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試劑代理商披露新型肺炎確診盒供應真實現狀(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生產企業工人大多已經放假回家,廠家備貨也不夠充足。就算外麵有支援調貨過來,封城後也已經很難運送進來了。很多人想當然地以為這是國家供應的,其實它是按照市場采購流程走的,廠商自己要想辦法完成配送。現在不僅僅參加一線救治的醫護人員,各醫院的全體醫護人員都24小時待命。除了身體上疲勞和高強度的心理壓力,還麵臨醫用物資短缺問題……

(image) 圖 / 上海捷諾生物官網
此刻的武漢麵臨以下問題:試劑盒數量不夠、確診艱難、床位短缺。

新型肺炎病毒試劑盒為什麽供不應求?還在一線武漢緊急供貨的試劑代理商為《南方人物周刊》發來口述:

我是武漢一個微不足道的試劑代理商,跟醫院和試劑盒廠商駐武漢代表都會打交道,試劑盒現在成了焦點,也有很多媒體報道關注,但是這不是一個簡單的生產供貨,也不是照相館拍張照片立等可取,所有的廠商都是生物科技公司,他們的產品甚至需要專門的工程師,以及專門培訓出來專門為醫院服務的操作員。

我們平常也需要跑醫院,向醫院推薦我們所代理的產品,並要為醫院提供“試劑+儀器+服務”的一攬子服務。

我最早感到情況不好,是1月初的那次網傳紅頭文件,那時還以為隻是流感病毒很嚴重,要注意。聽到有些做流感病毒相關檢測的供應商說,甲乙流抗原檢測產品用量激增,跟以往不一樣的是,這次並不完全是因為流感,出現了某種不明原因的病毒,沒有辦法檢測,隻能采用排除法,把目前能檢測的先排除掉。沒有任何人提及這個病毒是否有傳染性,醫院的醫生也隻是普通防護,可見當時這方麵的信息並不多,我們對新型病毒都不了解。

沒過兩天,聽說後湖有家醫院感染科門診已經穿上隔離防護服,這是我生平第一次聽說某種疾病的診斷還需要這樣戒備,立馬感覺到很大的危險性。接下來就聽說不明原因的肺炎出現了,但很快又說目前沒有人傳人,大家也就嘻嘻哈哈沒當回事。

1月14日晚上,一個同行問,哪裏可以買到防護服,有醫院要求檢驗人員全部穿防護隔離服,我才突然感覺到,事態發展得異乎尋常的快。

針對新型病毒的試劑盒,研發和取得注冊證都需要時間,目前能生產的廠商有限

正在這時候朋友圈裏不斷刷屏,檢測新型肺炎的試劑盒出來了,已經有六個廠家可以生產,當時我們覺得非常高興,因為之前醫院都是把可能引起發燒發熱的已知病毒查一遍,進行排查,北京來的呼吸專家團隊做了必查項目預案,把其中八種病毒列為必查,如果不屬於這些原因引起發熱情況嚴重的,就由醫院上報,送往金銀潭醫療救治中心。

排查法耗時耗力,各醫院檢驗人員也是超負荷運轉。現在直接用新的試劑就可以快速確診了,大家還都挺高興的。然而,現實很快給人們潑了一盆涼水,試劑沒有注冊證,按規定不能使用,就算知道可以確診,一旦有什麽問題誰來承擔責任呢?當時隻有金銀潭救治中心是政府采購,可以使用,病人都要到那裏檢查確診。

這個過程中我們都記得,有一天報道說已經連續一周沒有新發現的病例,再過一天就可以宣布這個不明原因的肺炎已經得到有效控製了。這整個過程中絕大多數人是無感的,武漢正是各單位年終吃年飯的時候,各酒店異常火爆,完全不知道身邊潛伏有這樣大的危機。

直到1月19號下午,鍾南山院士帶領的高級別專家團對來武漢考察完畢,發出了預警,各醫院緊急開會,我們頓時覺得氣氛變了,確定人傳人,從那天起我每天出門都會戴好口罩。

假期廠家備貨不足,物流目前難以進武漢

1月20日政府緊急通知有三個廠家的新試劑盒(上海輝睿生物、上海捷諾生物、上海伯傑公司)允許使用了,某醫院2000人份的試劑用完後發現陽性比例很高,他們擔心試劑的可靠性,又通知江蘇碩世生物過去做標本比對,最後這家企業的產品也說可以采購了。

1月22日就放開了使用限製,隻要有貨可以自行采購。然而這時候,很多人已經放假回家,廠家備貨也不夠充足,再加上這個檢測需要特定設施,不是每個醫院可以開展的。

截至23日武漢圍城,就算外麵有支援調貨過來,已經很難運送進來了。很多人想當然地以為這是國家供應的,其實它是按照市場采購流程走的,廠商自己要想辦法完成配送。

現在朋友圈裏盛傳,試劑盒供不應求,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之難的文章,大家對醫院批評很多,但醫院自身並沒有自主權,現在各級問責,不按規定使用醫用物資是要嚴重處罰的。沒有注冊證的試劑醫院擅自使用本來受嚴厲管控,沒有政府指示肯定是不敢使用的。

(image) 江蘇碩世生物試劑

試劑盒使用方法很專業,使用不當很易引起交叉感染

試劑使用需要專業的儀器和實驗室,有能力做的醫院,他們的PCR儀器同時還要做很多其他項目,這個感染性診斷試劑盒如果和其它項目一起做會有交叉感染的風險。必須隻做這一個項目才能保證檢測結果可靠、檢測人員安全。大疫當前,現在每個實驗室都是24小時連軸轉,患有其他疾病的病人,醫院也有責任收治診療的,所以這就給檢測帶來了很大的難度。

我作為一個一線的試劑供應商,所看到的就是這些,因為工作的原因,接觸到一線的情況也比較多,我把我看見的說出來,是想讓更多焦急的武漢人也知道醫院內部是怎麽在加速應對突發的緊急狀況的。我們這行平常也不怎麽受人待見,媒體提起來好像是我們造成了醫藥費高。但說實話,每個人都是這個社會的一粒塵埃。這兩天我看到廠商代表堅守在武漢,想各種辦法給有需要的醫院緊急送貨,這個時候冒著被感染的危險這麽做,不可能隻是為了錢!

我這兩天還在跑醫院,現在不僅僅參加一線救治的醫護人員,各醫院的全體醫護人員都24小時待命。除了身體上疲勞和高強度的心理壓力,還麵臨醫用物資短缺問題,醫護人員還托我們幫忙買防護服、口罩,都是自己花錢。同在危城,不要動不動就開口噴這個噴那個,大家有能力都出點兒力吧!

lue96500 發表評論於
"封城後也已經很難運送進來了。"是在講胡話麽?
Morphin 發表評論於
就是一定量PCR,怎麽可能供不應求?
Doctor11 發表評論於
把這造謠的家夥抓起來,有九個了,看誰敢做第十個
我愛寶島台灣 發表評論於
這種叫新聞?
fonsony 發表評論於
發文的是神經病啊,就算城怎封,那試劑絕對能送達醫院與實驗室
相對強度 發表評論於
政府管理的問題。像這種特殊情況,就應該特殊處理。對各種特需的物資,醫療用品,應該減少條條杠杠的。
northbigrock 發表評論於
知道就說,不知道別噴
apache2000 發表評論於
泥馬!皮包公司知道真實現狀?
欒世清 發表評論於
冠狀病毒的棘突看來作用就是附著。它可能自然地和特定人體(甚至是黃種人)蛋白氨基酸有親和性。能把這些棘突堵上,破壞,擾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