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有多少人橫穿馬路被卡護欄上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家住比弗利利的王師傅被稱為馬路上的師奶殺手,矯健的身姿讓不少阿姨在馬路上握緊了他的手。

他在馬路上從來都不走斑馬線,有人說這是他對跨欄的執著,也有人說他是想掙外快。

但他自己清楚,世界上缺的不是守規矩的人,打破常規才是他退休後做自己的方式。

(image)

走下商界高位的老劉在馬路護欄麵前也不得不放下身段。

就像他在第一次麵對投資人時的姿態,短暫的屈服,是避免套路的捷徑。

直到被護欄卡住之前,他都還在回憶當年用信用卡套現創業的事。

" 人生沒有捷徑。" 這是他對路人說的唯一一句話,我不知道他是否在後悔當年的套現,但他現在確實被套住了。

(image)

過馬路就像一道選擇題,有人走了循規蹈矩的遠路,有人選擇了注定有套路的近途,但當馬路上的護欄豁了口,這條捷徑就會被更多的人踏足。

據說這是社區馬大姐搞的辦法,有人前兩天看到她買菜的時候在馬路中間多逗留了三分鍾。

(image)

從此,這條路上就多了些英勇的身影。

他們前仆後繼,他們一往無前,馬路上往日的寧靜因為他們變得不平凡。

斑馬線上的人少了,路中間的勇者來了,他們或跨著矯健的步伐,或蜷下身姿,隻是為了給自己的生命節約幾秒鍾。

(image)

(image)

世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有了。

正是有了馬大姐這種助人為樂的人,在馬路中間試探的人才變多了。

就像在海邊看海燕的高爾基,他們把身家都交待給了擁擠的車流,隻要成功穿過一個護欄,就代表向老天多借了 500 年。

(image)

他們深諳兩點之間線段最短的道理,也把做功和路程之間的關係融會貫通。

在馬路之間的護欄上來回試探,就像把理論落地的實踐,是檢驗馬路殺手的唯一方法。

(image)

(image)

一次在等紅綠燈的時候,我就看到三個中年姐妹花在十米以外衝向了呼嘯的比亞迪,比連看幾部昆汀還讓人心跳加速。

直到兩秒後看見她們停留在馬路中間的身影,我才明白其實她們演的是蓋裏奇的劇情。

(image)

我走過斑馬線後,大媽們的身影仍不停地在我腦海流竄。

為什麽橫跨護欄對她們有致命的吸引力?

而被卡住到底是命運的捉弄還是魯莽的必然?

(image)

從哲學上講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

沒人知道他們為什麽一定要走捷徑,當我們用正常人的理性思維去判斷這些俠客的思維,就詮釋了一次形而上學的基本準則。

正如其關心的核心問題,橫穿馬路在他們的世界裏是真實存在的意義,即使被卡住,也是在追求真理的過程中存在的小概率偏差。

(image)

當在這種偏差上加入護欄這個變量,得到的結果往往成倍增長。

沒人能在護欄前幸免。

可能你這次跨過了,但未來的某個時刻你必定會停在護欄上。

(image)

不過,卡還是不卡,對穿梭於車流之間的過路人來說並不重要。

他們的眼裏隻有終點,在馬路中間的停留比紅燈前的等候更來得舒心,至少他們努力過。

(image)

這也讓護欄成為這些路人施展技法的賽場,一次優雅的跨欄是幸運的眷顧。

但大多數時候,他們不得不用上奇招來應對攔路虎。

就像武鬆喝的三碗酒,路人在護欄麵前可能還是要翻個跟頭。

(image)

或者是先發製人,在護欄卡你之前,先伸出手。

(image)

但即便你是征服了馬路的跨欄健兒,護欄總會在其他的地方向你討回應交的學費。

它設下的陷阱不止是在馬路上,還存在於每個你試圖挑戰它的時候。

(image)

(image)

而真正能擺脫這種命運的辦法隻有一個,不要試圖去挑戰護欄,等紅綠燈走斑馬線,才能把路走得順暢。

亮油 發表評論於
不是說好了衣食足,就知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