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磯槍擊案 案發7分鍾前他坐在遇害人的位子上

打印 (被閱讀 次)

 

洛杉磯槍擊案: 案發7分鍾前,他坐在遇害人的位子上

 

大前天,即1月21日大年三十兒下午,我同LD駕車至位於洛杉磯以東、素有“小台北”之稱的華人社區Monterey Park,看望友人。

回返下山時,發現主路Garvey 大道已封街。細一看,路障裏的街道上,正舉辦遊人如織的迎新遊園會,一半會兒不會解散,便趕緊調頭,從路口的美國銀行(BOA)拐入,穿過其側是一溜商家的大片停車場,尋找另外的出口。而期間所經過的一棟占地最大的方盒子建築,便是“舞星舞廳”(Star Dance Studio),亦即當天一場震驚全美的槍擊案所發生之地,——在我們在那裏繞來繞去找出口的7小時之後。

 

第二天友人在電話中怪我:昨天留你們吃接年飯,你死活不肯,結果錯過“現場大片”的奇觀啦!

我問咋了。

她回說:昨晚緊盯窗外,一夜沒睡,因為想睡也睡不著。地麵上警車聚集,列隊出動,直升飛機亦於上空兜圈盤旋,徹夜轟鳴。後來聽鄰居說深夜10點多發生了槍擊案,就在山下的Garvey大道旁的“舞星舞廳”,連死帶傷20多人……

 

我聽完脊背發涼,一陣後怕,禁不住細細推想:如果凶手不是空降,就應該從我們找不到出口的那片停車場,持槍進入“舞星”的。那麽倘若我們在友人家裏等晚餐,酒足飯飽後再聊一會兒,則很容易把那7小時消耗掉。其後再下山進入這片停車場,會不會趕上歹徒下車手持長槍準備開火,或是行凶後瘋狂衝出見人就殺?

不過,那隻是腦補中的驚悚情節。我以想象“讓子彈飛”,“讓子彈再飛一會兒”,也就累了。與LD對飲一杯壓驚酒後,迷迷糊糊地睡去。

 

然而昨日,當我從另一則新聞中獲悉,一位我熟知的老大哥筆友,——周愚先生,把離這場災難的時距,從我的7小時縮短到他的7分鍾、且正可能是這7分鍾讓他得以死裏逃生時,我看呆了,也才真正領會到,什麽是七星高照一般的“命大”。

因為,就在他離開舞廳的那一刻,槍手應該正在停下場上準備大開殺戒;因為,就在他離座7分鍾後,入座於他位子上的另一位男子,成為被槍手射殺的第一位亡者。

 

周大哥筆名周愚。因德高望重、著名等身,他在南加的文圈中廣為人知,被大家親切地稱為“周大哥”。關於周大哥的生平榮譽,網上有一籮筐一籮筐的信息。我在此就事說事,直接把“命大”的周大哥介紹給您。

21日當晚,為慶祝中國年喜迎新春,“舞星舞廳“專辦了一場“中國新年跨年晚會舞”,周大哥應邀前去參加。

 

周大哥一進場,舞廳的經理馬名偉先生就迎上前,熱情招呼,並把自己的位子讓給周大哥坐。

這樣做一是現場人多,二是兩人相當熟稔。——的確,通過跳舞健身的的周大哥,是舞廳的常客。又因周大哥是一位能文能舞的作家舞星,就特別受業主的敬重。周大哥前年的新書發表會兼卡拉 OK 舞會,及去年他的結婚六十周年鑽石婚的慶典舞會,都是在這家舞廳舉辦的,也都是由馬經理幫忙打理並親自擔任 DJ.

 

據我所知,在洛杉磯文藝圈裏,很多中老年作家通過跳交誼舞,會晤友人,鍛煉身體,那包括我和周大哥的已故好友,——我最近為之寫係列博文的黎錦揚先生。

黎老曾告訴我:他最初的室外活動,是從心髒不適開始,那時候的主要活動是散步。後來發現,日複一日地經過同樣的街道房屋、以及三五成群的垃圾桶,實在無聊,就在朋友的建議下,改為既能會友、又能同友人一道隨曲翩躚的跳舞了。

 

不知是君子愛舞跳之有道,還是命中注定,21日10點剛過,周大哥就收步回座,打算小歇片刻就離開。因為出來前妻女叮囑過他,要早些回家。

哪成想他離開後7分鍾,槍擊案發生,而第一位飲彈身亡的,正是馬經理。馬先生在周大哥走後坐回原位,被進來的歹徒舉槍射中。據後來新聞報道,那一刻正是案發時間,在夜裏10:22。而周大哥是在10:15離開的,僅差7分鍾。

 

周大哥在群裏曾說:他走時把抽獎券送給鄰桌的舞友們,其中的一位是他很熟的菲律賓裔男性舞友。後來得知,那桌的死亡人數最多,包括那位菲律賓老友,也無辜地倒在暴徒的槍口下。

殘忍的殺戮中也有感人的場麵。周大哥在群裏也分享道:一位他熟悉的台灣女舞友,男伴是美國白人退休警察。槍擊案發生後,他勇敢上前掩護女子,替她擋槍身上兩處中彈……

還有相當提振的另一幕,就是槍手在“舞星”作案後逃走、又持槍闖入不遠處叫做“Lai Lai Ballroom“的另一家舞場行凶時,被一位勇敢的小哥迎頭阻截。那位小哥瞧著不大,從錄像的動作中看,也不像是受過專業訓練的士兵、警察什麽的,就憑一個字“勇”,赤手空拳地從罪犯手中奪過槍,還同罪犯無畏地對抗下去,直到罪犯認輸轉身逃走。

 

關於凶手的殺人動機,網上信息鋪天蓋地。有人說情殺,有人說是因他在此處丟過工作,而進行瘋狂的報複。眾所周知,凶手已自戕身亡,那麽作案動機也隻好等警方進一步給出。作為離一場大規模槍擊案第一次這麽近的我,目前所確定的,就是以7分鍾之差而逃過一劫的周大哥,正同很多其他文舞之友一道,積極參與受害家庭的善後事宜和撫慰工作。——在他眼中,為人造福,才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之“後福”吧。

 

為了便於各方人士表達愛心,我在周大哥群裏挑出兩條相關信息,整理如下:

Asian American Advancing Justice等8個南加州亞裔團體,已為蒙特利公園槍擊案的受害者,建立一個gofund 帳號: https://gofund.me/f804bb72

此網站的Gofund,是得到縣政府第一區縣務委員Hilda Solis背書的唯一官方網站。此外,洛杉磯縣亞裔員工協會(LACAAEA.com) 也正同縣政府積極合作,為受害者家庭提供包括財務援助、心理谘詢、政府資助等方方麵麵的援助渠道。

 

匆此吧,為無辜的死難者致哀。

願天堂裏沒有仇恨沒有傷痛,隻有陪伴他們跳舞的天使;願這場暴力事件中所有如馬先生一樣的無辜亡魂,在和平長駐的往生裏,永遠邁著歡欣而悠然的舞步!

 

周大哥贈書前為我簽字 ( 攝於 2011年 ?月)

 

舞星舞廳入口 (取自網上)

 

死難者,左二是馬先生 (取自網上)

 

市民在舞廳門口的悼念之地 (取自網上)

 

勇敢的小哥(左)同罪犯抗爭 (網上截屏)

 

感謝閱讀!

采心於2023年 1月24日,大年初三

 

望沙 發表評論於
采心很美啊,讚
悉采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好的,說定!還有,裝束上也正在朝你看齊呢:)

感謝!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悉采心' 的評論 : 好呀好呀,下次一定要請噢。好喜歡采心的裝束,美就一個字!:)
悉采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維加斯的晨光' 的評論 :

其實出事的舞廳不在丁胖子所在的廣場裏。丁胖子廣場位於Garvey大道北側,舞廳則位於大道南側(斜對過)的美國銀行的後院,被夾在美國銀行和德成行(洛杉磯著名的中藥店)中間。所以下次您再來時要想“認識”一下舞廳,則需穿過Garvey到馬路西南。。。

感謝晨光的留言!願新年安好如初!
悉采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亦緣' 的評論 :

嗯,後來還有人說,馬先生是試圖阻止罪犯才中彈的,這個我還沒跟周大哥確定。不過從周大哥群裏的網友反映看,馬先生是那種熱忱、認真有誠信的人。得知他遇難後,群裏一片唏噓和哀歎。。。

感謝緣妹來看俺:))
維加斯的晨光 發表評論於
太驚險了。我以前住洛杉磯的時候周末經常去蒙市,丁胖子廣場裏有幾家餐廳吃過飯的。舞廳倒是從來不知。 願逝者安息!
亦緣 發表評論於
從別的博客也看到紀念舞廳經理馬先生的文章,挺好的人。太悲哀了!
還好你的朋友周先生沒事,命大福大
悉采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ionaRawson' 的評論 :

高妹真是敏銳的、具有前瞻性的媽媽。我那時(孩子小時)就沒那個心眼兒。好在他們平安長大了,現在也無需禁不用教了。。。

感謝分享!
FionaRawson 發表評論於
我家的娃,從會講話起就什麽暴力電影隨便看(色情的除外)。我記得我女兒6歲時候(和小羽一樣大),看抗日神劇的時候就會指著地上的“死人”說,這些一看都是裝的,你看他專門挑了個舒服的姿勢躺下的:)

很悲哀,但是每次有校園槍擊案都告訴他們實情。每次去人多的地方,電影院,都告訴他們如果哪裏進來槍手,你們去哪裏躲。講各種被陌生人拐騙的案例給他們聽。相比之下,我自己的童年要快樂得多。
悉采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望沙' 的評論 :

是真事兒呀,莎莎會算,知道的:))

感謝!
望沙 發表評論於
哇,這麽玄的故事,真是有天命保護的人
悉采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平等性' 的評論 :

是呀,平等善辯,哪天給我們寫一篇如何控槍的博文?

感謝!
悉采心 發表評論於

“和死神有過幾次親密接觸”?等不及讀水星的“曆險記”了。不過知道你現在平安在此,先是開心!

感謝分享!
悉采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FionaRawson' 的評論 :

怎麽進行風險教育?快跟我傳授傳授。要不你寫一篇文發上?相信很多有孩子的文友都等著看呢。

謝高妹!
平等性 發表評論於
采心寫得好,讚一個!唉,真希望這樣的悲劇,永不再發生!
水星98 發表評論於
真是驚心動魄!采心與周大哥福大命大,躲過一劫,可惜了馬名偉經理和其他幾個無辜的人。有時候人和死神就相差一步,還真得相信天命。我和死神有過幾次親密接觸,深諳此理。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58111/202109/33056.html
願采心從此遠離災難!
FionaRawson 發表評論於
哎呦采心,你可別嚇我!!!!

我現在最擔心的是孩子,他們長大了出去怎麽辦尼?我現在是隔三差五給他們進行風險教育,可悲。
悉采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麥姐' 的評論 :

喜歡麥姐“蒲公英”的比喻,就想飄呀飄有一天能再飄到媽媽懷裏。。。不說了,不然惹你和沈香傷感。讓咱們一起笑對新歲,幫回不來的父母照顧好自己。。。

給麥姐拜年!
悉采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dontworry' 的評論 :

可不是,回去看了看,以前發過的好幾張都是叉腰站的。這可能是潛意識裏沒有安全感,以“虛張聲勢”的站姿來表現自己的強大,哈哈哈。。。

難怪無憂那麽精於描寫小說人物的細節,眼毒啊:) 感謝!
麥姐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悉采心' 的評論 : 謝謝采心的擁抱,也抱抱你,原來我們都是飄散在空中的蒲公英了。喜歡你這句話:“願新歲中每一滴淚掉到紙上,都是擦不掉的Ink,————印記著我們從悲傷走向頑強之路。”,我會記在心裏。祝兔年吉祥,願人類能夠少些悲傷,多些歡樂!
dontworry 發表評論於
哎呀,好險呐,看得一身冷汗。槍支總也禁不掉啊。發現采心比較喜歡這個叉腰的站姿。
悉采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水沫' 的評論 :

可不是沫沫,真希望擁槍權能改革一下,不要再給這些有潛在暴力傾向之人機會。每次慘案發生後,網民都對“擁槍”和“禁槍”熱吵,我倒覺得收不回槍權就要嚴格控槍,不然沒有實質性的改善啊。

謝沫沫!
悉采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歲月沈香' 的評論 :

正月裏沈香來看俺好開心!給你的大熊抱!

對的,那天蒙市有中國年的嘉年華會,封路慶祝。因為堵車,我和孩子爹在舞廳外的停車場開車轉悠半天,好在那時還是大白天,估計光天化日下歹徒還沒敢來。。。

沈香的美言讓我喜滋滋的。不過現在不一樣了,母親去世後我變化很大,很少照相了。
水沫 發表評論於
采心躲過一劫,這位周大哥更是福大命大,這些去世的無辜的生命太讓人痛心了!可歎這種濫殺無辜的槍擊案一再發生,真希望能有有效措施來阻止這樣的人間悲劇。
歲月沈香 發表評論於
願不幸離去的人一路走好!RIP!
歲月沈香 發表評論於
啊?采心當天下午還經過了現場舞廳,好險呀…采心有福星高照,吉人天相絕對不會有事的。凶手真是一個可憐和可恨之人,估計也有精神障礙,在這個世界上精神空虛和孤獨的人太多了,到了最後,這些人不是摧殘自己(自殺)就是禍害他人。

采心原來也是一位很文藝的美女,照片中的你很美,氣質美女!祝采心初四愉快!
悉采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海風隨意吹' 的評論 :

嗯,我在前邊跟花花說過,這位周大哥是空軍出身。到美國棄戎從文後,寫過很多當兵時死裏逃生的場麵(他也常給世界日報撰稿),有時候太驚險,我嚇得讀不下去吶:))

謝海風!
悉采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梧桐之丘' 的評論 :

是的梧桐,我本來沒想寫自己那“7小時”之差,得知周大哥的“7分鍾”後hold不住了,趕緊寫了篇“曆險記”。時間短行文匆忙,別笑話:))
悉采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是的,他這命好的可以比“樂透”。周大哥是空軍出身,至今身體也不錯,估計沒離開也會像“來來舞廳”的小哥一樣,勇敢對抗直到把那家夥製服。。。

感謝曉青,拜年!

悉采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可能成功的P' 的評論 :

是啊,接二連三地出事,痛心!我估計最後找不出動機,又是歸到“精神病發作”,可這正是讓那些無辜的受害者白白死去的“合法借口”啊。

可可多加小心,少去人多的地方。謝謝你的謬讚,那是十多年前了。自打母親過世,我就抽巴了。

悉采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麥姐' 的評論 :

先得抱抱麥姐,為麥子父親的不幸,也為我們共同的“孤兒”身份。其實早就想擁抱你了,但見你那邊那麽多人需要回複,就等呢,謝謝你來看我,讓我有機會表達:)

給麥姐拜年!願新歲中每一滴淚掉到紙上,都是擦不掉的Ink,————印記著我們從悲傷走向頑強之路。
悉采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啊?菲菲到過那裏啊,說不定咱們碰上過。我有親戚朋友住那邊,附近又有很多可口的中餐,所以俺常去那邊做吃貨。。。下次經過時叫我啊,請菲菲喝早茶:))

海風隨意吹 發表評論於
這位周大哥命大福大。人間慘劇一次次發生,令人唏噓。
梧桐之丘 發表評論於
周先生貴在其名“愚”。一愚化千險。采心好個驚悚文。再喝一杯壓壓驚。
曉青 發表評論於
太驚險了,命好的人真的有的。
可能成功的P 發表評論於
今年不知道是怎麽了。幾天前我們不遠的海邊小城Halfmoon Bay也是華人大開殺戒。
願死者安息,親友節哀。
Hug美麗的采心。
麥姐 發表評論於
這太驚心動魄了,采心和周先生都是命大福大。凶手太殘忍了,願逝者安息!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天哪,太驚險了!我們去年聖誕就在那裏經過,還去吃了飯。讚采心翔實好文,這世道,讓人無語啊。
悉采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瓜蘇' 的評論 :

呱呱的擁抱太給力,感動+感謝!
南瓜蘇 發表評論於
采心,真想抱抱你,平安是最大的恩典。感謝主!願逝者安息。
悉采心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人參花' 的評論 :

借花花吉言,平安是福,咱們平安就好!

這位周大哥是飛官出身,駕機翱翔中多次與死亡擦肩而過,一輩子命大。

謝花花!
人參花 發表評論於
哇,看完我一身一身出冷汗,真險呐!心姐你躲過了一劫,今年必定有福。買彩票吧!
當然周先生更險,他可能得喝一瓶酒壓驚才行。
驚歎人能離災難那麽近,哇,我有點語無倫次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