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集《願我所愛的信我所信》 第二卷 天路周邊的風景(1)

日光之下,並無新事。
愛,能遮掩一切過錯。

原創作品,轉載請聯係作者,謝謝
打印 (被閱讀 次)

一、由特蕾莎修女所想到的(2011-03-22)

 

1、

很早就知道特蕾莎修女的盛名,對她崇高的獻身精神欽佩萬分;如今想來,這萬分的欽佩之中,難免包含了不少追星的成分,——這是個明星猖獗的時代,隻要是明星,名聲再臭也有粉絲,何況像特蕾莎修女這般好名聲的聖潔女人呢?!

特蕾莎修女的好行為猶如世上的光,令世人在推崇她的同時,會自覺不自覺地抬起頭,仰望她背後那位為了拯救罪惡的人類,甘願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因為特蕾莎修女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榮耀她所信仰的人類救主。

某個偶然的時刻,我在網上搜到從另一個角度,去解讀特蕾莎修女的文章,文章披露了聖女特蕾莎不為人知的一麵,都是出自一本名為《特蕾莎修女:照亮通往天堂之路》的書。

這本書引用了特蕾莎修女在長達六十六年的時間裏,與她的懺悔牧師以及教會之間某些往來的書信,其中很多信件是違背特蕾莎修女的意願,而被人偷偷地保留下來了,——人們從這些信件中,窺視到在特蕾莎修女離開這個世界之前的長達半個世紀裏,她會常常感受不到上帝的存在……

可以說,我的震驚程度遠遠超過了馬克思私生子事件:馬克思在同女傭生下私生子之後,才想起來必須屈服現實,為了平息妻子燕妮的憤怒,就讓摯友恩格斯為他背私生子的黑鍋,直到恩格斯去世前,才把這個事實公布於世。

是的,在我們這個曾經非常社會主義的國家裏,馬克思曾被譽為我們中國人民的燈塔,甚至被抬到了指路明燈的高度,在不少中國人心裏,馬克思無疑是個完美的世俗聖人。

但馬克思再了不起,也不過僅僅是個人而已,他犯錯以及推卸責任,並沒有超出正常人的理解範圍……可是,特蕾莎修女是上帝派到人間的一位天使,她如何會走丟了,以至於在那麽長的時間裏,都觸摸不到上帝的同在呢?

在我相當年輕的從前,曾經是個不可救藥的所謂完美主義者,可現在談起這個與完美有關的話題,我卻一時不知從何說起……

的確,這些年認為自己完美並形成主義的,豈止我一個?!我們忽略了自身缺陷累累,自欺欺人地以為自己是完美無缺的,也以為我們喜歡的人輕易就能達到完美的境界,比如我對特蕾莎修女的心態,想也不想地就認定她在信仰方麵一定是完美的,因此看到有關她的負麵信息,就特別接受不了,——這大概就是在特定時代裏,屬於我們國人的一種特殊思維模式吧。

 

2、

讓我們重新回到《特蕾莎修女:照亮通往天堂之路》這本書中,看一看特蕾莎修女的心路曆程。

特蕾莎修女在1979年9月致密友邁克爾•範•德•皮特牧師的信中寫道:“基督對你有特殊的愛,但是對我來說,沉寂和空虛的感覺是如此強烈:我極目四望卻一無所見,我側耳傾聽卻寂靜無聲……口中的祈禱仿佛不是發自我的內心……請為我祈禱,我願意接受主的安排。”

我的心幾乎被這段話捏個粉碎,因為我觸摸到的不是一個聖徒的心,而是一個女人……對,不是聖女,是塵世女人的一顆心,這顆心相當地脆弱,隨時都可能被塵世傷害!

是的,特蕾莎修女深知自己內心與外在形象的巨大差別:“我的微笑”,她這樣寫道,“是一副麵具”或者“遮蓋一切的鬥篷”;同時,她也在懷疑自己是不是在欺騙公眾,“我講話的時候好像我是發自內心地愛著上帝,但是,如果你看到我的內心世界,你會說多麽虛偽!”

詹姆斯•馬丁牧師曾在2003年出版過一本《和聖人一起的日子》,書中對特蕾莎修女的信仰危機曾做過簡短的描述:“我從來沒有了解過這樣一個聖人的生活,她有如此黑暗的精神世界。可是沒有人知道她內心裏的煎熬。”

看到這裏,我淚奔了,不禁用普通女人的心思去揣度聖女特蕾莎了,——我想,假如她身邊有一個她愛的,並且也愛她的活生生的男人,她的精神世界也許會明亮和絢麗多彩。

我想自己是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這種以心度腹之手法,乃是我們祖上秘密遺傳給我們的,幾千年下來,至今仍有用武之地,但無論怎樣說,特蕾莎修女如此陰冷的心態,也將同她為窮人所做的奉獻一樣被世人銘記,而她的軟弱則告訴我們:人,無論達到哪種高度,永遠都將是人;隻要是人,就不可能像上帝那樣真正地完美無缺。

 

3、

在另一個偶然的時刻,我居然在網上還看到了特蕾莎修女與金錢的另類關係:

特蕾莎修女成名之後,金錢來得飛快,——往往在一年之內,就有5千萬美金流入了修女團的賬戶。

然而,據說特蕾莎修女對手下的修女有嚴格指示,就是不許她們準確地記賬。

還有一種說法,說特蕾莎修女十分小心地不把這些捐款放在印度,因為印度政府要求外國傳教組織公開賬目,但她的“仁愛傳教修女會”,是從不公開賬目的。

修女團的資金狀況模糊不清,但是可以肯定地說,這是一個數以億計的數目,因為除了眾多的高額獎金,特蕾莎修女還從極度可疑的人物那裏,獲得過數以百萬計的捐款,——即使在得知有些捐款是從窮人那裏騙來的,也從未有過退款的動作。

據說,這些巨款本來可以在加爾各答建造至少一座全新而現代化的教學醫院,然而事實上,甚至連修女團簡陋的生活條件,也並沒有因巨額捐款而得到任何改善。

一次在接受采訪的時候,特蕾莎修女說自己在120多個國家開辦了女修道院。這算是對公眾交待了她的財富去向,——從四麵八方飛來的資助窮人的善款,幾乎全都被用在了使她的修道院更加榮耀的宗教機構上,而那個小小的加爾各答診所,卻始終維持著極端低下的醫療標準:沒有止疼藥,注射器用冷水清洗……因為特蕾莎修女曾說,窮人受苦是一種非常美麗的事情。

克裏斯托弗•希欽斯也寫過有關特蕾莎修女的書,他稱特蕾莎修女的這種話是“可怕”甚至是“邪惡”的,還說為了不想“看上去仿佛是人身攻擊”,他不願在自己的書中提到以下的事實:“她(指特蕾莎修女)上了年紀,有很多自身的健康問題,而她自己去了西方最昂貴和最好的醫院……”

希欽斯說:“至於為什麽那些通常自認為是理性主義者或者懷疑論者的人們,傾心於特蕾莎修女的神話,我認為這涉及了一種後殖民時代的屈尊心態,即多數人對於‘地球上最可憐的人們’都稍感良心不安,因此他們很高興感到有人會采取行動。”

另外,希欽斯也從人性弱點的角度進行了闡述,他說人們之所以沉醉在特蕾莎修女的神話中不願醒來,其實“也存在關於輕信的一般問題:一旦一個人的名聲確立,人們就寧願用他的名聲來判斷他的行動,而不是用行動判斷他的名聲。”

 

4、

雖然我不知道特蕾莎修女的這些故事,其真實性究竟有多少,但我的靈魂確實受到了莫大的震撼……

一位現代聖人的身後是非猶如天邊的浮雲……然而,在這個“神馬都是浮雲”的年代裏,無論是特蕾莎修女還是如特蕾莎修女一類的名人,正在被已經喪失了道德的道德感無謂地疼痛著。

 

                                                 你如果行善事,

                                                 人們會說你必定是出於自私的隱秘動機,

                                                 不管怎樣,還是要行善事。

 

                                                  你如果成功,

                                                  得到的會是假朋友和真敵人,

                                                  不管怎樣,還是要成功。

 

以上是特蕾莎修女的詩句,其中透著如你我一樣的塵世感悟,不知隱藏了多少無奈、悲涼以及對世人的絕望。

然而聖女,無論怎樣她依然是聖女!

同樣是人的我們,在看到特蕾莎修女由於靈性枯幹而暴露出人性的弱點時,不要吝嗇,拿出我們少得可憐的理解與寬容,把她當成一個人,或者是……一個女人,——用平常心去回望她,就不會有任何的大驚小怪了。 

特蕾莎修女把自己的一生,完全奉獻給了那片貧窮的土地,這樣一種忘我的犧牲行為,難道還抵消不了隻要是人,就都會有的某些缺點嗎?

我們需要時刻警醒地是:我們自己絕對不是完人,——我們永遠也成為不了完人。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