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日本原來是這樣(56) 禦岬和靈山

(2014-02-12 20:23:12) 下一個


56. 禦岬和靈山


 


    想談談被稱為禦岬和神奈備(也叫神名備·神南備·甘南備等)(譯注:神奈備指神靈棲息的自然環境如森林、山丘之類)的小山。


    在日本,兩者自古以來都被尊為神。


 


    對於麵向大海突出來的陸地的前端,本來隻叫岬就好,卻加上禦這個美稱,作為詞語已經具有了神的意義。日本的航海方法,不用說古代,直到江戶時期為止也是采用沿岸航海的方法。航行在大海上的船隻隨時觀察陸地的地形來確認自己船隻的位置。


    在這種場合就全靠岬了。在濃霧的天氣,忽然眼前浮現出岬的影子時,船長肯定感到就像複生了一樣。


   


    以前我在調查空海和尚的事跡時,發現在他從京都的大學退學後,到成為遣唐使的留學生為止的這段時間裏,不知所蹤。實在讓人發愁。


    這期間,據說空海是踏破眾山到處修行。我也隻能先去拜訪他走過的這些場所。


    他在土佐(高知縣)的室戶岬海邊的石窟裏也呆過。我追蹤他的足跡,沿著從阿波(德島縣)到土佐(高知縣)的海邊街道一路走下去,也許因為左邊始終是遼闊的大海的原因吧,經常會有身在大海上的感覺。


    漸漸地,差不多像是扼著海麵的連綿起伏的群山在前方的水平線上湧現出來時,我驚訝地問司機,那是什麽,回答是“室戶岬”。


    隻是一個岬嘛,不值得那麽驚慌失措,但可能我的身體當中還殘留著古代人的氣質吧,水平線上浮出來的室戶岬,隻能用“威嚴”一詞來形容。


 


    像這樣,禦岬自古以來一直給與日本人以某種神秘的感覺。在古代,生活在海邊的人們(比如海人或安雲族)(譯注:海人指專門靠潛入海底采集海藻、貝類為生的人,女性海人稱為海女。據說現在世界上不帶潛水用具的海女隻有日本和韓國還存在。安雲族也叫阿雲族是日本古代海人的一個重要氏族,最早以在福岡市東部的誌賀島為生活聚居地,後來為了躲避當地的戰亂而散居日本全國)和生活在山野裏的人們,就像相互之間是不同民族一樣差別非常大,各自屬於不同的世界。


    對於禦岬的信仰,是生活在海裏的人們的作為。他們對於這個“神”會降半帆來膜拜。這個習慣一直延續到江戶時期結束為止。


    後來到了蒸汽船的時代,航海方法也變成了西洋式的,好像這種宗教儀式也就消失了。但即使這樣,還是有聽說過航行日本海的船長們經過出雲的日禦碕時默默祈禱的事。


 


    出雲日禦碕有日禦碕神社鎮座。


    早在八世紀的《出雲風土記》裏就出現了禦岬有神社的記載。不隻是日禦碕,全國各處的禦岬幾乎毫無例外都有神社、神殿。當初(應該是很久以前了),禦岬本身就是神體,可能是從大約七、八世紀開始,受到佛教寺院的影響,才陸續建起了神社、神殿。


 


    另一方麵,對於生活在山野裏的人們來說,岬跟他們無緣,山才是神。而且要是小山。大多數的神體山都是在平坦的原野上微微隆起、美麗的下擺散開來,有著端莊的姿態。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應該是大和的三輪山。


    以三輪山為神體山的信仰在大和政權之前就存在。在八世紀編篡的《古事記》裏崇神天皇那一段,就出現了三輪山的傳說。據記載,鎮山之神名叫大物主神(大國主命)。不用說,相對於天神係列,這個神是國神集團的代表。他把國家讓給天神,退居出雲,成為出雲大社的祭神。


 


    三輪山看起來特別有神居其中的山容,在古代也被稱為禦室山(有時也叫禦諸·三諸)。


    稍微和大和的三輪山的話題偏離一點,禦室山(或三室山,譯注:日語裏禦和三有相同的讀音mi不是指特定的山,而是把有神在其中的神體山稱為禦室山。


    比如埼玉縣(武藏國)浦和市的地域也有叫做三室的台地,自古以來就有神被祭祀,另外京都府的宇治也有三室戶這個地名。還有,福島縣的三森(白河市的東南)好像也是三室的訛傳字。


 


    我想禦室和神奈備是同一語義,也許作為景觀稍有差異。在出雲,這兩個地名都存在。


    神奈備,比如屬於鬆江市地域的茶臼山,是標高171米的獨立丘陵。周圍是平坦的水田地帶(意宇平原),這點算是神奈備的典型吧。


    宍道湖北岸的朝日山也是自古以來被稱為神明火山。中世以前,山腳下建造了神社,被稱為佐太大神社。


    出雲平原東北部的平田的大船山(古稱神名樋山)從南邊望去呈現出美麗的逆缽狀。


    神奈備山的理想形狀應該是近江(滋賀縣)的湖東平原呈現出富士山的雛形樣子的孤立的三上山(野洲町)。


    不用說它就是神體山。據《記紀》記載,這一帶的農業開拓神天之禦影命就是這個神的名字。像這樣取神名、在山腳下設置神社神殿,是八世紀左右人們的喜好。前麵也說過,原本是沒有神名、神社的,山體本身就是神。


 


    這是我的獨斷,我感覺好像神體山的信仰(神奈備以及禦室)是從水稻種植展開的彌生時代的中·後期開始的。


    從原野的平麵當中隆起的圓錐狀的山,在傍晚以及拂曉時分,讓人感覺到神威。我從滋賀縣北上,看到三上山充滿了前車窗時,不自禁地產生出想行默禮的心情。


    但在另一方麵,就像海上的禦岬一樣,原野上的神體山也對人們的生活有幫助。


    比如,在九州的佐賀平原因為周圍沒有山,要尋找作燃料的木柴以及作堆肥的幹草非常困難。


    戰前,據說佐賀的農民看到路邊的很少的雜草也會搶著說這是我的。草也很貴重。所以,有“佐賀人走過的地方連草都不長”這樣的說法。這不是與人格相關的說法,而是表達在沒有山丘的土地耕作的苦楚。


    如果像三上山那樣,在平原當中如果有座孤立的山丘,人們會像神一樣對它感覺非常珍貴。誰都能進入山中,尋找樹木的枯枝以及雜草。孤立的山丘源源不斷地給稻作農民輸送生活中所需要的恩惠。


    就像在禦岬周圍打魚的漁民把最先捕獲的魚供奉給禦岬一樣,神奈備·禦室山周圍的農民也把最先收獲的果實供奉給神山。


 


    簡單地說,對於神體山,人們一有空閑就進到山裏,像清洗坐墊一樣清掃落葉。所以山裏沒有腐葉土,也沒有了供給樹木的養分。


    說的話有些跳躍了。農民的這種做法,使得很多神體山都變成了赤鬆山。赤鬆適合生長的土地是土壤幹燥、而且還要是貧瘠的土地。


    十幾年前,森林生態學的京都大學農學部的四手井綱英教授寫過這樣內容的話,說赤鬆山這樣的景觀是彌生式的農耕造成的。


    在我讀過的記憶裏,好像說在水稻傳來之前日本的群山都是被照葉樹所覆蓋。照葉樹林是指從遙遠的喜馬拉雅山的南麓到東南亞北部、經過中國的福建省以及江南、傳到西日本的溫暖帶的常綠寬葉樹林。以米櫧、樟木為主的枝繁葉茂的這種樹林,和赤鬆林不同,喜歡落葉堆積成的腐葉土壤。


    赤鬆山的樹木的性質是樹與樹之間的間隙大,也就是稀疏的樹林,所以看起來比較明亮,樹林裏也有陽光。


    與此相反,照葉樹的山比較陰暗。從遠處看去,樹木像雲層一樣繁茂,樹下有樹蔭,地麵因為有腐葉土也比較潮濕。也就是說在繩文時代的日本的景觀是到處被陰暗的照葉林所覆蓋。


    彌生式農耕傳來以後,景觀改變了。農民進山割草、采集落葉,漸漸地山地的表麵變得幹燥,樹木的營養也漸漸枯竭,成了適合赤鬆生長的土壤。這麽一說就想起來了,日本畫的風景裏通常少不了赤鬆。


    赤鬆山的神奈備山(神體山)是稻作之神,而其景觀也可以說是農民所造成的。


 


    以上,不管是禦岬還是神體山,從遠處作為景觀眺望就能感覺到神靈。這和後來出現的、要進入到山嶽當中才能接觸到靈氣的那種修驗道(譯注:修驗道是把日本自古以來的山嶽信仰融入佛教而形成的日本獨特的混合宗教,主張進入深山苦練修行來實現參悟)的山是不一樣的。


    順便說一下,修驗道是以七、八世紀出現的、頻繁跋涉在深山幽穀的役小角(譯注:634-701年,飛鳥時代到奈良時代的巫師)為鼻祖。初期的密教是觸媒。


    行者進入到山嶽深處就有進入了胎蔵界(密教詞)的感覺。由此可以期待增加咒語靈驗的能力。


    禦岬信仰、神奈備信仰不是靠咒語撼動天地的那種可怕的東西。


    它平明、清朗。甚至可以說是對於古代生活的感謝的象征。


    開發禦岬建高爾夫球場、削鑿神體山建成休養場所,恐怕不會有什麽好的結果。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