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特大新聞

(2007-01-04 21:30:51) 下一個

[席按:下麵這幅圖,是偷來的,使人想起十八年前的一幕,就是聽了平生最好的一段相聲。那一年的元旦,氣氛也很不一樣,北京有現代人體藝術展之類的,藝術家開槍打氣球,然後老胡就死了。接下來,拖拉機開進了城,中國的相聲也就死亡了。]

《天安門廣場變農貿市場了》-1989年元旦聯歡晚會相聲節目

作者:梁左
表演:薑昆 唐傑忠

乙:這一場是我和薑昆同誌表演相聲。
甲:(向幕後)哎,等會兒有晚間新聞的時候叫我一聲兒!晚間新聞!我別的不看……你說。
乙:過去我們經常在電視裏和大家見麵……
甲:對。……哎,是二頻道!八頻道可能不清楚,二頻道!……沒事兒,你說。
乙:大家對我們都非常熟悉,這次我們……
甲:我哪兒都不去!我就在這兒!回頭你你上這兒找我!……來,你說。
乙:我說你這是怎麽回事?
甲:等著看新聞哪!老唐,國家馬上要出大事兒了,您說讓人心裏頭多高興!嘿嘿,我就盼著國家出點事!
乙:國家出什麽事了?
甲:國家出這麽大事您愣不知道?
乙:什麽事?
甲:國家還沒說呢。
乙:國家沒說我怎麽知道。
甲:那我怎麽知道了?
乙:你什麽不知道,滿嘴跑舌頭,到處傳播小道消息。
甲:哎,老唐同誌!您這話可不對!什麽叫滿跑舌頭?舌頭可不跟嘴裏跑嗎?在哪兒跑?擱腦門兒上跑?叭噠,叭噠……人家還以為你長仨耳朵呢?
乙:我是說你愛傳閑話!又是什麽國家出大事了,國家大事,國家沒說你先知道?
甲:那當然了!我是幹什麽的!
乙:你不就是普通工人嗎?
甲:普通工人,你小瞧?那叫領導階級!別看你戴個眼鏡,不就是知道分子嗎?你也屬於我們工人階級的一部分!那麽一小塊兒!那麽一丁丁點兒!你敢說你不是?你站出來!你蹦著喊!“我不是工人階級!”你說!你說呀!
乙:謔,這人什麽毛病!
甲:我是對你表示憤怒!都象你這樣,不關心國家大事,那改革能搞好嗎?
乙:你讓我怎麽關心呀!
甲:你打聽呀!問呀!沒事兒就琢磨呀!現在有多少大事呀!我問你,你知道嗎?政治局開會,幾點鍾入場?
乙:這我哪兒知道呀!
甲:諒你也不知道!你來,我問你,中央領導最近——有什麽變動?
乙:不知道!
甲:國務院秘書長坐的小車號碼是多少?總參謀部的電話是多少局、
乙:這你都知道啊?
甲:不用大驚小怪,告訴你,老X,我快了。
乙:你快進去了!
甲:我進哪兒去呀、
乙:你快讓人給抓進去了!
甲:抓我幹嗎?
乙:就你這鬼頭鬼腦的,到處打聽小道消息,跟特務似的。
甲:是我打聽的嗎?我趕上了!今兒晚上這國家大事,人家首長跟我透露出來了!
乙:首長跟你透露了?在哪兒?
甲:天安門,廣場上!
乙:哦,首長把你叫到那兒,跟你透露消息!
甲:你瞧你這態度!國家大事,首長把我叫到廣場上跟我透露?違反紀律呀!這事兒有明著說的嗎?
乙:偷著說的?
甲:人家是首長,光明正大,有話能偷著說嗎?
乙:那是怎麽說的?
甲:人家首長,倒背著手,在天安門廣場蹓躂,也是有一搭無一搭,漫不經心,自言自語,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叭嗒叭嗒叭嗒”,嘿,他就說出來了!
乙:敢情他們家這首長嘴裏往外飛小鳥!“叭嗒叭嗒”……我說這是哪國首長啊?
甲:廢話!中國的。首長有外國的嗎?電冰箱有外國的好,首長可還必須是咱們自個兒的國家的。挺好的中國??磧《仁壯ぃ?窕奧穡?br>乙:那首長“叭嗒叭嗒”說什麽哪?
甲:首長“叭嗒叭嗒”說精神哪!上級精神!估計是剛開完會,上級布置了任務,完不成呀,他心裏亂,到廣場上找人說道說道,這心裏頭就痛快啦!
乙:好嘛,這位首長心裏頭也擱不住事!
甲:他也是人哪!七情六欲,婚喪嫁娶,有時候工資不夠花他心裏著急……
乙:行了行了,你說說這精神是什麽。
甲:這……沒準等會兒電視裏就播出來,大夥兒注意收看吧!
乙:你先說說不行嗎?
甲:我也不知道上級規定傳達到哪一級,也不知是先黨員還是先群眾,回頭又有人說我散布小道消息,影響不好。當然我是領導階級,我倒沒什麽,主要是你們這樣兒的,到時候人家把你們找到一塊兒,一個個地問你們……
乙:行啦,你就快說說吧!
甲:真要我說?那咱們可哪兒說哪兒了,聽完就完了,可別記錄。同誌們,簡短地說,最近上級決定,天安門廣場……要改成農貿市場啦!
乙:啊?這是真的嗎?
甲:我親耳聽見的!不是真的大夥能這麽樂嗎?這叫發自內心地高興!大夥兒早盼著我天哪!對不對?同誌們,這一天終於來到啦!行了,大夥兒出去別亂說,我走啦!
乙:別介,你回來,我聽著可不大對勁兒,天安門改農貿市場,有這麽改的嗎?
甲:這人還較兒真兒!改革嘛,怎麽改的沒有?別的地方人家都改成啦!
乙:哪兒改了?
甲:哪兒……人家,比方,中南海人家就改了!
乙:中南海改農貿市場了?
甲:不像話!中南海是國家領導辦公的地方,能改農貿市場嗎?
乙:那怎麽改了?
甲:反正跟過去不一樣了!過去那裏頭你能隨便進去嗎?還甭說進去,你沒事兒往裏頭伸頭探及的就興許有人來問你!如今怎麽著,憑票參觀!你進去轉著圈兒走都沒人管!
乙:那是毛主席故居,跟你說的改農貿市場,挨不上!
甲:那,那再說那個革命曆史博物館,知道嗎?過去那裏邊擱的什麽?珍貴文物!毛主席的油燈,周總理的懷表,朱德的扁擔,如今也改啦!
乙:改農貿市場了?
甲:改新潮家具展銷啦!組合櫃、五鬥櫥、三屜桌,堆得哪哪都是,給錢還就讓拉走,您說新鮮不新鮮!
乙:那是呀!
甲:您可聽明白了,拉走是容易,使完了,用舊了,你惦著再送回去當文物展覽,人家可不一定收,他說你級別不夠!邪門兒啊!
乙:那可不,大夥使完的破家具都往那兒送,像話嗎?
甲:還有哪,天安門城樓,過去那是國家領導檢閱百萬大軍的地方,如今也改啦!
乙:改什麽了?
甲:賣票參觀!甭管你是不是領導,隻要有錢,隨便上!
乙:開放城樓給大夥兒參觀,好事兒呀!
甲:是呀,我主要是討厭有的人,有那不自覺的,上去你就老實在邊上呆著吧,過過癮得啦,他不,上去他就真敢靦著肚子往當間走,直眉瞪眼地就朝下邊招手,還喊:“人民——萬歲!”你說那話是該你喊的嗎?
乙:他愛喊讓他喊去吧!
甲:就衝咱們這改勁兒,您說,把天安門廣場改成農貿市場,有什麽新鮮的?行啦,咱們哪兒說哪兒了,回見!
乙:回來!你先回來!
甲:你瞧,你這人怎麽這麽粘人哪!人家大人有事兒,你老纏著!
乙:嘿,我成孩子了!我是讓你把事情說清楚再走!
甲:有什麽不清楚的?這多清楚呀!人家上級是棋高一招哇!我琢磨著,這,這也屬於深化改革嘛!
乙:哦,這叫深化改革?
甲:對呀!它,它這叫配套措施嘛!先開放哪兒,後開放哪兒,人家一步一步來,先開放城樓,後開放廣場,這您往城樓上一站,喝!心裏頭全明白了。
乙:明白什麽了?
甲:哪兒賣小吃,哪賣蔬菜,哪兒賣活魚,哪兒賣海帶,哪兒賣水桶,哪兒賣鍋蓋,哪兒是陰涼,哪兒太陽曬……
乙:我怎麽聽著這麽亂呀!
甲:亂?那是亂了敵人,鍛煉了群眾。剛開頭您可能不習慣,鍛煉鍛煉就好啦,農貿市場,多清靜呀!
乙:就這還清靜啊?
甲:分跟哪兒比了!要比人家中東那邊兒,咱這兒就算沒多大動靜,聽不見什麽!
乙:反正這動靜也不小。天安門廣場,那是咱們國家的窗口,擱一農貿市場算怎麽回事?
甲:窗口?對,這就是窗口呀!你們國家怎麽回事兒,人家外國人不知道呀,透過這窗口一看:喲,農貿市場!沒錯兒,他們這兒屬於商品經濟!再看看,嘿,東西還都挺便宜,成啦,知道啦,初級階段!
乙:這就知道啦?
甲:窗口嘛,一看就有白。外國人到了中國,中國這幾年搞得怎麽樣啊,來這窗口看看,喝!真好!中國如今真是……什麽都有啊!活雞,活魚,海螃蟹,扁豆……這外國人他就不著急啦!
乙:怎麽?
甲:這回餓不著啦!
乙:哪回也沒餓著他們呀!
甲:不是,他就放心啦!這麽熱鬧,這麽紅火,咱們中國,像欠債不還的主兒嗎?回頭進人民大會堂裏頭談判,一上台階他就往外掏錢,投資呀,貸款呀,你提什麽他答應什麽,這叫改善投資環境!
乙:這環境還好啊?人民大會堂門口堵一個農貿市場,亂亂哄哄,怎麽開會?
甲:好開啊!就為開會方便!開會,多累呀,不得找補點兒?“同誌們,我的發言,主要談三個問題……給我買一碗餛飩!第一個問題……少放醬油,我口輕!第二個問題是,我們目前應該……哎,我要那大碗的!”
乙:這是開會嗎?
甲:這……是呀,開會,得聯係實際不是?這兒守著農貿市場,多實際啊!說著說著沒詞兒了,外頭一喊:“三斤四兩,五塊六毛七——”趕緊談!
乙:談什麽?
甲:談物價問題呀!三斤四兩就賣五塊六毛七,照這麽漲還行嗎?
乙:嘿!
甲:外邊又喊:“老張同誌,今早起都交過一回了,怎麽還收啊!”趕緊談!
乙:談什麽?
甲:談稅收問題呀!早上收了中午還收,這不是重複收稅嗎?
乙:哦!
甲:“二嬸兒,等會兒,我這鞋後跟兒讓人踩掉啦!”趕緊談!
乙:談什麽?
甲:談產品質量!早上買的鞋中午就掉跟兒,什麽質量!那邊隨地吐痰一罰款,這兒就談市容管理,外邊自行車跟馬車一撞上,這兒就談交通安全……
乙:敢情屋裏這會兒跟著外邊走!
甲:怎麽樣,看出這農貿市場的重要性了吧!您說人家上級這主意……他是怎麽想出來的?我活了三十多歲就愣沒想出來!
乙:你還沒想出來啊?這不都是你想出來的嗎?
甲:我也是根據上級的精神琢磨!
乙:那你琢磨琢磨,天安門廣場,人民英雄紀念碑,那麽莊嚴的地方,搭大篷,擺小攤,討價還價,吆五喝六,合適嗎?
甲:合適呀!太合適啦!那地方寬敞,擺攤方便,吆喝起來也豁亮:“吃炸糕麽?大炸糕!紀念碑大炸糕!”
乙:非把牙崩下去!
甲:“吃一塊緬懷先烈,吃兩塊繼承遺誌,吃三塊……您趕緊給錢吧!”
乙:這都不像話!

甲:不像話?那是您沒往深裏想!這叫告慰先烈於九泉!中國人民站起來啦!富裕起來啦!買點兒什麽都方便啦!先烈要是知道了,多高興!
乙:那就非得在這兒辦自由市場?
甲:人家革命先烈就是為自由獻身!這自由市場,多自由呀!它富有詩意呀“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市場……”這不對是吧、那咱們給改一改:“雞蛋誠可貴,鴨蛋價更高,若買鬆花蛋,還得掏五毛!”怎麽樣?這詩怎麽樣?
乙:不怎麽樣!
甲:那就算了吧!我先走一步。同誌們,抓緊吧!我先去看看在哪擺攤合適!
乙:回來!
甲:幹什麽?幹什麽?
乙:你回來!我再問問你:天安門,那是五星紅旗升起的地方,擱一個農貿市場,怎麽看升旗呀?
甲:看升旗?看升旗幹嗎?
乙:進行愛國主義教育呀?
甲:升旗?幾點鍾?
乙:國旗和太陽一起升起。
甲:還是的!要看升旗,太陽沒出就得到,來得及吃早點嗎?守著農貿市場,多方便!現成的豆腐腦兒,一邊呼呼嚕嚕喝著,一邊瞅著紅旗呼呼嚕嚕往上升著,呼呼嚕,呼呼嚕,多帶勁,多幸福!舊社會,你喝得著這麽熱乎的豆腐腦兒嗎?你看得著這麽鮮豔的五星紅旗嗎?那會兒紅旗多稀罕呀!要看紅旗你得自個兒繡!(唱)“針兒急,線兒密,含著眼淚繡紅旗,繡呀繡繡紅旗……”
乙:行了行了,他還憶苦思甜呢!
甲:解放軍同誌也來一碗豆腐腦兒!大早上起來升國旗多辛苦……給錢不給錢的沒關係,軍民魚水情,糧票也免了吧!
乙:人家解放軍執行升旗任務,能隨便喝豆腐腦兒嗎?那是嚴肅場合!
甲:什麽叫嚴肅場合?一九四九年,北平和平解放,解放軍入城式,嚴肅不嚴肅?老百姓夾道歡迎!送茶的,送水的,送毛巾的,送雞蛋的,許他送雞蛋不許咱們送豆腐腦兒?再說這兩樣東西蛋白質含量也差不多嘛!
乙:這人說話多矯情!
甲:誰矯情啦?我給你們宣傳宣傳這偉大意義!要說你們這老同誌思想就是跟不上形勢,首長說的話你們都不信,你說你們還信什麽?吃得這麽胖,什麽都不信!同誌們,信任危機呀!
乙:你先別扣帽子!說了半天,首長到到底是怎麽說的?
甲:當然首長沒說我這麽多,但是首長的指示很明確,首長說:“這麽大個廣場,要能擺個小攤兒該多好!”你瞧明確不明確!
乙:這到底是哪位首長呀?
甲:哪位首長?說出來你沒準兒也認識,老從你們家門口過,你可能沒留神,大高個兒,花白頭發,腫眼泡兒……
乙:哦!就那個厚嘴唇,倆招風耳朵?走道兒老靦著肚子……
甲:一看級別就不低!他是局級還是部級?
乙:他呀,著急!
甲:著什麽急?
乙:他做生意找不著地方可不著急嗎?
甲:他還做生意嗎?是個官倒兒?
乙:不是。
甲:那他做什麽生意?
乙:進出口。
甲:外貿部門。
乙:不,主要是內銷。
甲:從哪兒進口從哪兒出口?
乙:他弄一大爐子,從上邊進口從下邊出口。
甲:他是幹什麽的?
乙:你們這首長他說得明白呀!“一塊兒兩毛五,找我王老虎,先吃後交錢啊——”
甲:這是賣什麽的?
乙:“紅瓤烤白薯!”
甲:嗐!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