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匯路,一條不起眼的小街(下)

打印 (被閱讀 次)

      王品素阿姨在我心目中是全樓最和藹可親的人,王阿姨的母親是北方人,常做麵食,王阿姨知道我愛吃,就經常送來給我解饞,除了喜歡吃她家的麵食,也喜歡她家的人,小時候很喜歡到她家玩,進出那裏就像自己家一樣隨意。
      

      王阿姨的鋼琴與我家樓下房間隻隔一扇薄薄的門,鋼琴聲幾乎是毫無阻擋傳進我家,王阿姨上班前常練聲,因為喜歡王阿姨,就一點不討厭她家的鋼琴聲歌聲,被王阿姨的歌聲吵醒一點不在意,醒了就在心裏悄悄跟著王阿姨一起唱。
周末來求王阿姨上課的人特別多,從早到晚絡繹不絕,有些上完課的還舍不得離開,意猶未盡地留下觀摩其他人上課,常常會連坐處都沒。不論是名人如當年享有盛名的越劇演員王文娟,藏族歌唱家才旦卓瑪,京劇演員齊淑芳,還是無名小卒,不管認不認識,王阿姨一律來者不拒,那個年代給人上課非但不收學費,還要招待茶水。
 

     每晚檢查大門是王阿姨自攬的活兒,樓裏規矩,晚歸的人,掛一張寫有姓名的牌子,大門就不鎖,誰最晚回,誰負責把大鐵栓拉上,每晚王阿姨總是一邊刷牙一邊走到門前查看門上是否有牌,如果沒有她就把鐵栓插上。我睡樓下,每晚都聽到王阿姨由遠而近,再漸漸離去的沙沙刷牙聲。80年出國前,王阿姨特來給了我一份禮物道別,臨走時緊緊擁抱了我。自那以後我就再也沒見到她。
 

    王阿姨的丈夫屈伯伯是個劇作家,據說他一生不得誌,解放前曾被關在渣滓洞,後又被扣上右派帽子,他給我的印象是經常落落寡歡。 他是四川人,有時喜歡親自下廚爆辣椒,他爆的辣椒味道極重,我們這些不會吃辣的會被嗆出一串串噴嚏加眼淚,邊笑邊捂嘴擦眼睛。他愛喝酒,我小時有點怕看到喝多了酒眼睛充滿血絲的屈伯伯,有關他的曆史問題我並不清楚,隻知道他一直沒被重用,甚至最後被貶去工廠在車間勞動。有一陣他做夜班,火氣就特別大,白天睡覺被吵醒會大發雷霆。不過脾氣雖暴躁,但他是個好人,來找王阿姨的人成批,如果沒有屈伯伯的支持,王阿姨是不可能接待他們的。我出國後他們搬了家,聽說屈伯伯後來患了癌症,所幸的是臨終前終於為他平反了。
 

      母親剛搬進南匯路時,是音樂學院最年輕的教師,一住五十多年,在南匯路的二層樓,她培養出了很多出色的學生。除了上海本地的學生,也有很多外地孩子,最令人感動是當年有五個來自桂林的孩子,周末一放學就上火車,硬座三十六小時,到後上一課,再坐36小時火車趕回去上學。

    數年後她們全考部入上音,如今都學有所成,兩個在音樂學院工作,兩個在國外從事鋼琴職業,一個在武漢教學。很多當年在南匯路跟母親上過課的都有南匯路情結。母親說有個從小跟她學琴的孩子,在成人後有次來家請她上一課,邊彈邊流淚,母親問:是我要求太嚴格讓你覺得委屈嗎?她答:不,是我在這裏回憶起童年時跟你上課的的情景,讓我感慨萬千。
 

     七十年代末葛家先搬離了南匯路,接著王阿姨一家也搬走了,因年歲大了上下樓不便,母親也在十年前搬離了南匯路,老一代的南匯路住家隻有譚院長的兒子還居住在那兒。 
 

     對南匯路這個童年住處有著深深的情感。那裏是我出生成長的地方,那時的鄰居們就像一個大家庭,特別是與葛家王家,我們合用一個廚房,每日三餐都會在廚房相遇。母親搬離後我每次回去隻要有時間一定會去南匯路看看,隻是除了被新房東改裝成商店的部分,其它地方我都無法進去了,而商店我也隻進去過一次,裏麵賣二手名牌包,眼睛裝作看商品,心在回味從前,耳朵必須忍受店員的喋喋不休,身子接受他們目光的追蹤,挺不是滋味的,後來再回去就幹脆隻在遠遠觀望了一份思念之情。

(此文刊登於“音樂愛好者”五月刊)
 

音來小提琴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不要急' 的評論 : 寫南匯路的好文章有很多,我看到一篇寫得特別好的是個姓李的作家。他小時候住在我隔壁弄堂。
不要急 發表評論於
寫地非常好,真實地反映了當時上海的生活,讀來非常親切。自上次第一次讀了你的文章,偶爾看到了張光武(好像是一個作家,也是北四小學的校友)的書,對南匯路那一帶有非常詳細地描寫和回憶。回憶過去小時候熟悉的生活是一種緬懷。
音來小提琴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eijingGirl1' 的評論 : 王阿姨的女兒在我準備發文前突然出現,實在太神奇了,我到現在還覺得不可思議,肯定是上帝為了成全我的思念,幫了我一把。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音來小提琴' 的評論 : 太神了。 媒體真是一個神話出沒的地方! 我覺得也是因為你和王阿姨及家人都是善良的人, 彼此會惦念會記住別人的好, 感恩。 電波傳遞惦念,善意和祝福!
音來小提琴 發表評論於
回複 'Cedarwood' 的評論 : 南匯朋友好,學琴孩子的童年比不學琴的孩子要多付出更多的苦力和汗水淚水。現在還彈琴嗎?是否讓自己的孩子也學琴呢?
Cedarwood 發表評論於
南匯人路過。90年爸爸讓我學鋼琴,每個周末從南匯乘公共汽車到上海音樂學院附近,來回4,5個小時。後來我家搬到黃埔區,老師單位分房搬到虹橋新村去了。。。還是每個周末長途跋涉。趁機每個禮拜去不同的公園玩還不錯。
音來小提琴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水星98' 的評論 : 母親把她所有的耐心首先都給予了她的學生,以至於都沒好好教她自己的孩子學鋼琴。不過我很以她為驕傲。
音來小提琴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謝謝菲兒!
水星98 發表評論於
非常感動!你有一位這麽偉大的母親真是幸福。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麥姐' 的評論 : +1無比溫馨的係列文!

j
音來小提琴 發表評論於
回複 '麥姐' 的評論 : 就是啊,正要發下集說到王阿姨時,她女兒就出現了,真的非常奇妙。
音來小提琴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小聲音' 的評論 : 我現在想起當年那幾個桂林孩子,還是會被他們當年的行為深深感動,要有多大的毅力才可能堅持到考上音樂學院。不能想象現在的孩子和家長是否還吃得起這樣的苦。
音來小提琴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波城冬日' 的評論 : 如果現在還有多一些像這一代老師的好人,這個世界就溫馨多了。謝謝您光臨。
音來小提琴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翩翩葉子' 的評論 : 從前的老師真的好,他們敬職,勤勞,不貪婪,不計較付出。哪像現在的教育界,赤裸裸的隻為金錢。
音來小提琴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土豆-禾苗' 的評論 : 80年出國的人都無法預測前途,那時中國的父母根本不可能資助孩子,都做好了一走至少5,6年見不到的心理準備。
土豆警長真厲害,已經搜到王阿姨女兒的文章了。我就是看到這篇文找到她的。
音來小提琴 發表評論於
回複 'womaninhome' 的評論 : 我是這幾年才意識到,我的童年住處鄰居都是中國音樂界的重要人物,回想小時候與他們的相處,記起他們對事業的認真嚴謹,待人和善熱情,不貪圖利益,是如今很多年輕教師做不到的。
音來小提琴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人參花' 的評論 : 疫情讓我們一時都無法回國探望親人,隻有盡情地回憶家鄉的一切。
麥姐 發表評論於
音來娓娓道來的南匯路故事非常感人。世界很小在音來這也應驗了,四十年沒聯係的王阿姨的女兒竟然出現了,為你們高興。
小聲音 發表評論於
音來的媽媽是位好老師,老一代有不少這樣敬業又無私奉獻的人,現在這樣的老師難找了!
那幾位每到周末就從桂林趕到上海來學習的人也令人欽佩,這麽認真刻苦努力學習的人一定成功!
音來這個係列的文章很溫馨樸實感人,謝謝分享:))
波城冬日 發表評論於
心裏最柔弱的地方被你的文字深深觸動,真情就在身邊,我的記憶裏也有很多平凡卻善良的人,讓我的人生路途充滿溫暖!謝謝分享!
翩翩葉子 發表評論於
音來好,"那個年代給人上課非但不收學費,還要招待茶水。",你媽媽那代人真是很無私奉獻,我想起我中學老師,我的一個語文老師以前中午休息時間,還叫每個人去她那公室背古文。當時,我們覺得她很嚴格,不喜歡她,現在想想她真是一心一意,這麽辛苦全為我們好,現在估計很難找這種老師了。

以前的風氣真好!
土豆-禾苗 發表評論於
“80年出國前,王阿姨特來給了我一份禮物道別,臨走時緊緊擁抱了我。自那以後我就再也沒見到她” 我想,王阿姨心裏非常明白你出國的意義。

“前天居然找到了王阿姨的女兒,我們四十年沒聯係了,竟然在我準備發下篇時她出現了”
東京警視廳出身的我也看到了,《我的媽媽王品素:鄧穎超在中南海給媽媽打電話,讓她回家》

太感動人了,那時代教師的奉獻精神。

womaninhome 發表評論於
媽媽是個好老師,家庭熏陶下和鄰居王阿姨都為你成為音樂家的起到潛移默化的作用。好幸運的你啊。看完很感動。過去鄰居的故事很有代表性。
人參花 發表評論於
這個係列故事好看,滿滿的幸福回憶,我也想家了。
音來小提琴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eijingGirl1' 的評論 : 他們那一代的老師真的非常好,對學生比對自己孩子還好。
音來小提琴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法弄' 的評論 : 我們很幸運,整條街絕大部分房子都沒拆。所以現在回去還可以到老家轉轉,回回味,不過其實真要回去住也不習慣了。
音來小提琴 發表評論於
回複 'BeijingGirl1' 的評論 : 京妞好,先給你敬茶,再第一個告訴你一個奇妙的好消息,前天居然找到了王阿姨的女兒,我們四十年沒聯係了,竟然在我準備發下篇時她出現了,神吧。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音來的母親是桃李滿天下了。 那時候的人真是好啊。。。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寫得很好啊,滿是人情味的。我小時候住的樓都拆光了,隻有1棟還在,有個釘子戶在那。我們說都要感謝那釘子戶,幾十上百棟樓都沒了,隻有他那棟承載我們上萬人的過去:)
BeijingGirl1 發表評論於
太好了, 一直想著(下)呢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