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這條大街:充滿恐怖罪惡 人性獸性混雜(組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image)

黑斯廷斯大街的後巷被當地人形象地形容為通往地獄之路,大部分行人都會繞行而過,避免在這裏逗留。 (劉瑞新/圖)

2014至2019年的幾年時間裏,好奇、憐憫、同情,驅使著我多次遊走在一條光明與黑暗交織,人間與地獄相容,正義和邪惡並存,人性和獸性混雜,籠罩著恐怖、遍布著陰暗、充滿著罪惡的街道——黑斯廷斯大街。

(image)

惡名昭彰的黑斯廷斯大街位於溫哥華東區。這裏人員混雜,是毒販、癮君子、娼妓、罪犯、釋放犯和無業流民、變態人等社會邊緣人的遊蕩之地。毒品、暴力、犯罪幾乎潛伏在這條街道的每一個角落。 (劉瑞新/圖)

(image)

黑斯廷斯大街人行道上,倒地便睡的癮君子,路過的行人對此已見怪不怪。 (劉瑞新/圖)

(image)

全副武裝的警察在黑斯廷斯大街上巡邏。 (劉瑞新/圖)

黑斯廷斯大街(Hastings Street),一條東西走向、位於加拿大溫哥華市中心東區的交通要道,南麵與它平行的是唐人街,北麵不遠則是最具溫哥華古老文化氣息的煤氣鎮,直線距離溫哥華最繁華的羅伯遜(Robson Street)商業街也隻有一公裏的距離。幽暗的酒吧、雜亂的商鋪、廉價的餐館、簡陋的旅店和年久失修的危房,稀疏無序地散落在街道兩旁,構成了這條街道的破敗景觀。身上皺褶潰爛的皮膚,蓬亂如草的頭發,骨瘦如柴的軀幹,歪七扭八的身姿,痛苦呆滯的目光,詭秘狡黠的笑容,歇斯底裏的狂叫,則是在那裏活著卻形同死去的人們的真實寫照。

(image)

這個婦人直勾勾的目光就從未偏離過前方,她急促的腳步驅使她微胖的身體前傾著向前飄移。 (劉瑞新/圖)

(image)

這是個嗜毒成性的癮君子,毒品從口中吸入已不能滿足身體需要,靜脈注射便成了唯一的方法。 (劉瑞新/圖)

近年來,這條與被稱作“人間天堂”的溫哥華同生共長的古老街道,像寄生在城市腹中的一條毒蟲,變成北美地區一條臭名昭著的肮髒街道。當地的人們總會把黑斯廷斯大街與暴力、毒品、賣淫、犯罪等邪惡名詞相聯係,稱這條街是現實世界的人間地獄。

(image)

一位牧師打扮的醉漢踉蹌著在與他的鄰裏們交談。 (劉瑞新/圖)

(image)

黑斯廷斯大街兩側的後巷,與美麗幹淨、安然富有的溫哥華主城區宛如兩個世界。 (劉瑞新/圖)

(image)

供低收入人群居住的廉價旅館,這些旅館大都年久失修,設施簡陋,破敗不堪。 (劉瑞新/圖)

生活在黑斯廷斯大街的本地人越來越少,取而代之的是來自加拿大其它城市和北美各地的“邊緣人”。他們當中,有大小毒販、癮君子、娼妓、罪犯、失業者、流浪漢和精神病患者。這些人混雜在一起形成了黑斯廷斯大街獨有的社會現象。白天,隻要天氣好,這些人就會聚集在相對固定的人行道邊,問候閑聊、嬉戲打鬧,開著低俗的玩笑,友好與敵意交織其中。這一刻是他們一天中最開心的時候,過路的人們偶爾也會看到那一張張形似骷髏的臉上露出短暫的一絲笑容。當夜幕降臨,他們漸漸散去,或躲進屬於自己的簡陋住所,或隨便找個棲身之所倒地睡去,重回恐懼、痛苦的內心世界裏。更多人則像幽靈一樣,遊蕩在昏暗的主街後巷,或在行人必經的路燈下,或在酒吧舞廳,尋覓“獵物”。“生意”由此開始,罪惡也因此伴生。

(image)

懸掛在窗內的骷髏道具給黑斯廷斯大街增添了些許神秘感。 (劉瑞新/圖)

(image)

黑斯廷斯大街旁邊,常常能看到這樣低頭不語、神情恍惚,像電線杆一樣一動不動的路人。 (劉瑞新/圖)

以北美最大毒品交易市場著稱的黑斯廷斯大街,販毒吸毒已成為這裏的生活常態,與毒品有關的人構成了這裏的主流群體。等級最高的是隱藏在幕後從不露麵的販毒團夥頭目,次一級是手下的馬仔,他們通常會在道路兩旁轉悠、兜售毒品,往下一級則是那些從馬仔手中買毒品的上癮者,他們買到毒品後除了會自己享用,有一部分再倒賣給更低一級的癮君子。這些最底層的癮君子才是承受病痛、受虐最深的群體。毒品之惡驅使他們搶劫、偷盜、欺詐、賣淫,最後在病魔的侵蝕下,痛苦絕望地死去。在黑斯廷斯大街的人行道和後巷,隨處可見蜷縮著裸身倒地的吸毒過量者,有的或許再也不會醒來。

(image)

厚厚粉底敷飾的毫無血色的皙白麵孔,這張每天都要精心粉飾若幹次的臉,是她生活下去的唯一資本。 (劉瑞新/圖)

(image)

聚集在黑斯廷斯大街的人在路邊進行交流。 (劉瑞新/圖)

(image)

黑斯廷斯大街一帶,每天都有人在街上被警察帶走。有人稱這裏是北美發案率最高的地區。 (劉瑞新/圖)

我幾乎天天泡在黑斯廷斯大街上,失物招領咖啡廳(Lost and Found Cafe)、西部酒吧(The West Pub)、自由雜貨店(Liberty Market)、西部旅館(West Hotel)、溫哥華圖書館分館(Vancouver Public Library)、鴿子廣場(Pigeon Park)等,是“邊緣人”經常聚集和活動的地方。他們當中有在眾目睽睽下注射毒品的少女,有招搖過市賣淫的性工作者,有染上毒癮不久的青少年,有失業後舉家棲身街頭的流浪漢家庭,有浪跡街頭以賣藝為生的藝術家和手工藝人,有穿梭在街頭巷尾以販毒為生的馬仔,有傷痕累累以搶劫偷盜為生的刑滿釋放人,有瘦骨嶙峋瀕臨死亡的艾滋病人,有精神失常的癲狂病人,有乞討為生的老人。這些觸目驚心的畫麵,不是但丁《神曲》中對地獄的想象,而是殘酷的現實世界。

(image)

黑斯廷斯大街一處路邊的垃圾堆,一位女子彎著腰把撿拾的食物直接塞進嘴裏。 (劉瑞新/圖)

(image)

出售大麻和煙槍的商店裏擺放著琳琅滿目的吸食工具。 (劉瑞新/圖)

黑斯廷斯大街獨有的社會現象的形成有很多深刻的社會根源,探究其一,應該與當地政府所製定的不允許販毒但允許個體吸毒的毒品管製法規不無關係。吸毒室和戒毒所並存,成為對立而奇葩的公共服務設施。2018年6月19日,加拿大參議院投票通過“娛樂用”大麻合法化之後,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迷戀上這個同樣能起麻醉神經作用的準毒品,大街小巷到處彌漫著大麻刺鼻的味道。由吸食大麻“升級”到吸食、注射阿片類藥物的癮君子隨之越來越多。另外,2014年加拿大高法裁定反賣淫法違憲,出台以“性工作者合法、嫖娼非法”為核心的法規,意在保護婦女合法權益,但客觀上膨脹了從事性工作的人數。

(image)

一個毒癮發作的癮君子身後是一幅壁畫,表現的是當年開發這裏的華人建設者的形象。 (劉瑞新/圖)

(image)

夜幕下的黑斯廷斯大街後巷,在昏暗燈光的映照下愈發顯得肮髒。 (劉瑞新/圖)

(image)

有的人一年四季以公共衛生間為家。他們覺得這裏至少能遮風避雨,比起露宿街頭要舒適得多。 (劉瑞新/圖)

作為一名自由攝影人,我無力深究黑斯廷斯大街黑暗現象的深層原因,但讓世界知道這條街道的真實麵容,喚起更多人去關注、關愛掙紮在社會邊緣的群體,是一個攝影人的良心使然。在我采訪和拍攝的過程中,我始終以平等友善的態度去溝通和交流的方式,在對方允許和適應的距離,定格下他們最真實、最自然的瞬間。時間久了,他們已也漸漸接納我手裏這支有溫度的鏡頭。

(image)

“我喜歡喝酒,我身上的傷疤是在多次酒後鬥毆中被同伴刺傷的。”交談中他毫不掩飾地坦言。“我是剛剛從警察局裏出來的,對我來說,出來進去都一樣,隻不過在裏麵得不到酒喝。”“我對生活已經厭倦,我沒有朋友,酒是我唯一的朋友。”“能給點酒嗎? (劉瑞新/圖)

(image)

一個不幸的癮君子在夜晚的冷雨過後,結束了他的痛苦人生。 (劉瑞新/圖)

coolwin 發表評論於
沐子心,你真有想象力,還是你的先輩的直接經驗?
靜夜聽雨 發表評論於
這條街的東西兩段是天壤之別,Seymour street以西一直到Stanley park遍布寫字樓與商鋪,與充滿溫哥華Downtown的地標建築如奧運火炬,會議中心,coal harbor等等也隻有一街之臨,是溫哥華Downtown最繁華現代的一段。但從Seymour以東開始,就可以逐漸看到文中所說的地獄之景,尤其以接近唐人街的那幾個街區為甚。其實,如果Google 關鍵字Vancouver Downtown eastside, 你可以知道那裏在半個多世紀前也是繁華之地,後來左傾政府在那裏開始修建收容所以及給流浪人口和窮人發食物的food bank和免費發放注射器的協助安全吸毒的機構,逐漸使得流浪漢等類型的人在那一地段聚集。商鋪和高端公司逐漸沿街西遷。另外,就是BC省民因為覺得把精神病人關在精神病院不人道,就進行了一次公投,關閉了一家大醫院,結果好心辦壞事,精神病人回家之後因為缺乏有效監管,很多人紛紛離家出走,最後也慢慢聚集到了這一地段,而且很多人還被引誘成了吸毒者。可以說,這一地段的混亂,...  查看完整評論
thetruth111 發表評論於
還是大家拿的皿煮製度好啊。低端和高端人口生活近在咫尺,哈哈
skyhorse913 發表評論於
傳統的唐人街一般都破破爛爛的。
dreamstory 發表評論於
這些吸毒的人很爛很髒,但沒有攻擊性,許多吸毒的人還保留基本的尊重紳士風度,和孩子般的簡單直率。
派佩爾 發表評論於
其實還好,不太長的一段,不去就好,我開車都不經過哪裏。除此之外,溫哥華安全又美麗~嗯……針對華人的入室搶劫多了,警察無用。
1passby 發表評論於
就想看看在這樣的現實下,還能從哪個角度誇讚。

下次晚上去那裏參觀一下。
高貴林山人 發表評論於
這裏聚集的就是一些無助的人。他們沒膽子影響其他人。各類大俠都不在這裏。
天眼裏人 發表評論於
很真實呀,就是這樣,比國內的城中村還差,但是這裏的人活的自由,死的也自由,不用別人整天要統一你的思想,統一你的言論,統一你的靈魂!
名味占 發表評論於
去年去該市,特地從市區到SFU坐bus看街景, 剛過市區幾條街就覺得氣氛不對,路邊遊蕩的人形態,或者聚集一起低頭模樣,有個OWL drug shop 估計就是注射站,感覺就是僵屍遊魂,如果要實際體驗恐怖影片,就是那種感覺。範圍不算小,應該有四五站的距離。樓下的文青們就不要洗白了,這是一塊皮癬釘在光鮮的外衣遮擋的大腿上。就害怕在那裏步行,有瘋子會不會拿個針突然紮過來。多倫多猛龍隊上季的奪標功臣倫納德回洛杉磯途徑溫哥華在該區車子裏物品被洗劫了。每年的大麻節溫哥華島周邊的公園雲霧繚繞,渺渺如仙境,大麻客們high,估計旁邊一圈臨水公寓免費一周二手大麻。
河東獅 發表評論於
溫哥華最有特色的旅遊景點,大路上車流密集但限速30公裏,癮君子們從來都不玩碰瓷!!!
ak3 發表評論於
加拿大的土豆選票就靠他們了
豬年行運 發表評論於
真是可怕的加拿大,富有的華為草根公主卻把家人財產都安置在那裏。
barbados 發表評論於
其實這條街沒那麽可怕。還是挺不錯的一條街。和北美所有的大城市一樣,亂是亂一點兒,但不是那麽特出。
windowsonly 發表評論於
這些道友make Canada and America great again.
國色 發表評論於
“溫哥華這條大街:充滿恐怖罪惡,人性獸性混雜”。。。這就是西方國家“民主自由”的寫照。
香椿懟雞蛋 發表評論於
選擇性報道,Hasting 街從東到西全長十幾公裏,West Hasting 繁華幹淨。東Hasting 大街一直到Burnaby市,大都是平常住戶和小商店。隻有靠近中國城附近的那一部分很多癮君子,的確看似恐怖,溫哥華市在那附近有一個“毒品注射屋”,為癮君子提供免費的一次性注射器,(並不是免費吸毒,完全不一個概念)。主要是預防混用注射器造成交叉感染,聽起來奇葩但也確有一些道理。
jyx-003 發表評論於
民主上自由真好!
concode 發表評論於
好嚇人的地方啊
聊聊看 發表評論於
孤陋寡聞了吧。

Canadian wheat sales to China hit 14-year high despite dispute, displacing U.S. shipments. June 6, 2019 5:09 PM EDT


scbean 發表評論於 2019-07-15 14:49:32
南方周末在當下適當的時機發表這樣的文章,這些應該是事實。佐撇子省份嘛,不奇怪。

但是,南方周末當下絕不會發表當年加國政府在中國最困難的時候,給中國人民送來了救命的口糧,挽救了億萬人民的生命。
車輪滾滾踏遍美國 發表評論於
你不惹他,一般他不惹你。有些人確實可憐,他們已經無法融入正常的社區了。
華府采菊人 發表評論於
三十年前紐約的哈林區腹地小街道上, 也差不多就這個樣子了
CTPCW 發表評論於
大麻合法化,以後就不僅僅是一條街了。
吃素的狼 發表評論於
嗬嗬,終於找到一個和天朝一樣,滿大街都是防盜門窗的西方城市。
crazybean 發表評論於
隻要統治階層控製好社會,讓百姓吸毒解悶有何不可?還符合自由
wx3000 發表評論於
大麻合法化,以後就不僅僅是一條街了。
lalagua 發表評論於
寫得對,沒啥誇張的
lostman 發表評論於
十幾年前經過,當時確實感到震驚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法廣,你在哪裏?這樣的[陰暗麵]法廣不報道嗎?
sixiwanzi 發表評論於
作者很有心,選擇黑白照片,更加深了黑暗與恐怖。
落基山99 發表評論於
華為公主是傻子?為什麽把家安在溫哥華??
落基山99 發表評論於
中加關係惡化的結果,黨媒的藝術照功底顯得猙獰。抬轎子的還是很會抹黑的。
scbean 發表評論於
南方周末在當下適當的時機發表這樣的文章,這些應該是事實。佐撇子省份嘛,不奇怪。

但是,南方周末當下絕不會發表當年加國政府在中國最困難的時候,給中國人民送來了救命的口糧,挽救了億萬人民的生命。
土木匠 發表評論於
去過一次,交談中覺得那些隻是簡單的人,給他們每人5加元,非常開心。
小毛er 發表評論於
擦。大外宣開始來摸黑加拿大了。
俯臥撐123 發表評論於
主要是溫哥華免費吸毒政策吸引了各地的吸毒者,髒了一條街,但幹淨了全世界,哈哈。
我來過 發表評論於
這裏人員混雜,是毒販、癮君子、娼妓、罪犯、釋放犯和無業流民、變態人等社會邊緣人的遊蕩之地。
小編你不想被噴死就別把變態人和他們放一起說。
akiller 發表評論於
照片內容不錯,攝影一般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