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紅軍叛將史書元

(2007-07-23 17:15:53) 下一個

在中國現代史上,中共早期的紅軍叛將,是一大景觀。

文職方麵,比較著名的有顧順章、嚴靈峰、陳祖康、張國燾等;武職方麵,有龔楚、徐冠英、梁秉樞、文強、史書元等。

這些中共叛將,無一例外的,都被控製在中統特務戴笠戴老板的手下;官拜少將以上的,也不計其數。

現在就說一說其中的武將史書元。

黃埔軍校知名門生大全網站上介紹說,史書元(1902~?):黃埔軍校第一期畢業。又名庶元,別號施元,湖南醴陵人。醴陵縣立中學畢業。1923年到廣州。考入大本營軍政部陸軍講武學校學習。1924年冬該校並入黃埔軍校,編入黃埔軍校第一期第六隊學習。畢業後曆任黃埔軍校第三、四期學員總隊區隊附,軍校教導團第二營排長。黨軍第一旅第三團副連長、政治指導員,國民革命軍第四軍團副黨代表。1927年春任第十一軍二十四師七十二團副團長、團長,參加南昌起義,起義失利後,隨周逸群等返湖南,開展工農武裝鬥爭,任工農革命軍第四十九路第二大隊大隊長。後輾轉到上海、香港等地,後派到廣西從事革命活動,曾任南寧警備第五大隊副大隊長,參加廣西百色起義。1931年4月任中共安徽省委委員,兼宣傳、兵運、軍委負責人。1932年春因治療傷病,與中共黨組織失去聯係。後往黃埔同學會登記,旋任浙江省警察學校訓育主任.後兼學員總隊長。1935年任甘肅省會公安局長。抗日戰爭爆發後。被交警總局派駐粵漢鐵路警察署,任署長兼鐵路司令部警務處長,交通警察總隊第四支隊司令。抗戰勝利後,曆任粵漢鐵路警務處長。1947年任桂黔鐵路護路司令部警務處長。1949年初返回湖南,任第一兵團司令部少將高參。程潛、陳明仁率部起義前夕,隨鄧文儀離開長沙,後赴台灣。曾任“國防部”情報局設計委員,“交通部”設計委員等。1956年退休,寓居台北。

這個簡曆,基本上概括了史書元的一生。可是對史書元曆史上的兩個閃光點,隻字不提。

哪兩個閃光點?

第一個,是1929年和他在黃埔軍校時的同鄉兼同窗好友李隆光一起,奔赴廣西南寧。李隆光是李立三的親弟弟,在百色起義時是張雲逸的副手,起義後擔任紅七軍副軍長。史書元則是紅八軍軍長俞作豫的副手,參加龍州起義後,下落不明。

唯一的記載,是百色起義時擔任廣西前委書記(後改為紅七軍軍委書記)的陳導民(即陳豪人)在1930年1月寫給中央的報告(原件現存中央檔案館):史逐團(即史書元)在工作加緊時離開赴港,且在工作方麵,一(般)的同誌對他都不好,沒有什麽工作表現,且生活腐化(龍州方麵來電說的)。應該嚴肅處分,以重紀律。

也就是說,在百色起義即將發生的時候,史書元和鄧小平、徐冠英一樣,先後離開了百色。

隻不過鄧小平離開的借口,是向中央去匯報工作,因為是怕出身於中央特科的職業交通員龔飲冰向中央軍委做的主體報告不徹底,傳說中曾擔任中央秘書長(一說是中央秘書處的處長)的鄧小平才要急吼吼的趕回去做補充報告(小平同誌的女兒考證說主體報告也是他父親做的)。

這當然是很重要。

徐冠英和龔楚一樣是中共多次起義後留下來的精華,百色起義前徐冠英是張雲逸和俞作豫的上級,也是鄧小平早年在法國留學時的同學。他離開百色的借口,也很光明正大,而且還跨越時代,高瞻遠矚,是到法屬越南去為起義軍采購飛機。

這當然也很重要。

隻有這史書元,沒有什麽借口,還被上司俞作豫軍長,在背後告了黑狀:生活腐化!

當時因為生活腐化被鄧小平擔任紅七軍紅八軍總政委兼軍委書記以後處理了的幹部,還有曾擔任右江蘇維埃主席的雷經天,和他那妓女出身的老婆楊金梅。

雖然這個賬,後來被鄧小平的女兒,還有紅七軍的老戰士們,包括雷經天自己,算到了早已壯烈犧牲了的中共烈士鄧崗的頭上。

第二個閃光點,就是在中共特科曆史上眾所周知也最為人稱道的“史書元案”。

該案的主角,當然是叛變以後的史書元,和富有傳奇色彩的大將陳賡與中共最早的雙麵間諜楊登瀛,在上海灘進行了一場生死與時速的較量。

奇妙的是,號稱黃埔三傑之一的陳賡,和史書元在黃埔軍校的時候,竟然也是同學,也是老鄉。

本來是陳賡率領的全副武裝的紅隊,是要找老同學鋤奸來著,結果卻沒有占到上風,反而被史書元帶領的特務,捕去線人若幹。

標準的偷雞不成,還蝕了一把米。

不知道是陳賡老鄉見了老鄉,兩眼淚汪汪,或是別的什麽原因。

反正這是陳大將一生中,少有的敗仗。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