的年紀,抓緊時間撲進荊棘叢生的世界,在認識世界的過程中認識自己。

但無論是走哪條路,無論是做什麽,都要給予百分之百的投入,即便你是同時在做兩件事情,每件事情都不應該是50%,而是100%。而我們大多數人所認為的100%,其實都僅僅是自己能力的50%,我們要遠比自己強大的多。

網上經常看到有人說,人要對自己好一點,我覺得對自己最好的方式,就是對自己狠一點。就像健身一樣,苦和疼都隻是一時的,一旦你的肌肉力量練出來了,做同樣的事情就會變得輕鬆。對於我們現在這麽好的生活條件,不存在什麽“硬抗”,所謂的付出不過是讓把玩手機的時間放在學習練習上而已。沒有什麽竅門,就是要堅持。我經常收到來信,問我怎麽能學好英語,能學好口譯。其實學習方法都差不多,關鍵是你有沒有堅持。

自律其實也是一種習慣,就像在同傳時我們要求一句話開了個頭就一定要把它說完,時間長了它就長在你身體裏了。所以別人看起來的我的自律,是我不允許自己放棄。即便是一本書,無論多差勁,我也習慣性要求自己要讀到至少一半才可以放棄。這就是我自己寵自己的方式。每次給大家講我早上4:30起的事情大家就覺得不可思議,其實那隻不過是一個習慣而已。任何人,隻要能堅持一周,4點半起床就會變成一件相對容易的事情。

所以,投入了100%,想辦法擠出200%的能力,久而久之,你就能發現自己更大的潛力,也養成了更強的韌性。最後你會發現,所有的路都不白走,所有的經曆都會在某個時間點給予我們獎勵。我們比別人看到了更多的可能,也能用更豁達的眼光看這個世界,更懂得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