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張雲逸給李明瑞上的“眼藥”

(2006-11-13 07:32:20) 下一個


開頭,先抄一段書,是尹騏寫的《潘漢年傳》:

1955年4月1日,愚人節。“上海市常務副市長潘漢年去找擔任上海代表團團長的陳毅。向他詳細地談了自己12年前(1943年)在李士群、胡均鶴的挾持下去會見汪精衛的經過,並說明了自己這麽長時間沒有向組織上說清楚的原因。同時將他所寫的有關這件事的情況和自我交代的材料交給陳毅,並請他轉呈中央。”



陳毅向中南海如何向毛澤東報告的,我們不知道。反正第二天,毛澤東就在材料上寫道:此人從此不可信用!

第三天,潘漢年就被公安部長羅瑞卿逮捕下獄,一直到去世。

後來人們就不得不懷疑,在潘漢年這件事上,長期直接領導潘漢年的陳毅,當時至少是沒有說什麽好話,否則,潘漢年不會有如此的下場。

美國人有句話,叫做:不說好話,就不要說話。用我們老家話說,不說人好話,就叫上眼藥。農村的灶王爺是一家之主,為了不讓他到處去給人上眼藥,村民們就都在過年時在廚房的供像兩邊貼一幅對聯:上天言好事,下屆保平安。還賄賂灶王爺,給他過節,讓他吃祭灶糖,就是用糖稀做的麻糖,去封老人家的嘴。



據說潘漢年也曾祭過灶,寫過吹捧陳毅的詩詞(韜略經綸晉謝風,雄師十萬過江東。廋嶺三年驚賊膽,王橋一戰定華中),也出麵幫陳毅處理過一些個人私事,可惜陳老總並不是那灶王爺。

無獨有偶,再抄一段書,是陳毅在新四軍的副手張雲逸大將在1960年3月寫的《回憶漫談廣西革命鬥爭情況》。

三次圍剿之後,“我得了重病,發燒失眠。連中央蘇區的代表大會也不能參加。為了全軍的工作不受影響,我要求中央另行指派一位同誌當紅七軍的軍長,我暫時休息一下,中央同意了,並任命李明瑞同誌當軍長。(這時我曾向中央建議,李在政治上不穩定,當副指揮還可以,但獨立指揮部隊則不行,請中央另行物色人員),葛耀山同誌(工人出身,由蘇聯回來)當政委。為了加強部隊的團結,中央給我帶病掛了一個軍參謀長的名義,跟隨部隊休息。”

不久,就發生了軍長李明瑞被打死的事件。




張雲逸是紅七軍的軍長和前委常委,也是李明瑞的入黨介紹人之一,應該對李明瑞知之甚深。他對中央建議說“李在政治上不穩定”,在戰爭年代上這樣的眼藥,接下來會發生什麽樣的事,應該是顯而易見的了。

原因出現在:“當我們到贛先沙地時,召開前委會議,研究過河問題。在會上,我提出要過河與中央紅軍匯合,但許卓、李明瑞、許進、佘惠、張翼等大多前委委員都主張不過河,而到粵贛邊界去打遊擊。前委中隻有葉季狀、魏伯剛等同誌支持我的意見。雙方爭執很久,都不肯罷休。這時有人提出要停我的職,由李明瑞同誌當軍長,我不同意。”



結果當初支持李明瑞的這幾個紅七軍高級領導人,除了張翼得以逃脫當了叛徒外,剩下的幾個,統統都被當做AB團而處死了。

要說張雲逸不知道事情的後果,也是站不著腳的。因為就在這同一篇文章中,張雲逸回憶說:“在過河的時候,還有一段關於二十軍的事情。就是在過河以前,中央通過湘贛省委給了我一個任務,要我帶二十軍過河。並交代要我們注意,不要讓他們跑回來。當時我對這個問題不了解,後來才知道是那時中央懷疑二十軍是AB團,準保帶到中央根據地改編的。”“到了中央根據地後,我和二十軍曾政委(席注:曾炳春)、肖軍長(席注:蕭大鵬)去見項英同誌時,他叫我出來,說二十軍有問題,今天要扣留他們兩個人,你不要誤會。後來,這些人在王明路線錯誤的肅反政策下,都被誣害了”。

這事發生在李明瑞當紅七軍的軍長之前,而且紅二十軍全軍排以上幹部全部被當做AB團被殺,是震驚蘇區的大案子。

結果,李明瑞就死了。

反正葛耀山也死了,愛怎麽說,就怎麽說吧!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