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靖春晚紅了,代價是搭檔被換掉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文/娛樂酸檸檬

2020年的央視春晚過去了,雖然超乎尋常的推出了8個語言類節目,可是與往年一樣,趙本山依舊沒來,陳佩斯跑北京春晚看兒子《吃麵條》去了。

(image)

 

導演楊東升曾經表示,2020年的央視春晚創新比較多,表現在語言類節目上,那就是馮鞏、潘長江、蔡明等老一代笑星全部換掉,除了給內地喜劇團隊德雲社、開心麻花和大碗娛樂三個名額外,其餘5個全部是小品界的新人,或許說絕大部分都是影視演員。

當然,對於影視演員演小品這件事,即便是玩創新,導演組也不敢托大,於是給每個團隊又安排了一個精於搞笑的喜劇綜藝演員來托底,比如賈冰、謝娜、孫濤、李文啟,而黃曉明小品中的金靖扮演的也是這種角色。

(image)

 

在喜劇界,女演員屬於弱勢群體,不是說她們的演技不好,而是很少有女演員敢於為了喜劇效果醜化自己,金靖是一個例外。

起於《今夜百樂門》,聞名於《歡樂喜劇人》,躥紅於2020年央視春晚,就像當年的小沈陽一樣,金靖一夜成名。然而,她付出的代價卻是搭檔被換掉,這個很難讓人接受。

小品與相聲一樣,有一個好搭檔不容易,而金靖的搭檔,就是在《歡樂喜劇人》中大放異彩的劉勝瑛。可惜,在2020年的央視春晚小品《機場姐妹花》的演員名單中,金靖的後麵不是劉勝瑛,而是宋祖兒。

(image)

 

據稱,小品《機場姐妹花》是金靖、劉勝瑛創作了大半年的作品,可惜劉勝瑛臨時被換掉了,具體原因不清楚。對於這種無奈之事,金靖隻能在社交平台上用了一些詞語來表達自己的心情,“難以預料”、“毫無意義”、“照顧好自己”、“很長很長很長的路要走”,而這些詞語對於劉勝瑛來說,隻是能是一種安慰,那個全國人民都夢想的舞台,誰不想站在上麵呢?

(image)

 

小品《機場姐妹花》雖然反響很好,但還存在一些遺憾,舞台上的搞怪表情倍出的金靖顯得太孤單了。當然,不是說黃曉明和宋祖兒表現不好,隻是像郭德綱曾經說過的那樣,沒有了於謙,自己的相聲包袱誰能接住?這句話放在金靖身上也一樣,沒有了劉勝瑛,舞台上盡情綻放的金靖,少了一個支撐,一個本可以更加光芒耀眼的支撐。

(image)

 

或許金靖從此紅下去,或許如同很多演員一樣,一次閃耀之後就歸於暗淡,但從她社交平台的反應來看,對於劉勝瑛這個搭檔是非常珍惜的。縱觀內地小品界,除了開心麻花的賈金金和馮秦川,似乎很難再尋覓到像金靖和劉勝瑛這樣配合默契,又甘願為喜劇奉獻的女演員了。

好在,她們都還年輕,一次閃耀隻是流星,持續放光才是永恒,劉勝瑛還有機會,金靖也會努力為她爭取這個機會。

(image)

 

說起內地年輕一代的女笑星,不得不提賈玲。作為馮鞏的高徒,賈玲從相聲出道,在春晚成名,當年她與白凱南男女混搭的相聲組合,讓不少觀眾眼前一亮。

可是,在趙本山13屆小品王的時代,相聲根本不吃香,所以一身喜劇細胞的賈玲開始拓展自己的新路,成了各類喜劇綜藝節目的常客,後來又組建了大碗娛樂,而這一重大改變的路上,卻沒有白凱南的身影。究其原因,有說是二人怕在一起合作久了,被人誤解,而麵對已經結婚生子、重心開始向家庭傾斜的白凱南,決定向小品界發展的賈玲隻好忍痛主動換掉了搭檔。

(image)

 

賈玲與張小斐、許君聰、卜鈺等人的組合,讓大碗娛樂在小品界乃至喜劇界站穩了腳跟,成為繼遼寧民間藝術團、德雲社、開心麻花之後,又一個實力強勁的內地民間喜劇團隊,賈玲也成功地完成了轉型。而曾經的相聲搭檔白凱南,雖然也常在一些綜藝節目中露麵,但是相比於賈玲的光芒四射,卻顯得暗淡了一些。

(image)

 

當然,金靖與賈玲不同,她與劉勝瑛既是搭檔又形同姐妹,二人一起北漂,一起經曆過默默無聞,一起感受過喜劇表演的不易,但是她們對喜劇表演的熱愛絲毫不減。而這次劉勝瑛的遺憾,隻不過是一個小插曲而已,或許不久以後,內地喜劇劇將迎來一對耀眼奪目的姐妹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