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為你是誰:高處不勝寒 大V論戰,

打印 (被閱讀 次)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宋代蘇軾的這首水調歌頭,是公元1076年在密州的中秋節寫的。 我在幼兒園就會背這首詞。 但慢慢才越來越感慨其心境。

上個7月份去英倫休假,我沒有帶書, 因為知道買下的公寓附近有圖書館。 我手邊是老要有書的,隨時可以讀一讀。 結果我剛到的時候, 圖書館正好要搬家, 一個星期不開門。 沒書的日子, 有時侯我閑下來就會看看WXC老閻的文章。

我開始寫博時,老閻博客已經搬家了。 看他的文章不多。 這次我發現他的博客中有好幾個“論戰”係列。 一是2016年以來和“川粉”的論戰,主要集中在2018-2020年;二是和顏寧的論戰,2019-2020; 三是竟然還有一個和80後韓寒的論戰, 發生在2012年。

後兩個說是“論戰”, 可能不太合適。 因為對方根本就沒參戰,有點像老閻一個人,“唐吉柯德戰風車”。 2012年, 這真讓我大跌眼鏡。 不過覺得這和老閻在後來掐顏寧非常的一脈相承。 

恰巧我也有韓寒的幾本書。 他的文字非常有特點,短小精悍。還經常利用同音字搞笑, 有一種獨特的幽默。 他抨擊時弊, 但和老閻的著眼點完全不同。 兩人相差26歲。 韓寒寫賽車,寫超級瑪麗,寫電影;老閻寫大饑荒,寫毛周鄧,寫養孩子。

韓寒的博客在中國2006年以來,總點擊很快爬過9位數, 每一篇新文章出來,立刻就是幾十萬幾百萬的點擊, 幾千甚至上萬的跟帖。你要留個言, 1小時後就根本找不著在哪兒了。 他的第一本書是是他17歲時發表的。 

2012年出了什麽事呢? 因為2010 年的時代雜誌100 名最有影響力的人物, 中國的韓寒上榜。 大家一看這個人, 不到30歲, 已經出了20本書,還有唱片, 從20歲開始每年都參加各種比賽, 得了各種冠軍亞軍。 引起了渲然大波。

因為韓寒沒上過大學,還是高中輟學生。 有人開始指責他的作品是“代筆”。 非常不幸的是韓寒的爹確實是個搞文字工作的,“韓寒”就曾經是爹的筆名。老閻那時的博客在文學城也很熱, 新文一出, 就立刻升為熱點。 點擊也常常比第二名高好幾倍。 而且也正要出第一本網絡文集了。 

上海當時的兩位流量明星,另一位是小四郭敬明, 也被人說是抄襲,但他上了大學,也沒有碼字的爹, 對他的攻擊就弱很多。 韓寒想盡辦法洗清自己, 但沒用。 當時王朔說得好, “瞧把他們魔怔的,一個個跟打了雞血似的,都成宿成宿睡不著覺了吧。” , “你中午沒吃飯,人家非說你吃了,你怎麽證明?還學《讓子彈飛》裏切開肚子自證?傻不傻。”。

時代雜誌評價韓寒說 - “暢銷小說家、冠軍賽車手、中國文壇的黃蜂毒童——韓寒就是這一切。” “2009年年中,韓成為中國最受歡迎的博主。 他不關注日常生活的平凡細節或名人八卦。 相反,他把矛頭指向當代中國社會的弊病,他的諷刺帖子針對的話題包括官方的唯利是圖,和國家製作的電影“孔子”的失敗。”。

“韓一直遊走在當局允許的批評之邊界。 他意識到自己的新地位所帶來的責任。 ‘站在這個舞台上的我們所有人……都應該努力慢慢拆除那些高牆,’,他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討論了政府對互聯網的限製。 ‘然後,當陽光照進來時,它將是一種再也沒有人能夠將其熄滅的光芒。’ 。 在不被封殺的前提下, 他盡了自己最大的力。”。

 

這就是網絡。 這個在賽車場上拿到全國冠軍的年輕人,因為網絡上的“紅”,先是遭受了老一代作家的嘲諷,之後又遭受了網暴。 對他所有“代筆”的指責, 完全沒有證據, 最後其實就歸結到“這麽年輕不可能寫出那麽好的文章”。

這次事件之後韓寒就不怎麽寫文章了。 他的最後一本書《告白與告別》出版在2014年。 這之後他導演了四部電影,他爹肯定不會。 印象特別深的,是當年高曉鬆也在他的節目上質疑他, 韓寒隻回了5個字, “高處不勝寒”。 這樣的人“低智商”?

真能幹立得住,何需急扯白臉, 吃相那麽難看呢。 咱從不敢以為自己是誰,從沒有先挑事攻擊別人。 雖然熟知 SWIFT,可不敢自稱財經專家。 上學是一直的理工生,更不敢使用拚音賣弄雨果了, 咱真的就是來玩兒的。 咱以為咱是誰啊。 你以為你是誰?   

中國的40/50/60後們,要學會尊重別人。民主有爭論,更重要的是協商和妥協。如果你整天對不喜歡的人罵罵咧咧,一邊罵文革,一邊使用文革語言給你不喜歡的人起外號,造謠扣帽子,甚至定罪,你那是民主嘛,那是獨裁好吧。 

不要先挑事兒攻擊別人, 等到別人反擊時又批評對方說你。 先攻擊人的就是屎盆子,把自己的糞便往人身上潑。 這樣的人被蔑視是自找。 你亂造謠, 還不許人家辯解,你以為你是誰。 要民主, 先學會尊重別人吧。   

pujing 發表評論於
不喜歡,也不知道韓寒,沒想到,在國外在這裏WXC也引起了爭論,大家可能都是與國內相通的,同時也是有餘,時間和錢都有餘。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又要開工了。 謝謝你和網友的討論。 這樣的討論讓我覺得受益匪淺, 喜歡。 @無塵 & @all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塵2023' 的評論 : 人家都出版了20多本書了, 每一本的發行量都達到幾百萬幾千萬冊。就算他以後不寫, 有人不相信, so what? 小四也不寫了。 韓寒為中國做的貢獻是大的, 想想人家交的稅。
無塵2023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eijingGirl1' 的評論 :
我隻是不信韓寒真能寫。
他哪一天開始寫,而且真有好作品出來,我哪一天開始相信他。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木秀於林, 風必摧之。 誰讓韓寒是那棵樹呢。 他享受多大的光環, 就要承受多重的攻擊。 能寫的人也能停下來吧。 這樣的例子很多。 他現在不寫, 而且也說了不想讓自己的女兒走上之路。 沒準以後他爸爸不在了, 他會寫。 似乎年紀大的男性, 不喜歡韓寒的多。 @無塵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我敢肯定的是, 即使韓寒搞了你說的那樣的公開的訪談, 也是沒用的。 文城有人造謠你是XX的馬甲。 你在 WXC 也辯解了, ylyq 甚至寫了一篇博文, 反駁那個說他“馬甲”的神女, 有用嗎? 人家的文章還是大咧咧地掛在那, 還是很多人去追捧這個以打假的名義造假, 以反騙的名義行騙的神騙。 我根本沒寫過什麽鐵鏈女的文, 可有人就是一而再再而三地造謠。 高舉著道德的旗幟行騙。 韓寒即使開10個訪談會, 方舟子這樣的人還是會攻擊他的。 他解釋了一個問題, 就會有10個問題冒出來。 先潑人髒水的人, 占盡了先機, 試圖洗清的人, 太難了。 唯一可做的就是上法庭。 @無塵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塵2023' 的評論 : 無塵啊, 你逗樂我了。 沒想到你也有和 WXC 那些用公式, 搞統計的人有一樣的地方。 不過你早了至少10年。 到底是同濟的高材生。
無塵2023 發表評論於
我仔細回想了一下,才想起來當初為什麽會卷入倒韓的事情。
我是按照類似統計學概率的原理進行了一個分析,後來被很多人罵的狗血淋頭,這樣才開始倒韓的。
那之前並不知道韓寒有個同樣是作家的爸爸韓仁均。既然他爸也能寫,就存在代筆的可能性。代筆與未代筆,就像一個硬幣的正反麵,概率各占50%。P1=P2=0.5 。
但如果代筆的可能性能夠隻有0.05,就可以認為沒有代筆。就像藥物臨床研究中,如果試驗藥與安慰劑相比,試驗藥的療效等於安慰劑的概率隻有0.05的話,就可以認為試驗藥同安慰劑的療效是不一樣的,也就是試驗藥是有效的。
反之,如果這個概率大於0.05,就會認為試驗藥和安慰劑是一樣的。
同理,如果代筆的可能性大於0.05,就不能推翻代筆的判斷,在實際生活中,就隻能按照有代筆來處理了。
我當時發表這樣的看法,是站韓寒這邊的。我想表達的是,韓寒想證明沒有代筆,是很難的。證明有代筆,隻要有一點證據就可以了。這種情況對韓寒是很不利的。
但是,即使是這樣的觀點,也迎來了潮水般的罵。那個時候,網絡不允許有一點不同的聲音。我還記得有一條回複是:
“你朝天潑糞,糞水隻會濺到你自己身上。你看到的,隻是天上韓寒羽翼的光芒”。
我當時覺得韓寒雖然很優秀,但他們將韓寒神化也是不對的。
後來我認為,為了讓代筆可能性降到0.05以下,韓寒唯一能做的就是搞一次公開的訪談,邀請所有質疑者對他進行提問,對質疑者進行反駁的同時,暢談他三重門創作的過程和細節。一個作家對自己的作品是最能做到了如指掌的,這個訪談是對質疑者啪啪打臉的機會。但是,韓寒拒絕了這樣的訪談。
這就無法消除大家的質疑。
所以,直到現在,大家仍然有權保留認為韓寒是傻瓜的看法。
但韓寒究竟能不能寫,這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一般能寫的人,是很難停下來的。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魅力野花' 的評論 : 哈哈哈, 你講得對, 不理那個胡子!
魅力野花 發表評論於
喜歡這個插圖。
但是, 一人抵抗幾十人,幾百人,就是雙槍老太婆也得敗下陣來。
上策是不理那個胡子, 高掛免戰牌。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eonyInJuly' 的評論 : 想起我有一次回國, 一位朋友說鳳姐。 我說不就紅樓夢裏那個嗎? 朋友樂得就蹲下去了, 我們當時在街上走。 其實, 都是煙雲。 感恩節和家人/親友團聚, 才是真切的。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PeonyInJuly' 的評論 : 問好7月。 你那麽忙, 謝謝你讀文。 你家公主走了? 一定是其樂融融了。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老閻後來寫牛了, 不是也想有自己的地盤嗎? 覺得他也挺幼稚的。 人都有幼稚的一麵吧。 我也是。 @無塵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資本運作是正常的。 任何一個媒體都要生存啊。 我覺得 WXC 是不錯的, 盡量保持客觀中立和公正。 我一個人有什麽用呢, 關鍵還是廣大的讀者。 你,他,所有人。 @無塵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塵2023' 的評論 : 我寫這篇文, 是想說中國人的心胸。 總是要打來打去的。 語言的攻擊性也極強。 老閻質疑韓寒, 和他後來質疑顏寧, 是一脈相承的。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唐西' 的評論 : “耐心,堅持,用積極的心態遊住中國,最好是哼著《明天會更好》這首歌,少抱怨,多寬容。信教信佛最好,毛教也行。”。 哈哈哈, 我們都是樂觀派。 等著看吧。 中國見過才70多年, 美國都快300年了。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我這些年回國多, 銀行的賬戶,手機等。 如果換了護照,有以前的護照就很方便了。 房產證就比較麻煩了。 舊新護照要三級認證的。 @唐西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唐西' 的評論 : 很高興能幫到你。 很多人的簽證在舊護照上,這樣也不用重新簽證了。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五毛?酸中,回到中國還不是老老實實把200倍的五毛,百元毛澤東頭像的大鈔貼在褲兜裏,說不定還貼在左胸前溫暖一下心扉,口氣和力度立馬降八度。”。 哈哈哈, 最近城裏有很多回國的貼。 這種現象挺奇特的。 大家都愛毛爺爺。 @唐西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唐西' 的評論 : 嗯, 那個人在美國沒有學位, 和老閻是不能比的。 寫的東西也是不能比的。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遊海兒' 的評論 : 沒看過那你說的土豆網訪談。 你可以給個鏈接? 我看過一些他後來的訪談。 沒有你的感覺。 他發表第一本書時是17歲。 確實和咱們這樣的人比挺超常的。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老閻有一個定律, 說的就是忽悠。 他也承認自己就是忽悠。 @遊海兒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遊海兒' 的評論 : 我沒有全看他的文章。 隻看了一兩篇。 你覺得我要全看了, 想法就會轉變嗎? 嗬嗬嗬。
遊海兒 發表評論於
關於韓寒,這城裏老閻以前已經寫得夠詳細了,如果你真的讀過老閻的文章的話。。
遊海兒 發表評論於
土豆網采訪韓寒是在2012年,韓寒已經是三十歲了,哪裏是17歲的少年呀?讓一個三十歲的男人談談自己的成名之作,應該是最基本的訪談了吧?令人遺憾的是居然啥都談不出,若真是嘴笨到也罷了,可談起賽車與女人,卻是眉飛色舞,娓娓道來,這樣一個人如何能在17歲信手拈來地引用古今中外名著50餘本的三重門呢?
PeonyInJuly 發表評論於
也謝謝你介紹韓寒。 我聽說過這個名字,一直不知道他怎麽回事。 看這裏的留言,了解了不少。
PeonyInJuly 發表評論於
京妞好!
你最近的兩篇我都讀了,寫得真好。 感覺是用心之作。
無塵2023 發表評論於
我質疑韓寒,比老閻要早哦。
關於韓三篇的問題。那時韓仁均是有他自己的博客的,但韓仁均的博客不出名,沒有多少人知道。有網友拿出了證據,那三篇博客都是韓仁均的博客先發的,韓寒的博客後發的。實際上那是一個確證。
我沒有讀過韓寒的作品。李敖也沒有讀過。也有人同樣質疑李敖說:“你沒有讀過韓寒的作品,怎麽知道韓寒作品不好呢”?
李敖說:“你吃到一個臭雞蛋,吃一口就知道了,難道還要堅持將臭雞蛋吃完嗎”?李敖說,韓寒是個臭雞蛋。
關於郭敬明的問題,我也感到疑惑。在郭敬明承認的抄襲以後,我問過一位女性朋友,我問她:“既然郭敬明是抄襲的另外一位作家的作品,為什麽那位作家卻沒有出名呢”?
那位朋友說:“因為郭敬明是男的。在很多女性讀者看來,如果一位男性作者能將女性的心理把握得那麽細致,是非常讓人驚歎的”。郭敬明是同性戀,他抄襲女性作品,這可能起到了皇帝內經裏麵所說的把握陰陽的效果。
我自己很喜歡老閻的作品,也讚同他很多的看法。但他後來寫的東西也沒法看了。他堅持認為毛岸英不是毛澤東的兒子,這就太牽強了。看照片就能看出來啊。
我最佩服的是老閻關於媒體被資本所控製的說法,這解釋了韓寒、文學城等地方的所有事情。以前的新浪微博也是很不錯的,現在被資本控製以後,也沒有什麽意思了。
文學城也一樣。如果沒有丹黎的堅守,這裏同大紀元和阿波羅網就沒有區別了,文學城也會很快就垮掉的。
唐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eijingGirl1' 的評論 :
微信你幹了什麽?
因為老護照過期,2019年的國內手機號忘了,認證碼也忘了,銀行的賬號和手機號互連的,少一個都不行。

說真的,京妞,還真要謝謝你,要是有打賞,我絕對不像猶太人那樣摳門,應該像中國土豪那樣打賞你。
你一句輕描淡寫的提醒,曾說道,回國一定要帶上舊的過期的護照和新護照。
如果這回沒有帶上舊護照,我的損失慘重,指百元毛像鈔。
中國太神奇,玩得轉,你就是神。
耐心,堅持,用積極的心態遊住中國,最好是哼著《明天會更好》這首歌,少抱怨,多寬容。信教信佛最好,毛教也行。
唐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eijingGirl1' 的評論 :
美國中原大地。。。
他那地方我去過。
現在城裏一個大V,也在那附近出博,還跟人家漏風並沾沾自喜地吹個人點擊量。
前陣子不是就為了個點擊量吵了半天嗎 ?搞笑不是。
接著又說什麽做假,都鬼扯的。哪個不戴假牙的,要美嘛,假假也可接受的。還說不要二手貨,天天能摸新錢幣嗎?拿新的,人家還真要查查,中外都如此。歐盟的500大鈔,就倍受“關照”。試著拿一堆去瑞士,說不定真被人掃地出門。
五毛?酸中,回到中國還不是老老實實把200倍的五毛,百元毛澤東頭像的大鈔貼在褲兜裏,說不定還貼在左胸前溫暖一下心扉,口氣和力度立馬降八度。
入鄉隨俗,隨遇而安吧。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我這麽說, 是因為我們大學群, 裏麵有人說話經常放炮, 然後就把群炸翻了。 有時凍住,然後解凍; 有時就被取締了。 炸了三回之後, 終於那個老放炮的男同學被微信禁了。 顯然2他在四處放炮。 這樣我們的群就安全了。 搞笑啊。 @唐西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唐西' 的評論 : 微信為什麽呢? 是不是你幹了什麽事,微信不高興把你暫停了? 這個有點可拍。 我沒有支付寶。。。
唐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eijingGirl1' 的評論 :
不用支付寶?賣家不收現金,微信嘛錢給凍住了。原來“馬”是沒有良心的。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唐西' 的評論 : “文教方麵的官員”? 肯定恨死他了。 但是出版界是有一些人認識他的。 他出了那麽多書, 也是出版社的搖錢樹啊。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唐西' 的評論 : 唐西的文采又一次綻放 —— “但在廣袤平坦的美國中原大地,挑燈夜戰,麵壁數年,奮筆疾書,把他對中國大陸的暗心理,坦見文博。”。 哈哈哈, 點讚。 老閻是在美國南方。 他是太可惜了。
唐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eijingGirl1' 的評論 :
後台?
是他後麵的巨額利益鏈,在上海文教方麵的官員。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塵2023' 的評論 : 哈哈哈, 你的觀點和老閻應該很像。 挺可愛的。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說韓寒有後台? 這個應該是莫須有。 他是被廣大的讀者捧起來的。 @無塵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水平”這個東西, 是很主觀的。 所以A說行, B說不行。 行不行的, 人家的書一開印就是百萬冊哦。這是客觀的。 :) @無塵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塵2023' 的評論 : “韓仁均寫了韓三篇倒戈”? 在那些的? 往哪倒? 韓三篇是韓寒的文集裏的。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我去吃過早餐,用支付寶,13塊,馬雲先生收我0.74的手續費。”, 那你就不要用支付寶了。 我用銀行的賬號,記得提錢到錢包是free, 從錢包放回銀行是要收費的。 @唐西。
唐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eijingGirl1' 的評論 :
老閻也有寫手?
沒有!
但在廣袤平坦的美國中原大地,挑燈夜戰,麵壁數年,奮筆疾書,把他對中國大陸的暗心理,坦見文博。
回讀一下,又是一場笑。
嘿!中國的事,說不清。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唐西' 的評論 : 是的, 早就這樣了。 挺亂的。
==“名博“牛彈琴”底下就有打賞的,。。。”
無塵2023 發表評論於
我當年參與倒韓,不是因為韓寒過得好,就想拉他下來。韓寒後麵的勢力那麽大,我們那點人怎麽可能做到?也不敢去做啊。
我倒韓僅僅是因為當初在麥田的微博下調侃了一下,被韓粉誤解了,就開始攻擊我,我才打開韓寒的文章看了一下,發現他的文章的確不行。以前我基本沒有讀過韓寒的文章。隻是有一篇寫上海一個大樓著火的文章,我覺得寫得不錯,一看是韓寒寫的,那時對他的印象非常好。
後來一看韓寒的小說,發現麥田懷疑的是對的。
對韓寒有沒有寫作能力,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看法。我認為他沒有,而且我認為韓寒是一個智商很低的人。這是我的感覺,當然不一定正確。
莫言小學沒有畢業可以寫小說,這是那個時代導致的。我二叔沒有上過小學,後來直接讀初高中,考取了北京大學化學係。中國第一顆原子彈的成功,有他的貢獻。那是時代決定的。
但是到了韓寒上高中的時代,不存在讀不起書的問題。
考大學不是考知識,而是一個智商選拔賽。所以,一些有經驗的HR招人,主要看本科。
在倒韓之前,我也是公知,也在公知圈子裏麵認識一些人。既然是公知,肯定是認為自己有判斷力有智慧的。我問一個當時很著名的公知:“韓寒的水平,你難道看不出來”?
他的回答是:“我們不討論這個問題,討論這個問題,會撕裂民間”。
這是他的原話,我沒有聽懂。
但我覺得,既然是公知,至少應該有誠信,要說真話。
韓寒後來沒有開微博。其實微博比博客更厲害,可以對即刻發生的事情進行評論,非常能夠反映一個人真實的水平。所以,韓寒根本就沒有玩過微博。
我記得韓寒以前說過,他不會涉足娛樂圈的,現在卻靠當年的名氣,做導演賺錢。當然這也無可厚非。
我看到有網友說韓寒是幸運的,我也這樣認為。他被某種勢力選中,捧了起來。但那種勢力隻是想利用他而已,用過了就不會再管他。這個時候,韓仁均寫了韓三篇倒戈,然後退出江湖,這是最妙的一招。韓寒全身而退,也給了捧他的那幫人致命的一擊。
後來公知由褒義詞變成了貶義詞,也就是所謂的公知汙名化。
但這不是別人汙的他們,是他們自己汙的自己。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唐西' 的評論 : 哈什麽韓啊。 隻是挺喜歡他寫的一些東西。 而已。 我也挺喜歡老閻寫的一些文章。 不過沒想到他會攻擊年輕人。 都是和他女兒一個時代的人, 可能還比他女兒小。 何必呢。 當初看他“戰”顏寧, 我就這樣覺得了, 何必呢。 不過後來知道他生氣人家的文章裏沒有提到他的工作。
唐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eijingGirl1' 的評論 :
可怕?真的。
名博“牛彈琴”底下就有打賞的,這玩意兒如同搞直播,人家也付出了勞動,也是應得的。中國大陸有錢人太多了,發嬌情包的,善意的,欣賞的。。。賞個紅包小兒科啦。
當量大的時候,天啊,那數額可不得了。
我去吃過早餐,用支付寶,13塊,馬雲先生收我0.74的手續費。那你說吧,每天全中國有多少像我這樣的I sb,交易額實在驚人。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唐西' 的評論 : 她肯定是。 她自己發文說過。 得了5元打賞, 高興得什麽似得。 確實有人說她在日本做得不是什麽好工作。 有好工作的人, 誰會靠別人打賞生活呢。 不過, 我把話擱在這, 她很快會回來的。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唐西' 的評論 : 不太懂。 老閻也有寫手? 應該不會。 不過文城確實有一家子上陣寫博的, 馬甲一堆。 然後一遇上反對她的, 就說是馬甲。 被人揭發, 還厚顏無恥地繼續。 :)
唐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eijingGirl1' 的評論 :
看來你是重度哈韓的?

韓寒再怎麽補救,都無法洗刷我對他的認知。他一出圈就被人質疑,一握手,就被人發來異樣的眼神。眼神無法造假。
難啊,當你有錢的時候,就最怕人家翻故事,人肉過往。韓寒不是說了嗎 ?他的圈子很小,很小,怕見生人。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唐西' 的評論 : 這個太可拍了。 應該是商家出錢的。 變相做廣告吧。 虛假廣告。
唐西 發表評論於
這兩天讀博文,我說的是城外的博文。原來文章寫的好,是有讀者用微信現金打賞的,給紅包。
那麽寫手就更來勁了,難怪那個日本墨脈詩人告別了文學城,估計她也想得別人打賞吧。不知誰,早期給我QQH,說她過往挺苦的,非常敏感。看來我還是真有這感覺。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我確實隻是看來文章標題和第一篇。 老閻說韓寒是“低智能兒”, 真給我看樂了。 那時候老閻還不知道, 韓寒後來又出了好幾本書, 得了好幾個各種賽車冠亞軍, 還拍了四部電影。 @汪
唐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eijingGirl1' 的評論 :
中國寫手太多了,老閻那些也隻算暗箱操作,不是黑勢力,是一種暗黑的力。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汪老五' 的評論 : 問好汪老五。 謝謝你喜歡我的博, 謝謝臨帖留言。 相信韓寒的大多數文章是他自己寫的, 他爹又不會賽車, 估計也不會打遊戲; “粉寒”後悔? 不知道呢。 隻知道2012-2014 韓寒先後出了好幾本書, 首次印刷都在百萬冊以上, 之後還有加印。
唐西 發表評論於
昨天看一則新聞,中國警方摧毀了一個水軍點,裏頭有600個手機同時運作,每人負責50個手機,專門替商家寫好評。
都是人工操作,還真的在那裏寫。C and P
這有組織賺錢,震撼!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唐西' 的評論 : “至於老閻,他是暗地裏的打和疑,也費了不少勁的。意淫加筆淫是一種力量,一種黑力量。我是這樣認為的,老閻是一個代表吧。”。 老閻是黑勢力? 國內的人沒看他博客的少吧?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韓寒後來退場,”, 韓寒哪有退場。 後來國內的博客風過去了, 開始微博了, 人家又成了微博的大紅。 但是他很快開始拍電影了。 就寫的少了。 他的小說沒什麽好。 雜文好。 @唐西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唐西' 的評論 : 哈哈, 你這個超級手機太有意思了。 我回去想個華為。 可以海上/山上衛星通訊的那種。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互聯網的興起讓他更紅, 同時也給他帶來了傷害。 @七成半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七成半' 的評論 : 謝謝臨帖留言。 他1999年就出小說了, 還很暢銷。
汪老五 發表評論於
BeijingGirl1,周末愉快!我一直喜歡你的博文,以後一直還會讀。你說你讀老閻的文章不多,我建議你致少讀一下他的專欄"掃蕩韓粉",再看你的這篇博文,有沒有要改進的地方。老閻在專欄裏表達的意思,一 以韓寒名字發表的文章不是韓寒所寫。= 因為以韓寒名字發表的文章粉韓是要後悔的。老閻沒有談及那些作品好壞。老閻表達的是欺騙讀者人品不好,老閻甚至有專文說韓塞有過人之處。韓寒現象後來是團隊抄作,收割韓粉團隊得利。對於作品是不是韓寒所作,仁者見仁 智者見智。
唐西 發表評論於
天啊!換了個超級手機,太快了,剛寫好回帖,不知道觸碰了哪裏,退屏了。
想說的是,韓寒是粉絲和屌絲,水軍和網暴興起,網戰和罵戰的年代。那時候講證據?給方舟子打得他心絞痛,人家還明著打,理據都擺在那裏了。看看韓寒匆匆忙忙拿出小說的原稿,來粉場,連抄都抄錯,更別提小說裏頭的細節了,說多錯多。
韓寒後來退場,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至於老閻,他是暗地裏的打和疑,也費了不少勁的。意淫加筆淫是一種力量,一種黑力量。我是這樣認為的,老閻是一個代表吧。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對了, @無塵 說韓三篇是他爹寫的。 證據是什麽? IT 男打入他爹的電腦, 看見原件日期了? 因為他爹肯定是沒發表過的。 就算如此, 也不能說明就不是韓寒寫的。 不過他爹給他輸入了一些想法, 是可能的。 @無塵。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人家時間,地點,依據都非常有邏輯地羅列出來,韓寒那幫小弟們真的看傻了。”, 那叫什麽證據啊。 用法律的術語說,是臆想臆測。 人家沒出生,就不能寫以前的醫院了? 不很搞笑麽。小說哎。 @唐西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莫言也沒幹上過大學, 學曆小學5年。 老閻也是工農兵學員。 韓寒上了大學, 就成不了韓寒。 @唐西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唐西' 的評論 : 他肯定不能講文學, 講寫作, 因為他沒有理論基礎。 北京文學的總編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我家族的親戚。 也沒有上過大學。 但是作家總體來說, 還是草台班出身的厲害。 學曆太多的理論, 想象力就被限製了。 這就是為什麽韓寒能脫穎而出的原因吧。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唐西' 的評論 : 韓寒肯定是痛的。 他寫出來的東西被人說是抄的。 當然會痛。 但我覺得他不會顧及那個“網紅”的頭銜。 他後來拍電影, 再怎麽樣, 錢是賺得比他寫書多太多了。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韓寒有後台, 樂死我了。 他有什麽後台, 上海郊區一個鎮子上的孩子。 他17歲,1999奶奶開始出書, 認識了一些出版人是真的。 如果又後台, 他的雜誌怎麽能被斃了? 一千多萬印好的雜誌, 逗化成了紙漿, 當然,他自己少部分賣了一些。 @唐西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唐西' 的評論 : 哈哈。 真誠滴說, 我覺得男人們是有點羨慕嫉妒恨。 當然男人也可以說女人哈。
唐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eijingGirl1' 的評論 :
倒韓必失敗。。。

也不能這麽說。質疑韓寒的都是些理工男們,人家時間,地點,依據都非常有邏輯地羅列出來,韓寒那幫小弟們真的看傻了。
後來那個麥田博主,麵對超級強大的韓寒幫的壓力,像似寫了一份“檢討”似的博文,退出了。期望大家不要人肉他,人家還要糊口養家。
一個大學沒有讀過,居然罵政府,批官僚,論時政,變相散布讀書無用論的小伢農,還成千萬級網紅,要是今天在習大大的環境底下,天啊!死了不見灰哦。
再來一個倒查20年,賬目上交,那就。。。寒上加寒!
唐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塵2023' 的評論 :
韓寒?我就是其中的一個質疑者。方舟子的論點、論據很有力度,可惜韓寒的阿拉後台非常硬,他隻能消退,要是來個急刹車,牽涉的麵太大,會傷筋動骨,撼倒一批官員。
上海阿拉夠團結,硬撐出一個超級網紅。但韓寒真的是沒有什麽才華的,他是一個街混小聰明而已。
從語言,從字體,待人接物,文學修養,到麵談問答等等,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背後有高人在支撐著,今天要是碰到GPT,韓寒死得更慘。
方舟子沒有敗下陣來,隻是他的筆槍,很多時候是咬文嚼字,死纏爛打,射錯了方向。當然會惹出眾怒,還惹出了大禍,隻好留在了南加州,成了獨立“酸”華人士。
我不倒韓,真的質疑他的文學水平。他的背後團隊,操控水準相當高,通過他建立了一個非常強大的商業圈,圈錢無數、無數。韓寒不是說了嗎?U sb。你傻X。
激流勇退是韓寒最為得意之作,但麵對曾經的超級網紅,韓寒的內心也是不好過的,那種痛隻有他自己和上帝知道,他非常害怕講文學,講寫作,因為說多錯多。
改天試試,當麵問問韓寒,什麽時候來個諾貝爾文學獎?反應絕對讓你吃驚。USB,你是跑不了的喲。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我現在覺得辦公室的同事都比以前 nice 了。 :) 戰半天, 韓寒和顏寧不是都在嘛, 還都混得挺不錯的。 唐西應該寫文,和碗裏打網球什麽的。 :) @唐西。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唐西' 的評論 : 問好唐西。 相信人家就是說一下啦。 不過有的人確實很沒品。 特別的雙重標準。 網暴也是人生的一種經曆。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跟網友討論挺有意思的。 回複留評寫得多了點。 不知道@無塵還是倒韓中堅。 不喜歡韓的人我也理解。 如果中國有大選, 他肯定也成不了什麽“官兒”。 @無塵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塵2023' 的評論 : 我一貫認為, 語言不是文章最精華的部分, 立意才是。 “不以詞害意”, “詞句究竟還是末事,第一立意要緊”, 我上中學時看紅樓夢就學到了。 韓寒的文章就是如此。 如果中心意思出彩, 要注意的就是別囉嗦。 韓寒也做到了。 什麽人囉嗦? 老了就囉嗦了。 :)
唐西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我愛丁二酸鈉' 的評論 :
陷入憂鬱中,到現在還經常失神。。。

這麽嚴重?不至於吧。看著你進城出博的,抑揚頓挫,有勢有力,還文采飛揚。
網暴的事到處有,已經是一種常態,應該給自己定一個承受的底線,過了就不玩了唄,歇一會,就好了。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倒韓必失敗, 我覺得不是由於什麽組織不好, 方舟子犯了錯誤之類的。 而是像我下麵說的,這種攻擊人的做法就不可能成功。 大家看韓寒的東西, 是自願的。 怎麽你曾經是反對韓寒的中堅分子麽? 這個“不再倒韓”的理由也挺可笑的。 沒有女朋友就不堅持自己的觀點啦, :) @無塵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塵2023' 的評論 : 我覺得“倒韓”這種做法很幼稚可笑。 方舟子這種靠攻擊別人而生存的人挺可悲的。 覺得韓不好, 最好的是你可以做的更好, 而不是要把別人踹下去。 如果有證據, 可以訴諸法律。 無塵當時估計熱血了一把。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我現在如果有時間, 看一些曆史書,如果再有時間,曆史劇。 覺得中華民族很有韌勁。 不論被揍得怎樣,都會爬起來。 很讚你最近的新文。 周末愉快 @小舟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萬湖小舟' 的評論 : 小舟你好。 謝謝臨帖留言。 我很理解你所說的。 很欣賞你說的,敢說的人,不一定給人啟迪。 我有一段時間很關注80/90後, 覺得中國的希望就寄托他們身上了。 謝謝你的支持和鼓勵。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我上麵的這本韓寒的書, 《我所理解的生活》, 有一些采訪時他說的話。 他的回答都挺幽默的,很出彩。 韓寒最大的優勢是他不裝。 理解一個人, 隻看他傻的一件事, 是不夠的。 @遊海兒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對一個17歲發表小說的的男生, 肯定是聽不到遠大理想、政治正確之類的。 記得最早的時候有個視頻, 一個女記者,氣勢洶洶地說, 你使用 AQQ/BQQ 嗎? 韓傻了巴唧地說, 沒有。 那又怎麽樣呢? 後來大家知道了韓寒, 誰知道那個女記者在哪兒? @遊海兒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遊海兒' 的評論 : 謝謝'遊海兒'臨帖留言。 我看過一些采訪, 覺得韓挺真實的。 說得話確實有搞笑的時候, 但是大部分時間很聰明,天馬橫空, 主持人想不到的。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如果那個女原作者同意了, 就是買賣了。 買賣還抄什麽抄, 一方出錢一方出力的事兒。 @無塵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我先來回複一下你的留言關於郭敬明。 你說的這種情況, 嚴格說不是抄襲。 是出版界常看到的情況, 應該叫“貼牌” - 把沒名的人的作品, 貼上一個“名牌”標簽, 為了發表和賣得好。 池莉的丈夫也幹過這事, 把他的小說,貼上“池莉合著”。 不然。。。 @無塵
無塵2023 發表評論於
首先我談一下郭敬明的抄襲。這個是郭敬明自己也承認了的。但是文學上的事情就是這樣奇怪,同樣一篇小說,原作者寫就不紅,換上郭敬明的名字就火了。原作者是女的。可能是因為女人寫女人題材文章不容易火,男人寫女性題材容易得到女性認可吧。
當年質疑韓寒,簡稱倒韓,我當時也參與了。當時方舟子突然站出來挑起了倒韓大旗,也正是因為方舟子的無腦,導致倒韓的失敗。他居然離開了新浪微博主戰場,去了搜狐,最後他自己被微博平台淘汰掉了。他當時太高估自己了。
後來的楊宏偉,也就是司馬3忌成了微博大V,還有孤煙暮嬋,現在在Youtube上也有專欄了,也是通過倒韓出名的。這些人我當時都很熟。
但我後來退出了,沒有同他們一起繼續搞。因為我覺得自己是專業人士,在微博上成為大V,顯得自己不務正業。
實際上我當年倒韓,是被罵出來的。我看到韓寒寫的文章:“小破文章一篇”,那篇文章的確是韓寒自己寫的,但那篇文章完全是口語化的文章,語句也不是很通順,的確就一個高中生水平的文筆。當時還有一個網站,叫頂頂華文,裏麵有韓寒的小說:就這樣飄來飄去,我打開看了一下,也都是口語化的文字,高中生水平而已。當然,如果有人給韓寒帶上光環再來看,可能覺得很好,因為文字這種東西,沒有客觀的標準。就像人的長相,我覺得舒淇長得不好看,但有些人認為她美得不得了。我覺得像朱琳那樣的才叫好看,每個人標準不一樣吧。
我這個觀點一出來,就被罵慘了,是我第一次遭遇網暴。第二次遭遇網暴是因為疫情期間我反對戴口罩,第三次是因為鐵鏈女。
遭遇網暴以後我不自覺的就加入了倒韓大軍。但我覺得方舟子那種逐字逐句的分析,也是沒有道理的。也是因為方舟子比較偏激的做法,反而讓倒韓派有些理虧,導致最後倒韓的失敗。
但當時實際上已經有了證據。韓三篇是韓仁均的博客先發的,所以,韓仁均才是韓三篇的原作者。發現這個問題的是一個搞IT的,但他不是倒韓大軍的一員,他隻是憑他的專業技術顯露一下而已。後來有女韓粉為此獻身於那個IT人員,讓他閉嘴。他後來就倒戈了。韓寒當時能夠挺住,於女韓粉對他的癡迷有關。所以後來有韓寒身高不滿一米七的論爭,六六親自為韓寒量身高,證明他有一米七。但即使把他身高拉到一米七五,也算矮個子吧?也是因為這個,韓寒才逐漸失寵。
我後來不敢再倒韓,是因為我繼續倒韓的話,我就一個女性朋友都沒有了。所有的女同事都開始仇視我。
但我始終認為韓寒的作品,主要是韓仁均寫的。以韓寒的智商,他賽車水平應該也不會很高。至於韓寒當導演,隻是電影用了他的名氣而已。
韓仁均寫了一些針砭時弊的文章,這是不錯的。但後來由於影響力太大,就寫了韓三篇,給上海市委交了投名狀。他隻是一個投機者而已。
萬湖小舟 發表評論於
多謝京妞介紹。前幾年我很少來文學城,主要在校友辦的小網站和萬維網活動。所以你文中提到的那些作者我都不熟悉。閻的文章我看得很少。韓寒的作品更沒有看過。一方麵是孤陋寡聞,另一方麵是同時代的作家或網絡寫手人生經曆大同小異,所以他/她們的作品讓我感到新鮮的不多。我看文章不是看誰敢說,而是看是不是給人有啟迪。年輕下一代的作家和網紅寫家,生活經曆和我這一代沒有交集,就很少關心他們/她們寫了啥。我比較喜歡看前輩,和前朝代作家的作品。因為他們的生活經曆我沒有經曆過。尤其在年輕的時候,看他們的文章和小說,知道人性有美和善,社會有光和暗。這些作品對青少年時期的我非常有吸引力。現在成了過來人,一些作家的作品比如莫言,對我就沒有太大的吸引力了。京妞業餘時間愛寫作是非常好的習慣。而且題材廣泛,文筆犀利,針砭時弊。讚。
遊海兒 發表評論於
如果你看過韓寒被采訪的錄像,應該會有不同的感覺。他的談吐與文筆完全是南轅北轍。一丁點也看不出他會寫出三重門那樣的作品。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藍鯨芸' 的評論 : 是啊, 可能都40不惑了。 韓寒有了女兒, 他說不讓女兒再寫東西; 郭敬明就不知道了。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彩煙遊士' 的評論 : 問好彩煙老師。 期待你的菜。
藍鯨芸 發表評論於
誰知道韓寒和郭敬明的近況啊,現在好像無聲無息了哎。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酸掉牙的醋帥哥和要反胃的媚怨女,特別是還要攻擊人的馬羞馬大姆。晦氣呀,很不愉快的現象。”。哈哈哈, 你笑死我了, 幽默的 @羽音。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古樹羽音' 的評論 : 問好羽音親。 近來可好? 謝謝你的支持和鼓勵。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藍鯨芸' 的評論 : 問好阿藍。 同意你。 有些人就是不會好好說話,倒很會罵人。 :)
彩煙遊士 發表評論於
老閻是文城的大才子,可惜走的太早了。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藍鯨芸' 的評論 : 問好阿藍。 同意你。
古樹羽音 發表評論於
學習了,原來那麽早就有中文網站了,老太婆起碼落後二十年。
“ 中國的上一代, 要學會尊重別人。民主有爭論,更重要的是協商和妥協。如果你整天對不喜歡的人罵罵咧咧,一邊罵文革,一邊使用文革語言給人起外號,造謠扣帽子,甚至定罪,你那是民主嘛,那是獨裁好吧。 要民主, 先學會尊重別人吧。” 盛讚此話!大讚京妞妞!

真不願意看到的現象:酸掉牙的醋帥哥和要反胃的媚怨女,特別是還要攻擊人的馬羞馬大姆。晦氣呀,很不愉快的現象。
藍鯨芸 發表評論於
大千世界不同觀點不同看法太正常不過了,但是有話要好好說,極端言辭低俗罵戰攻擊性就隻能讓人看低。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華府采菊人' 的評論 : 問好采菊人。 謝謝臨帖留言。 第一次聽說“文革特區”...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選舉舞弊”, 是有訴訟的吧? 由法律決定。 @零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零不是數' 的評論 : 問好零不是數。 如果有證據, 就應該提起訴訟啊。 都是一些莫虛有的誅心吧。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我愛丁二酸鈉' 的評論 : 問好丁二酸鈉。 謝謝臨帖留言。 我記得你的貼, 很有特點, 還很幽默。 看到你說,我剛才又去了, 覺得你的留言都很好啊。 個別人口口聲聲要民主, 但是自己完全不執行民主。 雙重標準嚴重,對執不同的觀點的人進行人身攻擊。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大號螞蟻' 的評論 : “所以投票的意義在於民主背後的力量的代表程度。”,你這段話講得非常有道理。 謝謝分享了。
華府采菊人 發表評論於
何止文革語言的使用? 推崇文革時期的, 又堅決不同意建立文革特區,還不是拍過那種日子
零不是數 發表評論於
"對他所有“代筆”的指責, 完全沒有證據" ? 他們也是這麽說選舉舞弊的。
我愛丁二酸鈉 發表評論於
“中國的上一代, 要學會尊重別人。民主有爭論,更重要的是協商和妥協。如果你整天對不喜歡的人罵罵咧咧,一邊罵文革,一邊使用文革語言給人起外號,造謠扣帽子,甚至定罪,你那是民主嘛,那是獨裁好吧。 要民主, 先學會尊重別人吧。 ”

說得非常好!
前天我試著寫個東西發出來,差不多被罵了個雞血噴頭,整個火雞節都陷入憂鬱中,到現在還經常失神。
60年代中期出生的我,高中之前根本就沒有受過什麽係統教育,知識稀鬆、語言貧乏。罵又罵不過他們,…………。
大號螞蟻 發表評論於
民主論戰不是辯論,而是講數。投票不是喊口號,而是代表著錢和槍的走向。如果有事就打架,固然是最明確的答案,以前決鬥定有理就是這個意思,勝敗就是上帝的答案。因為正確的一方必然會有更大概率的實力和信心的增長。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理論口號再動聽,打輸了就是錯的。
但是打來打去畢竟成本太高。所以投票就是一種民調或者兵棋推演。在誤差範圍內可以預判武鬥的結果來避免武鬥的成本。所以投票的本質不是誰有理,而是誰有力,並表示真金白銀的投標。換句話說,投票表達的不是意見而是立場。是準備投錢投槍的立場。沒有背後錢槍的可能投入,這個票就沒價值。
所以論戰也不是去辨誰有理,而是去辨誰有力,誰有利。從而影響投入的立場。所以投票的意義在於民主背後的力量的代表程度。論戰的意義在於影響立場的程度,不在於道理道德上的對錯。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iglow' 的評論 : 問好大樓。 謝謝臨帖留言鼓勵。 很讚你一直堅持分享新聞時事。 不容易啊。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柏舟泛流' 的評論 : 是啊, 經常看到有人說中國要民主。 願望很好, 怎麽做卻不知道, 也沒意識到自己其實就是多麽地不民主。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柏舟泛流' 的評論 : 問好柏舟。 我以前買中文書都是從網上。 沒有買過期刊類。 十幾年前我還經常看小說的時候, 是買各種精選。 另外買我喜歡的作家的作品。 你可以試試到這些雜誌的網站直接訂閱。 我以前網上見過。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文學城論壇互罵的也很多,我都習慣了,被罵就舉報,還好管理員給力。國內現在流行小作文水軍營銷號,出個大小事就有幾方網絡大戰。網民從開頭的迅速站隊到現在吃瓜坐等反轉,也算是一種輿論進步了。”。 我很少去論壇。 看來那裏發帖的人沒有自己管理留言的能力, 所以罵人多一些。 :) 國內的情況我就不知道了, “小作文水軍營銷號”, 是個新名詞。 謝謝你的分享。 @shaoning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haoning' 的評論 : 問好shaoning. 謝謝你的臨帖留言。 喜歡你的發言。 民主不應該包括造謠和罵人。 但是在爭奪權力的過程中, 這些現象會出現, 充分顯現人性不那麽光彩的一麵。
biglow 發表評論於
你最後一句話說得好。
柏舟泛流 發表評論於
“中國的上一代, 要學會尊重別人。民主有爭論,更重要的是協商和妥協。如果你整天對不喜歡的人罵罵咧咧,一邊罵文革,一邊使用文革語言給人起外號,造謠扣帽子,甚至定罪,你那是民主嘛,那是獨裁好吧。 要民主, 先學會尊重別人吧。 ”

說得非常好。
柏舟泛流 發表評論於
不好意思,問你一下問題:你們是那兒訂或者在那兒買中國國內的一些文學刊物?比如人民文學,長江文藝等這類刊物. 以前費城中國城內有一中文書店,可以買。現在書店關了,不知那兒有賣的? 今年我讓侄女幫我訂了幾份,但國內不讓寄,或者郵寄價格特別貴。
shaoning 發表評論於
其實民主也包含互罵,hhh。就看每次大選吧,我覺得川普很大心髒了,他女兒一家也跟著線上線下被人罵,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文學城論壇互罵的也很多,我都習慣了,被罵就舉報,還好管理員給力。國內現在流行小作文水軍營銷號,出個大小事就有幾方網絡大戰。網民從開頭的迅速站隊到現在吃瓜坐等反轉,也算是一種輿論進步了。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香山秋楓紅' 的評論 : 問好秋楓紅。 歡迎臨帖留言。 你這個狗的講解很獨特啊。 最後的那種狗, 不太想得出其情況。。。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沒想到文學城裏也在說他。 :) @dong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ong140' 的評論 : 問好dong. 我知道韓寒是因為回國探親的時候, 家族裏的年輕人在說他。 那時他的博客非常熱。 他在博客裏發一個 “喂~~~”, 底下的留言立刻就排上長隊了。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多倫多橄欖樹' 的評論 : 小樹早。 看到你我就想到各種花。 是的。 高出不勝寒。 如果韓寒沒有得到美國時代雜誌的提名, 很多人根本不會注意到他的。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因為無論如何立場都不能找出理來。關鍵還是有沒有力來保衛。”。 是。 所以還是要看實力。 這是最基本的叢林法則。 @大螞蟻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大號螞蟻' 的評論 : 你的話說得非常有道理啊。 點讚!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大號螞蟻' 的評論 : 給大螞蟻上茶。
香山秋楓紅 發表評論於
去土耳其,驚見那裏野外的狗都溫和無比,食宿無憂,即便躺在公共大廳中央也無人擾它們,這些得益於當地宗教的庇護,第一次感歎宗教的魅力。想到國內戶外野狗,常惡犬傷人,想來是常遭欺淩的結果,一條夾尾遊蕩街市的樂犬,無辜被遭石扔啐罵,積怨在心,久了也會變成一條惡犬,亂咬人傷及無辜,讓內心的世俗、醜陋暴露無遺。野犬亂竄被罵也罷,原本一條規矩的狗被強行拴在一塊尊貴的地盤不得挪步,遭眾人驅趕,那才冤枉呢,可見欲望被強製滿足其效果也未必怎樣,這就是自由、自在的妙處。問好北京妞,節日快樂!
dong140 發表評論於
從京妞這裡了解了韓寒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人出名了,對他們說三道四的人就多了~~
大號螞蟻 發表評論於
戰什麽戰,都是戰五渣。決定權在有錢有勢的而不是有理的。因為無論如何立場都不能找出理來。關鍵還是有沒有力來保衛。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確實, 第一張圖片來自網絡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