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島作家媽媽寫給美國矽穀兒子的抗疫家信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我們都是地球的孩子

we are the world ,we are the children

——中國青島作家媽媽寫給美國矽穀24歲兒子的信

世界正在失去它的荷爾蒙

今天是4月21日。早晨醒來,習慣先去開手機,看到青島留學生家長群“父母好好學習孩子天天向上”裏,小鍋炸了。加州疫情截圖突然向上抽起一根綠線,竟然新增感染高達2159人,終於又反超密歇根州、賓州,由第六重返第四。不知這個數字是否在驗證斯坦福大學於4月17日發布的研究結果,對加州聖克拉拉縣3300人樣本進行了檢測,發現實際感染病毒的人數可能是官方所預測的數字的50到85倍。

“本來剛看到點希望”“洛杉磯增的有點多”、“確診高三個因素:一是檢測人數增加;二是準確性增加;三是信息公開性高。”家長們各種意見雜陳,不過,看到聖克拉拉縣1922例,尚未突破2000關口,我心裏還有些許安慰。盡管這個安慰來的自私,但世界太大,大的我的心已經裝不下,隻能盯緊你的“一畝三分地”。

以為隻是加州見證了曆史,沒想到,今天是世界不斷見證曆史的大日子。首先世衛組織說,“因為不團結,世界開始進入最糟糕的時刻”;其次,全球大麵積航班停飛,飛機場變成飛機博覽館;阿根廷債務重組失敗,或成為疫情下第一個“破產”的國家;原油期貨曆史上首次出現負數,5月到期的油價到了-$37.63,你買我一桶油,我給你錢。

記得你說過,梵高的那些超越常態、失去比例的畫,他的乖張、他的瘋癲、他的扭曲屬於未來,而未來已來。來的如此迅雷不及掩耳,如此凶猛和霸道。

在如此猝不及防的莽撞中,全球經濟按下了“暫停鍵”。看過一篇文章,內容是很哲理的,但標題是恐怖的,《我終於失去了荷爾蒙》,當初覺得有點怪異。瞬間,我記起那篇文章的標題,忽然想把今天這封信的主題定為《世界正在失去荷爾蒙》,覺得唯這樣的標題才能配得上世界詭異的變化。

世界正在失去它的荷爾蒙,傾巢之下無完卵。恩格斯講:“沒有哪一次巨大的曆史災難,不是以曆史的進步為補償的。”這一次新冠病毒的災難,也不例外。但危中有機,看你能不能轉危為機,用智慧和勇氣去占盡先機。

青島正在複蘇,剛剛召開了疫情之後的一場“時尚青島”建設的質詢討論會,電影、旅遊、體育、夜經濟等諸多時尚經濟的重要載體,正是受疫情衝擊最直接最嚴重的領域,特別是電影、會展等行業短期內肯定難以恢複,但“停擺”期間也正好是全盤考慮市場需求、營銷方案、產品設計等的“深度思考”期。

疫情衝擊之下,除了出台政策、保障信心之外,青島國際時尚城的建設也有很多“新打法”,比如國際郵輪基地項目和華為、三維六度5G產業園項目的簽約,都是通過在線簽約的方式完成,許多合作洽談也正在通過線上方式加速推進的。

我想你的矽穀公司的業務,同樣麵臨著疫情形勢帶來的全新挑戰,凡事預則立,你的居家工作期,也正是“深度思考”期,如何讓自己的工作創新思路,轉換打法,危中求機?相信你一定會好好籌劃。

新冠讓世界失去了很多,但青島西海岸大珠山的杜鵑花沒有失去璀璨的盛花期。滿山的杜鵑花,如約而來,染紅了山穀,如天邊絢麗的雲霞。但疫情之下,大珠山仍人跡罕見,杜鵑花自顧孤獨地璀璨,我也隻是從記者的圖片裏孤獨地回憶這人間仙境。你記得十年前我們共遊大珠山的情景嗎?你連環發問,為什麽會有大珠山、小珠山?為什麽大珠山不大,而小珠山不小?當初,我告訴你一個美麗的童話:

傳說西天瑤池的一位仙女,在遊玩的時候,把自己戴的手鏈弄斷了線,手鏈的珠子散落到了人間, 其中的兩顆落到了黃海岸邊。一顆是大珠山,一顆是小珠山。

“仙女倦遊何處去,雙珠拋在水雲邊。”

因此青島有了一個絕妙的上聯:“大珠山,小珠山,山山出尖”,你和小夥伴興奮地去對下聯啊。至今十年已過,世間依然沒有下聯。如果你還有興趣,不妨聊做居家工作的"腦保健操",繼續找一找下聯啊。

當年的吳越王思念他回娘家的妻子,見西湖堤岸已是桃紅柳綠,寫過一封信:“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眼見大珠山杜鵑花又開,我真的好想和你說一句,“珠山花又開,吾兒可緩緩歸矣。”


▵大珠山杜鵑花開 / 烸琪攝於2019年4月
 

可是,歸途,又豈是一件容易的事?封城、封國、斷航、隔離,讓歸途變得史無前例的艱難。一個12歲的中國小留學生,從倫敦曆經30小時,不吃、不喝、不動,獨自回國,帶著監護人為他準備的口罩、護目鏡、手套,穿著防護服,“全副武裝”,把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抵達中國時,這副“武裝”已經捂得他滿臉起了濕疹,雙手起皮,缺氧暈眩,接近虛脫,讓人唏噓。

大珠山上,如雲錦般璀璨的杜鵑花彌漫了整個的山穀,形成了美麗的盛景—“珠山秀穀”,此刻,我多麽羨慕吳越王啊,何時可以如他一般,浪漫而深情地寫上一句: “陌上花開,吾兒可緩緩歸矣,你的歸程裏,沒有口罩,沒有護目鏡,沒有防護衣,隻有從呂思清琴弦裏流出的《大海啊,故鄉》的味道……和一桶你最愛的樂事牌海苔味薯條。”這一天,會到來的,未來可期,希望可期,美好可期,我堅信。

寫到這裏,耳畔回想起《大海啊,故鄉》美麗寧靜的旋律,窗外已是華燈初上,打開窗子,一輪皎潔的月靜謐地懸在鬆樹的樹之巔,海風帶著櫻花的香氣撲麵而來,這樣的夜晚,月光下的大海一定令人美醉。

我們幸運地生在這樣一個美麗的城市青島,青島的美是獨特的、不可複製的,她靈動又不失端莊、她婉約又不失大氣,曾有人給我們的城取了很多外號,然後,我一輪筆伐,與你趣談之。

——我為什麽要成為“北方深圳”、“文化延安”、“時尚巴黎”、“東方瑞士”?深圳的海有我的詩意嗎?延安的夏夜有我的浪漫多情嗎?巴黎的街道有我的別致清幽嗎?瑞士的曆史有我的百轉繞腸嗎?正因為我的獨特、不可複製、不可替代,縱然偏於一隅”,一百年之久,卻始終莫名與奇跡地一次次牽引世界和中國的視線 ,就是因為我是我,我始終是我,我將在廣納百川、博采眾長中,成長為而隻成長為沒有最好、隻有更好的新新青島。青島,世界青島,東方青島,中國青島。而未來有一天,另一個城市,希望成為“南方青島”、“北美青島”、“西方青島”……這個,可以有。

你是否注意到,從地圖上看,青島東、西兩岸是以膠州灣為幾何學的軸對稱圖形,東岸有嶗山,西岸有大珠山,山山相應,大珠山有著名的“珠山秀穀”,花期正好。嶗山有勝景名為“太清水月”,在2017年中秋節曾被中央電視台評為中國最美賞月地。

我在2018年曾經被邀為青島電視台中秋晚會寫了一首《那一輪太清的水月啊》音詩畫朗誦散文詩,“那一輪太清的水月啊,在悠揚飄渺的古琴樂中,粉紅的桃花瓣飛入靜美的圓圓的藍色月亮……”舞台上月亮仙子翩翩器起舞,好美啊,這讓我意識到電影、電視畫麵如何表現之於導演,譬如文字如何表達之於作家,二者都與人的心性有關。有文如其人,就有片如其人。可惜電視台當初沒有製作專題小視頻,不能傳你共賞美景,隻文字與你共分享之:

你,像寶鏡一樣的臉,從鑲著金輝的雲層中露出,為這片神秘空靈的山水,灑上聖潔、晴朗的光,靜雅而美麗。

你,像魚兒一樣光滑的身,遊進這鏡麵般的海,搖曳成浮光瀲灩、風情萬種。天上,冰魄當懸;海上,玉壺光轉。水月相映,月更明,恍若仙境。

你,化成一個仙女,穿行在竹影娑婆、廊廡依稀的太清宮內。樓閣飄渺宛如仙境,桂香浮動沁人心脾,一曲悠揚的嶗山道樂正迎接你的到來:“我憶太清宮,待月大海濱,空山林箐黑,隱若窺星辰。須臾晶輪出,波上光粼粼。冰壺濯魂魄,萬裏無前塵……”

你,幻成高飛的仙鶴,遨遊在嶗山群峰之間。你使巨峰斑斕的楓葉更顯旖旎的風姿,你讓清冽活潑的九水流轉成風情無限,你與高大聳立的老聃“相約訪仙界”,你與千年老榆樹傾聽“夜靜海潮平”,你在古木參天的“步月廊”與香玉、絳雪“對影成三人”,你與不眠的誦經道人“細數曉鍾聲”......

你,就是“太清水月”

…………………

抵禦世界殘酷的至上法寶也可以是審美能力……敏於美感,一朵花,一個微笑,一絲春天的風,一片午後的陽光透過鏤空的窗簾印在牆上的影……美會不經意開啟你心靈的愉悅之窗,美感的力量絕不亞於思想的力量。

我記得你三歲時,有一個夜晚,月朗星稀,你沉迷於夜空的璀璨,突然衝著我說:

“媽媽的臉像飄在天上的月亮! ”

“那媽媽臉上的雀斑呢?”

“嗯,像飄在臉上的星星呀……”

在這個不安的世界裏,且把吾兒歸期,寄與中秋佳節那一輪澄碧如玉的海上升明月……

媽媽烸琪於4月21日

【本文作者】



烸琪

原名劉萍,青島著名作家、劇作家。

秉承“我手寫我心”,文字理性而優美。

由學苑出版社出版《飄與縱:青島篇》,被英國牛津大學圖書館收藏;由作家出版社出版電影文學劇本《龍旗與鷹徽》,被譽為青島曆史創作之標杆作品。



無極1 發表評論於
碼字掙錢的人
優閑麗人 發表評論於
對不起兒子,中國病毒把全世界害成這樣!但是別擔心,我們已經甩到美國頭上了!
Cathy_Bay 發表評論於
好奇兒子有耐心讀完這篇不知所雲的信嗎?這年頭誰還寫信?
老衲貧僧 發表評論於
懷念了,遠去的青島大蝦...
老衲貧僧 發表評論於
真正的雞湯!
Baobao6518 發表評論於
她想說啥
chouxiaozi 發表評論於
兒大不由娘,酸媽的自我抒發隻能放網上
Snowflower11 發表評論於
這寫得散亂、有點矯情,政治激情話多,沒有多少真實情感。
圓夢瑤 發表評論於
泰傻 發表評論於 2020-05-23 13:55:04
一位加拿大作家媽媽寫給中國監獄中兒子的抗疫家信 搜狐 於 2020-05
一位在美無法回國的留學生兒子給中國媽媽的哭訴信 搜狐 於 2020-05
——————————————————-
哈哈,我總算看明白了。原來是係列寫作,看著眼熟,有點像

海外華人太難了 係列:澳洲華人太難了,俄羅斯華人太難了,意大利華人太難了
盼回歸 係列: 外蒙古盼回歸中國,越南盼回歸中國 等等。

這些為了刷流量吸眼球的文章,小編你能睜大眼睛好好看看,別再轉了行嗎?淨浪費大家時間。
法師 發表評論於
加味精的雞湯
soleil2002 發表評論於
樓下狗子很可憐。從來沒有媽和它溝通過。
nickSr 發表評論於
嗬嗬,寫出這個東東的也叫作家?這樣的作家在文學城裏一塊磚掉下來能砸到十一個吧?
Augie 發表評論於
廢話連片
lumom 發表評論於
家信就算了,說是一篇小文看看還成
luck86 發表評論於
囉哩囉嗦,不知所雲,連寫作的最基本都把握不了,好意思自命作家。
龍劍 發表評論於
這就是所謂的作家,一點小事寫一篇又臭又長的文章。
龍劍 發表評論於
這就是所謂的作家,一點小事寫一篇又臭又長的文章。
US_Lion 發表評論於
又臭又長,無病呻吟一番,不知所雲,是不是鼓勵兒子反美是工作、居美是生活的哲理吧,確實是牛津大學收藏了她的書嗎,是不是和馬太極大師一樣,把英國拳王撂倒了多次。
酒釀圓子羹 發表評論於
做作的父母往往最難同自己的子女溝通,他們害怕被子女看穿被子女看扁,整天要裝作飄浮於子女上層,總之他們沒有任何腳踏實地的自信,沒有表現自己無知的自信,更沒有表達自己內心矛盾壓抑悲哀失落的自信,子女自然無非從這樣的父母那裏得到任何精神安慰和支撐,更不會與他們的父母產生任何本能的靈魂共鳴,久而久之父母與子女之間的鴻溝也就永久奠定了
泰傻 發表評論於
一位加拿大作家媽媽寫給中國監獄中兒子的抗疫家信 搜狐 於 2020-05
一位在美無法回國的留學生兒子給中國媽媽的哭訴信 搜狐 於 2020-05
小落 發表評論於
世界很團結,隻是不要中國了
ajaja 發表評論於
無病呻吟,寫的啥亂七八糟的。
泰傻 發表評論於
一位加拿大作家媽媽寫給中國監獄中兒子的抗疫家信 文章來源: 搜狐 於 2020-05
錦西 發表評論於
夠傻的。
居家凡人 發表評論於
@ 問題哥 發表評論於 2020-05-23 12:30:19

瘟疫彌漫貫西東
詞藻顯擺不懼空
矽穀家信本非寄
大媽欲秀荷爾蒙
————
: )
浪跡矽穀 發表評論於
媽媽決定在兒子24歲生日的前24天開始每天寫一封信共24封即做為生日祝賀也做為疫情紀實,這是其中一封、、、

青島人口950萬,累計確診總共才區區65例。而矽穀的聖塔克拉拉縣人口200萬,至今(5/23)累計確診已達2546例。實際上,和美國很多地方相比,中國除了武漢及極少數幾個城市外其大部分地區的新冠疫情都可以忽略不計。因此兩地的人們對疫情的感受很可能有天壤之別、、、
破冰 發表評論於
看了一段,拉東扯西,看不下去
畢凡 發表評論於
中國的北方人內心不缺乏誠摯的感情,就是常常太作了。

這封信算是一例。
南山依然 發表評論於
看半天,我以為是為青島做的廣告。直接跳到結尾,看網友如何評論。
少年老成 發表評論於
哪兒穿越來的,沒著調的地方。
Dictator 發表評論於
問題哥 發表評論於 2020-05-23 12:30:19

瘟疫彌漫貫西東
詞藻顯擺不懼空
矽穀家信本非寄
大媽欲秀荷爾蒙

還是問題哥總結最到位!佩服!
泰傻 發表評論於
放在洗衣機裏甩甩,就會發現,除了呢喃囈語,沒剩下什麽。
linhaiyin 發表評論於
精神病患者?
topten 發表評論於
啥也沒說, 就一點點小資情調。 借“抗疫”“家信”四字吸引眼球
我胖我的 發表評論於
真的不能理解這是什麽心理:家信為什麽要掛到網上?這樣讓甭管是誰都可以看自己家裏人交流的心理需求是什麽呢?還有前幾天新聞裏的那位女士,把自己家裏每月賬單、房貸怎麽付,自己老公各自做什麽家務等等都掛到網上,這是啥心理呢?
Science_東岸01 發表評論於
海澱網友 發表評論於 2020-05-23 11:58:23
請城裏的高手給總結一下,這位作家媽媽想說什麽?
======================
首先,不是高手,然後,猜一猜
1. MM 是國內的,國際的,經濟的,藝術的,文學的......
2. 中國不等世界了,咱先複蘇一步,華為既然是世界的,自然是無處不在的......
3. 回國之路比你想象的要遠,沉下去,耐心的沉下去,別回來......
4. 青島是中國的,青島是世界的,世界是青島的......
5. MM 是詩人,愛你,也很想被愛,特別,MM真的很美......
6. 最最最重要的,MM的荷爾蒙真的很旺盛......
ljcn 發表評論於
24了,還要媽媽的叮嚀照顧???
我愛梔子花 發表評論於
這怎麽讀?寫的什麽亂七八糟的東西?
問題哥 發表評論於

瘟疫彌漫貫西東
詞藻顯擺不懼空
矽穀家信本非寄
大媽欲秀荷爾蒙

行雲流水一心間 發表評論於



作家媽媽?想說的就是八個字【地球很美、中國別回】!文字的確意境優美而細膩,但跳不出一種病毒真相的畏懼和對周遭環境的惶恐。一種不可逆的思想局限性,連方方的直白和人性的憐憫都深藏於心間、無法言喻也無法自拔,這是中國人的一種深刻的無奈——言辭,隻能挑無傷的表述;情感,隻能用借景物寄托。一個黑暗暴恐的恐怖國度,連說話都謹小慎微,談什麽創造力和思維呢?20200523


路過2013 發表評論於
兒子大了,自己會處理的,沒事多關心下自己就好了。
共-產-黨 發表評論於
如果是私人信件,為何要公開?
恐怕就是為公開而寫吧?就像雷鋒同誌的日記一樣。
湖畔心語 發表評論於
重點可能是文末的照片 :)
龍頭鍘刀 發表評論於
沒看懂。
海澱網友 發表評論於
請城裏的高手給總結一下,這位作家媽媽想說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