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的夏天

從荷馬到三哲再到維特魯威,三千年前愛琴海東岸那片貧瘠的土地上誕生了人類史最偉大的先哲和我們得以生存的現代文明
打印 (被閱讀 次)

這是我在多倫多的第一個夏天。

說起來搬到downtown已經一年了,不過因為反複的封閉、去年是個不完整的夏天:國慶節焰火日程訂好了又取消、CNE幹脆沒開始就cancel了,記憶中隻剩下周五King/Portland午夜的喧嘩、小意大利和希臘城patios的美食和Woodbine的沙灘排球,還有在公寓預訂下一次健身的艱難,跟我心目中多倫多的夏天比相去甚遠。

 今年我的夏天卻開始的特別早:三月十七號。

 下班後去安省藝術畫廊AGO看畫展,門房說離閉館隻有半小時、建議我們明天來;

心有不甘地往回走,在皇後街看到patio出來了;那天下午陽光明媚,打在身上竟出微汗了,於是一路走到湖濱,在Joe Bird的patio坐下,要了啤酒、飲料和雞翅,邊吃喝邊看來往的遊人、湖心島的輪渡和起降的小飛機們,感到夏天就要來了、這樣想想已經開始激動了。

四月,和老友在湖濱阿姆斯特丹酒屋Amsterdam Brewery Patio 

三月十七號是聖帕特裏克節St.Patrick's Day,多倫多的慶祝定在三天後的周日。這是三年來多倫多第一個大型街頭慶祝活動,太太和我都摩拳擦掌。周日早早吃了午飯,穿上橙色衝鋒衣再戴上太太提前給我準備的高頂綠帽【壞笑,注1】,出門去市政廳廣場。

街上人多且喧嘩。人們穿的色彩紛呈,不過都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綠;走到Eaton Centre街口站了幾分鍾,開路的警車過來了,接著是parade人馬:車馬人流、各行各業,從小醜到木匠到警察,一隊接一隊;愛爾蘭人來了,從風笛到愛爾蘭舞到愛爾蘭大主教,第一次看到愛爾蘭獵狼犬 Irish Wolfhound、不是一隻,是很多;其他國家的也來了,挪威、英國、港台、韓國……最豪放的,除了墨西哥團、竟然是印象中拘謹的日本團,不僅花團錦簇而且載歌載舞。

像我一樣,多倫多人個個急不可耐了。

四月再路過市政廳時遇上了錫克新年Khalsa Day大巡遊。這顯然是錫克人一年中最主要的節日,除了花車,女的都著彩色盛裝、男的都用不同色彩的頭巾,除了長老們、他們著白袍打赤腳,人們耐心在錫克小吃攤前排隊。

進了五月,櫻花開了,人們更是迫不及待地去沙灘日光浴了。

六月中從法國回來以後,多倫多更忙碌了。

第一個周末是Toronto Jazzfest多倫多國際爵士音樂節,包括Motown 元老Smokey Robinson Jr的眾多國際大腕悉數亮相,十數個舞台包括我畢業的多大維多利亞學院也是舞台之一,周五剛開幕我們就過去了。

維多利亞校區在安省皇家博物館對麵,建築古色古香,舞台設在新哥特建築Burwash Hall前的草坪上,觀眾隨意地或坐或站;我在臨時酒吧買了一聽果味啤酒,在草坪後麵坐下,聽一位火辣的黑人歌手邊舞邊唱,一位中年大媽自始至終在台下跳舞自娛、帶動著別人也跟著跳起來了。經過一個悶熱的下午之後,在開始涼爽的傍晚聽熱辣而不鬧心的live Jazz實在是一種享受。

所以第二個晚上我們又去了約克維爾Yorkville舞台和灣街Bay St主舞台。

第三天晚上沒去,因為這一天我們要看驕傲遊行Pride Parade。

七月大概是近年來最忙碌的一個月。

第一個周日下午五點,太太突然說“咱們去湖心島Centre Island吧?!”,我說好啊:她著手做三明治和沙拉、我把配製雞尾酒的原料帶好再把冰塊放進真空杯,帶上野炊地墊、來到湖邊,那裏水上出租在等著我們;六點鍾我們已經在湖心島水邊樹蔭下吃晚飯了;天清雲淡,孩子在草坪嬉鬧、一對坐在樹根下的情侶無語地看著湖麵,一條船從長池Long Pond駛過來、問我能不能停在旁邊,我說歡迎;這樣他們在船上、我們在岸邊各自吃飯。然後我們一直走到東端的瓦茲島 Ward's Island看日落。

七月也是戶外Live Music月。音樂花園Music Garden的「花園中的夏天音樂」和湖濱中心舞台Harbourfront Centre Stage的「夏日音樂會」一場接一場,應接不暇。

音樂花園離我住的地方最近。祂是受馬友友同名影片的啟發、按照德國作曲家巴赫G 大調第一無伴奏大提琴六個樂章設計成六個主題花園,在園丁的精心維護下,建成23年來始終保持開園時的高雅、開放、色彩和潔淨,是DT人最喜愛的後花園;特別是終曲吉格Gigue花園有九節寬大的弧形台階,看台兩側是鮮花和常綠喬木、前方巨大的垂柳下是一個卵石鋪就的舞台、遠方則是安大略港灣;夏日的傍晚、在一個炎熱的下午後,DT人帶上自己的picnic、也有人在路邊星巴克買一杯飲料,坐在鋪著嫩草的台階或舞台四周的草地上看當地藝術家演奏,隨意且詩意、感覺愜意極了。

湖濱中心的東邊是蜜糖Sugar沙灘、北邊是高樓林立的DT和加拿大國家電視塔CN Tower、西邊是國家展覽中心CNE和安省遊樂宮Ontario Place、南邊是湖心島、湖邊是cruise帆船港灣、沙灘和步道,占據了多倫多最好的位置,夏天遊人眾多。中心舞台麵對安大略湖、背靠Sky Dome和CN Tower,樂隊主唱來自世界各地、不是巨星但也是知名歌星,樂聲響起遊人紛紛就坐、到高潮處隨著主唱載歌載舞,成了我們夏日周末的常規活動。

忙裏偷閑中還看了一場威爾士親王劇場的舞台劇「朱麗葉 & Juliet」,過去一個月參與的live music比此前十年加起來還多。

還有印度美食節和加勒比狂歡節。

進入八月,CNE就要開始了。

那天清晨我在湖濱步道跑步,一個迎麵過來的老年女士對我說: “Isn't that beautiful?”;我回頭迎著她指的方向看過去,我左後側一輪大紅日貼在湖上,國家電視台高高在上,玻璃大廈和湖麵一齊泛著金光,連正在翻修加拿大麥芽公司【注2】工地也不顯雜亂了。我不由自主地對她說,“amazing, thank you for telling me”。

在憧憬世界各地美景的時候,別忘了看看你身邊,祂們其實也挺好。

注1:參加聖帕特裏克節要穿戴綠色和三葉草Shamrock飾物;另外因為聖•帕特裏克是愛爾蘭的saint,而愛爾蘭國旗是橙綠白三色,所以橙色白色裝飾也不少。

注2: 我跑步的路線正在進行巴瑟斯特碼頭改建Bathurst Quay Revitalization,將廢棄的加拿大麥芽公司Canada Malting Co改造成一個休閑公園,2023春天完工。

注:有些照片刻意縮小,感興趣的可以鼠標右擊可以點開大圖。

2021.12 釀酒區聖誕市場 Distillery District

三月 - 聖帕特裏克節

四月 - 錫克新年

五月 - 沙灘

六月 - JazzFest

從湖心島看多倫多DT的天際線

多倫多威爾士親王劇場:& Juliet

花園中的夏天音樂

湖濱中心舞台「夏日音樂會」,從上到下:Alysha Brilla(三次Juno提名)、Eivør(丹麥歌影雙棲)、Elaine Shepherd(Juno獲獎者)和 The Arsenals 

印度美食節

加勒比狂歡節

湖濱巴瑟斯特碼頭的日出(我跑步的時候不帶手機,照片來自網絡)

 
巴黎到羅馬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黑眼睛的蘇珊' 的評論 : 謝謝多倫多老鄉的留言。
黑眼睛的蘇珊 發表評論於
多倫多的夏天美麗而短暫,但是豐富多彩。好懷念來多倫多第一年住down town的日子。
巴黎到羅馬 發表評論於
回複 'xiaosai' 的評論 : 第一次聽說,狗了一下。
你說的沙灘可能是Sugar Beach,好像還沒恢複水上電影院;而且最近的一次是2018,2019(疫情前)就中斷了。
我的照片是HTO Beach,在湖濱中心舞台和音樂花園之間。
巴黎到羅馬 發表評論於
回複 'xiaosai' 的評論 : 握手。
我在多倫多市中心工作二十多年了,一直是GO commute;去年搬到市中心才體會到DT的方便。
巴黎到羅馬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五湖以北' 的評論 : 多倫多的夏天確實好,活動、節日特多,就是夏天短了點兒 :)
xiaosai 發表評論於
沙灘那個,疫情前夏天會有水上電影院,現在不知道恢複了沒有 :)

Beautiful Toronto, I love this city!
eatseafood 發表評論於
Lived in Toronto 7 years. Lots good memory.
五湖以北 發表評論於
多倫多夏天多姿多彩,應該盡情享受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