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正麗、高福聯名發文懟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我反對!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北京時間2月11日晚,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的冠狀病毒研究小組(CSG)在醫學類預印本發布平台發表最新關於新型冠狀病毒命名的論文手稿,認為新型冠狀病毒是SARS的姊妹病毒,將新冠病毒“2019-nCoV”正式命名為“SARS-CoV-2”。

2月18日,中科院武漢病毒所研究員石正麗、中國疾病預防控製中心主任高福、複旦大學教授薑世勃等人在柳葉刀官網發表題為《A distinct name is needed for the new coronavirus(新冠病毒需要一個不同的命名)》的文章,文章指出,新冠病毒可能會演變成一種低致病性但高傳染性的冠狀病毒,這種病毒可能每年冬天都會複發,就像引起季節性流感的病毒一樣,因此建議將新冠病毒命名為人類冠狀病毒2019(HCoV-19),與SARS-CoV區別開來,並與世衛組織對疾病的命名COVID-19保持一致。

石正麗、高福等人在柳葉刀發表的最新文章表示,SARS是一種疾病的名稱,如果將新冠病毒命名為SARS-CoV-2,就是在暗示它會導致SARS或相似疾病,尤其是對普通公民甚至一些病毒知識不多的科學家來說無法區分二者區別。並且,新名稱也與疾病名稱COVID-19不一致。

他們強調,新冠病毒是一種自然產生的病毒,從基因序列來看,不同於所有其他類似SARS或SARS相關冠狀病毒。在生物學、流行病學和臨床特征方麵與SARS-CoV截然不同。因此,將2019-nCoV命名為SARS-CoV-2確實具有誤導性。對於這種引起國際關注的流行病毒,它應該擁有自己的獨特名稱。

同時,他們表示,新冠肺炎疫情仍在不斷發展,一些專家預測新冠病毒可能演變成低致病性、高傳播性的冠狀病毒,這種冠狀病毒可能像流感病毒一樣在每個冬季複發。如果是這種情況,SARS-CoV-2名稱可能會對社會穩定和病毒流行的國家(甚至全世界)的經濟發展產生不利影響。人們對SARS再次流行感到恐慌。旅行者和投資者可不願意到訪有流行病甚至是非典的國家。此外,人們可能還認為,與SARS一樣,一旦當前疫情結束,新冠病毒也不會重新出現。因此,人們可能會失去警覺,沒有做好在不久的將來預防新冠病毒感染的準備。

因此,為避免誤導和混淆,一批中國病毒學家建議將SARS-CoV-2改名為人類冠狀病毒2019(HCoV-19)。這個名字可以將新冠病毒與SARS病毒區別開來,並與世衛組織對疾病的命名COVID-19保持一致。

2002年到2003年暴發的SARS給世人留下了深刻印象,甚至到了“談SARS色變”的程度。新型冠狀病毒出現以來,就跟SARS有著千絲萬縷的聯係。從疫情未明朗時,有8名醫生被訓誡,到2月9日湖北發布會上,湖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科研攻關組專家陳煥春院士“口誤”稱“新型冠狀病毒屬於SARS冠狀病毒”,很多人一直在疑惑,引發幾萬人感染的病毒,到底是不是SARS病毒?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將新冠病毒命名為“SARS-CoV-2”(字麵來看,就是SARS冠狀病毒2型),更加深了這種疑惑。

釋疑1

新冠肺炎是不是SARS?

SARS是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的簡稱,2002年到2003年SARS暴發,大部分人的表現是急性肺炎。科學家研究發現,引發SARS的病毒是一種冠狀病毒(coronavirus),因此命名為SARS-CoV。

2月11日,世衛組織(WHO)將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引起的疾病正式命名為“COVID-19”。總幹事譚德塞解釋,這個短語代表了2019年冠狀病毒病,其中CO代表Corona(冠狀物),VI代表Virus(病毒),D代表Disease(疾病)。“這(COVID-19的命名)也為我們提供了一種標準格式,可用於將來的任何冠狀病毒引發的疾病。”

譚德塞表示,擁有正式的疾病名稱很重要,可以防止人們使用其他可能不準確或“汙名化”的名稱。疾病的命名不應涉及地理位置、動物、個人或群體的名稱,同時要明顯與疾病有關。(記者注:與之相比,2012年在沙特阿拉伯發現的中東呼吸綜合征MERS的命名,就被認為有明顯的地域歧視。)

所以,疾病命名已經明確顯示,新冠肺炎(COVID-19)和SARS不是一種疾病。

雖然兩種病毒都引發肺炎,但隨著研究深入,二者在病征上也出現了一些差別。中疾控最新論文顯示,早期病例表明,新冠病毒可能不如SARS-CoV和MERS-CoV嚴重,但是,新冠病毒比SARS-CoV和MERS-CoV更具傳染性。

數據顯示,新冠肺炎的易感人群年齡偏大,中央指導組醫療救治組專家、北京朝陽醫院副院長童朝暉在湖北2月13日召開的發布會上表示,通過前一段一線救治,發現新冠肺炎患者出現嚴重的呼吸衰竭。和非典相比,這次呼吸衰竭病情進展更快,患者心髒受到的攻擊更厲害,救治起來的難度要大。鍾南山院士2月18日稱,遺體解剖來看,新冠肺炎患者肺的表現和SARS有點不一樣,“並不像我們想象的嚴重纖維化,看起來有一部分肺泡還存在,但是炎症很厲害,有大量黏液。”

冠狀病毒研究小組關於新型冠狀病毒命名的論文全文也提出,與 SARS-CoV 相比,SARS-CoV-2的名稱並非源自 SARS 這種疾病的名稱,並且,絕不應該用它來預先定義由它引發的疾病名稱,新冠病毒引發的疾病名稱將由WHO 決定(記者注:已經確定為COVID-19)。目前新冠病毒有限的流行病學和臨床數據顯示,該病毒和 SARS病毒的疾病譜、傳播方式可能有所不同,用於確認新冠病毒感染的診斷方法與 SARS的診斷方法也不相同。

作為論文預印本網站,BioRxiv官網也有提示,最近收到了許多關於冠狀病毒2019-nCoV的新論文,這些是初步報告,尚未經過同行評審。

釋疑2

新冠病毒和SARS病毒是什麽關係?

中國工程院院士、湖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科研攻關組專家陳煥春在“口誤”後解釋,新型冠狀病毒屬於SARS相關冠狀病毒。

據中疾控官網介紹,冠狀病毒是一大類病毒,分為四個屬:α、β、γ、δ,β屬冠狀病毒又可分為四個獨立的亞群A、B、C和D群。其中,可感染人的冠狀病毒,除本次在武漢引起病毒性肺炎疫情的新的冠狀病毒外,還有6種,包括SARS病毒和MERS病毒。

在這些感染人的冠狀病毒中,新冠病毒與SARS病毒關係最近。《柳葉刀》1月30日發表的兩篇關於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研究論文顯示,從遺傳學角度來說,2019-nCoV與人類SARS病毒(基因序列相似性約為79%)和中東呼吸綜合征(MERS)病毒(基因序列相似性約為50%)相差較大。

兩種病毒關係有多近?冠狀病毒研究小組對這篇關於新型冠狀病毒命名的論文做了個比喻,具有特定基因組序列的SARS-CoV-Urbani(記者注:這是美國早前公布的SARS病毒的一個毒株)被看作一個人(a single human being)的話,SARS相關冠狀病毒就是智人(Homo sapiens)這一物種。論文提出,新型冠狀病毒和SARS病毒是姊妹病毒,二者是平行關係。

(image)

論文做出的類比。

那麽二者關係有多近呢?根據論文給出的冠狀病毒譜樹,二者的關係平行但很近。

(image)

SARS相關冠狀病毒圖譜。

(image)

Beta冠狀病毒屬圖譜。

從圖譜上看,SARS-CoV PC4-227毒株與SARS的關係最近,記者查到了2005年發表於美國期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上的一篇論文《Cross-host evolution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in palm civet and human》,文中提到了這是一種從果子狸身上提取的病毒毒株。

釋疑三

為何命名為SARS-CoV-2?

冠狀病毒研究小組的論文提出,從分類學上講,新型冠狀病毒僅僅是SARS相關冠狀病毒中的一種病毒。冠狀病毒研究小組認為,這和21世紀以來發生在人類身上的兩種人畜共患的冠狀病毒SRAS病毒和MERS病毒不同,當時這兩個病毒是新發現的,與原先發現的冠狀病毒都不同。

不過論文也提出,SARS相關冠狀病毒的名稱都帶有SARS,並不是將這些病毒與人類的特定疾病(比如SARS)聯係起來。隻是根據該物種中病毒命名的慣例和在物種樹中的相對關係,將新冠病毒命名為SARS-CoV-2。

論文還解釋了怎樣可以算作“新”病毒。

論文作者認為,此前新型冠狀病毒之所以命名為“新型”,可能是指這個疾病是新出現的,或者這個病毒與之前所有病毒的基因組並不完全匹配。但是,病毒學家一致認為,疾病和宿主範圍都不能完全定義病毒的“新”(或同一性),因為很少的基因組變化就可以減弱病毒或引起宿主轉換。RNA 病毒很容易變異,嚴格來說,經過基因測序的每種病毒都可以看作“新”病毒,但這樣就變得毫無標準。為了解決這些問題,病毒學家將兩種具有不同但相似的基因組序列的病毒視為同一病毒的變體。在實踐中,通過評估候選病毒與同一宿主的已知病毒或已建立的病毒單係群(通常稱為基因型或進化枝)的相關程度來具體確定。

論文在結語中提到,從曆史上看,公共衛生和基礎研究一直專注於對人類致病的病毒的檢測、遏製、治療和分析,而很少涉及探索和界定其作為物種的遺傳多樣性和生物學特性。以此來看,SARS-CoV-2在2019年12月作為人類病原體的出現可能被認為完全獨立於2002-2003年SARS-CoV的暴發。

雖然 SARS-CoV-2不是由 SARS-CoV進化而來,但是兩種病毒對人類的感染都是由未知的外部因素促成的,這兩種病毒在基因上是如此接近。如果這兩種病毒與其他已知或未知的病毒一起,作為SARS相關冠狀病毒的一部分進行研究,長期來看,人類對這些病原體的理解將顯著提高。

釋疑四

命名為SARS-CoV-2是否恰當?

新的病毒命名由誰來確定?病毒分類學國際委員會(ICTV)給媒體的回複稱,命名病毒不需要官方批準。命名通常由病毒的發現者完成,但偶爾也會得到一個專家委員會的協助。隻要科學界接受並使用這個名稱,它就會成為事實上的標準。

病毒分類學國際委員會在其官網宣稱,ICTV關注的是病毒分類群(即種、屬、科等)的名稱和命名,而不是病毒的通用名稱或疾病名稱。 對於一種新的病毒性疾病的暴發,要確定三個名稱:疾病,病毒和物種。ICTV隻負責確定其物種,世界衛生組織(WHO)負責疾病的命名,病毒學家負責病毒的命名。

但ICTV同時表示,ICTV冠狀病毒研究小組是這類病毒的專家,也為病毒命名貢獻了他們的專業知識。記者發現,冠狀病毒研究小組這篇命名論文署名的17個人中,大部分就職於歐美的大學和研究機構,隻有一人來自香港大學。

此次新型冠狀病毒和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的肺炎各自單獨命名,疾病命名為COVID-19,但病毒名稱為SARS-CoV-2,很難看出關聯關係。作為感染了幾萬人的病毒,這種病毒和疾病分開的命名已經有學者提出質疑,並提出了多種命名建議。

石正麗和薑世勃此前的建議是病毒命名為“傳染性急性呼吸綜合征冠狀病毒“Transmissibl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TARS-CoV)”,疾病命名為傳染性急性呼吸綜合征(TARS)。與之前的SARS-CoV和MERS-CoV相對應。

一名生物研究學者告訴記者,新冠肺炎病毒和SARS病毒沒有進化上的直接關係,並且與SARS的臨床症狀有明顯區別,現階段的治療手段下治愈率顯著高於SARS。但是也不能忽視的是作為一種新發現的病毒,其基因組序列與SARS具有一定程度的相似性,因此之前防治SRAS的寶貴經驗仍然能夠部分被借鑒。

他認為,學術上SARS-CoV-2的命名可以方便研究新冠病毒和SARS病毒之間的類似性,指導未來類似病毒的幹預,但是卻不能指導這次疫情的防治。

常態 發表評論於
命名“武漢肺炎”很好 - 提醒善良的人們記住中共是如何讓這個病毒荼毒武漢人民,湖北人民,中國人民和世界的。

BeagleDog 發表評論於 2020-02-21 23:34:26
"這種病毒可能每年冬天都會複發,就像引起季節性流感的病毒一樣",聽上去太可怕了。如果疫苗不能及時做出來,這個病毒每年都出來流行幾個月,60歲以上再加上身體狀況欠佳的其他年令段的人,都得被它收去。這一百年醫藥科學的發展帶來的人均壽命的增長也會被它打折扣的。這個病毒應起名叫“法西斯”,把老幼病殘都收去了。
BeagleDog 發表評論於
"這種病毒可能每年冬天都會複發,就像引起季節性流感的病毒一樣",聽上去太可怕了。如果疫苗不能及時做出來,這個病毒每年都出來流行幾個月,60歲以上再加上身體狀況欠佳的其他年令段的人,都得被它收去。這一百年醫藥科學的發展帶來的人均壽命的增長也會被它打折扣的。這個病毒應起名叫“法西斯”,把老幼病殘都收去了。
夢遊情傷 發表評論於
這兩人應該被監控。懷疑他們成了美國病毒攻擊中國的推手甚至有可能是實施者。
bigright 發表評論於
難怪網曝習和普金好久不相互搭理了,俄羅斯為了自己民族的利益這麽幹,還打死了一個中國病號,更爽屁也不敢放
thumpup 發表評論於
他們為什麽反對?因為這涉及病毒來源的敏感問題。他們說病毒是自然產生,但俄羅斯官方已經公布文章,明確指出中國的新冠病毒是人工重組!這篇文章刊登在官方網站,由俄羅斯衛生部長簽署,坐實了新冠病毒是中共製造。難怪俄羅斯在疫情爆發後立即決絕地關閉邊境,又立即包機撤僑,還揚言把染病的中國人遣送,最新的決定是直接禁止全部中國公民入境,檢查境內中國人,因為他們內部已經認定這是生物武器!俄羅斯不像美國,美國發現真相後還要進一步論證,還委婉地跟中共商量希望派專家去現場去調查,俄羅斯直接就采取措施了。沒想到關鍵時候是俄羅斯在背後猛捅中共一刀,也難怪,戰鬥民族嘛,你偷偷發動生物襲擊,老毛子能咽下這口氣,還和你溫文爾雅?如果有俄羅斯人死了,戰鬥民族可能會向中共索償的,中共則可能又偷偷割地賠款。
bopingw 發表評論於
這兩個知識分子,關注學術的精力太多了,疫情還沒結束,用你們的精力幫著大夫們解決一下疫情吧!
wujiandao 發表評論於
"這種病毒可能每年冬天都會複發,就像引起季節性流感的病毒一樣", 石破天驚啊!
jj191 發表評論於
高福這廝還沒進監獄?
好酒 發表評論於
這倆貨真可笑
LRushBall 發表評論於
無聊不無聊?先好好想辦法控製疫情行不?
david720 發表評論於
其實我也不同意新的命名。
應該叫Shizhengli-Xi-病毒
安倍退四 發表評論於
石研究員研製出來的,她應該擁有知識產權,包括命名權
行道堂主 發表評論於
1月3號通報美國,1月7號親自批示。
親自指揮、親自部署,親自隱瞞!
此後疫情爆發,完全失控。
禍害了全中國老百姓,禍害了全世界人民!
應當立即下台謝罪!
Snowflower11 發表評論於
石真是此地無垠三百兩了
Snowflower11 發表評論於
可見這兩個科學家曾被SARS嚇得不輕,不過這個新冠病毒已讓整個中國嚇得半死,而且隨著危重病人和重症病人難以恢複,現在已有2000多人死亡(實際有很多沒有計入),到時估計還會出現很多死亡病例,太多人已造成的心理應激創傷遠遠超過了2003年,托中央政府的福,還要遮掩,令人懷疑生畏,SARS就是嚴重急性呼吸道疾病的名稱,這次新冠病毒引起的難道還不嚴重嗎?隨時都可以聽見醫務人員感染後絕望的呼聲“救救我”,那不是一般的病人矯情發出的聲音,是瀕臨死亡的人的慘叫。
gnyd 發表評論於
石正麗你整天研究可以毀滅全人類的病毒,而不去研究解藥,你是人類的罪人。這次新冠比SARS更凶險,應叫SuperSARS.
蘸墨水 發表評論於
應該命名為SARS-P4-1

明年再推出SARS-P4-2
Yangtsz 發表評論於

They know that this will happen every year and they are preparing the world for it.

"新冠病毒可能會演變成一種低致病性但高傳染性的冠狀病毒,這種病毒可能每年冬天都會複發,就像引起季節性流感的病毒一樣,"
"如果是這種情況,SARS-CoV-2名稱可能會對社會穩定和病毒流行的國家(甚至全世界)的經濟發展產生不利影響。人們對SARS再次流行感到恐慌。旅行者和投資者可不願意到訪有流行病甚至是非典的國家。"
大榮確 發表評論於
武漢肺炎是最好的疾病命名,以此紀念在這場人為災難中付出慘痛代價的武漢人民。
看客678 發表評論於
如此瘋狂的出來狡辯,肯定是被人抓到不可抵賴的證據了
urgentcare 發表評論於
李醫生當然不是造謠。你們去他微博上看看。最後公開的除了那個被強迫簽名的訓誡書。還有一個化驗單。上麵清楚寫著SARS. 而且李醫生也說了。病毒還在分型。
Redcheetah 發表評論於
倆害人精!
核桃大頭 發表評論於
蝙蝠俠應該含恨自殺。我現在越來越相信五毒所泄露了病毒
雙筒槍 發表評論於
novtim2 朋友說的一針見血,確實是為共產黨洗地的。 李文亮的之所以說SARS,是因為他引進了另外一個醫生根據病理結果上的SARS診斷,所以李醫生不是造謠,是確有其事
novtim2 發表評論於
石正麗、高福這是給黨洗地來的。特別是石正麗,就要憑借這封信挽救自己了,看來她肯定不會被中國政府調查,因為是條好狗。
為什麽這麽說呢?一個名字有那麽重要嗎?還真有! 本次疫情中共最難抹平的就是李醫生等8人的處罰。而李醫生被處罰的原因是他說有SARS病例發生在武漢。所以無論如何共產黨要避免把新病毒說出SARS。所以一直在鼓動WHO起一些奇形怪狀的名字; 但是SARS是嚴重呼吸綜合征的縮寫,並不針對某一特定基因的病毒,由於是這類病毒式RNA病毒,病毒在每個人身上都會變異,所以這類病毒並沒有100%的特定基因序列。 基於這樣的科學原因WHO要正名,但是一旦正名,那麽群眾就很容易看到,李醫生一開始就是100%正確的。所以政府要放出超級大狗為他們甜平自己拉的一堆---
orchid 發表評論於
反對有意義嗎?去證明它,證明它不是你合成的,不是你製造的,那才有用才有意義!製造了,危及人類的災難可以當何罪。
Cathy_Bay 發表評論於
命名為“石正麗病毒”好了
dus_安東69 發表評論於
你除了卵是輕的,其它都是汙的。你不是human being

欒世清 發表評論於 2020-02-20 08:37:25
在奇新情況出現時,人們因為缺乏經驗就容易出現應對上的錯誤。

看看日本和柬埔寨,兩個國家在郵輪事件上都出現應對上的錯誤。

教訓需要吸取。準備總是應該再充足一點。預見能力總是可以再提高一點。不過我們都隻是人。
問題哥 發表評論於

肺疾肆虐億神傷
專家神勇宣布忙:
不像薩斯似流感
年年歸來小戰狼

無藥治,難預防
卻有造勢要繳槍
待到青壯多病斃
再看一尊夢興亡





東語西語 發表評論於
病毒學家討論病毒命名是正常學術活動。如果文章隻引用病毒發生學和臨床數據,作者提出的新名字HCoV-19是挺好的名字。可惜作者太政治化了。第一段就說“The new virus was initially named 2019-nCoV by WHO.” WHO又不是學術組織。引WHO能證明什麽呢?文章寫得太defensive了,很像政府的許多做法。讓人頓時好感。
moon1210 發表評論於
欲蓋彌彰?
愛潛水的魚 發表評論於
SARS stands for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急性呼吸窘迫綜合征, 新冠引起的死因就與肺功能急性衰竭有關,叫SARS2有什麽問題
隨心所欲123321 發表評論於
"新冠病毒可能會演變成一種低致病性但高傳染性的冠狀病毒,這種病毒可能每年冬天都會複發,就像引起季節性流感的病毒一樣" 我很驚訝於這兩個頂級科學家。雖然同是RNA病毒,冠狀病毒的基因是一個30k 的大環,流感病毒是8 個小片段,所以流感病毒的基因交換變異,遠遠大得多,才會出現年年打疫苗,年年感冒的情況。是誰告訴你“新冠病毒可能每年冬天都會複發”?

再說了,收買了WHO還不夠?要稱霸到什麽程度?

必須要有 發表評論於
SARS的英文意義是症狀,不是特指某種病毒,所有能引起SARS症狀的病毒,都可以命名為SARS-XXXX,石高兩位貴為院士級別的科學家,這點都不懂嗎?
楓城俠客 發表評論於
支持本著開放和科學的態度展開討論。其事這次疫情從傳染性、死亡的人數以及對社會的影響都遠遠超過了SARS,政府在這個時候不應該介意兩者之間的關聯吧!
總是我 發表評論於
當年給sars病命名的時候,是根據病症,而不是根據病毒的特點。所以sars這個名字不應該是某種病毒專用,而應該是指代一類病症。由類似病毒(冠狀)引起的類似病症(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症)完全可以歸為一類,並用加上不同序號,以示區別。WHO的命名是科學的。
LaoxiangPAPA 發表評論於
福高正麗駭人病毒,咋樣?
老李子 發表評論於
高蝠前幾天說沒時間吵架,原來是忙著在柳葉刀上又發了一片論文!
無忌哥哥 發表評論於
病毒該叫啥名字,暫時不懂,但是顯然,這事兒也歸黨領導
俺是農民 發表評論於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嚴重急性呼吸綜合症從症狀上來看並無不妥。
小米幹飯 發表評論於
這是他們專家的事情,一般老百姓根本沒必要摻和。
onlyanswer 發表評論於
名字不能和SARS產生關聯,這是政治任務。
Interread 發表評論於
“SARS-CoV-2” 這名比較好記。 大眾知道 非典 SARS,第二次出現更加具有傳染性,所以就會更加有警覺以及自己避開與防護的本能。
smeagolrocks 發表評論於
應該叫正麗袍子病毒
yuqinqin 發表評論於
應該叫冠狀袍子毒
老姐 發表評論於
墮落了的中國知識分子的典型。
yuqinqin 發表評論於
真不要臉! 先回答病毒是怎麽產生的。中央在知道疫情後為什麼要刻意掩飾疫情再說吧!到現在還在撒謊!死亡人數到底多少?
專滅西崽 發表評論於
這不是成事不足 敗事有餘嗎?低致病性的可能還不確定,高傳播性倒是先知先覺,還尼瑪肯定每年都複發?非得讓各國每年都來一次禁止入境,尼瑪安得什麽心?純粹沒安好心。國際病毒分類愛怎麽分就怎麽分,少說兩句就那麽難受?
fishingworld 發表評論於
名字就這麽重要嗎?我想大多數人都想知道的是病毒的起源,治療方法和今後的控製方法。這2個站在最前沿的人整天用心去糾結病毒的名字,而不去找病毒的療法,真讓人流汗了!
柴郡貓 發表評論於
嗨,也還好吧,畢竟外國人命名就喜歡這樣,俺們這兒稍微偏僻一點的地方,接到直接SECOND LINE, THIRD LINE 排序,皇室更是就那麽幾個名字,英法戰爭期間上不還出現過國王喬治對戰國王喬治的事,也沒人會認為是自己打自己啦。而且,加了2就意思不是一個,否則加2幹嘛,伊麗莎白二世肯定和伊麗莎白一世,不是一個人嘛
FGOT888 發表評論於
樓下有創意!習必讀?不會被屏蔽的那種:-)
mirror1 發表評論於
一個人被一個流彈打傷
不去趕快救人
還有閑工夫討論這種流彈的分類和命名
還好吧 發表評論於
這兩個人不是應該被請喝茶了嗎?
urgentcare 發表評論於
這次命名上反對是因為上麵下了政治任務了。很明顯
錦川 發表評論於
應該命名為“習病毒”。
美麗泉水 發表評論於
隻有你看得出來吧。基因序列有百分之九十幾都一樣。唯一不同之處是更容易傳染。

欒世清 發表評論於 2020-02-20 08:45:10

人人都能看出這兩病毒的截然不同之處!
cake11 發表評論於
如果一開始就叫非典2號,這樣老百姓會馬上會警覺,帶口罩不去人多的地方。現在也不會死那麽多的人。一開始叫什麽肺炎,誤導老百性。這幫惡人,隻關心習皇唯穩,不關心老百姓死活,真是喪盡天良!五毒所及習皇是造成這場礦世災難的惡魔。
發表評論於
本來就是一些網上的流言,現在搞得幾十個“科學家”聯名在國際期刊上麵辟謠,真是開眼了。要說謠言,質疑美國登月的謠言更多也沒見NASA官方辟謠過,直到前幾年繞月飛船直接排到登月艙。
bluemoon1962 發表評論於
對一篇科學論文也能噴的如此淋漓盡致,看來你們生下來就是噴的!
弱-智 發表評論於

石和高的文章指出,新冠病毒可能會演變成一種低致病性但高傳染性的冠狀病毒,這種病毒可能每年冬天都會複發,就像引起季節性流感的病毒一樣,-----------------年年封, 月月封,每年封一嫉妒
自幹五第二萬名 發表評論於
石講得每年冬天都會複發。
極有可能。

胡阿友2 發表評論於
應該調查病毒所的廢棄物處置,實驗動物的管理等等,看看有沒有試驗動物跑了。。。
工夫茶 發表評論於
這個名字好,可以紀念去世的李文亮醫生。
自幹五第二萬名 發表評論於
現在的很多做法都是在裸奔。

但作為人,掙紮自救是本能反應。

十有八九這二個人會成為這次疫情的責任人。
剛滿十八 發表評論於
叫什麽都是一回事。有了它就是倒黴。
自幹五第二萬名 發表評論於
高福曾被報道出來被紀委帶走了。
後來新京報又講報道錯了。
石現在的處境應該也很艱難。
FollowNature 發表評論於
從病毒的基因序列和進化關係, 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的命名是正確的。 國內學者怎麽用中文命名都沒關係。 但要更改國際的英文命名是沒戲的.
lxd 發表評論於
可以理解心情,他們心裏搓火:“我們做出來的病毒卻不讓我們命名”。
Chinaplayer 發表評論於
我們偉大光榮正確的黨,過去沒犯過錯,現在也沒犯過錯,將來更不會範錯。大海航行靠舵手,萬物生長靠太陽。十四億人民在偉大的共產黨帶領下:上天摘日,下海撈月,戰天鬥地,統領宇宙,指日可待!同去們,擼起袖子,幹吧!
Doctor11 發表評論於
世衛是政治組織,病毒分類委員會是科學組織,誰對誰錯一目了然
stapler123 發表評論於
中國的專家最在乎稱呼。都這點了,還這揍行?
渤海 發表評論於
或者“和諧九號”也成。
ytwadk 發表評論於
他們知道如果此次的病毒被美國證實是來自實驗室的基因序列重組,就等於中共一直在欺騙世界秘密搞生化武器,剛剛指使27位科學家出來發表聲明,這次又來了聯名發文,這種行為恰恰證明了中共的恐慌,連出昏招,前一個謊言需要後麵多個謊言來圓,到後來就是越描越黑。
ztgp3614 發表評論於
石正麗剛剛證明她在製造可傳染人的SARS病毒方麵是世界第一權威!現在後悔了。
LISP 發表評論於
她們認為還是SARS的話很丟臉,17年沒吸取教訓
Moon_cake 發表評論於
無良知識分子, 國難當頭做什麽了?就知道自己的名利,太自私
kcxie 發表評論於
這裏的關鍵信息是。 ,她認為這個病毒會每年冬天都有複發。 這個非常可怕。
nyfan 發表評論於
包子應該給這倆二貨發包子大獎,這次疫情讓中國擺脫發展中國家,直接步入發達國家行列!
urgentcare 發表評論於
如果要反對的話那麽連COVID-19也要反對了。因為D表示disease 也不完全是病毒本身的名字了。
kokuhorose 發表評論於
死了兩千多人了,一個中國CDC主任沒見操心現在中國老百姓怎麽度過難關,到操心起未來世界各國人民的認知問題?

您在家隔離閑得發慌了?

Goldwang 發表評論於
這二貨還在爭名奪利
FGOT888 發表評論於
中國政府寧可被人看成兩次犯不同的管理錯誤,也不願被人看成兩次犯同一次錯。這些科技人員也是政治高於一切,成為爪牙,所以才有他們的今天。
靜鬆 發表評論於
當與政治和種族掛鉤的時候,學術也會變的醜陋。
bbbbtttt 發表評論於
樓下泰傻同誌起的名字好。
newtux 發表評論於
拿英中字典查一薩斯是什麽意思再來反對。

~~~~~~~~~~
欒世清 發表評論於 2020-02-20 08:41:44
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不科學!

新冠病毒的症狀和傳染方式明顯不同於薩斯!

覺得應該號召世界科學家們一塊來反對此萎員會。
欒世清 發表評論於

人人都能看出這兩病毒的截然不同之處!
kokuhorose 發表評論於
高福主任是不是應該幹點更重要的事兒!


Dingxiang 發表評論於
這種時候,居然有時間精力長篇大論為個病毒的命名去扯皮,真是冷血到了極致!
元芳發言 發表評論於
好, 中國人敢說“No”。 哈哈
FGOT888 發表評論於
SARS是一類病,不是一種病。仔細對照一下英文單詞意思。
欒世清 發表評論於
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不科學!

新冠病毒的症狀和傳染方式明顯不同於薩斯!

覺得應該號召世界科學家們一塊來反對此萎員會。
泰傻 發表評論於
別吵了,新官狀訓誡型病毒,就這樣定了。
barryv 發表評論於
欲蓋彌彰。為黨洗地,鞠躬盡瘁。
老姐 發表評論於
太奇怪了,新冠"有可能"發展成…跟現在起個名字有毛關係? 石,高二人應該自省自己在武漢事件中該做沒做的事。
逐風 發表評論於
中國這個疾病中心主任不是忙著治病救人,而是花費大量時間寫論文和討論無關緊要的問題。無語。
欒世清 發表評論於
在奇新情況出現時,人們因為缺乏經驗就容易出現應對上的錯誤。

看看日本和柬埔寨,兩個國家在郵輪事件上都出現應對上的錯誤。

教訓需要吸取。準備總是應該再充足一點。預見能力總是可以再提高一點。不過我們都隻是人。
Interread 發表評論於
覺得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挺專業可靠的。不懂專業。 憑普通人的感覺。
bluetag 發表評論於
石正麗覺得自己的成果被侮辱了,這明明是自己的原創,怎麽被取了個像山寨貨的名字?
秦城典獄長 發表評論於

真相曝光前的垂死掙紮

Science_東岸01 發表評論於
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的冠狀病毒研究小組(CSG)在醫學類預印本發布平台發表最新關於新型冠狀病毒命名的論文手稿,認為新型冠狀病毒是SARS的姊妹病毒,將新冠病毒“2019-nCoV”正式命名為“SARS-CoV-2”
=====================
中國官方肯定極其不願SARS字眼出現在武漢肺炎名字中
別忘記,那8個醫護人員受罰就因為“SARS”
即使被平反後,官方的解釋依然是“雖然他們的SARS重現說法有誤,但...”
現在定性為SARS等於為那8人完成理論正名
也意味中國官方進一步挫敗,成了對那8人正確舉報的毫無根據的政治打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