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台灣抗日義勇隊裏的女輔導員

(2006-08-11 09:58:07) 下一個


抗日戰爭時期,李友邦將軍創建領導的台灣抗日義勇隊聲名赫赫,威震浙閩。許多人並不知道,在這支英勇的抗日隊伍裏有一位福州籍的女輔導員。

何柏華,1911年出生在福州城內文儒坊的一個中醫家庭。1926年在當時道山路國立女子師範讀書時,受中共地下黨的教育,1926年秋,經同學潘珍美(中共黨員)介紹,在南門城牆上宣誓加入社會主義青年團,從此走上了革命的道路。1926年冬季,由於受軍閥政府通緝,在地下黨組織的掩護下撤出福州,送到武漢中央政治軍事學校(黃埔軍校分校),在軍校期間,直接納入擔任教官的中共中央委員惲代英領導的學員隊伍。 

1927年夏,國民黨蔣介石背叛了國共合作,武漢的汪精衛立即響應,預謀向共產黨人舉起屠刀。緊急關頭,軍校中的共產黨員奉命集合奔赴江西南昌參加八一起義。何柏華同誌成為參加八一南昌起義惟一的福州女性。 

82日,起義部隊撤出了南昌,何柏華同誌被編入紅28軍,擔任宣傳員和衛生員。之後數年,在閩粵邊區從事遊擊鬥爭,領導了永定金沙暴動。 

1932年在廈門舉行的中共第二屆代表大會上,當選為中共福建省委候補委員,並選為省婦女委員會書記。 

1937年全麵抗戰後,何柏華同誌一直在廣東東莞、寶安地區從事抗日救亡活動,至今,該地區的老人還懷念這個才華橫溢的年輕福州女性。還在唱著她教唱的許多抗日歌曲。 

1938年底何柏華同誌受中共廣東黨組織指派回福州聯絡地下黨組織,因福州黨組織已遭到嚴重破壞,一時難以恢複,就離開福州輾轉閩北準備去江蘇尋找新四軍。其時,李友邦將軍已經集結流落在閩浙兩省的眾多台灣鄉親謀劃成立台灣抗日義勇隊。中共地下黨組織對李友邦將軍的這一正義行動給予了極大的關注,先後指派了多名共產黨員幫助李友邦將軍工作,並促成抗日義勇隊的成立。何柏華同誌在台灣抗日義勇隊成立初期就進入了抗日義勇隊,先後擔任抗日義勇隊少年團輔導員、抗日義勇隊衛生員等工作。多年的革命生涯,何柏華同誌又練就了通曉閩南語、客家語、粵語的本事,在義勇隊裏很容易地與隊員們融合、溝通,又憑借祖上傳承的醫療知識,獲得了隊員們的尊敬,她與抗日義勇隊隊員們一道,執行宣傳、救護受傷抗日將士、籌集藥物軍糧等任務。出色地完成任務,常受李友邦將軍的勉勵和表揚。 

何柏華同誌1932年後數年在暨南大學文史係讀書畢業,獲文學士學位。在義勇隊擔任輔導員期間,有針對性地對台灣青少年進行教育,堅定他們的愛國主義和反抗日本帝國主義侵略的思想。 

1940年,何柏華同誌在李友邦將軍的主持下,在金華抗日義勇隊裏,與隊員趙天問結成夫婦,次年生下女兒,可惜後轉移入閩時寄養金華老鄉家,從此失去聯係。 

抗戰勝利後,何柏華、趙天問夫婦於同年年底,隨李友邦將軍和大批義勇隊員一起東渡回到台灣。在光複後的數年內,何柏華同誌在台北第一女子中學教書。 

194911月,因共黨嫌疑被通緝的何柏華、趙天問夫婦攜帶女兒和兩個在台灣出生的兒子九死一生,千辛萬苦逃離台灣,轉途香港到了北京,在鄧穎超同誌的關懷下進入軍政學校學習,1951年分配回閩。至此1974年去世,一直在福州市文教部門工作。 

解放後何柏華同誌無論住在何處,客廳裏總是懸掛著一幅由她的丈夫趙天問手書的丘逢甲的七絕春愁:春愁難遣強看山,往事驚心淚欲潸。四百萬人同一哭,去年今日割台灣。趙令中 

http://fz.fj-archives.org.cn/m_listData.asp?CatalogCode=1057&FlowId=22522

附一、何柏華(1910-1974)(女)


又名何正生、何阿英。福建福清人,1910年生。192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27年在武漢中央軍事政治學校學習,參加了北伐戰爭和南昌起義。1928年參加永定金沙暴動。1929至1930年先後任中共福州中心市委組織部長和中共福建省委候補執委等職。1940年到永安,先後在永安中學(在吉山)、永安師範(在大湖)任教員,引導學生從事進步活動。1943年因被通輯逃離永安到閩南農村教書。1949年進入解放區。建國後曾任福州市第十六中學副校長、福州市政協常委等職。1974年逝世。

附二、李友邦:死於蔣介石槍下的台灣抗日義勇隊隊長


李友邦是台灣人,而且是台灣抗日鬥爭史上不得不提的一個人。然而,在蔣氏父子治台的幾十年間,卻沒有人敢提到他的名字。在台灣當局的檔案中,李將軍是蔣公中正親手揪出的“匪諜”,由蔣公當麵逮捕,——當然,蔣公一貫仁愛寬厚,所以沒有當場抽出一支勃朗寧手槍,將“匪諜”李友邦就地處決。

卻說行刑的國民革命軍士兵把槍口指向台灣抗日義勇隊隊長李友邦的那一刹那,他的夫人嚴秀峰正以同樣的“匪諜”罪名呆在國民政府在台灣的牢中。沒有發生心電感應的奇跡,因此她不知道自己即將永遠地失去勇敢剛毅的丈夫,——直到一年半後,她才從小兒子口中獲知丈夫的死訊。從此,台灣義勇隊的事跡雖然沒有追隨著李友邦走入墳墓,但至少也隨著嚴秀峰女士呆在黑漆漆、深幽幽的牢中,從此成為政治上的禁忌,在台灣的抗戰曆史課本中徹底消失。

本文係根據有關文獻編寫,以紀念忠勇愛國的李友邦將軍。

襲警局,投身革命

李友邦原名李肇基,他最初的民族意識是由日本殖民當局無所不在的歧視所啟蒙和激發的。在小學時代,有一天他與日本同學發生爭吵,日本同學罵他"清國奴",個性堅強的李友邦氣得說:"如果這是在中國,看老子不扁死你。"日本老師聽到了,怒發衝天,遂以日本人傳統的說服教育辦法,一耳光扇將過去,喝斥道:"你的良心大大的壞了,給我住嘴的幹活!以後不許這樣說!"這個巴掌在李友邦幼小的心靈中留下了永遠的烙印。

這是殖民時代台灣人的心靈傷痕,雖然因此打造了李登輝等堅定日奴;但有骨氣、有血性的台灣學生卻是不甘受辱的,是要反擊、要報複的,於是就跟日本同學打架,從課堂內打到課堂外,從學校打到馬路,最好的選擇是在校外單挑,這樣可以在沒有鬼子老師亂伸爪子的情況下痛爽一回;而且據說小日本挺講武士道,寧願被打死也不願向父母老師告狀,當然啦,這是謠傳,沒有證據可資證明,因為被打死的小鬼子都沒有跑回家去哭訴被打死的悲慘經曆。

但是打架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大法。一些聰明學生們在打架之餘就不免要思考:為什麽小日本總是欺負我們?除了打架以外還有什麽更根本的辦法可以擺脫這種被欺壓的命運?

這個問題問得實在太好啦!就是這個問題,把這些學生引向了一條偉大的道路。

李友邦是個神童。他進入台北師範學院時才14歲;更重要的是,他在這時候加入了由台灣前輩林獻堂、蔣渭水等人創建的文化協會組織,幫忙發傳單。4年後,也就是1920年,18歲的李友邦和胞弟李成基帶著幾個同學夜襲海山新起派出所,由於他們打了就跑,日本警察不知道是誰幹的。這還沒有完。過了兩年,李友邦故伎重演,與朋友林火順、林添仕等七八個人夜襲台北新起派出所,震動一時。不過這一次日本鬼子開始聰明起來了,從學校方麵的漢奸嘴裏得到了確鑿情報,於是派人搜捕,李友邦隻好連夜逃亡,從此開始了他的不朽傳奇。

進黃埔,建革命黨

李友邦由高雄搭船偷渡到上海,同行的還有謝雪紅和林木順。謝林二人前往蘇聯學習,後來在中共的協助下成立了台灣共產黨。李友邦則選擇南下廣州,成了黃埔軍校的二期生。

這時,孫中山是老爺子,共產黨是其臂膀子,蔣介石還在裝孫子,國共合作,共同革命,黃埔軍校師生朝氣蓬勃,蓄勢待發。難怪李友邦到了黃埔,立即融入了那種濃鬱熾烈的革命氛圍中。但有一個困難,卻使得他很難抓住革命的脈搏。據他自己回憶,有一次孫中山到黃埔演講,他竟然在中山爺爺的胡須下麵狂打起瞌睡來;中山爺爺一看,心想“這小鬼真不象話”,於是立即把他叫到麵前訓斥,不料這位未來的李將軍仍一臉茫茫然,令中山爺爺更為惱火。好在一位教官上前解釋道:"這是從台灣來就學的革命青年,就學不久,您說的粵語和國語他聽不懂,他隻會日語和閩南語。"中山爺爺一聽,立即轉怒為喜,不僅不再加批評,而且指定黃埔軍校黨代表廖仲愷作李友邦的國語教頭!嗬嗬,所謂名師出高徒,有了廖仲愷的親自指導,李友邦不僅學會了粵語腔的國語,而且其救國救民的思想意識也突飛猛進。

1926年,李友邦在孫中山的支持下成立"台灣革命獨立黨",黨章稱:"為結合台灣各族人民驅逐日本帝國主義在台灣的一切勢力,使台灣脫離日本的統治,而返回祖國。"中日戰爭爆發以後,李友邦隨即修正《台灣革命獨立黨黨章》,明文台灣歸還祖國。

"台灣革命獨立黨"成立之後,李友邦立即著手招募黨員,壯大力量。為了聯絡台灣革命誌士,他先是返回台灣,然後又潛入日本,以就讀日本早稻田大學為掩護,在日本吸收台籍革命黨員,不久日本情報單位發現他的真實身份,他被迫逃至上海。日本政府並不放過他,又以其是通緝犯為由,要求中國政府引渡他到日本接受審判。於是,他轉往杭州國民革命軍的某軍部工作,逃過了日本鬼子政府的追捕。

不過,蔣介石政權並沒有讓日本朋友失望。1929年,中國國民政府逮捕了李友邦,罪名是參與1926年的廣州抗日事件,從而為日本朋友出了一口惡氣。還好,此次牢獄之災沒有產生災難性的事果,他很快出了獄,在杭州國立藝術專科學校教授日語,並且秘密從事台灣革命工作。但事情並沒有完,因為李友邦與國民黨左派淵源實在太密切太深厚了。毫不意外的是,1932年,他再次被國民黨逮捕,偵訊單位認定他是中共地下黨,於是拿出七十二般手段,逼迫其交出黨員登記表;刑訊是殘酷的,致使他的右小腿被老虎凳折磨致殘,比左小腿細很多,走路時如不小心就會摔倒;頭頸中有一條神經被打傷,平時與人講話頭部會不自主地搖擺。這一次,李友邦被整整關押了3年,國民黨什麽也查不出,隻好在1935年將他釋放。

就在李友邦為蔣介石的偏執狂付出慘重代價的時候,他的親友卻在台灣為抗日付出慘重代價。1932年,李友邦的二弟李友先被日本特務槍殺,兩年後,其三弟李友烈也死在日本特務的刑訊室裏。可謂李氏一門兩烈一囚。

建武裝,台島抗日

1936年,張楊把槍頂在了蔣介石先生的禿頭,於是把國共合作的旗幟第二次插在中國的土地上。隨後,蘆溝橋一聲槍響,八一三抗戰繼起,中國進入全麵抗戰時期。

就在淞滬會戰正熾之際,李友邦產生了以"朝鮮義勇隊"為樣板,組織"台灣義勇隊"的構想。12月,李友邦赴桂林,與日本反法西斯作家鹿地亙、朝鮮義勇隊陳閱斌,共同成立"日韓台反法西斯大同盟"。

抗戰初期,國民黨在正麵戰場防禦,共產黨著重敵後工作,在國共合作架構下,大批的忠勇能幹的共產黨員對各地的政治產生了深刻的影響;在國民政府及軍隊快速離去的敵後地區,共產黨人更是立即滲入進來,成為當地抗戰的主導力量。

李友邦籌建台灣義勇隊,就得了中共浙江省工委的直接支持。

1938年夏天,李友邦在麗水遇見了駱耕模。駱是他數年前在蔣公仁政獄中患難與共的難友。這時,駱是中共浙江省委委員。兩人重聚後的主要話題,就是商討實際抗戰行動。李友邦提及閩北崇安縣有不少從台灣流亡回祖籍的同胞或可組織動員。駱耕模於是向中共浙江省委統戰工作委員會報告了李友邦的構想,最後經中共浙江省委書記劉英同意,由浙江省委統戰工作委員會書記張錫昌從遂昌縣調張啟權(後改名為張一之)來協助李友邦做好具體工作。在張一之的協助下,李友邦首先恢複了"台灣革命獨立黨"的名義,對散居大陸各地的台胞的具體情況進行了解,決定從福建台灣同胞開始動員工作。

關於旅居福建的台胞,也有一個傳奇故事。且說日本殖民時代,一些台灣同胞因不堪壓迫,攜眷返回祖國福建定居。中日戰爭爆發後,福建的國民政府以"日本特務嫌疑"將所有台灣同胞送到閩北荒山峻嶺中的小縣崇安,不知多少台灣同胞被迫妻離子散,多少台胞全家男女老幼集體入獄!在崇安的"集中營"中,許多台胞陷入病餒。他們本來是回歸祖國,其心良也,但竟身陷如此慘境,未免令人扼腕。

李友邦決定營救這批台胞,並動員他們貢獻才能,為抗戰出力。1938年11月初,李友邦、張一之前往福建工作,經過說服,爭取到浙江省政府黃紹和國民黨省黨部主任委員穀正綱的支持,於是帶著黃紹給國民黨福建省黨部負責人陳肇英的信來到福建。福建省主席陳儀了解情況後,很高興有機會丟掉那一大幫子麻煩人物,於是立刻同意李友邦把集中在崇安縣的台胞帶走。

李友邦在崇安號召全台同胞奮起抗戰,並提出立即組織台灣義勇隊。當時被拘禁在崇安的400多位台胞雀躍異常,他們共同寫了一封信給李友邦,表現了極為強烈的愛國熱情。李友邦返回浙江,向黃紹報告情況,取得黃紹更大的支持。隨後,黃上呈國民政府軍委會政治部,正式批準了台灣義勇隊的成立。

1939年1月,李友邦從崇安縣帶回第一批台胞30人,其中包括6名兒童。同年2月,李友邦在浙江金華縣城酒坊巷18號正式成立了台灣義勇隊,6名兒童也組成台灣義勇隊少年團,簡稱台灣少年團。李友邦任義勇隊隊長和少年團團長,中共黨員張一之任隊秘書。第一支由台灣同胞在大陸組成的武裝抗日隊伍終於誕生了,它"保衛祖國、光複台灣"為號召,在民族團結共同禦侮上具有神聖無比的意義。

李友邦說台灣義勇隊的目標是“保衛祖國,收複台灣”,並說隻要台灣同胞,不管是閩南人還是客家人,都應朝著這個目標努力。他還說,“台灣沒有收複,我們無以為家”。

這支義勇隊投入了祖國的抗日洪流。

莫須有,英雄殉難

據統計,日本殖民統治台灣50年期間,台灣同胞為了反抗日本殖民統治,回歸祖國,進行了英勇的鬥爭,總共犧牲了65萬人。要知道,台灣當時的人口僅僅500萬,可見台灣人民的犧牲是巨大的。

台灣人民對祖國抗戰的貢獻也是巨大的。抗戰勝利前,日軍陸軍20萬人駐紮在台灣,海軍有4.5萬多人。台灣雖然沒有作為正式的一個正式的抗日戰場,但是由於台灣人民不斷地起來反抗鬥爭,日本軍隊不得不設重兵防範,結果被牽製的兵力達24.5萬多人。

抗戰勝利以後,台灣義勇隊從龍岩到了廈門,再回到台灣,隻有很少一部分留在大陸。國民政府的大量船隻當時忙於把在華日本人運送回日本,無力幫助台灣義勇隊隊員返鄉,因此義勇隊隊員是自己解決船隻的問題。結果有一次返鄉船被海浪打翻,十幾名義勇隊員死亡。

當然,多數隊員都安然回到了家鄉,而且立即著手重建家鄉。然而,國民黨卻一點也不喜歡他們,因為他們跟共產黨有過很多次的親密接觸。於是接下來的故事是:終身為台灣光複而鬥爭的李友邦將軍,將死於光複後台灣國民政府的槍下。

李敖用他的生花妙筆,寫出了李友邦將軍之死的可怕場景——

蔣介石喝了一口水,拿起新任省黨部委員名冊,停住不動。這一連串動作產生了相當的震懾效果,台下每個人都屏氣凝神,靜待他開口。“李友邦。”這是他的第一句話,李友邦應聲肅立起來。他接著說:“李友邦,你能騙得過別人,就可以騙得過我嗎?你太小看我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是‘奸匪’嗎?憲兵,帶走,帶走!”蔣介石一邊說著,一邊以手勢派命坐在前麵的憲兵司令將李友邦架出去。然後,蔣介石開始訓話:“你們什麽人叫他當副主委的?你們統統不認識敵人,敵人就在你身邊,你們卻不知道他就是‘奸匪’,像你們這樣麻木不仁,怎麽會成功?你們每一個人都應該知道,‘奸匪’就在你身邊!”最後,他替自己的講話下了一個結論,就是:“你們要知道,丈夫是‘奸匪’,太太不一定會是‘奸匪’;但是,反過來,太太是‘奸匪’,那麽丈夫就一定是奸匪。”原來李友邦的太太說是“匪諜”,照蔣介石的邏輯,李友邦一定是“知匪不報”。妙的是,太太既是“匪諜”,隻判了十五年,而丈夫知“匪”不報,反倒判了死刑。李友邦是台灣省人,這是蔣介石立威,剛來台灣就先宰個台灣人給你們看!

李友邦的夫人嚴秀峰,年輕時參加了共產黨領導的浙江抗日遊擊隊,因此被蔣介石目為“匪諜”。他們在戰火中認識,在戰火中相愛,日本鬼子的炸彈沒有將他們分開,直到蔣介石的屠刀才完成了日本鬼子的炸彈沒有完成的偉業。

向李友邦將軍致敬!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