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記者柴靜:女作家嚴歌苓VS文學城的女大咖!

博文主要是懷舊文章,以及時事評論。謝謝!
打印 (被閱讀 次)

女記者柴靜:女作家嚴歌苓VS文學城的女大咖!

柴靜:嚴歌苓:女大咖,這標題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確是這樣,雖說要敘述的這三位主人公都是中國女性,但坦率的講使用這樣的標題,應當說並不恰當,事實上在文中所說的女大咖與前二位(記者與作家)並不存在可比性,這就像(善良與邪惡)並不能相提並論一樣,但為彰顯陽春白雪我不得不用陽奉陰違來加以襯托,另外要說明的是標題中的(大咖)需要加引號,好啦:費話不多說下麵進入正題!

首先說柴靜:她出生於一個書香門第的世家,祖籍是中國山西省晉南地區的臨汾城,她人如其名,有著知識女性特有儒雅與文靜,如果僅是從外表上看:她自然的臉龐身材略顯瘦弱,但凡看過她節目的人都會感到:如此單薄的女子在內心卻蘊藏著無窮的力量。

圖為中國著名女記者柴靜,一位值得尊敬的人!

柴靜:央視的新聞調查記者,我知道她還是在20多年前(那時候是北京的非典期間)新聞中有一位瘦弱勇敢的女記者進入到了我的視線內,她就是柴靜,她出現在非典的第一線,觀看柴靜製作的報道能夠撼動人心,她把調查真相不僅當成是一項工作,更當做是她的天職,後來我看過柴靜製作的許多報道,比如礦難的真相調查,環境汙染的報道,她在平靜的語言中每句話都在撥動著人們的心弦,我沒有想到央視還有這麽有才華和悲憫心的記者,除了柴靜之外:令人感動的還有(在地震災區)失聲痛哭的央視記者李小萌,那也是位很優秀的記者,可惜的是像這樣具有使命感並且能理性思考,能做出有深度報道的不多!

轉瞬間八九年過去了,到了(2012年底)中共十八大剛在北京閉幕,也就是(習一尊剛上台)的時候,京城裏就迎來了一場特大霧霾,官方稱為是沙塵暴後改叫霧霾,要說這場霧霾到底有多嚴重,就這麽說吧倘若你走在天安門廣場,那都看不清城樓上毛大爺的掛像啦,首都機場也取消停飛了二百多個航班,可偏偏就在這個時候我卻正好人在北京(正撞在了槍口上)關於這場霧霾是如何形成的也是眾說紛紜,有人說是汽車尾氣,有人說是河北省的農民燒柴禾,也有人說高樓大廈蓋的太多,還有的磚家更是信口開河:說是飯館炒菜的油煙造成的、、、

不得不說:這些年在知識份子階層越來越出現智障化,越來越出現奴性化的趨勢,麵對霧霾現象也是如此(連炒菜能出霧霾)居然都成了他們調研的成果,那你們還不如幹脆(拍一尊的馬屁)直接說:這沙塵暴那是皇天厚土,是皇恩浩蕩,這樣你們沒準還能夠多騙點經費,就這樣姿意妄為的大忽悠,也就難怪民眾稱你們是(叫獸與磚家)就在這幫家夥們自我欣賞自娛自樂玩的正嗨的時候,柴靜再一次走進觀眾的視線,那年柴靜她自掏經費對霧霾現象進行調查,在曆時二年多的時間後,她拍攝出了一部反映空氣汙染的調查紀錄片名叫(穹頂之下)

在這部影片中柴靜以女兒患病做為該片的切入點,然後以點帶麵的將鏡頭觸及伸向到社會的各個角落,揭露出一個個欲蓋彌彰的謊言,這部紀錄片剛播出僅二天的時間,就遭到了全網的封殺,然而即便就是在這樣短暫的時間裏,它的播放次數也已經超過了二億,這種頻率的播出說明關注霧霾現象,或者說深受霧霾之苦的人太多啦!

在一個逆淘汰的社會裏,凡是敢講真話的人就都是(皇帝新衣中的)那個小孩子,況且(牆國)政府實施信息封鎖,在這種情況下當局想讓你知道什麽,不想讓你知道什麽,這都取決於那位“指方向“的大仙,官方語言已講的很清楚這叫(黨媒姓黨)而像柴靜這種有深度思考類的報道,恰恰正是當局所忌諱的,於是中共中央宣部作出了指示:要求各新聞媒體不得再播出(穹頂之下)並且還要刪除所有與(霧霾)相關的文章,同時那些大五毛對主子的旨意也是心領神會,立即就對柴靜發動了攻擊,從那之後的數年內柴靜從公眾的視野中消失、、、

時間一轉眼就到了2017年,這時候柴靜隨丈夫和女兒已經移居到了西班牙的巴塞羅那,也就是在這一年的8月份,柴靜和家人親曆了發生在(蘭布拉大道上)的恐怖襲擊事件,這次恐襲事件直接就促發了一個記者的職業敏感,更何況柴靜本身就是一位具有使命感的人,從那以後柴靜就與她的丈夫(攝像師兼導演)夫妻倆花費了數年的時間,追根尋源探索恐怖主義為什麽如此快速發展的根源、、、、、

這幾年來她(他)們夫妻的足跡遍布歐洲各國(仍是自費調查)目的就是要探尋歐洲二代移民激進化的成因,為什麽接受過精英教育的人走向聖戰也不成比例的高,傳統理論中的貧困,社會前景不佳,以及種族歧視等已不能完全解釋:就這樣一位女記者追蹤采訪,冒險拍攝那些活躍在歐洲的伊斯蘭恐怖主義活動,這種令人敬佩的行為與文學城那位給哈馬斯搖旗呐喊的所謂“大咖“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老實講柴靜一個女子的智慧與膽量,恐怕令許多爺們都望塵莫及,就這樣柴靜在曆經數年的努力後,終於製作出六集的紀錄片名叫(陌生人-對話聖戰份子)而不出所料的是,這部紀錄片的預告片在微信平台發布後很快就遭到了屏蔽。自從80年代看過蘇小康的政論片(河殤)後,能再次看到這樣有深度思考的電視片就隻有是柴靜,不客氣的說在探索真相方麵柴靜已經是中國電視的天花板,感謝柴靜:世界因你的努力而美好,是你她讓我們多了一個視窗去觀看這個世界,也多了一個渠道去聆聽這個世界上的不同聲音,就因為如此柴靜才值得尊重!

(二)說一說嚴歌苓!

接下來我們再將筆墨轉向女作家嚴歌苓,在這裏我需要坦率的講:這就像籮卜白菜~各有所愛一樣,嚴歌苓的作品我並沒有看過,這是因為我喜歡看北京作家王塑那樣的表達方式,而對嚴歌苓文學創作的了解,則是通過她的小說改編拍攝成為電影後,比如說(天浴:歸來:芳華)等這些電影作品我都看過,通過這些電影作品了解到了原著,這麽說吧嚴歌苓在華語文壇中稱得上是一位優秀的女作家!

說實話:能讓我對嚴歌苓像對柴靜那樣肅然起敬的關鍵,還是她在下例的所作所為,嚴歌苓在(不為權貴唱讚歌,隻為蒼生說人話)這方麵可以說與柴靜是不相上下,嚴歌苓曾講過這樣一件事情,她說我看到一個3歲的孩子,他短暫的一生就是3年的疫情,他不知道不被捅鼻子的日子是什麽樣子,看的我心裏一直都好酸,難過的不得了,最後這個3歲的小孩子就這樣死掉了,淒慘到這種地步、、、、

在那極端荒唐的“動態清零“期間,在那位殘酷暴君的統治之下,像封城這樣禍國殃民的政策,在全世界都獨一份它隻發生在中國,這期間有病人死在小區大門口,有老太太餓死在自己家裏麵,還有被封在家裏的居民敲著臉盆站在涼台呐喊,這樣的報道屢見不鮮,在所有封城受害者中這孩子的死隻是其中的一例,無法說出苦難這是一個作家的恥辱,嚴歌苓她說我沒有辦法接受,也沒有辦法直接寫出來,要等很多東西沉澱以後,在經過時間的消化,讓這樣的資料在我內心慢慢的發酵,然後讓它再產生出一種由水到酒的質變,這樣我再去揮筆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