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159.難合作、後記

本人近期完成了曆史記實故事,以我家四代為中心,在中國從十九世紀七十年代到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在中國,甚至世界所發生的真實故事。希望讓後人知到也可作為曆史的側影,供寫這段曆史的人參考。也是一為老人在離開世界之前想說出的話。
打印 (被閱讀 次)

很難合作

   一個多月後菲律賓保姆回來,她看到主人沒有讓我走到意思,就對我說,兩層廁所衛生,晚上陪小女主人是她的工作,其它全由我做,即兩層的其它衛生及做飯。我由於不能讓小女主人喜歡,隻好同意她的分工。

     每天早上七點到廚房給小女主人做早飯,陪她吃。   然後吸塵、拖地、擦屋子、忙個不停。大約十點多菲保姆才走出她的臥室來工作。女主人問我她為什麽這樣晚才來幹活。我說了她的分工。女主人說:她的活太輕了。

    每天清潔三個廁她要幹到下午兩三點?我想弄個究竟,怎樣幹的?!一次到二樓最大的廁所,開門一看,她正坐在馬桶蓋上看書。問我為什麽來?我說來學習怎樣清掃?隻見所有容器:澡盆、臉盆、馬桶等放滿了水。她得意地說把漂白水放在裏麵,用化學反應來搞衛生。啊!怪不得要花四、五個小時。

     晚上她陪小女主人到十一點才下樓,我又好奇去看她是怎樣陪的?小女主人已經把狗牽走了,難道她們倆一起和狗玩?我到了小主人房門口聽,很安靜。推門進去,隻見小主人自己坐在床上看書。一隻臂膀搭在一隻狗身上,另一隻狗趴在另一側。沒有菲保姆。

     走到另一間,她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啊 !是這樣!誰不會陪呢?

她挑剔食物,一回來,就打開冰箱,看有什麽食物。她直搖頭,拿起電話就定,讓商店記賬,馬上送來。

貨品來後她把原來的食物全扔了,也不讓主人知道。看來她比主人還要求得高,要新鮮的。然後她讓我做這個,做那個。

她不在時主人都是隨我做。她來了,要吃BBQ烤排骨。她還買了其他特殊食物讓我做。做完就挑剔這裏不對,那裏不對。並向主人報告,那些菜我不會做。

例如烤排骨,全按她說的做。她給溫度、放置位置、翻麵等拿出來之後說這裏糊了,那裏沒烤好。然後用錫紙包好又重做一份,我以為壞的扔掉,結果她留起來自己吃。我明白了,她一方麵挑毛病,讓我失去自信。一方麵借機多吃她喜歡的食物。

我明白要處處防她。一天她拿手在牆壁上一劃,告訴我該在牆上吸塵了。她又來給我布置工作,我沒好氣地頂回去說:主人沒有要求,我不會幹,讓她自己幹。她說我們工人要主動考慮,讓主人生活在舒適的環境裏。

她的心計很多。不均勻分工,讓主人看到她沒有多少活,不需要雇兩個人。到處指手畫腳,挑毛病,讓我手忙腳亂,到處出錯,讓主人看到她比我能幹。向主人打小報告,討好主人,擠走我。

等我走後她再給主人算工作量,活太多,她一人幹不了。把她的朋友介紹進來,由她掌控。

我鬥不過她,隻好不吱聲,盡量拖,隻要主人不說,我不會主動讓出。新年之前主人又出去玩了,她也要休聖誕、新年等節日。家裏留我一人看家。

親友來玩

       在林家工作時暑假時間很長,曾約親友小住、玩耍。在魏家我也約請過,但下了火車無公交,隻能坐出租車到,太貴了,來往不方便。另外我曾問竡能請親友來玩嗎?他說他隻帶過一個朋友來玩過一次。因為保安要求很高,盡量不讓外人知道住址,就沒法請自駕車的侄女和三三來玩。泰家公交方便,沒有如此之高的保密要求,所以請了侄女和潘姐來玩,我臥室的床太小,不可能留任何人小住。

       聖誕節那天,我請侄女和侄女婿來過節,清早去法拉盛買來可口的食物,自己做些青菜,一切都準備好了,快兩點還沒到。本想是來吃晚午飯,我餓了一個早上,還不來,何時會到?是否該墊點食物?隻好打電話訊問,他們剛出發,大約兩個小時才會到。

      我體會到人一結婚,就變了。兩人的生活要互相照顧。不能一人說了算。其夫起床晚,必須做一小時的鍛煉,來治療脊椎僵直的疾病,然後洗澡。至少三、四個小時後才能出門,侄女隻有耐心等待。

      四點過後,天快黑才到。我們先在大頸鎮散步,去了幾個小花園,這裏和他們所住的新澤西大學區不同。

     回到家裏,由於其夫學過鋼琴,他希望我彈一些曲子給他們聽。我們在客廳用這個雙用三角琴彈了起來。雅馬哈琴聲真好。觸鍵是鋼琴,表現力很好。我這才懂得這是一台真正的鋼琴,隻不過可輸入信號使琴鍵上下運動,琴鍵仍敲在鋼絲上,所以它的聲音這樣美妙。彈過電子琴後才知道鋼琴的寶貴,我想將來生活固定後還是要買鋼琴的。

       玩一段時間來到廚房過節。因為我是工人,不想用主人的高級飯廳,給自己增加額外工作量。

        我心裏明白將來不可能在這樣闊的人家工作,他們雖然是博士,但能達到這樣的經濟力嗎?所以請他們來見識、享受一下。

     我曾約潘姐來玩。潘姐帶來她的鄰居小施。從皇後區乘車到這裏,雖然公交方便,但沒有事誰也不會來這裏的。我帶他們看了這個好學區,一起欣賞闊人的環境,

   小施來自香港,父親在香港的生意極大,是闊人家的大小姐,但她不是啃老族,想在美國創出一片天下。所以住在地下室臨馬路的那間。看來我還比她嬌氣,那時我不願租這間。

小施來美後為了能很快找到工,首先學了醫生診所前台管理,考到執照後,發現很難在大診所工作,小診所,缺少護士的知識,不能兼任護士。

找來找去沒有合適工作,又不甘心去做餐館、洗衣、或護理工。從香港帶來的錢不停地消耗,又找不到合適的對象,隻好低下頭服從其父的安排。

來這裏玩是她回香港前最後的活動。我們祝她回港能為父親的企業做好高層管理工作。回港後她的情況如何?沒有聯係,估計有父親照顧不會有大問題。

潘姐帶來她的好消息,她在美的二兒,即將得到會計學士學位,並且已找到了工作。打算邊工作,邊考CPA執照。她打算幫兒子買房子付頭期款,和兒子住在一起。買到房子後她將退掉這房間。

我聽後馬上說我的工作很不穩定。在泰家也要結束,請潘姐和房東說她走後我來租。

我們邊吃邊聊,每人有自己的心事,看來潘姐最高興。隻有小學水平的兒子,在她的幫助下自學中學課程,進入美國紐約皇後大學,拿到學位,有了成果。這是她的大功勞,了了心事。

我的前途最渺茫。

後記

   1997年除夕,主人全家返回。晚上女主人到我房間通知我,明天元旦結束工作,馬上搬走。我馬上收拾東西,並告訴菲保姆。她問我是否找她的朋友幫我搬?我心想是好意,還是怕我不走?我說找搬家公司來搬。這裏沒有中國報紙,中文電話薄,隻好找了美國公司。

   元旦一早主人給了工資,問我何時走?我說搬家公司來車馬上走。她說這一點東西找搬家公司!?我問誰能幫我?她是否擔心搬家公司會把她家的東西搬走。馬上叫來警察。我又一次看到美國人對保姆的態度。如此害怕,要警察來壯膽。我主動把東西放到車道上,全部搬完,站在車道上等。警察站在旁邊,衝我點頭、微笑,不在意地看著。因為我的表現哪有不想走的意思,就這幾件東西,怎會偷主人的東西?這家主人實在做得太過分!

不久,一輛搬家大卡車來了,我問,為什麽來這樣大的車?他說這是搬家公司最小號的。他們公司不用麵包車搬家。我這點東西一個小麵包車就行了。我說大家都忙,沒想請朋友搬。他馬上遞給我賬單,一看是70美元。這樣貴!真應當讓菲保姆的朋友幫助,最多20美元就行了。

22年過去了。2019年暑假我來這裏舊地重遊。這個大房子沒有變,院子大變,一片綠草地,沒有兒童遊戲場了,也沒有養狗的痕跡。是一個極其安靜整潔的人家,想想小女主人已經三十,這裏沒有小孩了。

最近在網上查了一下,他們仍然住在這裏。隻不過小女主人已是律師、結婚成家。我看了他們的婚照。新郎官也是律師,兩人合開自己的律師樓。女主人退休專做慈善事業。男主人有更多頭銜,最符合潮流的是數字娛樂企業的創始人。

littlerabbit 發表評論於
即使是我家也不會允許保姆請朋友都家裏玩,還彈我的大鋼琴。何況這樣有錢的人家。
日月茗 發表評論於
同情佩尼的遭遇!你在這家被突然解雇,會不會跟主人度假期間請朋友來玩和擅直彈三角鋼琴有關?他們可能有監控能看到,所以度假回來就馬上讓走人還叫警察來盯著。
西北東南 發表評論於
國內當時的政策(規定),出國時不到退休年齡,或還沒辦退休,就算自動離職;之前工作幾十年積累的、應該有的養老退休待遇被全部取消,是挺不合理的。
西北東南 發表評論於
33年工齡是太可惜了。來美頭幾年,你的家,丈夫和女兒,還在國內,能了解國內和學校動態。快到退休年齡(你說過,55歲?)的時候,應該回國一段時間,辦理退休手續,就好了。之後再來美國,找點事做、賺點錢、為女兒來美創造些條件,可能就沒有很大壓力了。
goingplace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佩尼燕京人penny' 的評論 : 難道你已經80多歲了?你來的時候歲數已經比較大,勇氣還是很可嘉。
佩尼燕京人penny 發表評論於
在中國白幹33年,開除,沒退休金。不想繼續過中國的生活。留在美國闖。試驗自己的承載能力。
白風 發表評論於
大家不要太擔心。佩妮在國內應該已退休,有退休金。到美國是並沒有放棄國內的一切,而是為了體驗不同的人生。
sdzwj 發表評論於
佩妮人很直,沒壞心。不知道為什麽總是和女主人的關係有些別扭。
luckyfin66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馬來人' 的評論 : 她之前寫過了,國內就是講師,升不了教授之類,想通過來美大學鍍金後回去評職稱,結果大學之路沒有成功。國內似乎與單位關係不好,與丈夫關係也不好,她曾寫過很厭惡丈夫的,女兒好像也一般,佩妮就寫了一句“目前也不考慮幫女兒來美國”,何況自己身份都黑了。所以佩妮肯定不想回國的,回去有什麽呢?在美國闖下去吧。
馬來人 發表評論於
同情佩尼的遭遇,那時已經六十歲,在美國沒有一個至親,也沒有丈夫和子女相陪,也沒有一份可以拿退休金的穩定工作,也沒有自己的房子,做著心裏不喜歡的保姆工,幾個工作都被解雇。這樣不是長久之計。

如果不是後來結婚,不敢想要這樣一直漂泊下去。畢竟歲數大了。有點奇怪,佩尼那時不想女兒嗎?也一點兒不後悔放棄國內的老師工作,做地位低微的保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