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時可能被炒魷魚 給蘋果“打黑工”有多慘?(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image)

  蘋果派遣工麵臨待遇低、隨時可能被炒魷魚的問題

   北京時間2月12日消息,蘋果位於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庫比蒂諾的新總部,是它對自己作為雇主看法的象征:在通過宏大規模激勵員工的同時,向他們提供無微不至的福利,例如4層的咖啡館和占地10萬平方英尺的健身中心。但是,在位於桑尼韋爾哈默伍德大道上的另外一座建築物中,一群蘋果派遣工,才是蘋果更貼切的象征。

  蘋果新總部有多引人注目,這座建築物就有多平淡無奇。從外部看,這座建築物看起來像是一個接待處,但卻似乎沒有人在這裏上班,這是合乎情理的,因為在這裏工作的員工——主要是為蘋果開發地圖服務的承包商的員工——進出都走後門。員工們表示,上司要求他們走過幾個街區後才能打車回家。在這裏工作的數名員工稱,在蘋果內部,這座建築物被普遍稱作“黑牢”。

  

(image)

  蘋果位於哈默伍德大道的辦公設施

  前蘋果員工稱,在這座建築物內,自動售貨機中沒有足夠商品,人們為上個衛生間都需要排隊。在這裏,建築美學和快樂不是優先考慮的事項,畢竟,在12-15個月的工作期結束後,在哈默伍德大道上這座建築物內工作的派遣工幾乎都會離職。

  員工半路離職並不罕見。據由Apex Systems(為蘋果地圖服務部門提供派遣工)雇傭的14名前、現任員工稱,他們時常麵臨被解雇的威脅。一名不願意披露姓名、在哈默伍德大道工作的前派遣工說,“我們很清楚,自己是任意製員工,它們可以隨時解雇我們。派遣工中存在一種恐懼文化。”

  管理這些派遣工的是Apex而非蘋果。蘋果表示,它要求承包商“有尊嚴地對待員工”。在彭博社進行調查後,蘋果稱它對位於哈默伍德大道的辦公室進行了突擊審查,發現其工作環境與蘋果其他辦公室一致。蘋果發言人在一份聲明中說,“就像其他供應商一樣,我們將與Apex合作,對包括招聘和解雇協議在內的其管理係統進行評估,確保勞動合同條款透明,員工事前了解自己的勞動合同。”

  Apex首席服務官、總法律顧問巴迪·奧莫亨德羅(Buddy Omohundro)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表示,該公司在努力確保能為員工創造盡可能好的工作體驗,“Apex提供有多種渠道,員工可以匿名或實名表達自己的不滿,員工的不滿會得到解決。”

  Apex隻是蘋果全球眾多承包商中的一分子,它甚至不是向哈默伍德大道辦公室派遣員工的唯一蘋果勞務外派公司。例如,據蘋果地圖項目的員工稱,該項目員工遍布矽穀、德克薩斯州奧斯汀、倫敦、捷克和印度,其中包括數千名派遣工。在哈默伍德大道辦公室,派遣工數量有時會超過250人,不過具體數量會有波動,蘋果拒絕提供在哈默伍德大道辦公室工作的員工數量。

  哈默伍德大道辦公室等類似場所的存在,破壞了矽穀作為業界烏托邦的形象:天才的員工努力工作,換來不菲的高薪和期權。外界對灣區的普遍認識是,科技勞工麵臨的唯一問題是被高得離譜的工資推升的生活成本。但真相是,許多科技從業者的薪酬並不高。數十年來,派遣工和其他性質的短期用工,在科技公司從事餐飲、駕駛公交和打掃衛生的工作,他們也從事生產電路板、編寫/測試軟件的工作,但換來的隻是可憐的計時工資,以及些許甚至完全沒有的工作安全感。

  作為全職員工的有益補充,不同形式的短期工在美國各行各業不斷增多。在許多行業,企業利用勞務派遣公司完成之前由全職員工完成的工作。科技產業是最典型的同工不同酬範例之一。雖然沒有法律強製企業披露派遣工數量,但諸多證據都表明,科技公司使用大量派遣工和臨時工。去年彭博社刊文稱,在穀歌員工總數中,全職員工不足半數。

  派遣工還經常會成為性騷擾事件受害者,不能訪問公司內部信息。穀歌員工去年11月舉行罷工時,許多派遣工事先並不知情,原因就是他們不能訪問公司內部電子郵件列表。1個月後,穀歌員工發表公開信,要求管理層為臨時工和派遣工提供更好的工作環境。

  據Apex前、現任員工稱,蘋果地圖服務團隊的派遣工,是派遣工悲觀處境的縮影。一些人抱著能在蘋果找一份全職工作的希望——他們說這是Apex的說辭,選擇在該團隊工作,但最終發現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據一名知情人士稱,由於蘋果最近數個月出現一些問題,它進一步減少了把派遣工轉為全職員工的數量。

  其他選擇該團隊的Apex員工,隻是為了使自己的簡曆更漂亮,雖然待遇非常低。據兩名前員工稱,最初,Apex管理層規定員工可以在LinkedIn簡曆中把蘋果列為雇主。去年夏季,Apex管理層要求員工不能把蘋果列為雇主,隻能說自己“通過Apex Systems為一家大型科技公司”工作。

  這些限製隻是表現派遣工“二等公民”地位的眾多因素之一,甚至他們佩戴的胸卡也體現出他們“低人一等”。全職員工胸卡上的蘋果有多種色彩,派遣工胸卡上的蘋果隻有一種色彩:令人陰鬱的灰色。企業為派遣工設計不同的胸卡是常見現象,這被不滿意的員工吐槽是等級製度的證據。安伯·魯茲科(Amber Lutsko)2017、2018年通過Apex派遣到蘋果工作,稱一次開放日講話讓她既感到光榮,又感到自己是局外人,蘋果高管稱,“你們終於在蘋果上班了,但你們不能使用健身房。”

  

(image)

  蘋果位於庫比蒂諾的辦公園區

  與之前的企業巨頭相比,矽穀企業利用少得多的員工創造出了巨額財富,部分原因是,企業可以無限製地複製軟件,這對於福特T型車等傳統產品是不可想象的。但是,在把核心功能交給派遣工方麵,科技產業也是領頭羊。據2018年出版的《Temp.》一書的作者路易斯·海曼(Louis Hyman)稱,科技產業青睞派遣工的原因是,快速發展要求不斷調整各種類型員工的組成。所有這些變化有助於形成矽穀靈活和快速的觀念,首先體現在硬件領域,而後蔓延到軟件和商業運作領域。海曼援引1993年蘋果發行的一本內部雜誌的報道稱,由全職員工轉向承包商和外包公司既是“可預期的發展”,也是“未來”。

  在員工雙軌製體係下,衝突是不可避免的。早在1990年代,微軟派遣工就嚐試通過法律手段改變自己的處境,成立工會。2014年,微軟的諸多軟件測試人員贏得了與雇主(勞務派遣公司Lionbridge Technologies)談判的權利。數年內,Lionsbridge不再從事勞務派遣業務。

  據市場信息網站OnContracting稱,盡管有約13萬名全職員工,蘋果還與約30家勞務派遣公司存在合作關係。這些公司從事iTunes和服務器基礎設施、客戶支持、為蘋果新聞服務篩選稿件的工作。Apex一直向蘋果提供地圖服務方麵的技術員工。

  這些員工大多數年齡在20多歲、剛剛大學畢業,時薪約為25美元。據美國勞工統計局稱,2017年美國地圖技術人員時薪中位值為20.84美元,在加利福尼亞州這一數字為30.61美元。

  Apex員工享受醫療保險,但由於個人繳費比例高,部分員工選擇不參加醫療保險。由於相對年輕,Apex員工通常“蹭”父母的醫療保險。

  Apex還突然削減員工福利。去年11月,它把員工的帶薪病假時間由48小時縮短為24小時,而且2天後生效。奧莫亨德羅表示,“一直以來,Apex的帶薪病假政策都符合相關法律。”

  在招聘員工時,麵試初期,Apex不會提及工作地點。但披露工作地點會促使應聘者接受Apex的工作。一名前員工稱,“它們稱自己在與蘋果合作,我的反應是,‘哦,天呐,這段工作經曆將出現在我的簡曆中?真是太棒了!’。”

  神秘感使得工作崗位更有吸引力。許多Apex員工都“自以為是”,因為哈默伍德大道辦公機構與自動駕駛汽車有關聯,但他們的工作被證明是苦差事。他們會八卦在該辦公設施工作的蘋果全職員工,但卻從不知道這些員工的工作,因為Apex管理層禁止他們在非必要情況下與蘋果員工交流。一名前Apex員工稱,派遣工被禁止使用蘋果全職員工一側的衛生間。

  對衛生間使用規定的不滿普遍存在。據前員工稱,男衛生間外經常排著長隊(因為男性員工占絕大多數),尤其是在午餐時間。辦公室白板上不時會出現對基礎設施不足的匿名吐槽。2017年,哈默伍德大道辦公機構員工兩次向加利福尼亞州職業安全和健康管理局投訴蘋果。蘋果則向加利福尼亞州職業安全和健康管理局表示,它檢查了相關情況,認為基礎設施符合美國法律。但蘋果沒有提及Apex員工被要求不能使用部分衛生間。加利福尼亞州職業安全和健康管理局沒有深究這一問題。

  據前、現任派遣工稱,工作環境的不舒適還體現在其他諸多方麵。

  Apex描述的招聘過程在多個方麵存在誤導性,例如,它沒有提及合同期僅為1年,沒有通過考評的員工會被立即解雇。Apex在全美範圍內招聘,因此,部分員工小便宜遷到加利福尼亞州,在美國價格最高的房地產市場簽定房屋租賃合同,但卻可能在數周後失去收入來源。

  派遣工普遍反應,由於頻繁更換雇主,他們對自己的未來很是迷茫,沒有清晰的規劃。

</>

相關專題:蘋果,掃黑

 

achicod 發表評論於
蘋果對contractor非常刻薄。
Quarx 發表評論於
很多印度人開派遣公司,這不就是印度ICC 嗎,所謂的IT中介公司?! 合同工很多是坑,一開始就不應該去。
lavinder 發表評論於
很簡單啊 apex 的員工立即中止這種不公平的雇傭合同,直接應聘蘋果的全職職位即可
長劍倚天 發表評論於
派遣工在美國很常見。
但各行業情況有所不同。像我們單位,就有員工願意去做派遣工,因為時薪比固定的全職工要高不少,但收入不太穩定,工作時間也不固定。
DaShuai 發表評論於
文章作者腦袋被門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