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晶事件之我見

打印 (被閱讀 次)

苟晶投訴自己被班主任女兒冒名頂替的事件,在網絡上曾引起掀然大波,激起民憤無限。現在,由冒名發生地黨委組織的調查公布,調查結果看上去非常客觀公正,所有當事人都被嚴肅處理,總共涉案人員有二十幾人。已經80多歲的班主任邱某被剝奪退休待遇,他的頂替了苟晶去讀書,最後也隻是在學校裏做後勤工作的女兒被開除,並接受刑事調查。

但調查報告也揭露了苟晶自述情況中的一些不實之詞,如她當年高考的成績隻夠中專及格線,而且已經自動放棄被錄取了;她也不是所謂學霸,平時大多數科目也就是C,就是及格而已。沒有邱老師帶三個大漢攔截她的事,倒反而是邱老師等了她七個小時不得見的事實,等等。

一時,網上輿情反轉,怒濤式的糞水開始噴向苟晶,而邱老師父女得到了極大的同情,有人還向上請願,要求免除對他們的懲罰,有人發起捐款,資助邱家。

特別蹊蹺的是,在此事發生後著名官方網紅,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的態度。調查結果未出前,胡就發微博說,這種事在那時候很常見,很多時候是被冒名者自願的,雲雲。調查結果出來後,又把噴口對向苟晶,指責她不誠實!

綜合整個事件,我談談自己的看法。

發生一個案件,不同的當事人,會自然而然地作出有利於自身的證詞,這屬於人性,在日本電影“羅生門”中有很好的詮釋。有個強盜綁架了一對夫妻,對妻子說,你和我性交,否則我殺了你丈夫。妻子和強盜睡了,強盜也放了丈夫,不料丈夫怨恨妻子不忠,妻兒轉而要求強盜殺了丈夫,強盜經過激烈搏鬥殺了丈夫,被一個路過的人看到了,那人拿了他們遺下的一把寶刀.....

這件事,有四個當事人,每個人講的故事都不同,但無一例外都掩飾自己的缺點,誇大別人的罪過。強盜說是被害者妻子叫他殺的,妻子說是丈夫逼的,丈夫(以鬼魂代言)說是兩人謀殺的,路人的敘述最接近事實,但瞞了那把寶刀,因為自己藏了。這種羅生門現象,被現代司法視為必然現象,所以法庭設計有控辯雙方的辯論,陪審員製度等,就是要盡量避免這些人性誤區,還原真相。

苟晶案件的處理,沒有給每一方平等的權力。負責調查的,是“山東省紀委監委機關、省教育廳、省公安廳等部門單位組成的工作專班,與濟寧市、任城區有關單位”。這就不公平了,這些部門是當事方,如果實際結果是山東省係統性的作弊行為,山東當局將受到黨紀國法和輿論的懲罰。讓他們調查,就好像讓被告強奸的家人主持調查,違背了無利害相關原則。

他們調查的結果,並沒有一個第三方的仲裁結構,也沒有給苟晶一個機會,讓她或由她的支持者,組織一次獨立的調查。苟晶沒有機會辯護,她的地位,連一個被告都不如,要知道,本案中她是原告。而胡錫金的偏袒,就更耐人尋味了。胡的所有微博,和teeter(據說最近被封了,他也有今天)言論,都是支持政府的言行的,從無例外。而且他的影響力是很大的,一般人有一萬粉絲就可以盈利了,他有幾千萬粉絲,再加上官媒主編的頭銜,出來為一個社會案件拉偏架,這件事本身就很有問題。

還有件事,我發現本文在中國網絡上無法發出。我除了文學城,在中國的公眾號,今日頭條和簡書都有賬號。不像在文學城,你所發即所得,國內網站發出後,得審核,通常要幾分鍾到幾天不等,發出了也可能被刪除,踩了紅線還會被封號。我發不出去,可能類似支持苟晶的文章也發不出去,這說明國家在拉偏架,說明有鬼!

我在國內待到40歲才出來,從親身經曆看,高考不公肯定是存在的。我考大學時(1983年),上海的錄取分就比浙江低100多分(那時總分記得是620分)。我有位同學隻考了490分,在浙江隻能上第三類的,如杭州師範大學和馬雲當同學了,但他父母有本事把她的戶口變成上海的,她搖身一變就讀了浙江大學當時最熱門的光儀係。苟晶事發的90年代,我沒發言權,但見到那麽多大領導都是博士,恐怕不會比80年代清白。

這件事,站在胡錫金的立場上,一想就想通了。如果接二連三地冒出苟晶們,那還有個完嗎,要查,最後是否那些博士們的事也要追查?前麵幾位苦主,真的苦,但苟晶是個有缺點的苦主,她本身混的不錯,是吃網紅飯的,知道抓眼球的技巧,但這也成了她的破綻,被胡錫金們抓住,然後把主要的打擊火力集中在苟晶身上,以此轉移了社會對高考不公的注意力,也嚇阻了新的苦主的出現。

最後還是回到羅生門這個故事上來,事實的曲直應該是這樣的:強盜搶劫強奸殺人都是鐵證如山的,是主犯,並不因為有被害者妻子求他殺人情節,而得到寬恕;被害者怪罪妻子確實不妥,但不構成罪行;妻子怕丈夫以後殺自己,隻是一種推想並非事實,而讓強盜殺人之事,隻有強盜一麵之詞,沒有實證,無罪釋放;路人隱瞞了一點事實,對破案不構成嚴重障礙,最多追究小偷小摸,但對破案有重大貢獻,功大於過,無罪釋放並獎勵。

我們也可以依照上案推理苟晶案中的是非曲直。

LaoxiangPAPA 發表評論於
胡還寫過一篇,說什麽根據他對很多知情人的調查,大部分被冒名頂替的都是自己願意並且從中得利的。

這個話特別的無恥令人憤怒!有話語權的人就這麽欺辱下層人! 再者山東的調查根本就沒法服眾,隻是設法把事情壓下來而已。苟晶的成績他們說多少就是多少?憑什麽?苟扇還“邱老師的一頭白發....”,可憐之人太可憐了也真恨不起來。
hotpepper 發表評論於
瘡騙子上大學都得靠花錢請人代考SAT,侄女爆料,紐約時報上的評論炸了鍋!


Cheating on a College Entrance Test
As a high school student in Queens, Ms. Trump writes, Donald Trump paid someone to take a precollegiate test, the SAT, on his behalf. The high score the proxy earned for him, Ms. Trump adds, helped the young Mr. Trump to later gain admittance as an undergraduate to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s prestigious Wharton business school. Mr. Trump has often boasted about attending Wharton, which he has referred to as “the best school in the world” and “super genius stuff.”
Laren 發表評論於
胡錫進是個出賣自己靈魂的人。
hotpepper 發表評論於
高考以及中考(小學升中學的考試)頂替在台灣曾經很普遍。台灣著名藝人白冰冰在一次訪問中就談到自己的錄取(全年級第一)被班主任以200塊錢賣掉。吵回來之後又被自己母親賣掉. 那時台灣沒有身份證,戶口本上沒照片,頂替非常容易。
dong140 發表評論於
寫的好
BananaeEggs 發表評論於
上海跨年踩死數十人,久遠了,忘了嗎?天津碼頭存貨場大爆炸,大火,忘了吧?冒名頂替這種芝麻小事,忘了更快!
精光 發表評論於
撒謊撂屁不應該。冒名頂替徹查所有犯案人。
老姐 發表評論於
羅生門生警世,苟晶門痛心。如今天朝,一地雞毛,一部部狗血。
xy_731 發表評論於
覺得“石油附中”說的有道理。胡吊盤就是一條狗,他汪汪叫來叫去,都是要看主人眼神的。

主人總想著把社會建設的 如同鬆緊帶一樣,讓自己人出了問題,可以鬆一鬆就walk away。
玩火者,必自焚。這個無法無天的社會機製,總有一天會讓主人也淪為其中的犧牲品。

看看華國鋒,不厚先生, 這個主人,幾十年了,毫無長進
石油附中啊 發表評論於
中國管理層對每一次社會熱點事件的處理,出發點都是首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在事件降溫之後,再悄悄地給違法的責任人以法律懲罰。總之 原則是,違法是要懲罰的,但是家醜不可外揚,這個懲罰要悄悄的進行,以免丟‘當’的臉。

殊不知,讓整個社會看到你公平執法、違法必究,以此教育社會尊重每一絲極其細微的法律,遠比懲罰某個人重要的多得多。管理層一直不願意認識到這一點,總是幻想在下一次自己人違法時,可以給這個自己人找到walk around的solution,其後果就是沒人尊重法律,每個人都試圖做聰明人。如此,無論管理者或是被管理者,將來一旦陷入逆境,又有什麽可抱怨的呢?

唉。幾十年了,毫無長進。
NIHJSDONG 發表評論於
中肯的分析。讚。
我胖我的 發表評論於
所以小崔直接開罵胡是叼盤麽,按說語言不文明,但是這個胡真是該罵。他還寫過一篇,說什麽根據他對很多知情人的調查,大部分被冒名頂替的都是自己願意並且從中得利的。我先不深究他有什麽數據支持了,一個有話語權的人說這樣的話真是太混賬了。多少寒門子弟發奮刻苦,為的就是通過自己的努力過上好日子?隻要這裏有一個是不願意被冒名頂替的,製度就得為他做主,就不能忽略不計。再說了,那些自願被冒名頂替的就可以不追究責任了?這簡直是非不分。
Wtp003 發表評論於
有講道理的必要嗎?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