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節,奶奶做糖餅

出發時還是一個少年,回首時被問路人稱叔叔。我們為什麽漂洋過海,我們為什麽遠走他鄉?藍天白雲下,讓我寫幾行為我們那代人做證。
打印 (被閱讀 次)

小時候毎年過中秋節時,奶奶都會在家裏給大家做糖餅吃。在快到過節的前二個星期,奶奶就開始了準備活動。

 

在幾天之內,分別買些紅糖,芝麻,青紅絲,葡萄幹,自己剝的西葫蘆瓜子仁,還有其它幾樣東西,把饅頭片烤幹壓成碎粒。把這些統統放在一起,加糖加油用力攪拌均勻,香味已經可以聞到了。在快到中秋節的某個星期天,把和好的普通麵粉,與另一種加了素油的麵粉,分別擀薄。把這二種麵疊在一起,擀成薄薄的麵皮,然後包成一個個圓圓的小餅,比普通的月餅要大一些,正好可以放在手掌上的尺寸。餅皮上撒一些芝麻,有時還用紅色素朱砂印上幾個小圓圈。

 

用平底鍋烙餅,一鍋能做出六七個餅的祥子。等到快出鍋的時候,油香伴著微微的甜味,讓等著糖餅出鍋小孩子三番兩次地問奶奶,怎麽還沒有熟呢?奶奶說,餅還得翻過另一麵烙過才好吃。我也問過奶奶,烙了一麵,熟了也可以吃吧?奶奶談,要把餅烤成二麵都脆黃了才好的。

 

終於第一鍋糖餅出鍋了!奶奶切成四半兒,先拿一塊去放屋角桌子上供奉祖先 - 有一張祖奶奶的照片在那裏。然後,我和弟弟一人一小塊開吃。奶奶會說好幾遍,涼了再吃,別燙了嘴。

 

好香好甜哦!熱吃的時候,糖餅的麵皮有許多層,一口咬下去,又軟又酥,覺得這個餅就是應該吃剛剛出鍋的才有味道。奶奶會說,再吃半塊也行,別吃太多了,會甜的吃膩的。我們隻好帶著一種沒有吃過癮的感覺,戀戀不舍地住嘴。

 

等到第二天再吃時,糖餅是冷吃的。冷吃的時候,糖餅不再那麽甜膩,更能清楚地品味到餅餡中的瓜子芝麻葡萄幹青紅絲的個別味道,吃了一塊之後覺得再來一塊才好。

 

中秋節日期間,有時有叔伯親戚過來串門,奶奶告訴他們有剛做的糖餅,會拿一塊糖餅讓他們去嚐嚐,客人們都會這樣那樣地誇讚這種多層酥皮糖餅。

 

自從上了大學之後,中秋節奶奶做糖餅的時候我們都不在家裏了。後來有了冰箱,媽媽會把奶奶做的糖餅留下二塊等我回家後再吃。每次回家吃第一頓飯的時候就會拿出糖餅來,還有家鄉的混糖月餅。

 

後來在外地學習工作,毎過中秋時也吃月餅,各種五仁的棗泥的豆沙的蓮蓉的,以至各種地方的月餅,都沒有什麽特別印象。再到後來,奶奶年紀大了,也不做糖餅了,偶爾回家時也沒有再問起糖餅這回事了。

 

多年以後,每當想起家鄉的中秋節,總會想起奶奶,想起奶奶做的糖餅,就像前不久剛吃過一樣,香味依然繞齒,心中有絲甜甜的感覺。

北美大一叔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南島水鳥' 的評論 : 謝謝留言,同祝節日快樂
北美大一叔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東村山人' 的評論 : 謝謝留言,同祝節日快樂
北美大一叔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謝謝留言
南島水鳥 發表評論於
饞,中秋快樂!
東村山人 發表評論於
美好的回憶!奶奶做的糖餅獨一無二的美味。
祝中秋節愉快!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溫馨的好文,祝中秋快樂!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