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瞬間

《科大瞬間》與您分享中國科大校友和教師校園內外真實、親切的回憶以及多視覺、多維度的人生感悟。
正文

紀念路漫漫

(2022-09-13 17:17:51) 下一個

第206期                                              

 

【編者按】

半杯清茶社是華府的一群以文會友的愛書人士,788路陽校友是其中的骨幹成員,該社的漫公教授與他亦師亦友。本文是路陽在漫公逝世五周年的追思,讓我們不但了解到漫公與其家族成員在外交、天文、物理以及醫學領域的不凡成就,也看到這些前輩在人文藝術方麵的深厚造詣,更讚歎漫公與作者這段珍貴的忘年之交。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漫公的大女兒也是科大校友,她就是770/784的江風。

 

紀念路漫漫

路陽 788

路漫漫真名江山,路漫漫是他與文友交流的網名。在半杯茶舍,大家一般尊稱這位德高望重的老者“漫公”。

漫公年輕時意氣風發

 

一九三三年十月一日,路漫漫出生於揚州一個文化世家,二零一七年四月三日,因病逝世於上海,享年八十三歲。

今天,是路漫漫公逝世五周年紀念日。

五年以前,漫公過世以後,於四月七日在上海一家殯儀館舉行了家庭告別儀式,正是清明節剛過時分。

受托於半杯茶社和漫公交好的幾位朋友,我從蘇州前往,參加了漫公的告別儀式。

按照漫公生前願望,這是一個家庭的告別儀式。漫公的夫人,三位子女和他們的家屬參加了告別儀式。

作者在路漫漫告別儀式 

 

漫公生前曾經提到,他過世以後,要用他喜歡的音樂向大家告別。受漫公幾位子女的委托,半杯的Gary,鳳公和我一起選了幾段漫公生前喜歡的音樂,最後和漫公的大女兒江風一起商議確定。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作者(左)去上海漫公府上看望二老

 

第一段是柴可夫斯基弦樂四重奏第二樂章,這一樂段也被稱為“如歌的行板”的弦樂作品,經常被音樂家拿出來單獨演奏。它的麵世和初演背後有令人感動的故事。柴可夫斯基在去自己妹妹家小住的時候,有一天在書房裏,聽到在院子裏工作的工匠在哼一段小曲,旋律極其優美,引得柴可夫斯基走出來和工匠攀談,才知道這是一首當地的小曲。被這一段民族小曲深深感動,柴可夫斯基把它寫成了一段弦樂作品,在自己的幾部管弦樂作品中使用了它,其中最出名的就是弦樂四重奏第二樂章。當列夫· 托爾斯泰來訪時,參加柴可夫斯基這一部弦樂作品的首演,當聽到第二樂章“如歌的行板”時,托翁不禁潸然淚下,說他“聽到了俄羅斯人民的苦難”。

第二段是拉赫瑪尼諾夫第二鋼琴協奏曲第二樂章。“拉二”是漫公最喜歡的鋼琴協奏曲之一,也是拉赫瑪尼諾夫位列“世界五大鋼琴協奏曲”的作品,作於作曲家從病痛中的恢複時期,把人內心深處的憂鬱、矛盾、和悲傷刻畫得淋漓盡致。

第三段是布魯赫小提琴協奏曲第二樂章。漫公曾說,這是最優美的小提琴協奏曲慢板樂章,雖然令人遺憾地沒有名列“世界四大小提琴協奏曲”之中。我們幾位愛樂的朋友曾經鼓動漫公著文“鼓與呼“,我們應聲附和,說不定也會出現“第五大小提琴協奏曲”呢!

第四段選擇肖邦第一鋼琴協奏曲第二樂章。有“鋼琴詩人”之稱的肖邦(3/1810 – 10/1849),在二十歲的青年時期就離開自己的祖國-波蘭,前往藝術之都巴黎,最終因為肺炎於三十九歲的盛年於巴黎過世。過世以後,他的妹妹按照他的遺囑,把肖邦的一部分心髒帶回華沙,安葬於他的祖國。肖邦有兩部鋼琴協奏曲,其中的第一鋼琴協奏曲尤其得到世人的喜愛。

第五段選擇了貝多芬第七交響樂第二樂章。這是貝多芬又一部輝煌的交響樂,近年得到了更多的重視,與他的第九(合唱),第五(命運),第三(英雄),第六(田園)等著名的交響曲齊名。

第六段選擇了拉赫瑪尼諾夫第二鋼琴協奏曲的第一樂章。

二零一六年夏天漫公夫婦和就讀於哈佛法學院的大外孫和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的大外孫女在上海家中

 

然而遺憾的是,雖然我們精心挑選,殯儀館卻隻有一個簡短的告別儀式,僅能播放了第一個選擇,即柴可夫斯基的“如歌的行板”。音樂如泣如訴,倒也和這個紀念追思的氣氛相合。

漫公當年在半杯網頁上主持“路漫漫專欄”,和半杯朋友在網上多有交流。專欄裏麵的文章篇篇精彩,句句珠璣。一有新的文章出來,大家踴躍討論,熱鬧異常。真是令人懷念的時光啊!

漫公出生在揚州,但他祖輩的家鄉卻在安徽南部黃山一帶。當年為了逃避“洪楊之亂”,拋家舍業,逃難來到位於江蘇北部,長江之濱的揚州落腳。漫公的爺爺是揚州著名的醫生,但是對拿不出診費藥費的窮苦大眾經常賒醫賒藥,有時就相送,還接濟生活,在晚清和民初揚州一帶的老百姓中有極好的口碑。

漫公的奶奶經常和漫公的幾位姑媽姨媽打麻將。那時,十歲左右的漫公放學回家,在溫暖陽光下,常常聽到堂屋中嘩啦嘩啦洗牌的聲音,但是眾人說話聲音卻很小。漫公常常到自己房間放下書包,然後出來到堂屋裏,一聲不吭地站在奶奶身旁,觀看大人們打牌。奶奶打牌技藝頗高,漫公就這樣也學成了麻將高手。

有時,年邁的奶奶扶著漫公稚嫩的肩膀在園子裏散步,一邊走路,祖孫一邊一起背誦詩詞。很多唐詩宋詞的名篇,幼年時的漫公就這樣跟著奶奶學會了背誦。

一九七八年,漫公長兄出國三十餘年以後從愛爾蘭回中國探親,與父親及兄弟姐妹合影(第一排正中為父親,左右分別為漫公大姐小妹。二排正中為大哥江濤教授,右上為漫公,左上為漫公小弟,中科院化學部江明院士)

 

漫公的父親留學日本學畫歸來,回到揚州以後,辦了“揚州書畫院“並擔任院長,他老人家有遺墨結集出版。漫公曾向我展示、介紹過老人的書畫作品集。

漫公最小的叔父從上海的大學畢業以後,立誌報考國民政府的“公務員”,做外交官。埋頭苦讀以後,在全國考試中拔得頭籌。他的麵試尤其精彩。當麵試官問及為什麽要做外交官時,漫公小叔侃侃而談,講到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的巴黎和會上,代表中國的外交官顧維鈞向大會陳述,認為戰敗國德國應該把占領的中國山東還回給戰勝國中國,而不是給日本。顧維鈞的理由是,山東是中華民族的聖人孔子的故鄉,中國不能失去山東,正如西方不能失去耶路撒冷。顧維鈞的發言得到了英美等列強的刮目相看。而小叔他自己,就是要像顧維鈞一樣,在外交領域裏保衛國家的利益。漫公小叔的麵試回答獲得麵試官一致好評,漫公小叔最後以全國第一名的成績,被國民政府錄取為外交官。

漫公的小叔代表民國政府出使法國時,帶漫公大哥前往留學,學習理工科。然而當清華“四大導師”之一的趙元任訪問法國時,刮起了趙元任旋風,引得漫公大哥對文學產生了極大的興趣,尤其對趙元任的“施氏食獅史”(注1)的這一篇同音異字的奇文愛不釋手,發誓也要作出這樣一篇文章。經過一段時間的懸梁刺股,他終於也作出了一篇相似的文章,名字是“易姨醫胰”(注2),大意是一位姓易的阿姨胰髒出了問題,需要醫治。

最終經過一段時間彷徨,漫公大哥最終又改回學習理工科。學成以後,擔任都柏林高等研究所教授及愛爾蘭都柏林國家天文台副台長(Professor in the Dublin Institute for Advanced Studies and at the Dunsink Observatory, Castleknock, Dublin),在天文學和天文物理學上貢獻卓著。

漫公兄弟姐妹五人,除了大哥大姐,還有一弟一妹,漫公居中。兄弟姐妹個個優秀,不但學有專精,而且興趣廣泛,真是令人羨慕。

漫公在上海交通大學學習物理,曾經是解放軍合肥炮兵學院物理學教授。在漫長的專業生涯中,漫公的著作有煌煌四大卷,頁數超千頁,文字逾百萬的《大學物理學》,還有廣義相對論方麵專著的翻譯等。此外,由於受到父親的影響,漫公從小臨帖,一生中臨帖不輟,臨摹的魏碑《張黑女碑》幾可亂真,臨摹的草書孫過庭的《書譜》鑲在鏡框中,分別懸掛於上海和兒子在美國的客廳。行書王羲之的《蘭亭集序》更是臨摹上百遍,我也有幸獲得漫公饋贈的《蘭亭集序》一幅。此外,漫公自己也有大量的創作,比如大豎幅“千人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等。

漫公晚年,牆上的巨幅“壽”字豎幅即是漫公作品,半杯有幾位文友曾經獲得漫公饋贈此書法作品

漫公書法作品“千人之諾諾 不如一士之諤諤”

 

漫公和夫人誕育有二女一子,三位子女都在美國生活。

漫公與夫人鶼鰈情深,終生相伴。

一九七零年六月,漫公的妻子從老家揚州前往探望在河北張家口勞動改造的丈夫漫公。看到妻子風塵仆仆不遠千裏前來探望,漫公喜出望外,為妻子寫下了一首詩歌。下麵摘選部分,向漫公和漫公夫人致敬:

……

陽光像你心田一樣明亮

道路像你的胸懷一樣寬廣。

你足跡留下的是參天的林蔭大道

你迎來的是姹紫嫣紅的明媚春光

誰說沒有扣人心弦的歌唱?

親愛的人啊

你的生命就是絢麗燦爛的交響樂章!

 

五年前,在漫公告別儀式以後,我曾著文紀念漫公《沉思灣畔追舊夢,音樂聲中憶漫公》。

兩年前,漫公逝世三周年時,我在蘇州,前往太湖中的西山島,找到當年的餐館“夢裏水鄉”,一杯香茶,祭奠漫公。

二零二零年四月清明節在太湖沉思灣紀念漫公逝世三周年

 

轉瞬間,漫公離開我們已經五年了......

漫公千古!

寫於二零二二年四月三日

 

注1:《施氏食獅史》是我國著名語言學家,二十世紀三十年代清華國學研究院“四大導師”之一,“現代語言學之父”趙元任先生於一九三零年代寫的一篇同音文,出自《語言問題》。目的是為了駁斥所謂中文可以羅馬字母化。文章原題《石室施士食獅史》,同時趙元任還用英文寫了一篇說明,標題“Story of Stone Grotto Poet: Eating Lions”。原文如下:

 

石室詩士施氏,嗜獅,誓食十獅。施氏時時適市視獅。十時,適十獅適市。是時,適施氏適市。施氏視是十獅,恃矢勢,使是十獅逝世。氏拾是十獅屍,適石室。石室濕,氏使侍拭石室。石室拭,施氏始試食是十獅屍。食時,始識是十獅屍,實十石獅屍。試釋是事。

 

文章的大意是:“有一個詩人姓施,住在一個石頭屋子裏,他喜歡吃獅子,發誓要吃掉十頭獅子。這位先生經常去市場尋找獅子。這一天十點鍾的時候正好有十頭大獅子到了市場。這時候他正好也到了市場。於是,這位先生注視著這十頭獅子,憑借著自己的弓箭,把這十頭獅子殺死了。先生扛起獅子的屍體走回石頭屋子。石頭屋子很潮濕,先生讓仆人擦拭石頭屋子。擦好以後,先生開始嚐試吃這十頭獅子的屍體。當他吃的時候,才識破這十頭獅屍,並非真的獅屍,而是十頭用石頭做的獅子的屍體。先生這才意識到這就是事情的真相。請嚐試解釋這件事情。”

 

注2:曾擔任愛爾蘭都柏林天文台副台長的華人天文學家江濤教授,也即漫公的大哥,深深著迷於趙元任的上述文章,經過刻苦鑽研,也用發音為“yi”的同音字寫了一則七十一字的故事《易姨醫胰》,請欣賞原文: 

 

易姨悒悒,依議詣夷醫。醫疑胰疫,遺意易姨倚椅,以異儀移姨胰,弋異蟻一億,胰液溢,蟻殪,胰以醫。易胰怡怡,貽醫一夷衣。醫衣夷衣,怡怡奕奕。噫!以蟻醫胰,異矣!以夷衣貽夷醫亦宜矣!

 

大意是:易阿姨悶悶不樂,大家叫她去看洋人醫生。醫生懷疑她胰髒有毛病,叫她靠在椅子上,用特殊的儀器移動他的胰髒,並設法取來一億隻特殊的螞蟻配合治療。結果胰髒的液汁流出來,螞蟻死去,胰病得到醫治。易阿姨非常高興,送給醫生一套洋裝。醫生穿上洋裝,十分高興,非常精神。啊!用螞蟻來醫治胰髒的疾病,多麽奇特嗬!把洋裝送給洋醫生,又多麽適宜啊!

 

 

編輯:許讚華

 

《科大瞬間》編輯部

常務編委

 

許讚華 803 | 劉揚 815

黃劍輝 815 | 滕春暉 8111

沈濤 822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