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漫談紅七軍紅八軍

(2006-11-21 19:59:51) 下一個


席按:這是和網友交流時斷斷續續寫的,有六七篇的樣子,比較零亂,沒什麽條理,先起個大題目,帖在這裏。等有時間的時候,再統一編輯。

一、百色起義的三巨頭各有出處

廣西百色起義的領導人排序,一開始是鄧小平、陳豪人和張雲逸的。其中陳豪人是中央組織部長李立三指派的,源於1929年4月份陳豪人代表福建省委向中央匯報工作時李立三征求福建省委對中央工作的意見,獲得了好感。張雲逸是中央軍事部長楊殷指派的,兩人都分別通過與廣東軍閥方麵的關係。鄧小平是誰指派的不清楚,途中也經過了廣東省委,因為廣西的事情,在黨內歸廣東省委管。不過後來大家都一古腦兒地跟了毛毛說鄧小平是周恩來派遣的。由於周恩來擔任中央軍事部長是在楊殷去世之後,鄧小平如果是周恩來派遣的,那麽他到廣西去的時間,應該是比官方宣傳的要晚的多。所以張雲逸和很多中共幹部陸續到廣西的時候,也都是去找陳豪人聯係,根本不知道在廣西共產黨中,還有鄧小平這個人。

關於這一點,哈佛畢業的人民大學中共黨史專家楊翰章教授有過推測,他認為鄧小平隻是作為中央信使龔飲冰的副手去廣西的,因為在向中央匯報百色起義的準備工作時,龔飲冰做的是主報告,而鄧小平做的隻是補充報告。但無論如何,鄧小平的領導地位還是不容置疑的,因為廣東省委任命的準備發動起義的廣西前委委員名單中,化名為鄧斌的鄧小平是排在第一位的。

可是在百色起義和龍州起義之前,鄧小平就溜了號,所以在開始公布的紅七軍和紅八軍領導人名單中,找遍了當時的文獻和擋案,也沒有鄧小平這個人。就連廣西黨史也認為,中央任命鄧小平擔任紅七軍和紅八軍的總政委,是在鄧小平第二次到廣西,也就是1930年2月7日以後的事。這時候,紅七軍已經成立過58天,紅八軍也已經成立了一個星期。

在派往廣西的幹部中,張雲逸的地位開始也並不顯赫,因為在張雲逸的前麵,軍事幹部中還排有徐冠英和史書元,都是老資格。就是龔楚,似乎地位也比張雲逸高。可是在南寧兵變和改造舊軍隊的過程中,張雲逸的個人表現最為出色,因此得以晉升為前委常委。

二、李明瑞參加革命,是不得已而為之

沒有金鋼鑽,不攬瓷器活。李明瑞是北伐名將,本來不想革命,開始時共產黨方麵怕降不住他,沒有要拉他入夥的意思,而是想送他和俞作柏一起出國,但是由於李明瑞是軍官身份,沒有護照。龍州和靖西的法國領事館也都不給他發簽證,才不得不留下來革命。廣西前委也才不得不拉他入夥,順便借雞生蛋。

本來這時候中央指示也是要李明瑞出任紅七軍的軍長,張雲逸和俞作豫分別作師長的,可是形勢比人強,百色起義發動時,率先成立了紅七軍,因為起義時李明瑞不在百色,張雲逸就當了軍長。生米既然做成了熟飯,主持廣西前委的陳豪人就臨時決定再成立紅八軍,讓俞作豫也作軍長。這樣,才成立一個不倫不類的紅七軍與紅八軍總指揮,來安置李明瑞,並由陳豪人和張雲逸介紹李明瑞入黨,還請示了中央批準。整個過程就是這樣子,和鄧小平關係並不大。

其實這辦法,就是張雲逸改造李明瑞的教導大隊時使用過的所謂的“升遷”的辦法:“表麵上升他們一級,實際上剝掉了他們的實權”。用當時鄧小平的話說,用的是“陰謀”的手段。

紅軍的慣例,黨是領導一切的。李明瑞開始時不是黨員,也不在前委。因此,這總指揮的位子基本上是一個空架子,手裏沒有任何實權,平時還必須由軍部派的一個特務連專門看護著。就是當紅七軍第一縱隊和第二縱隊分開行動、到處遊擊的時候,李明瑞也是隨紅七軍政治部和李謙的第一縱隊一起行動,由紅七軍政治部主任陳豪人也就是百色起義時的廣西前委書記規劃一切。這和當時新四軍時葉挺的情況有點相似,在張雲逸的談話中,也都有反映。

李謙什麽人物?李謙就是李隆光,黃埔一期畢業,李立三的親弟弟,也是一員猛將,紅七軍的副軍長,在梅花戰鬥中戰死。當時的中央執行的已經是王明的路線,凡是追隨過李立三的,或者有點沾親帶故的,一直到解放後,都沒有好下場。所以李謙在百色起義中的作用和領導地位,應該不低於廣西農民領袖韋拔群,可是他的作用,多少被忽略了。

李明瑞在百色起義之前要叛的,並不是汪精衛。也說不清是誰,因為俞作柏已經逃跑了,他自己手裏,也隻有早被共產黨施了手腳的第四大隊和第五大隊。但投降的對象,則肯定是蔣介石。據說是被張雲逸給勸阻了。

雖然後來李明瑞終於的如願以償地當上了紅七軍的軍長,可是在他當紅七軍軍長之前,又鬼使神差地當了一個多月的紅三軍團的河西總指揮,當時歸李明瑞指揮的,除了張雲逸做軍長的紅七軍,還有一過河就被當作AB團而被中央從上到下給收拾了的紅二十軍。

紅二十軍因為鬧AB團,被中央抽筋剔骨,餘部也從此就並入到了紅七軍。

正因為李明瑞曾經在河西指揮過紅二十軍,同紅二十軍的高層有了說不清也道不明的領導幹係。這樣才因為AB團的事給逼得實在是走投無路,不得不再反水。隻是剛有了這想法,還沒有付之行動,就給逮了個正著,由中央政治保衛局派在特務連裏的警衛員就地給正法了。

俗話說,好鋼用在刀刃上,這些首長們的警衛員,都是政治思想紅,槍法精猛,也苦大仇深那種。可以說是養兵千日,用兵於一時的了。

關於這一點,張雲逸的回憶錄也有記載。後來負責給李明瑞收屍的韋傑也有一個回憶,好象說是中共後來逼反和槍殺李明瑞,一切都是事前設計好,做好了套,請君入甕的。隻是沒有看到具體的文章,不敢瞎說。

不過這些回憶錄都是後來寫的,當事人有意無意地選擇記憶的東西還是有的。例如張雲逸1960年回憶說1929年12月11日百色起義時由鄧小平宣布起義和紅七軍成立,就不是真的。1959年時的莫文驊中將也發表署名文章這麽講,隻是後來他在去世前又改口了。

當時的鄧小平正如日中天,是中共中央的總書記。而且小平同誌,也還沒有來得及對李明瑞同誌的先進事跡和待遇問題,作十分具體的批示。

三、龍州起義與法國領事

1930年龍州起義之前,當地設有法國領事館。1929年10月反蔣失敗了的俞作柏流亡香港,就是從那裏出的關,李明瑞則因為是軍人身份,被法屬越南拒絕出關,不得已才留下來和俞作豫一起發動龍州起義,成立紅八軍。

龍州起義一開始,法國領事館首當其難,連從越南飛來的救援飛機,都因為機械原因而機毀人亡,成就了俞作豫和李明瑞的一項事業。

可是沒多久,等俞作豫也要流亡的時候,就沒有了可以打交道的對象。一到香港,就被人捉去砍了頭。

餘部也並入紅七軍。

四、紅七軍時期的鴉片走私

當時桂係鴉片經營和走私的情況,也值得關注。百色起義和龍州起義時紅軍每個士兵能夠發20塊現大洋,後來都打成了金戒指,一直帶到江西。這都是因為起義前張雲逸和俞作豫分別做左江督辦和右江督辦,利用軍隊在當地尤其是在百色收繳了大量的鴉片,這些鴉片,還被運到上海,作為支持中央活動的經費。

從上海到南寧的地下交通線上,應該還有一條毒品走私的渠道,也是頂好玩的。

當時由雷經天主持左江蘇維埃,被從中央來的鄧小平指控為生活腐化和富農路線,被撤了職,就是因為有很多鴉片,才可以有條件腐化。等鄧剛來了,連黨籍都給開除了。具體他雷經天抽不抽鴉片,就不知道了。

這也是紅七軍的軍長李明瑞等高級將領在蘇區被肅反的一個原因,因為是太富了。

五、紅八軍失敗的原因

我的觀點,紅八軍的失敗,和鄧崗陳豪人李明瑞及張雲逸都沒有關係。鄧小平是中央任命的紅八軍的政委,但紅八軍軍長俞作豫和政治部主任何世昌以龍州為中心,開始不聽廣西前委書記陳豪人後來不聽紅七軍和紅八軍總政委鄧小平的指揮。因而造成紅八軍失敗。

當時(1930年9月)左江特委書記塗振農的報告,清楚地記載了這一件事。廣西前委書記陳導民(豪人)(1930年1月)和紅八軍總政委鄧小平(1931年4月)給中央的報告,也都給予了印證。

至於紅七軍,因為它總體上並沒有失敗,無所謂誰負責任。打過幾次敗仗(如打武崗),都是在爭吵後作的決斷。北上途中,鄧小平是一號領導人,有最終決斷權,鄧崗陳豪人張雲逸李謙是在 20 師,斷後,鄧小平龔鶴村和李明瑞在19 師,是先頭。真正互相爭權的人不是鄧崗和鄧小平,而是張雲逸和李明瑞。

李明瑞是紅七軍和紅八軍的老領導,和鄧小平配合不錯,紅七軍的底子都是他的人,後來被張雲逸給改造過來。由於李明瑞不在前委,因此在和張雲逸爭權中一直處於下風。陳豪人、張雲逸和李謙三個人一直都配合不錯。是早期紅七軍的靈魂人物。在榕江打王家烈的部隊是他們三人合作的傑作,也是紅七軍曆史上最漂亮的一仗。

鄧崗其實,在紅七軍的時間很短暫,除了在河池會議上做為中央代表在檢閱台上過過癮之外,對紅七軍的建軍及組織路線,基本上沒有什麽大的影響。鄧崗在紅七軍的角色,和井崗山時期湖南省委的杜修經完全一樣,如果說紅七軍高層領導中最有資格離隊而不必負什麽責任的話,鄧崗應該是唯一的人選。

可是後來,執行立三路線的屎盆子,就扣在了烈士鄧崗的頭上。

六、鄧小平和陳豪人的亮瑜情節

百色起義前後,鄧小平的主張很多時候基本上是正確的,但很多時候鄧小平不負責任,跑來跑去的,到具體負責任的時候就找不到人(如兩次起義,打貴州王家烈)。因此紅七軍的許多組織工作具體都是由陳豪人在做(陳豪人任紅七軍前委書記是從1929 年12 月至1930 年 6 月河池會師-即紅七軍主力從貴州回來)。開始時二人雖然分工協作,親密無間,但多多少少也會有那麽一點兒亮瑜情節,因為兩個人都是政工幹部,也都是中央秘書出身。

說起來陳豪人先於鄧小平擔任中央秘書,參加了五大,在鄧小平加入中央秘書處並擔任秘書處處長的時候,陳豪人已經在福建發動了閩北起義,擔任福建省委常委組織部長並擔任代理省委書記。陳豪人也是先於鄧小平被中央負責人李立三派往廣西,任廣西軍委負責人。因此,廣西黨史說陳豪人是革命的鋪路人,應該是持平之論。

鄧小平去廣西後,秘密身份是主持全局工作,但公開身份是在省政府秘書長陳豪人手下做秘書。

後來在南方局派出的中央代表鄧剛來紅七軍傳達和執行中央指示的時候,陳豪人本人雖然也認為鄧小平的主張不錯,但黨性覺悟和組織原則使他不得不自覺的和鄧崗龔鶴村站在一起,執行和擁護中央的決策。李明瑞當時仍然不在前委,參加不了什麽意見。張雲逸是軍事領導人,隻是在鄧小平和鄧剛之間和稀泥,顯然並沒有後來回憶錄中那樣有政治主見。

鄧小平在紅七軍軍隊建設中的工作並不是很多,二次到廣西後也主要是和韋拔群一起抓了土地改革。可是對這一點張雲逸的回憶錄似乎並不十分認可,鄧小平自己的匯報也說是困難重重。反正至少是沒有後來宣傳的那樣偉大。

陳豪人在紅七軍開創初期尤其是紅七軍北上途中,雖然也參加決策讓紅七軍打了一些敗仗,吃了一些苦頭,可是因為啃的都是硬仗,因而“打出了威風”(鄧小平,1931,《七軍工作報告》),而且在紅七軍北上途中,鄧小平在紅七軍負全責,是前委書記兼政委,以至於全盤接受了李立三的路線,也不存在被鄧崗和陳豪人篡權的事。對於這一點鄧小平本人在早年的報告中也承認。不象後來那樣,有了成績都統統攬給自己,而出現了錯誤,又統統都推給別人。

鄧崗和陳豪人離開紅七軍到上海匯報工作是在紅七軍打下全州,部隊得到休整以後。對此事不但張雲逸知道,鄧小平也是認可的(豪人、拔奇兩同誌即於全州離開來中央)。不象後來毛毛瞎說的: “陳豪人是在一次戰鬥後自己悄悄走了的,沒有告訴任何人,也沒有人知道他的去向”。

鄧小平的確是一個政治奇才,但那是很久以後的事。鄧小平在紅八軍做政委,紅八軍全軍覆沒。在全州會議獨立領導紅七軍後,也沒有什麽大作為,而且在參謀長龔楚的家門口,打了紅七軍曆史上最大的敗仗,也造成了最大的損失。李謙和章鍵,這兩個最會打仗的黃埔軍校畢業的將官,就是在這時候送的命,連龔楚本人也不得不因傷離開隊伍,少了象馮達飛一樣帶領紅七軍衣錦還鄉的機會。因而後來連張雲逸都嘲笑說:鄧小平,不會打仗。

不過要說鄧小平不懂打仗也不完全是事實,因為後來他畢竟還領導了劉鄧大軍,做了軍委主席,並躋身於當代三十幾個軍事家行列中了。

七、小平的兩次逃兵問題

鄧小平真正的問題在於他兩次回上海。第一次是在交通員龔飲冰到上海複命後不久,也是在百色起義之前。由於他老婆張錫媛在上海醫院裏生小孩,鄧小平便執意要走。紅七軍前委(常委是鄧小平陳豪人和張雲逸,李明瑞不是黨員,因此根本不參與決策)苦留不住,因而受到紅七軍前委的通報批評(當時陳豪人化名陳導民任前委書記,也因此和鄧小平有了過節)。

第二次發生在鄧小平同張雲逸失去聯係,李明瑞和紅七軍餘部也生死不明的情況下,在一次戰鬥期間擅自決定到上海匯報工作的。由於鄧崗和陳豪人在 1931 年 1 月前腳剛剛離開,鄧小平 2 月中旬便也要離開,應該是沒有必要的。後來毛毛的托詞是鄧小平對王明向無好感,怕王明上台,因此就趕緊回中央。其實當時鄧小平在中央連小蘿卜頭都夠不上,也根本就左右不了中央人事和王明生事。

鄧小平離開紅七軍後,李明瑞和張雲逸分別去了蘇區。後來兩部分紅七軍在蘇區會師,李明瑞任軍長至被錯殺。然後是龔鶴村任軍長。張雲逸中間也任過一段軍長。

因為先後離開了軍隊,陳豪人鄧小平鄧崗這些中央代表們在紅七軍的影響才逐漸不為人所知。直到延安時期,鄧小平在紅七軍的形象都不是很好。早期的部隊回憶都是以宣傳張雲逸軍長為主,很少提及鄧小平的。

鄧小平也不是十分恢宏大度的一個人,某人以前一個帖子裏也提到過類似的事,所以張雲逸和莫文驊在解放初期的日子並不好受。文革期間鄧小平倒黴的時候,紅七軍的老戰友包括張雲逸和莫文驊又紛紛揭發鄧小平。這也是鄧小平的女兒毛毛後來在鄧小平傳記中對紅七軍的一些老同誌耿耿於懷的原因,算是後話了。

1945年在延安整風的時候,有人指責紅七軍的領導人鄧小平、陳豪人和鄧剛脫離群眾。其實,如果陳豪人、鄧剛和鄧小平不先後離開紅七軍,以他們的出身和執行過立三路線的經曆,在中央蘇區的肅反運動中也就很難逃脫象他們的繼續任者許進、許卓以及李明瑞一樣被捉殺了的命運。

二十世紀後半頁的中國曆史,大概就要重寫了。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