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瞬間

《科大瞬間》與您分享中國科大校友和教師校園內外真實、親切的回憶以及多視覺、多維度的人生感悟。
正文

熱情似火 科大女同學彼岸等我

(2022-07-23 02:39:48) 下一個

熱情似火  科大女同學彼岸等我

第189期      許建國 8011

常常地,我會想和惦念的遠方朋友見見麵,一起坐坐、一起聊聊,如同校正時鍾一樣,校正生活節拍,一起回憶,一起憧憬??

我一直堅信在網絡、信息和視聽泛濫的當今,麵對麵才是真正的現實生活,才有真正的美感。

我知道德州,我知道德州撲克,我知道西部牛仔,我知道德州是個火熱的地方。

我想去德州,因為那裏有朋友有同學。

當然我有一個原則,我造訪朋友,但不打亂他或她的生活節奏,我要真正感受他或她的日常生活感受。

在舊金山的時候,我試探性地問徐晰:「你在哪裏?」她半天才回:「Plano, 在達拉斯附近。怎麽,有機會過來嗎?」

她還很過份:「要提前多一點通知呀。我這打工仔沒有自由,不像神馬*想溜就溜了。下下周六(3月25號)要去移民局辦事。」「非常高興你能過來」像是擠出來的。

話再明白不過了,別周末的時候來,那就工作日吧。

於是,我開始糾結要不要去達拉斯,還隻是考察考察休斯頓和奧斯汀。最後,我擰不過我自己的執著、自己固有的熱情,我偏來,我偏不提前告訴妳!

我本來是猶豫的,要不要見徐晰,盡管到達拉斯是衝著她來的,不是因為小牛的緣故。以前沒來過德州,達拉斯自然也是第一次來,我臨時趕了一下功課。景點有勃勒楊小屋、美麗公園Fair Park、達拉斯劇場中心 Dallas Theater Center、肯尼迪總統紀念碑Memorial Plagueto John F. Kennedy、白岩湖 White Rock Lake。

達拉斯,我來了!已經是晚上八點,偏偏Uber搗亂,幾張信用卡屢屢通不過驗證。

我還很擰,視徐晰的電話於不顧,快十點了,才微信她:「今天有點狼狽,Uber折騰了一個多小時,還是用不了!付款方式驗證一直過不去,又和銀行幾番周折,還是不行...現在隻好打車了。」還和出租車司機一番砍價,終於在十點半到了酒店,好在 Sheraton Dallas Hotel超棒,比起舊金山漁人碼頭的Sheraton強太多!

深夜,我再一次趕了一下功課,確保能用Uber或者Lyft。

半天的功夫,我在炎炎的熱日下走訪了達拉斯劇場中心 Dallas Theater Center、Dallas美術館、勃勒楊小屋、肯尼迪總統紀念碑Memorial Plagueto John F. Kennedy,終於坐下 來在一家酒吧用Brunch。這時徐晰微我:「我3點從公司出去,估計3:40 到4點間會 到。」

Brunch後,我Uber到Sheraton Dallas Hotel,恭候徐晰的大駕。

作者(一)

徐晰來了,直接到酒店的837房。

說到徐晰,說來話長,一言難盡。徐晰是我大學同學。

徐晰和我的緣份遠非一般,不僅僅是大學同學,不僅僅是男女同學。她是我同學時間最長的女同學,真真正正六年的同學——本科五年,研究生一年。

不一般的緣份,首先是因為大學畢業設計,有半年的時間,我們同是AP(數組計算器)組的幹將,我們朝夕相處,我們有太多的故事。

已經記不清AP太多的細節了,可依然有很多美好的印記,關於哼哈二將,關於許帥的。當年我們AP組是按部隊編製,而且軍銜還是蘇式的,名義上的領導有範司令(俗稱飯司令)、湯司令(真正的湯),我是許帥,小雅和徐晰是哼哈二將,我的官自然是大的,元帥嘛。將,就算是大將、上將,也還是比不上元帥的。

不一般的緣份,還因為玉泉路的研究生院,有一年的時間,東樓她的宿舍和?樓我的宿舍成為友好宿舍。

我們幾乎無話不說,我們說不完的共同話題。而且啊,我第一次單獨請女同學看電影,請的就是徐晰。我們到的北展劇場,片子是當年挺撼人心魄的《東方紅》。我們倆走得很近,我的室友和她的室友成了常來常往的最好朋友,最後徐晰讓我的研究生同學、我的好室友阿雷給拐跑了。

徐晰(一)

徐晰(二)

往事不堪回首啊!彈指一揮間,三十多年過去了!徐晰一直在電訊行業,對工作有一種執著,她先是阿爾卡特,然後是朗訊,現在算是諾基亞吧。

徐晰來了,開著車進的Downtown。她,幾乎沒有變,不,應該說,一點也沒有變。自2005年的Reunion以後,十二年了,我們沒有見麵。

印象中的徐晰,和眼前的徐晰一模一樣,還是那樣風風火火,還有一點德克薩斯膚色。

徐晰問:「想去哪兒?」我毫不猶豫地說:“去白岩湖 White Rock Lake吧。”

我的幾次不經意的閑談幹擾了她的駕駛。徐晰費了九牛二?之力,終於上道了,終於上了她比較熟悉的Highway了。她說,她是個路癡,她幾乎沒有開車來過Downtown。

一到白岩湖 White Rock Lake,一發不可收拾了,關於鳥的話題揮之不去。

人生有時候就是這樣,當你走進的時候,才會有不一樣的體驗,才能是真真的體驗。

在我感受鳥的時候,我幾乎同時感受到了一股能量,一股迎麵而來的熱情,一股對鳥有說不完的故事、有道不完的熱情,而且啊,熱情似火!這是我在微信裏、在所謂的朋友圈裏永遠感受不到的熱情。

剛剛繞著White Rock Lake逆時針轉了一小段,四點多鍾的陽光格外明媚,徐晰當機立斷,堅持要帶我去一個地方,號稱是鬧中取靜,是都市裏候鳥的天堂。

作者(二)

徐晰(三)

白岩湖的白鷺(一)

白岩湖的白鷺(二)

白岩湖的白鷺(三)

一個在偉大的?意下幸存下來的候鳥棲息地,從手機的照片注釋中,我知道我們去的地方是德州大學?南醫院中心。

沒有帶相機,手機也瘋狂!雖然有人說隻拿手機攝影就足夠了的,99%是在扯淡。我很得意,我的手機還是捕捉到幾張,我意想不到的白鷺騰飛精彩的那一刻!

沒有相機,沒有長槍短炮,無從打鳥,然而手機所謂拍鳥的同時,徐晰關於鳥的話題從未間斷過,她的那份執著,她的那份熱情。

而我能感受到的是一種專注的投入,一種熱情,甚至可以說是一股激情。我也開始癡迷,開始如癡如醉的投入其中,瘋狂地無序地拍攝著,一點兒也沒有要打道回府的意思。

我感受到了專注帶來的樂趣,我體會到了「一行白鷺上?天」的詩意。成群的白鷺,在樹林裏逍遙,?下的夕陽,在樹蔭中斑駁,徐晰不情願地忐忑著:「我夜裏不敢開車啊。」

徐晰和我,隻好和這一群白鷺,和這一片樹林,和這一份投入,和這一種美好,依依不舍,真的是依依不舍。

傍晚,城區的車多了起來。徐晰,還是把車開到了有軌電車的專用道上了,好在我們立馬醒悟過來,立馬倒了回來。找到了原來停車的地方,停好車,我們轉了一圏還是沒有找到理想的吃飯的地方。

於是,直接到酒店吃吧。還好酒店用晚餐的地方環境優雅。

我要了一杯香檳,我開始喝酒,我卻插不上話??又是她,打開了話匣子,開始滔滔不絕,兩眼放光。

一開始,徐晰還是忍不住要向服務員炫耀一下我們是多年不見的老同學,服務員幫我們照了兩張合影。

我們的合影

攝影是個廣闊的天空,入門沒有門坎,其中有專業人士,也有開餐館的,有IT人士。

很多人因鳥結緣。她很得意,互聯網上會有心潮澎湃的鳥友粉你,出差的時候,會不經意地有不曾謀麵的同行帶給你驚喜。

她聊到了她的拍鳥的協會,應該是攝影協會,很多如雷貫耳的名字,什麽新華社、《人?日報》攝影記者。

從她的言談中,大牌攝影師們,不僅是nice,不僅是無私奉獻,大多還和她一樣,充滿熱情。

兩年的時間裏,老師們,這些大牌攝影師們,不僅有求必應,有問必答,手把手地把她帶入門,而且還把她推到了一個嶄新的高度。她更是如魚得水,樂在其中,同樣給別人帶來無窮的能量。

徐晰(四)

從徐晰的滔滔不絕中,我感受到她對鳥有一種癡情,對攝影有一種癡情,她把業餘生活的全部熱情投給了鳥,投給了拍鳥。

她反複強調攝影,尤其是拍鳥、打鳥,不僅僅是愛好,不僅僅是技術,最最需要的是吃苦耐勞是辛苦是體力活,要執著,要忍受孤獨。

我們隻有很短的時間聊到同學,都是繞不開的攝影主題。麗萍喜歡的異國風土人情,尤其是拍門拍窗,老九喜歡的本土方方麵麵,堅決不拍人像。專業人士方馳或許才敢於拍人,或許才稱得上在從事藝術。哈哈哈,我沒好意思開玩笑,攝影筆記100忠告中,第50條: 拍攝人體的沒幾個是搞藝術的,都是耍流氓。

我覺得最主要的不是她對攝影的專業,讓我受益匪淺,而是她的熱情,深深地感染了我。

我踏踏實實、連吃帶喝,聆聽徐晰一堂生動的拍鳥課。

我最羨慕她的是她的熱情,她對工作的熱情,她對拍鳥的熱情,她對生活的熱情,她沒有時間抱怨。

徐晰(五)

 

非洲是她的夢想,那片熱土,更會是熱情似火吧!

 

姑且以熱情似火為題吧,我的達拉斯之旅,收獲了熱情似火,收獲了徐晰的熱情似火。

如果問我給她帶來了什麽變化,那也是有的,她似乎對開車到Downtown不再誠惶誠恐。

 

人不管在哪個階段,能感到活得踏實,就是因為有目標;能感到活著的美好,就是因為有熱情。熱情如火的人會自帶磁場,深深地吸引和感染著身邊的人。

 

德州,相約再來。

 

再見,徐晰!

 

文圖編輯:黃劍輝,理實

 

排版編輯:俞霄,許讚華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