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瞬間

《科大瞬間》與您分享中國科大校友和教師校園內外真實、親切的回憶以及多視覺、多維度的人生感悟。
正文

天才霍金名人光環外不為人知的一麵

(2020-09-16 23:30:40) 下一個

第十四期 原創 :程富華 642, 2018-07-21

霍金訪問科大的一些趣事

天才的霍金教授,於2018年3月14日永遠離開我們了。回想33年前他訪問科大(也是他第一次訪問中國)的情景還曆曆在目,特寫下如下的回憶,展現他名人光環外有趣的一麵。

霍金訪問科大時的校報

霍金一行包括科學秘書卡爾、翻譯(研究生,他能把霍金語翻成英語)、男醫生以及 女護士共五人,他們於1985年4月底受中國科學院的邀請第一次訪華,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天體物理研究室是主要的接待單位,方勵之老師是主要的接待人。我當時陪同代表團一行五人,從上海接機開始,坐火車到合肥,在合肥講學,以及參觀訪問,一共四天。爾後,我又陪他們坐火車去北京,由北師大物理係劉遼教授的研究小組為主接待,我和霍金一行又一起在北京度過了幾天,直到把他們送到北京機場回英國。霍金在北師大也做了學術報告,他們遊覽了長城等古跡。霍金在中國學術活動,有許多文章都做了詳細的介紹,此處就不再贅贅述,我就講一些印象深刻的趣事。

1: 霍金的輪椅

霍金的輪椅是電動的,非常重,加上霍金一起估計至少有一百五十斤,它用兩個又大又重的長條形蓄電池作為動力,功能非常強,但操縱很靈巧,在當時1985年,我猜想這一定是一種高檔的電動輪椅。代表團一行在85年4月27號晚上大約十點多鍾到達上海機場,等到我們接到人並趕到上海住的賓館已經是過了午夜12點了。當時眾人都在前台登記辦住宿手續,我忽然聽到輪椅快速旋轉的聲音,回頭一看,霍金正操縱著電動輪椅在原地飛速的打轉,我當時又驚奇,又擔心,生怕出什麽事情,忙著問代表團的其他成員到底是怎麽回事,霍金的醫生告訴我說,他沒事,他是高興、他很激動,他經常這樣的,高興起來就像小孩一 樣。淩晨四點多鍾天還沒亮,我們都起床趕6:05從上海至恰肥的火車,那時火車慢,從上海到合肥,大約要十二個小時左右,因為那時火車從上海要向北先到蚌埠,再回頭向西南方向經過水家湖換車頭才能到合肥。在離開上海的賓館時,我跟霍金的科學秘書卡爾一起抬著霍金和輪椅下了十幾步台階,不小心,我把腰給閃了,坐在回合肥的火車上,我心想真不走運,剛開始就把腰閃了,擔心以後的接待工作能否順利完成。回到合肥後,貼了塊傷濕止痛膏,就把這個問題解決了。

 

到北京後霍金一定要去遊覽長城,考慮到他身體的狀況,尤其是那沉重的輪椅登長城似乎不太現實,眾人都勸他放棄,可他堅持要去,並以毛澤東的話 :"不到長城非好漢"與人爭辯,並聲稱,去不了長城還不如死了,話講到這一步了,於是北師大劉遼教授的接待小組就在研究生中找了幾個年青力壯的小夥子,輪換著硬是抬著他和輪椅去登長城的台階,個個累得滿頭大汗,精疲力盡,最後實在太累了,大概是爬了一半就作罷了,我真佩服這批年青的研究生們,而我自己隻抬著輪椅下了賓館的十幾個台階就閃了腰,我深知抬輪椅上長城是多麽的不容易! 事後霍金給每個研究生20美金聊作感謝,可是研究生們不敢拿,因為當時的外事紀律不允許,最後還是導師劉遼做了工作,說你們不拿,霍金會一直過意不去的,你們就拿下吧,這20美金也許對你們將來考托福要交報名費會有點幫助。後來隨著科技的發展,霍金的輪椅也變得越來越高級,越來越智能化了。

霍金在長城

 

2: 霍金買工藝品

霍金一行五人在合肥期間,我曾陪他們去了合肥的"友誼商店",這種商店專門對外國人 開放,隻收外匯券,裏麵賣的東西在店外是有錢也買不到的,如市麵上緊缺的高檔煙和酒,一些幹的海鮮,當然主要還是中國特色的工藝品。我先陪著科學秘書卡爾幫他作翻譯並討價還價,在一個專賣工藝品的鋪麵裏,卡爾看上了一隻雕工精美的花瓶,愛不釋手,但他嫌貴,我幫他殺了一點價,但他仍嫌貴,猶豫了半天他決定不下來是否買,於是跟鋪主講,先留著等他到其它鋪裏轉一圈後再來作決定是否買。於是我陪卡爾又到各處去轉了轉,當我們回到那個工藝品店鋪時,見霍金的輪椅已經在那兒了,原來霍金己先下手為強買下了。這下卡爾有點後悔了,遲了一步,更讓卡爾後悔不己的是當看到店主在包二隻同樣的花瓶時,卡爾讓我問一下買兩隻是可以打折,店主回答說,那價錢本來就是一對的價格。卡爾聽後頓足後悔,連說,早知道是一對,當時就會毫不猶豫地買下來了! 店主對我講,霍金進店鋪時也看上了這花瓶,而且毫不猶豫地果斷下單買了下來,不像卡爾優柔寡斷,下不了決心,失去 了機會。從另一個角度考慮,霍金財大氣粗 ,卡爾不能與他相比,自然要慎重地酌酙良久。

 

3: 霍金的特殊食品

開始時我想,像霍金那樣高度殘疾的人,吃飯肯定會是有特殊的要求,其實不然。在北京住在友誼賓館時我同他們是一起吃飯的,賓館餐廳供應什麽他就同大家一起吃什麽,那時不能點菜,連友誼賓館的餐廳也是大鍋萊,食材倒是不錯的。霍金胃口不錯,他喜歡中國餐。但有一天晚上北師大宴請,席間上了一道"紅燒海參",代表團每人包括霍金嚐了一筷後 就再也不碰海參了。我同北師大的一位翻譯都知道海參在中國那是名貴食材,見別人都不感興趣,我倆便大快朵頤,吃個痛快,飯後我向卡爾介紹海參是好菜,卡爾講,他以為是一碗紅燒肉皮呢。

霍金也有他的一種專門的特殊食品,那就是即食土豆粉,用開水一衝即成土豆泥。 這種食品他是不可短缺的,我不知道他何時需要吃土豆泥,猜想可能是夜裏需要吧。在北京時,一天聽說英國皇家科學院托英國航空公司專程捎來一大包即食土豆粉給霍金。原來他的專用食品土豆泥即將斷檔,在北京又無處可買,結果英國大使館知道此事後,馬上與皇家科學院聯係,解決了這個困難。霍金在英國被視為國寶級人物,從這次訪問的隨行人員的配備便可知他在英國得到什麽待遇,尤其他對科學的貢獻和身殘誌不殘的精神更是讓人刮目相看。接待任務順利完成後,我曾向中國科學院的《科學報》投過一文,總結性地介紹了霍金一行訪華活動,送稿前曾請方勵之老師過目,他對文中一句話"有人說霍金是英國的張海迪式的人物"提出異議。他說"張海迪那能跟霍金相提並論,不是同一層次的人"。想想方老師講得對,於是就將與這句話有關的內容刪掉了。

 

1985年4月29日中國科大校級接待室。前排左起:卡爾, 霍金專用翻譯(霍金語到英語),霍金,霍金的護士。後排左起:朱杏芬,方勵之,陸談,程富華(本文作者),嚴沐霖,王仁川。

 

看著本文所附的33年前與霍金一行的合照,感歎時光流逝真快,當時從上海到合肥的火車上,我見霍金搭拉著頭,口水淌下來,我趕忙把他的頭扶正,但一會兒又搭拉下來,我又想去扶,他的醫生告訴我,他平日就是這樣,不必扶。在和醫生的聊天中,醫生告訴我他活不過二、三年了。可是霍金卻是實實在在地比醫生的預言多活30年,這本 身就是一個奇跡。我想也許是有神在眷顧他,讓他在科學上為人類多做些貢獻。

霍金人雖然已經走了 ,但他的精神永存 !

本期編輯 :魏東平817,劉楊815,俞霄1307

 

中國科大《科大瞬間》常務編委:

許讚華 803 | 陶李 8112
陳錦雄 812 | 劉揚 815
黃劍輝 815 | 滕春暉 8111

投稿郵箱:kedashunjian@gmail.com

公眾微信號:USTCMoment

[ 打印 ]
閱讀 ()評論 (4)
評論
科大瞬間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紅米2019' 的評論 : 不僅讓身體健全的人可以上長城,身體有殘疾的人也能上長城,這不是很好嗎?
紅米2019 回複 悄悄話 playnice 發表評論於 2020-09-17 06:48:49
他堅持要上長城,因為有人把他抬上去,然後每人付了二十美元的小費。讓人怎麽說呢。嗬嗬。

參加了本地一個走山俱樂部,才知道山裏的步道都是這些會員中的誌願者在維護的。如果沒有這些誌願者,我們大多數人都會象霍金,望山興歎。
科大瞬間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playnice' 的評論 : 要說什麽就說吧
playnice 回複 悄悄話 他堅持要上長城,因為有人把他抬上去,然後每人付了二十美元的小費。讓人怎麽說呢。嗬嗬。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