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Memory》第一章 美國摩押-3

打印 (被閱讀 次)

3.

Arches National Park

我回到酒店拿上背包準備去拱門了。快出城的時候有個加油站,我把油加滿,順便在旁邊的小超市買了一箱水和一些吃的。多年在外旅行,我給自己定了幾個原則:

1)跑長途前,一定把油箱加滿,尤其是在陌生的地方,你不知道下一個加油站要開多久才能到。而且美國的手機網絡覆蓋率很低,很多地方沒有信號。一旦車子拋瞄,困在荒郊野外是很危險的。

2)車上一定要準備一箱水、一些食物和一個急救包,最好還有一把刀。

3)盡量趕在天黑前到達目的地,盡可能避免走夜路。

4)吃飽了再走,盡量避免餓著肚子開車。人在饑餓的狀態下容易判斷失誤,增加出事故的風險。

5)在路上避免與陌生人目光接觸,你不知道會碰上什麽神經病,而且很多人都有槍。

其實小鎮離公園很近,開出不到20分鍾就遠遠看到那一排排高高聳立的紅褐色的岩柱,路兩旁也都是鍺紅色的沙土和大大小小光禿禿的岩石,感覺仿佛在火星上,來到了另一個世界。園區很大,一路走走停停,太陽西斜了才來到拱門的山下。看著巨大的拱門就在不遠的山坡上,看著並不遠,可沿著彎彎曲曲的上山小道,走了很久,累的氣喘籲籲的才最終站到了拱門下,摸著巨大的石柱,感歎新世紀到來的第一年實現了一個夙願。

興奮過後,才覺得渾身像散了架一樣。找到一個還算平坦的岩石坐下,回頭向西邊望去,太陽已經落在了地平線上。望著滿天的晚霞,我忽然有了一種時空交錯的感覺,仿佛一瞬間回到了童年。小時候我經常坐在我們小城西邊的一排土城牆上,也像這樣,看著夕陽緩緩地落下山去。我總在想,山那邊會是一個什麽樣的世界。長大了,我一定要走的很遠很遠,去看看外麵的世界。

大學畢業後進了一家國營大公司,最大的好處是有很多旅行的機會,不僅去了幾十個國家,而且跑遍了中國所有的省市,似乎實現了兒時的願望。可國營單位,畢竟工資不高。當時就想,走遍了全中國的那一天,就去換一份高收入的工作。另外說實話,在這個公司幹這麽久了,也早都煩死了。尤其是行政部的那幫人,沒什麽文化,看著我們這些新來的大學生不順眼,說話總是陰陽怪氣的,還老給我們小鞋穿。於是今年春天,在最後一個沒去過的省青海開完會,遊完了青海湖後,回來就遞交了辭職報告。老處長看到我遞給他的辭職信先是一驚,然後略微鎮靜地問我:“小時啊,你工作做的很不錯,連續兩年你都是我們業務部的簽單冠軍,我們也給了你很多出國機會,你為什麽突然要走呢?”“衛總,不瞞您說,我現在幹的很不開心。我們業務員每天加班加點,在客戶麵前低三下四的像個孫子,為公司帶來這麽多業務,把那幫行政的養的一個個肥頭大耳的,還天天對我們說三道四的,找我們的麻煩。我前幾天剛跟那個汪科長大吵了一架,公司上上下下都知道了,我沒法再待下去了。”“嗐,這點小事,年輕人不要氣太盛,慢慢這事就過去了,就沒事了。你現在這麽年輕,好好幹下去,將來的發展空間會很大的!”“衛總,我說句話您可能不愛聽,在這繼續幹下去,我看不到好的未來。您明年就該退休了,您在這幹了一輩子,我已經看到了我30年後的樣子就是您現在的樣子,這不是我想要的未來!”老處長顯然沒想到我會說出這樣的話。他抬起頭怔怔地看著站在桌子對麵的我,很久沒說話。過了一會,他拿起筆飛快的在我的辭職信上簽了字。“好吧,你走吧,我理解了。能告訴我你去哪兒嗎?找到新工作了?”“沒有,我還沒想好,可能去外企,也可能去美國留學,我姐姐在美國。”老處長點點頭,“小時,你跟了我這麽多年,為我出了不少力。臨走了我送你一句話,希望對你有用。記住:商場上沒有真正的朋友!你走吧。”

離開了那個國營單位,本以為這次來美國能很順利的拿到這個美國公司的offer,沒想到最終竹籃子打水一場空。過幾天回到北京,就成待業青年了。後天16號就是自己的28歲生日了。古人雲:三十而立。眼看快到而立之年了,自己還一事無成,現在混的連個工作都沒了。看看身邊的其他同學,升官的升官,發財的發財,結婚的結婚,還有的都已經當爸了。再看看自己,還孤身一人。曾經談過兩個女朋友,第一個台灣女孩前年去了美國便沒了音訊,第二個上海女孩去年移民去了加拿大。 她在走之前還特地來了一趟北京找我。我們約好下班後在國貿大廈門口見麵。我清楚地記得那是冬天的一個晚上,刮著西北風,很冷。看到我來了,她從旋轉門裏走出來,我馬上迎了上去。“你怎麽突然就來了,也不事先說一聲。”“我也是臨時決定過來的,有些話還是想當麵跟你說”“那咱們能進去說嗎?站在外麵實在太冷了”我跺著腳說。“別了,裏麵人過來過去的,我不想當著那麽多的人麵說。”看著我又跺腳又捂耳朵的,“有那麽冷嗎?”她帶著上海人特有的一臉不屑的表情瞥了我一眼,“我這次來就是想當麵問問你:我現在有兩個選擇,一是我姑姑在加拿大,幫我辦好了技術移民,下個月我就可以去登陸了;二是咱們部裏研究總院的肖主任前段時間來上海,對我的網管水平很滿意,想調我來北京總院工作,這樣我就能來北京了。你覺得我應該選哪個?”“你應該去加拿大”我低著頭脫口而出。“看著我!你不想我來北京嗎?”她的眼睛像刀子一樣直視著我。我分明看出了 其中的怒火。“我讓你來北京,過段時間如果你在這工作的不開心,肯定後悔了沒去加拿大,那不就成我的罪過了?!我不想給自己這麽大的壓力。而且你不是一直想移民嗎?”她穿著長風衣,在風中靜靜地站在那,看著我,什麽也沒說,然後轉身走了。進了旋轉門,轉了一圈又出來了。走到我麵前,撩起袖子,我以為她會狠狠地扇我一耳光。沒想到她從左手腕上摘下一個鐲子,掀開我的大衣,塞在我的上衣口袋裏,然後拍了拍。“這個玉鐲我帶了很多年,玉能保人平安,送給你,算是留個紀念吧。”她轉身想離開,忽然又轉身一把抱住了我。她的個很高,抱著我的時候頭貼在我的耳邊低聲道:“我抱你是我舍不得那個陪了我多年的鐲子,別想歪了,你這個混蛋!”然後頭也不回的走了。我至今還記得她風中淩亂的背影。

想到這,我不禁長長的歎了一口氣。這時太陽已經完全落下去了。周圍紅色的岩石上已經灑滿了落日的餘暉。我緩緩地向後躺倒在那塊石頭上,望著滿天玫瑰色的晚霞,忽然感到有兩滴眼淚順著臉頰滑落。是悲傷?是悔恨?是難過,還是顧影自憐?我錯了嗎?哪裏錯了?在世紀鍾聲敲響的時候,我曾經許下願望,希望新的世紀開始,我的人生能有很大的變化。現在想想這半年多來發生的一切,工作沒了,朋友也沒了,現在一個人坐在異國他鄉的一個荒涼的大石頭上茫然不知所措,這是不是很大的變化?!難道我的願望就這樣實現了?!我不禁苦笑了一下,真是天意弄人!我閉上了眼睛,想著想著,竟然睡著了。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