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瞬間

《科大瞬間》與您分享中國科大校友和教師校園內外真實、親切的回憶以及多視覺、多維度的人生感悟。
正文

遲延的感恩,驚世的秘密

(2021-11-21 17:32:50) 下一個

第191期    【科大瞬間2季 2021-11-22

顧問 775         

 

認識朋友Joan Forkner是在我到美國之初。

八十年代末,我三十出頭拋家去國,遠赴北美,再一次“插隊2.0”——洋插隊。當時感覺恰似孤鴻寒雁,征程有如“風蕭蕭兮易水寒”般的壯烈,心中自然落寞。

我的棲息地是佛羅裏達,這個暖冬候鳥之州,飛來了我這“六親不認”、水土不服的太平洋彼岸“笨鳥”。初來乍到,語言是第一關。自己笨口笨舌,上課聽不懂,又幾乎開不了口,成了個不折不扣的啞巴,勉強咬牙頂鍋住了下來。

仨月之後,由我在讀的學校國際學生顧問牽線,我認識了Joan Forkner,一位七十多歲寡居的老太太。Joan在康州繼承了父母的一個莊園,平時住在康州,每逢冬天就搬到佛羅裏達,自己開車獨自來回,屬於美洲“候鳥族”。老太太生活上無憂,性格上開朗利落,說話辦事從不拖泥帶水。她為打發大把的空閑時間,在當地報紙上寫專欄。就這樣,她和我結成了“一幫一”對子,她幫助我練口語、學寫作。

我們的一幫一活動一般在她的家裏,開始隻是嚴肅上課,久而久之,我們成為朋友。老太太開車帶我周邊轉悠,了解風土人情。她愛做美國餐或意大利麵,再加糕點、餡餅之類,伴飲白蘭地;而我呢,隻會用糖醋排骨作為回報。

她有兒有女,但兒女們都不在身邊,她就把我當做自己的孩子般細心嗬護。為此,她還特地去找我們係的學生顧問,結識我的老板。記得他們首次見麵,她自我介紹說是我的“Guardian”(監護人),引得哄堂大笑。不過由於她是當地獨有專欄的名撰稿人,係裏也就對她開綠燈了。Joan對我的很多狀況(包括導師評語)了若指掌,甚至在夏季她返回康州期間,她對我的“監護”仍然不放鬆。第一學期我選修了一門社會學課,她親自開車載我去外地圖書館找資料(那時還沒有互聯網),並與我的任課老師解釋我的英語表述糾結。

有一次我腎結石住院,她幫我到學校的錄像室借教學帶子(學校幾乎每節課都留有磁帶),然後把我接到自己家裏調養,並且把VCR(錄像機)搬到我床前,生怕我落下課程。腎結石手術後,由於我的學生保險涵蓋有限,仍有6千刀的缺口,她帶著我敲進(開)醫院院長的辦公室,解決了我的醫療費用問題。我畢業典禮上,她作為我們夫婦倆唯一的親人,為我見證。

我曾問過她,為何對我這般好?她笑眯眯答道,她與我有緣。我似信非信,或者根本就不相信,“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這是從小紮根我輩腦海的戒尺。她愈是神秘,我愈想追根求源找到答案。然而無論怎麽追問,就是無果,或者說根本不得要領。終有一天,她被我磨煩了,才告訴我她一段與中國有緣的經曆。

原來,上世紀40年代初她大學畢業後,和許多善良的美國人一樣,Joan支持中國抗戰。開始是籌錢寄藥,為中國呼籲,為反法西斯呐喊。有一次聽完宋ML在國會略帶南方口音的演講後,她毅然來到中國,親身參與抗日大後方的援助工作。

宋三妹1942年20分鍾美國國會演講,遊說美國政界支持中國抗日。

因一個偶然的機會,Joan成為宋氏姐妹基金會的秘書,直接在宋氏姐妹的手下工作。那時,三姐妹諸多政見不合,經常貌合神離,唯獨這件事上群策群力、三位一體。

  

從左到右:二姐、大姐、三妹。

從左到右:大姐、三妹、二姐。

起初我猜想,Joan必定與某姐或某妹有瓜葛。三妹高傲,不太容易接近(另一位與她打過交道的老者也曾當麵告訴過我),假如Joan受過三妹的夾板氣,是可以想象的;況且大陸與台灣之間的長期隔閡,Joan對我這來自大陸的學生閉口不提三妹,也是可以理解的。可Joan卻說,她在二姐身邊工作。那麽,Joan為何對二姐忌諱莫深,難道有難言之隱?

二姐年輕時

有一年的聖誕節,我與Joan對飲。興許是酒精的作用,Joan終於向我解釋說,當年基金會有封口約定。美國人實誠,她本來不打算說的,所以要求我聽完故事後要保密,因為那時宋家三妹仍還在世。

話說20世紀40年代,正值二姐最舒心和大顯身手的年代,其時也是她最嫵媚多姿、姹紫嫣紅的瞬間。孀居多年,她已走出了情感的陰霾,看上去依然年輕貌美的她無論走到哪裏,都勢必刮起一陣旋風、引起一片騷亂,她的光彩折射出的關注與愛慕,如同她經意配飾的胸針一般豔麗奪目。不過,對多數仰慕者而言,不過是“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空思量罷了。

二姐年輕時

然而,有個膽大包天的美國小夥卻偏偏不信邪,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此公原是美國海軍陸戰隊一名下級軍官,不知為何放棄軍籍,甘心來到基金會做義工。這個叫James(原諒不能全名)的小夥熱情似火,義工做得一等一的一絲不苟,在基金會裏很快脫穎而出,引人側目,自然引起二姐的眷顧。James本性善良又堅毅,再加上年輕俊美、身材魁梧以及美國人天然幽默搞笑的性格,與二姐一來二往,暗暗好上了。盡管明麵上倆人不能如膠似膝,但卻暗通款曲、如癡如醉,儼然神雕俠侶般春滿人間了。這個羅密歐與朱麗葉的新鮮事,霎時在基金會成了公開的秘密。但是出了基金會,還是波瀾不驚了許久。

本來誰也不願捅破這層薄薄麵紗;大家明白地下情“不說是個結,說了是個疤”,都隻是默默地祈禱,希望他們能天長地久。此事若真能如此,那就阿彌陀佛。

但紙終究包不住火。

美國人James不懂得中國有句成語叫“人言可畏”,他也不了解中國名女人有從一而終的桎梏。他以為隻要你情我願,就是兩個人自己的事,與他人無關。他像孩子般滿天歡喜,一點也不知道他究竟捅了多大的簍子,更不知道等待他的會是什麽。更有甚者,他有時還情不自禁地與好朋友分享細節。哪曉得,隔牆有耳,一位美國著名報紙的記者(具體報社、記者被Joan有意隱去)得悉此事,以最轟動的手筆拋出獨家新聞——中國國母情竇再開、梅開二度啦.......

從左到右:三妹、大姐、三妹夫、二姐。

本來,民國最高當局忙於外辱並無暇顧及此事,又或者早就知曉但覺得二姐有此“牽掛”總比誤入歧途強,於是睜一眼閉一眼,權當生活調劑。但美國媒體的突然爆料,把此事弄成國際緋聞,關乎國格,不得不管也不得不究。據說,當時還是統帥周圍的智囊、軍統、中統乃至陳家兄弟(黨務老手)給出了綜合意見:冷處理。於是,最高當局一邊派人在美國辟謠,一麵將James秘密逮捕。此事為二姐知曉後,她當然不允,歇斯底裏地跑到委員長官邸要人。三妹和三妹夫拉不下絕情的臉,隻好苦口婆心,勸說二姐消氣、冷靜、回頭是岸,同時委派大姐與二姐周旋。

 

從左到右:三妹、大姐、二姐。

為啥是大姐出麵?這裏麵除了大姐大的地位之外(三妹自己早就有把大姐當娘家的習慣),還有就是大姐與二姐都曾與國父擦出火花,姐妹倆同病相憐,固然好說話。不像三妹,一不小心就取代了二姐“第一夫人”的鳳冠,簡直是“既生亮、又生瑜”,令二姐心中意難平。況且,這種既是家事又是國事的差事,大姐一向拎得清——比如當年大姐本人離開孫先生的決斷,也比如她曾在家中力排眾議支持三妹嫁給老蔣的慧眼。

此刻,大姐給二姐的通牒是:要麽斷情,權當烏龍;否則,結局不堪設想。此時,美國方麵也因為鑒於事態嚴重,業已辟謠,並決定回避,任由中方處理。

這次,二姐又一次首鼠兩端,不得周全。上一次是陳炯明叛變、炮轟廣州總統府。那次孫先生獨自逃離,她成為事實上的誘餌,殘留府中,曆經兩天兩夜噩夢般的煎熬,幸有嶺南大學校長鍾榮光的協助,才終於被送到孫先生所在的軍艦上團聚。受此驚嚇,她不久便流產了,至此終身無後。據說她對孫失望至極,後來她對記者說了心裏話:“我沒有愛上他,我是遠距離的英雄崇拜,一個浪漫女孩的念頭……”雖有這樣的想法,她還是患得患失地留在孫的身邊。

於是,大姐再次發話了:“如果你愛他,就把他送回美國,因為隻有在那邊James才能活下去,這個才是硬道理。你想想,對他來說,這邊和那邊,孰天堂,孰地獄?”大姐不愧為大姐大,一語驚醒夢中人。二姐不得不揮淚剪斷情緣,不吃不喝大哭了一場—— “錯!錯!錯!”

 

從左到右:大姐、二姐、三妹。

最終,這個闖了禍的James改名換姓,被驅逐回了美國,他被要求發誓永遠不提此事,否則必有大難。基金會所有人員也必須保密,不得泄漏半字。Joan和盤托出這一段情史,並千叮呤萬囑咐要我保密,答應在她的回憶錄出版後解密。

鬥轉星移,大姐歿了,老蔣走了;接著小蔣沒了,二姐作古了;再後來三妹也歸主懷抱了。據說文g期間二姐曾有離開大陸之意,偉大領袖也同意。可臨了二姐還是未走成,最後葬在上海的父母身邊,不與國父同榻中山陵,想必這是她自己的選擇。

二姐的一生,最後以“她是她自己”告白於天下。究其一生,褒貶各一,不去追溯。她是政治人物毋庸置疑,我猜想這是時代驅使,但也許她最終最想做的還是一個女人,一個自豆蔻年華起就終身有人嗬護、有人疼愛的小女子。

從左到右:大姐、二姐、三妹。

然而命運弄人,她非得折騰不休,卻又疏於駕馭,屢屢受挫,顧此失彼。三妹曾有此言:“二姐生性好強,一生每逢大事必糊塗,最終於國未盡忠,於民不稱仁,於父母未盡孝,於夫妻未盡節,於親朋未盡義,於大義未盡思,於天地無一敬,於暴君未進諫,於凶民未盡撫,可不悲哉!究其原因,皆因生性倔強,又得父母溺愛,自高而不學,見識淺短而好蘸大事,終至於眾叛親離,孤苦無依。上侮父母先祖,下愧多災黎民。” 嗚呼,鞭辟近裏!

 

從左到右:大姐、二姐、三妹。

在和Joan 相處的日子裏,每到感恩節,我們都一起聚會。對Joan,我從不把 “Joan,謝謝你!” 掛在嘴邊。老美“Thanks”出口習慣,而我則認為發自內心的謝意不能簡單地用一般套語”Thank you”來表達,可偏偏又找不到天工人代之術。如今感恩節將至,我想起了Joan的種種往事。想起與她飲酒聊天,海闊天空;想起她生性好運動,八十歲時還邀我們一起在湖裏遊泳;想起她一直關注我的英文寫作,常常電話或寫信聯係;想起她告訴我們她新交了男友,我們為她欣喜,期盼她安享晚年......

十年前去送兒子讀大學的路上,我曾打電話問候Joan,問她的回憶錄寫的怎樣了。她問:“你是誰呀?” 我答:“我是XX。” 她說:“噢,XX,你不是在讀學位嗎?”

時至今日,好久沒能與Joan聯係了,老人家還好嗎?

這些年,坊間乃至媒體都有關於二姐異國姐弟戀曲的傳聞,這事早已不是什麽秘密了。權衡許久,我寫下此文,作為對Joan的一份感恩與紀念,並將一份殘缺、珍貴的史料披露。也許不太講規矩,又或政治不太正確。但願少一點口水,多一份從容,視我對Joan的美好回憶以及視二姐的愛情故事,均為人性中最真實的情感,保存於記憶中。

 

 

1997年香港電影《宋家皇朝》海報。從左到右,楊紫瓊飾演大姐,張曼玉飾演二姐,鄔君梅飾演三妹

 

祝科大校友們感恩節快樂!

 

 

編輯:許讚華,理實

排版:劉揚

 

[ 打印 ]
閱讀 ()評論 (4)
評論
小皮匠 回複 悄悄話 編得不錯,反正死無對證,如果有一張Joan 和宋的合影.或者在中國期間的基金會的照片.或者當年小報的信息,或許增加可信度?另外,老太的回憶錄在哪裏可見?
F-U 回複 悄悄話 其實那有什麽,人性而已。宋後來在大陸也與秘書有私情,中央機關的都知道,據說那才是死後沒與孫中山葬一起的原因。
快樂紅寶石19 回複 悄悄話 你是非常幸運的,在來美初期能夠得到Joan 的幫助!感恩!
新中美 回複 悄悄話 沒解釋她為什麽對中國人友好呀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