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領證發現竟成5個男人妻,男朋友當場懵了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駐馬店的尚俊俊和男友王新平去領證,來到民政局不到20分鍾,他倆就傻眼了。當地民政局婚姻登記處工作人員反複查詢確認,尚俊俊有5次登記結婚記錄,並且同時保持著正常婚姻狀態。這5次正常的婚姻登記顯示,尚俊俊在2004年9月至2005年7月,分別在安徽、內蒙古等省份和孟某、尹海龍等5人結婚。尚俊俊和男友不能登記結婚。

鬱悶之餘,更讓兩人想不通的是,她是怎樣變成了我,背後到底誰在冒用信息?為啥自己一個人的信息能被登記結婚五次?究竟還有多少自己說不清道不明的事情發生連日來,大象新聞記者進行了深入調查。

1年被結婚5次 未婚女子成了5個男子的妻子

(image)

尚俊俊是駐馬店驛城區一家公司的職員,37歲的她和男朋友王新平經曆了十幾年的愛情長跑後,終於走到了一起。今年11月份,兩個人還沒來得及辦理結婚證,就在雙方父母的催促下,邀請親朋好友在當地舉辦了婚禮。王新平告訴大象新聞記者,在我們這兒領不領結婚證大家不知道,隻要是辦了酒席,大家都默認算是結婚了。

12月10日上午,尚俊俊和男友王新平一起來到駐馬店市驛城區民政局婚姻登記處登記結婚。我們本來想在11月11號那天結婚,結果男朋友有事情給耽誤了,這又讓人算了個好日子,我們才過來領證。當尚俊俊把身份證遞給婚姻登記處的工作人員時,卻被告知無法辦理登記手續,經過查詢,尚俊俊竟然和5名男子辦理過結婚登記,並且都處於正常結婚狀態。

王新平聽到工作人員給出的答複之後,當場就懵了,他和女友尚俊俊認識十多年來,從沒有見她和其他男子有染,更不可能會登記結婚。王新平當場就提出了質疑:這是俺倆認識時間長,我對她還是知根知底的,要是給我介紹的女朋友,俺倆肯定在民政局裏當場分手。

經過婚姻登記處的工作人員反複確認,輸入尚俊俊的身份證號,電腦係統自動關聯出她5名男子的結婚登記信息。分別是2004年9月21日和山東省的孟某偉、2004年11月2日和河北省的杜某濤、2004年12月17日和河北省的王某、2005年6月23日和安徽省阜陽市界首市的尹海龍、2005年7月19日和江蘇省的沈某鋒登記結婚。

駐馬店公安局:應該去事發當地公安機關報案

5次結婚登記信息集中在2004至2005年間,其中2005年不到1個月的時間,有兩個不同的省份出現尚俊俊的結婚登記信息。

尚俊俊告訴記者,2004年到2005年之間,她一直待業在家,並沒有出過遠門,自己的身份證也從未丟失過,和她登記結婚的這5個男人,她也一個都不認識。這究竟是怎麽回事?他們到相關部門谘詢。

駐馬店市驛城區民政局給出的答複是,尚俊俊的5次登記結婚信息並不是在他們這裏辦理,而且他們也無法查詢到夫妻雙方更加詳細的登記信息,要想徹底弄清楚,隻有去這5人戶籍所在地的民政局才可以查到相關信息。

隨後,尚俊俊又到駐馬店市公安局胡廟派出所進行報案,民警說,他們不予受理,應該去事發當地的公安機關進行報案。

她是怎樣變成了我,究竟是誰盜用了我的個人信息

12月16日下午3點,大象新聞記者和尚俊俊及其男友王新平一起來到了安徽省阜陽界首市民政局婚姻登記處,工作人員通過查詢後再次證實尚俊俊的5條結婚登記信息。

結婚登記審查處理表中顯示,申請人男方名叫尹海龍;提供證件材料一欄中顯示,結婚登記日期為2005年6月23日,最後一欄裏還有夫妻雙方的簽字和指紋,並附有一張結婚證照片。這女的都不是你。在場的工作人員都一致認定,照片上的尚俊俊並不是在場的尚俊俊。

(image)

工作人員發現,尚俊俊當年辦理結婚登記信息時,使用的是15位的第一代身份證,而尚俊俊現在使用的18位二代身份證關聯到了尚俊俊的結婚登記信息。這麽跟你說,不一樣也正常,人家的是15位的,你這是18位的,不一樣不是正常嘛。工作人員堅稱兩個尚俊俊是不同的兩個人,極有可能是15位身份證重號導致的,他們沒辦法消除掉尚俊俊的結婚登記信息,這又不是你的檔案,你憑什麽給人家取消掉呢,你給人家取消掉了人家還不願意呢。民政局婚姻登記處的工作人員說,他們的係統裏隻能查到一張結婚證照片,其他詳細的身份信息得去調當時的原始檔案。

(image)

除了照片不同其他個人信息一模一樣 界首市公安局:無法立案調查

到底是前15位數字重號,還是另有蹊蹺,尚俊俊又來到了界首市檔案館。原始材料包括結婚登記審查處理表、有夫妻雙方筆跡的申請結婚登記聲明書以及夫妻雙方的身份證與戶口本的複印件。尚俊俊驚訝發現,尚俊俊的身份證和戶口本,除了照片不同之外,其他個人信息竟然和自己的信息一摸一樣,就連籍貫也相同。

尚俊俊撥通母親的電話後得知,父母年輕時就離開了老家南陽市淅川縣,來到駐馬店定居,她從小就在駐馬店出生,父母也沒有提及過她的籍貫是南陽市淅川縣,不是今天來查的話,我根本不知道我老家還是淅川的,以前用戶口本我也沒在意過。

12月18日上午,尚俊俊帶著從界首市檔案館查詢到的原始資料,再次來到民政局婚姻登記處。同一個地址、同一個信息,不一個照片,這是咋回事兒呢?我們不知道。工作人員稱,當年的民政內部係統還沒有實行全國聯網,他們看不到其他地方的婚姻登記信息,隻要沒在當地登記注冊過,夫妻雙方持身份證和戶口本就能登記結婚。

(image)

舉一個例子,你的身份信息是冒用另一個人的,你的照片是人家的信息,我們不會知道你是冒用的,我們審查年齡也夠,肯定會給你辦,我們這個程序審查是合理的。工作人員表示,證件真偽他們無法進行核實,建議尚俊俊報警處理。界首市公安局城東派出所民警稱,他們無法立案調查,理由是尚俊俊是駐馬店人,應當在當地公安機關報案,由他們來配合調查。

丈夫死亡,尹海龍父親稱尚俊俊涉嫌騙婚

(image)

(尹海龍父親)

假的尚俊俊究竟是誰,又為何要冒用她的個人信息與尹海龍登記結婚,根據界首市檔案館查詢到的尹海龍身份證複印件住址,大象新聞記者隨著尚俊俊來到了安徽省界首市光武鎮關胡行政村。

尹堯村口一位婦女透露,他們村裏確實有一名叫尹海龍的男性青年,但是已經去世四五年了。另一位村民說,尹海龍個子在1米85以上,走起路來一搖一晃,四五年前因為得了重病不治身亡,兩年前尹海龍的母親也去世了,家裏隻剩下他的父親一個人,平時也不經常在家。

(image)

(尹海龍家)

經過多方打聽,尚俊俊和大象新聞記者見到了尹海龍的父親尹相民。尹相民說,2005年6月份,他曾經托當地媒人給兒子尹海龍介紹媳婦。當時,一名自稱在光武鎮幹過活兒的男子,帶著 尚俊俊來到尹相民家裏,那女孩兒說她老家是駐馬店的,那個時候要一萬塊錢,隻要給介紹人一萬塊錢,就不讓女孩兒走了。這名男子自稱是尚俊俊的舅舅,家裏條件不是太好,到了結婚的年齡,就想找個人家把姑娘給嫁出去。

看著這登門拜訪的一男一女,尹相民心裏也直犯嘀咕,他怕遇到騙婚的人,給了錢就有可能找不到人,尹相民提出先讓尹海龍和尚俊俊去民政局婚姻登記處辦理結婚登記,等拿到結婚證後,再把一萬塊錢彩禮錢交給尚俊俊當嫁妝。

(image)

當年6月23日下午,尹相民帶著尹海龍和尚俊俊一起到民政局辦理結婚登記手續,並成功領取了結婚證。尚俊俊的出現讓尹相民一家很是歡喜,夫妻二人商量去一趟駐馬店市找到尚俊俊的母親,上門當麵提親,我得見到人家娘啊,要不然不同意了咋辦。說完這些話,尚俊俊就被自稱是她舅舅的那名男子給帶走了,連一萬塊錢彩禮錢也沒顧得上拿。

擔心:婚姻記錄該咋消除?事情真相到底如何?

尹相民仔細辨認了結婚登記審查處理表中尹海龍與尚俊俊的照片後,確定照片中的女子並不是尚俊俊,那不是你,她比你臉長。 尹相民回憶稱,當年的事兒他也覺得很蹊蹺,辦完結婚登記後,尚俊俊就沒有了蹤影。由於尹相民並沒有遭受經濟損失,所以也就沒當回事兒,也沒有去報警。但尹相民承諾,如果有人來調查這些事兒,他願意作證,把當年的事情講清楚,不會再讓尚俊俊背黑鍋。

(image)

了解清楚事實後,尚俊俊又來到了界首市公安局光武派出所,值班民警以同樣的理由拒絕立案調查,隻提供了一份尹海龍的死亡證明,上麵寫著:2013年03月15日死亡,特此證明。

尚俊俊告訴大象新聞記者,目前她最發愁的就是如何去消除其他4個省份的婚姻登記記錄。光在界首市都消除不了登記記錄,其他省份的我該怎麽辦,萬一要是有人用我的個人信息去騙婚,或者是去詐騙的話,那我不得冤枉死啊。讓她和男友更加擔心的是,這些事背後,真相到底是什麽?到底還有沒有其他冒用自己身份的事兒?

律師:可以依法申請行政複議或者提起行政訴訟

遇到這樣的事情,到底該怎麽處理?相關部門是否有責任?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表示,如果民政部門有係統內登記錯誤,那麽,婚姻登記機關和婚姻登記人員需要承擔相應的行政處罰和法律責任。另一方麵,辦理婚姻登記時,登記人員需對當事人所遞交的材料進行形式審查,但由於當時各省份婚姻登記尚未聯網,民政部門在辦理婚姻登記時無法聯網查到此前是否有在其他省市辦理過婚姻登記。因此,如果婚姻登記機構的工作人員在其現有的技術條件下按操作規範要求,盡到了合理的審查義務,對登記的工作人員是應當免責的。

付建稱,我國《婚姻法》列舉了四種無效婚姻的情形,即(一)重婚的(二)有禁止結婚的親屬關係的(三)婚前患有醫學上認為不應當結婚的疾病,婚後尚未治愈的(四)未到法定婚齡的。法律隻規定了4種婚姻無效的情形,因此,對於冒用身份信息結婚,從法律上來講是有效婚姻。對於婚姻登記身份被冒用,偽造身份的情形,最高人民法院在婚姻法司法解釋(三)第一條第二款規定當事人以結婚登記程序存在瑕疵為由提起民事訴訟,主張撤銷結婚登記的,告知其可以依法申請行政複議或者提起行政訴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