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當官記

(2007-06-06 19:11:06) 下一個

作者:李守本

在中國國內的同學做官的,省部級的一或兩個,廳局級的稀鬆平常,處級縣團級的比比皆是。雖然都是吃技術飯的,不過其中沒有一個,包括大學教授在內,敢說自己是清廉的。

在美國的同學中,做的最好的,應該是到了處級,也就是做中部某州某廳研究與開發局的一個局長。用同學自己的話說,叫千裏覓封候的了。

我的這個同學,人長的很俊美,一米八的高個,皮膚細細白白,未說先笑,兩個酒窩,人見人愛,出國不是很早,大概也就是1993年前後。開始是陪讀,後來自己念了博士,再加MBA,早聽說他幹的很好,除了在廳裏麵供職,還是州立大學的名譽教授,沒想到轉眼的功夫,就做到局長了。

同學的太太,也是出名的美貌和女強人,名校的PHD畢業,在一家很不錯的醫藥公司工作,現在既然老公事業有成,幹脆就辭掉自己工作,相夫教子,做起了全職太太。

其實我這同學,出身也很簡單,父母都是鄉村的幹部,可是非常的會做人。在大學的時候就是全國有名的新長征突擊手,到大學畢業的時候,和女朋友雙雙從外省分配進北京,不久就成為全國某大研究院的團委書記,享受正處級的待遇,如果一直的堅持下去,部長不敢說,因為競爭的能人太多,而且要有背景,但我這個同學,以他的能力和為人,做廳長絕對是應該的了。

可是他突然間就決定出國了,義無反顧,而且是陪讀。

不記得是誰說過,是金子,他總會發光的!

大陸的一代移民,我的同學中,做大學教授的很多,而且是越來越多。

曆經十年磨難,我的這個同學,他終於也發光了。而且是美國的縣團級,這在CBC中,應該是少見的。

現在輪到我自己,按照國際慣例,充其量也不過是一個小科長,營長或公社書記的幹活,手下具體沒有管人,可是因為主管的是要害業務,並直接向局長匯報,有很大的軟權力,雖然和出國前相比整整地降了一級,而且壓力很大,可是周圍100多號受過上等教育的美國各色人種,感覺還是比較舒服的。

尤其是看到平素裏高傲不可一世欺負有色人種的美國白人對你服服貼貼敬佩有加的眼神。

雖然他們敬畏的是權力,佩服的是你的技術。管他呢!

奶奶的,你們也有今天!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