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帽子

不學詩無以言,不學禮無以立
打印 (被閱讀 次)

說實話,李老師是一個貌不出眾,非常普通的人,要不是一次家庭暴力事件,鬧得全礦區婦幼皆知,到老都不會引起人們的注意。

那是一個星期天早上,前排的一個院子裏,傳來震耳的叫罵聲,隻見一個青年男子用雙手抓住一個高個子中年男人的脖領使勁擠在牆上,口中喋喋不休威脅要搞死他。

高個子男人是這家的主人,姓潘,大院人稱潘工程師。妻子摟住三個小學生女兒嚇地在旁邊擠成一堆兒,瑟瑟發抖,像幾隻待宰的羔羊。女兒們眼淚花花流,小聲哀求地喊爸爸。看到爸爸被別人打,而且在自家門口打,除了恐懼還是恐懼。

院子裏站著很多人,這種事隻能由大男人才能勸架,卻沒有人出頭。

順著人流,循聲走到後麵幾道房,在另外一個院子裏,也擠滿了看熱鬧的鄰居。

人群之中,立著一個穿著藏青色毛料中山裝,頭戴呢子帽,身材發福,肚囊微挺,膚色很白,長相一般的中年男人,這就是李老師,他正在憤怒而且非常委屈地述說著什麽。房子外獨立的廚房間傳來一個女人的哭喊聲,隱約聽到:都是我的錯,你們不要打人家!

剛才去的前院,那個男主人,潘工程師長相可謂英俊瀟灑,1.8米的個子,一雙溫和閃亮的大眼睛,線條分明的薄嘴唇,紅紅的,像輕輕搽過胭脂,加上讀書人的矜持,更顯儒雅。盡管不會與人搏鬥,可是也並不爆粗口。再看他的家人,妻子非常矮,且很胖,麵目肉嘟嘟地擠成一團兒,而幾個閨女個個隨媽媽的長相。

這個後院被關押的女人,李老師的妻子漂亮,高挑,在女人堆裏鶴立雞群。

鄰居這麽來回穿梭地反複打探傾聽,弄清了事情大概原委。

李老師向妻子家人哭訴自己的遭遇,反複說明自己如何愛他們的閨女,自己現在受到侮辱。那個潘工程師鄰居試圖勾搭他妻子,現在自己的妻子陷入情網不能自拔,本人勸說無用,懇請妻子娘家人以受害人身份,對這狗男人教訓一下,同時管教一下你們的女兒,趁早把他們兩人拆散。

前院那個發難的年輕人是他的內弟,李老師妻子的弟弟,為彰顯正義,先把自己的姐姐反鎖在後院自家廚房,然後跑到前院聲稱要打斷工程師狗男人的腿。

有比較才有鑒別。前院的男人潘工程師英俊儒雅,潘妻醜陋。後院的女人李妻嬌美靚麗,丈夫李老師卻是肉團一個。原來如此啊,這是兩個極不對稱的婚姻,兩朵鮮花都插在了牛屎上。

事情說出來也確實是“萌芽狀態”,這兩個帥男靚女,潘工程師和李妻最近下班的時候會肩並肩一起從礦內辦公室談笑風生地走回家屬大院。這一路經過辦公大樓,走過工人食堂,走在礦區主道,然後折彎回到工人宿舍區。兩個人就是一道刺眼的風景,太美了,尤其是晚霞照耀,兩個人披著金色的外衣,朦朦朧朧就有了畫兒的感覺。也別怪李老師嫉妒,全礦的男人都嫉妒!

這是一個非常普通的故事,何嚐不是人們熟知的橋段,好像哪兒都有,不是麽。那麽我們要問,為什麽上帝總是陰差陽錯地安排醜男美女,醜女靚男結成一對兒,為什麽不幹脆事先安排好帥的配俊的,醜的配惡的,你說這上帝究竟什麽意思呢?

眾人開始同情前院男人了。

你說這麽好的男人,一個有文化而且手無縛雞之力的南方工程師可不能讓魯莽的年輕人給打了,如果打殘疾了,讓他這一家的恐龍女人們以後怎麽過啊。

於是,大家夥兒紛紛上前製止年輕人,使勁把他拉扯開。

這一場鬧劇於一個月後,以前院美男子潘工程師調離工作,一家人搬到西部礦區而告終。

事情不大,卻給人們留下一種莫名的惋惜與憂傷。

梧桐之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花似鹿蔥' 的評論 : 花姐說得最準!節日快樂!
梧桐之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悉采心' 的評論 : 哪有采心會寫,我在學習你的手法呢。節日快樂!
花似鹿蔥 發表評論於
找綠帽子。。。
悉采心 發表評論於

梧桐兄的故事真多,信手拈來,羨慕:)
梧桐之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lilylilyflower' 的評論 : 太形象。節日快樂!
梧桐之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法弄' 的評論 : 是不是,很普遍。節日快樂!
梧桐之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魯冰花' 的評論 : 喔,有意思。節日快樂!
梧桐之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馮墟' 的評論 : 李老師感覺自己戴帽子了。
梧桐之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看來有點兒糊,對不起,我得改改。節日快樂!
梧桐之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嗯,兩家人,有婦之夫男工程師與有夫之婦。
梧桐之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歲月沈香' 的評論 : 真快,感恩節到。祝沈香節日快樂!
lilylilyflower 發表評論於
羊肉沒吃上,空惹一身膻。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也是不太理解美醜怎麽擰到一塊兒的,可能是老天打盹兒時,有人亂跑,碰上的:)有了孩子就將就著過了
魯冰花 發表評論於
梧桐筆下人生百態,這一個蠻熱鬧。。想起一個小說“高女人和她的矮丈夫”,高女人不在了,矮丈夫下雨天出門雨傘仍然舉得高高的。梧桐節日快樂!
馮墟 發表評論於
丘兄標題黨,沒看到綠帽呀。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清漪園' 的評論 : 我也琢磨了半天。不過梧桐兄的故事都挺有代表性的。:)
清漪園 發表評論於
人物關係有點複雜哈,沒太鬧明白。
歲月沈香 發表評論於
梧桐這故事很有代表性,以前的人遇到“偷情”的事都是采取這種方式,而且基本上不離婚,基本上都是偷情的男人被社會唾棄。順祝梧桐感恩節快樂!
梧桐之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海風隨意吹' 的評論 : 不打掉幾顆牙齒,婦聯都不替女方說話。謝謝海風。
梧桐之丘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現在的形式有變,估計心態還那樣。謝謝曉青。
海風隨意吹 發表評論於
當年就是這樣,不是上門打架吵架就是吵到單位,群眾都很喜歡看熱鬧。
曉青 發表評論於
這樣的事兒過去真有,現在肯定不會這麽處理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