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足足等了他三十年!

墨香飄雅意,脈語出真情
(所有文章及詩詞均為原創,轉貼請注明出處)
打印 (被閱讀 次)

秦淮八豔的故事,陸陸續續講了七位。請點擊:古代才女

八豔,個個才華橫溢,天香國色。論到個人,有各有特色。有以美貌著稱的,比如陳圓圓,卞玉京;有以風骨情操為人稱頌的,如柳如是,李香君。柳如是正因為高度的愛國情操而被尊為“八豔之首”。還有以書畫作品被人津津樂道,流傳至今的,比如寇白門、顧橫波、馬湘蘭等。

今天,就來說說馬湘蘭。

馬湘蘭在傾城傾國的八豔中,應該算姿色比較普通的一位,但她有清雅脫俗的氣質和出類拔萃的才華。能吟詩作畫。尤擅畫蘭竹,故有“湘蘭”著稱(原名馬守貞)。文人名士,達官貴人爭相求畫,後來她的畫傳到日本極受重視。



她還善談吐,與人交談,音如鶯啼,神態嬌媚,依依善解人意,博古知今,每能引人入勝。就這樣,她在秦淮河畔漸漸成為紅人。靠著客人的饋贈,馬湘蘭也積蓄了一些錢財,便在秦淮河邊蓋了一座小樓,裏麵花石清幽,曲徑回廊,處處植滿蘭花,命名為“幽蘭館”。馬湘蘭出則高車駟馬,入則呼奴喚婢,雖為青樓女子,卻有著貴婦人一般的氣派。馬湘蘭是個仗義豁達的女性,對金錢更是出手闊綽,左手進而右手出,絲毫不計較吝嗇。對於落魄書生、破產商人、身邊的老弱婦孺都慷慨解囊相助。

但在世人眼中,她始終是個煙花女子。雖然賓客盈門,詩酒唱和,熱鬧非凡,但馬湘蘭內心也獨守寂寞,不知知音何在。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揮霍過去了。直到馬湘蘭二十四歲時,遇到了她為之一生傾心之人---王稚登。

相傳王稚登四歲能作對,六歲善寫擘窠大字,十歲能吟詩作賦,長大後更是才華橫溢。嘉靖末年遊仕到京師,成為大學士袁煒的賓客。因當時袁煒得罪了掌權的宰輔徐階,王稚登受連累而未能受到朝廷重用;心灰意冷地回到江南故鄉後,放浪形骸,整日裏流連於酒樓花巷。就在這個背景下,兩人相遇,一番言談,兩人都覺得相見恨晚。馬湘蘭特意為王畫了一幅蘭花,是馬湘蘭獨創的一種畫蘭法,僅以一抹斜葉,托著一朵蘭花,最能體現出蘭花清幽空靈的氣韻來。

馬湘蘭之意,王稚登豈能不知。但他覺得自己太落魄,已經三十七歲了,還無一官半職,前途渺茫,怕擔負不了馬湘蘭的深情。所以隻是收下畫,卻隻字不提男女之情,馬湘蘭以為他不願接受自己,黯然神傷。之後兩人一直以朋友身份交往。

後來王稚登被友人推薦到京城參加國史編修,王稚登覺得自己大展宏圖的機會來了。遂辭別馬湘蘭欣然進京。雖然馬湘蘭萬般不舍,但也為王稚登有機會進入仕途而高興。王稚登也表示了在京城得意之後要與馬湘蘭共榮的意思。王稚登走後,馬湘蘭閉門謝客,在幽蘭館終日與蘭花為伴,夜吟詩句等待王郎歸來。

無奈王稚登命途多舛,再次受到排擠,無緣大展才華。三年之後再次铩羽而歸。為了讓馬湘蘭對自己死心,遂遷居姑蘇,不再見馬湘蘭。但馬湘蘭了解到王稚登的再次失意之後,雖然失望於王稚登的遷居躲避自己之舉,但也著實能體會王稚登的苦衷。便時常去姑蘇看望王稚登,以朋友的方式關心他,結果由於困於友情的交往已久,愛情的大門便被牢牢關死,以致終身不得開啟,而馬湘蘭心裏更裝不下別的男人。在外人眼裏他們的交往無非是兄妹之間的關係,因為馬湘蘭頻頻來往姑蘇,被誤認為是姑蘇人氏。

歲月便在這種清淡如水的交往中流逝著,不知不覺中過去了三十餘年。這三十年的日子,馬湘蘭除了偶爾去姑蘇作客外,便是這樣度過的“時時對蕭竹,夜夜集詩篇,深閨無個事,終日望歸船。”年歲漸老,華顏日衰,門上賓客也愈來愈少,天天陪伴著馬湘蘭的是落寞和淒愴。

在王稚登七十大壽之際。馬湘蘭雖然已經病重,但依然拖著病體,集資買舟帶著歌妓數十,來到姑蘇替王稚登祝壽。歡飲達旦,終月不息。不想回到秦淮便一病不起,馬湘蘭似有預感,便細心沐浴更衣而且讓仆人在病榻周圍擺滿蘭花。不久一代名妓馬湘蘭執佛家禮節安然離世,走完了五十七年的人生曆程。

癡心女子負心郎,自古如此。王稚登雖然不是另結新歡負了馬湘蘭,卻誤了她的一生。卞玉京苦戀吳梅村,也因此熬盡了最後一滴油,隻剩得吳梅村無盡悔恨。才子佳人戲,現實竟是如此殘酷!

八豔故事,到此全部結束。把所作的八首詩詞再貼一遍,做個總結。並以一首《秦淮八豔》謝幕。

【虞美人】顧橫波

工詩善畫猶豪放,秀目春波漾。
輕吟南曲把魂勾,誘得眾男爭著、上眉樓。

風塵未必韶華誤,一品夫人予。
是非何惜被人言,但把此生情愫、寄幽蘭。


(顧橫波善畫蘭,作品被故宮博物館收藏)
 

【虞美人】陳圓圓

桃花塢裏仙姝出,嬌媚猶傾國。
奈何盡惹眾相爭,幾度遭逢終是、伴青燈。

江山更迭誰之過,弱女何堪唾。
來生但做一凡人,覓得情郎三世、不離分。

 

【虞美人】李香君

幽幽淚滴桃花扇,多少情和怨。
風塵雖著骨清奇,亂世猶懷深義、不曾違。

卻歎俗念何殘忍,教得香消隕。
清魂但去媚香樓,輕撥琵琶心曲、與君酬。

 

【虞美人】寇白門

滿身俠氣堪剛烈,豈讓風霜折。
傾心一遇入豪門。怎料從今經曆、幾多辛。

浮華散盡青樓又,弦樂還樽酒。
每生悲歎倩誰憐,錯把柔情相寄、損殘年。


(寇白門被稱作“女俠”)
 

【虞美人】董小宛

繡莊出得容姿秀,命舛淪花柳。
潔純猶似一青蓮,終待惜憐人至、結良緣。

濁塵怎奈多逢難,勞損芳魂散。
幸憑巧手董糖存,每品香甜猶自、憶佳人。


(董小宛,號青蓮)
 

【虞美人】卞玉京

風流教得千夫慕,依舊矜持駐。
俊才偶遇動春心,卻是鏡中花月、枉情深。

辛酸掙紮誰知曉,遁入空門了。
秋風瑟瑟落雲英,躑躅墳前孤影、淚縱橫。


(雲英,出自吳梅村的臨江仙:落拓江湖常載酒,十年重見雲英)
 

【虞美人】馬湘蘭

並非絕色教心動,才藝堪超眾。
民艱為濟解私囊,縱跌煙花猶自、不尋常。

繁華更品清寥味,滴盡相思淚。
倚望卅載夢難圓,落落蘭花端坐、上仙山。

 

【長亭怨慢】柳如是

望菱鏡、朱顏憔悴。問我情懷,有誰知會。
唱和詩歌,漫談時勢,剩回味。幾番真意,唯賺得、傷心淚。
幸有探花憐,始別去、風塵淮水。

沉醉,正吟書對酒,豈料惡狼飛至。焉能屈膝,但一死、不求華貴。
這玉潔、濁世何尋,縱千古、斷魂猶魅。
看今日虞山,楊柳年年青翠。



這首《秦淮八豔》很特別,原唱玉璿璣是位男士,用吳語唱的女聲(類似李玉剛)。這吳語實在學不了,就隻好用普通話來唱了。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俯視' 的評論 : 打油。
俯視 發表評論於
單思自古不稀奇,
雙愛至今難尋覓。
含情脈脈終無果,
無緣戚戚揣恨意。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彩煙遊士' 的評論 : 故事早就有。我不過複述一遍。知道馬湘蘭的不多,也可以讓更多人了解一下。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美麗的人生' 的評論 : 謝謝人生。她們的故事對現代很有借鑒意義。確實是女子無才便是德,現代女子也不能太有才華,高處不勝寒。
彩煙遊士 發表評論於
墨脈不僅會唱歌寫詩,還會講故事呢!癡心女湘蘭,讓人感慨!
美麗的人生 發表評論於
很喜歡墨墨講的古代才女故事。湘蘭的畫清幽淡雅,極有意境。封建男權社會,號稱女子無才便是德。才華橫溢的女子,一出生就潛藏了悲劇命運。周末愉快!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東裕德' 的評論 : 謝謝東總,終於完工了!這首歌確實好聽,極力推薦。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xiaxi' 的評論 : 我跟她們比差遠了,琴棋都不會,慚愧。
東裕德 發表評論於
墨才女這個係列寫的真好!詩情畫意加上古風歌曲讀著聽著感覺太棒了!
xiaxi 發表評論於
古代女子如此癡情,墨墨詩詞歌賦樣樣精通。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無法弄' 的評論 : 是啊。我覺得這些青樓女子骨子裏有不用常人的倔勁,一生隻為一人活,令人感動,也教人歎息。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每天一講' 的評論 : 這個讚同。
無法弄 發表評論於
真慘!生命短暫,應該珍惜。人啊
每天一講 發表評論於
回複 'momo_sharon' 的評論 : 她,足足等了他三十年
============

一聲歎息,已是桑海滄田,天地換新顏,隻是人事悲歡離合,依舊古難全。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每天一講' 的評論 : 馬湘蘭被人炒作了嗎?估計知道她的人並不多吧。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spot321' 的評論 : 現代女子有如此情懷的已然不多,善用姿色為自己謀財...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多倫多橄欖樹' 的評論 : 謝謝小樹。這八位女子都是小樹家鄉人士。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杜鵑盛開' 的評論 : 不是的,視頻裏有曲作者名。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菲兒天地' 的評論 : 謝謝菲兒。八豔係列寫完了。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這首歌聽過的人很少,我也是偶爾聽到的。很幸運竟然找到了伴奏。
每天一講 發表評論於
她,足足等了他三十年
======

後人,足足炒作了她500年,值!

spot321 發表評論於
默默的文章總能給現代的生活帶來具有曆史氣息的思考!
多倫多橄欖樹 發表評論於
點讚,鼓掌中。。。
杜鵑盛開 發表評論於
第一次聽這首歌,是默默作詞的嗎? 好聽!
菲兒天地 發表評論於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1

讚默默的風雅大帖,學習了不少東西,歌聲演繹得也很特別的好,適合這個帖的內容。
曉青 發表評論於
沒聽過這首歌,好聽!鼓掌!使勁鼓掌!
momo_sharon 發表評論於
回複 '亮亮媽媽' 的評論 : 哈哈哈,確實是“我的故事”。謝謝亮媽,早上好~
亮亮媽媽 發表評論於
應該是墨墨寫得故事,這樣比較準確:)問好,祝一切安好。
亮亮媽媽 發表評論於
沙發。讀墨墨的故事,聽墨墨的歌聲,非常享受。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