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老百姓自己的曆史:席家莊在抗日前後

(2006-08-10 12:24:02) 下一個


一、題記:老百姓自己的曆史

中國的二十四史,現在說是二十六史了,說穿了都是王侯將相的曆史,偶爾有涉及到老百姓的,也都是才子佳人,和盜寇門人之類,都是為王侯將相的出場,跑龍套的。涉及到具體的普通的老百姓,可以說是幾乎沒有。

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的時候,以胡適和梁啟超等為主發起的傳記運動,也都是以名人名傳為主。老百姓自己的曆史,隻是到了本朝晚近,在毛佬佬和其夫人的大力提倡下,才有所進步。不過因為有關政治的套辭太多,不忍卒讀。

用老百姓自己的口,講述老百姓自己的曆史,應該是當代文學和史學的一個新方向。

閑話少敘。

話說在X年X月X日,得以和席家莊的父老鄉親們話舊,談話的時間大約一共是4個小時,現在把當時交談的一些要點,憑記憶整理如下。其中的一些史實,沒有經過訂正,一些人名和事件,也沒有經過當事人的認可和校正。說話人的口氣和原話,也沒有做錄音和記錄。

不過是先記錄下來,有功夫時再補充。

二、談話人

席俊山(小名:銀山)80歲,黨員,曾任生產隊副隊長。

席俊堂(小名:大強)77歲,黨員,轉業軍人,曾任民兵連長。

席心產(小名:鐵燈)60歲,農民,現任會首。

席東營(小名:來福)84歲,黨員,退休幹部,曾任老鄉鄉長和公社書記。

王XX(一個親戚)92歲,小業主。

張XX(一個親戚)72歲,農民。

這些談話人中,以席俊山先生的記憶最好,因而談話以他為主;席俊堂和席心產,時不時的插一些話。王XX,記憶也清晰,可惜僅談話一小會兒,打了小日本一拳的,就是他。席東營先生的聽力不好,沒有太多交流,隻記錄其一兩件事,其中的一件,是給偽軍送兵。張XX,說到的唐山地震部分,是他的經曆。

個別的人物,是化名。

三、村史口述追記:抗日的前後

(一)地震

地方上把地震叫地翻身,在民國三十二年之前,統共有三次,都是在白天。

當時村子裏有一個人正在用泥巴捏小人,當地稱作泥泥狗的。他說,你看,活啦,活啦。隻見他捏的小泥人在地上的亂動,土垃一拱一拱的。先是一次,第二天又來了兩次,第一次是最厲害的,西北頭地上裂了個大口子,屋山到處亂晃悠,也有倒塌的,但是沒有死人。

唐山地震的時候,也發生一次地翻身,是在夜裏,軟床子亂動,忽閃忽閃的,有幾分鍾。當時村子裏剛死了一個年青人,我以為是這家夥和我亂著玩。說:得長,你和我一個老頭兒亂啥也?!說完就沒有動靜了,第二天早上,大家都說軟床子動,我才知道是地翻身了。

(二)日蝕

老日進中國之前的時候,發生過一次日全蝕,正午的時候,風一吹,樹葉子花啦啦響,地上全象落滿了樹葉一樣,影影爍爍的,莊稼也都象是霜打了。沒多久,老日就來了。

老日投降的時候,又發生過一次日蝕。白天的時候沒有日頭,在天空的東南方向出現一個星星。投降了的老日從西往東走,手裏還有一些槍,老蔣對他們不錯,沒有全收走。走的時候,馬都耷拉著頭,和進來的時候,完全不一樣。

聽說老日到了東北,被林彪的部隊截著了,全部繳械。所以等林彪的部隊入關的時候,全部是繳獲的日本人和國民黨部隊的軍裝,騎著戰馬,牛的很。

(三)發黃水

說蔣介石不抗日也不對,他手底下的一個人把濟南城給丟了,就被老蔣捉著給槍斃了。可是老蔣還是擋不住日本人,就炸開了黃河。黃水就從中營子西地,經張大莊,一展東南。

當時的政府,不記得是誰管事,也發橡子麵救災,還把全省的民工都給調過來,築和堤,防洪水,到處都站滿了人,黑鴉鴉的。

日本人也給擋著了,不過人家有船,遭殃的還是咱老百姓。

(四)鬧蝗災

蝗蟲就是螞蚱,鋪天蓋日的。開始也有人炒了吃,但是沒有肉,隻是兩張皮。和野螞蚱不一樣,說是魚籽變的,風一吹,就亂哄哄的了。

東頭黑娃他爺爺家的地,地裏種的全部是穀子,好幾十畝,差不多快熟啦,開始還防,但當時沒有農藥,就叫了人,在地頭上挖上很深的溝,蝗蟲就過不去,滾到溝裏麵,全家人都拿了棒槌砸,打死了很多。可是成疙瘩聯蛋子的,打都打不功。

第二天,蝗蟲全飛了過去,莊稼地裏,穀葉穀穗全沒了,剩下一些光杆杆。

(五)日本鬼子

日本鬼子就是老日。當時誰的爸爸,給老日推紅車子,老日還很高興,說吆西吆西,遞給他糖吃。你給老日幹一天活,老日也會瓦給你半瓢高梁米。

我給老日幹活時,一個老日推了我一把,我就順手黑了他一拳,這個老日個頭小,被打了一個趔趄,後來被幾個人勸著了,說不能打,不能打,就不打了。向老日道了個歉,老日也沒有拿我怎麽樣。

孔集街上的人賴,開始的時候不讓日本人進寨,後來還弄死了一個日本人,日本人就調集了部隊圍剿,打炮,死了好幾百人。

(六)漢奸

張連碸是大漢奸,日本留學生,是偽軍的頭頭,下麵管了好幾個師。其中有一個是81師(注:似乎應該是18師)。張連碸開始也抗日,後來讓老日一攛踔,就當漢奸了。

張連烽的部隊,就住在XX陵的院子裏,現在都修成了旅遊景點。當時啥都沒有,就一個破土穀堆,旁邊是一個嶽飛廟。當時我負責去送兵,還在XX陵住了一晚上。

當時的地方武裝張豁子,是縣警備司令,手裏也就百十個人,和馬馨波差不多,馬是XX縣的縣長,但是這兩個人和大漢奸張連碸比,都要小的多。

東三省來的偽軍更壞。日本人還有好幾個翻譯,一個姓金,一個姓竇,還有一個姓宋,點頭哈腰的,人也都不賴。

(七)地主老財

隔壁村的席現章和席佰祥,是玄武區維持會的會長,一正一副,不過給日本人也說不上話,有事情要通過日本翻譯。兩個人家裏各有幾百頃地,解放後都給槍斃了。

村子裏的老和尚他爹,是一個堡長,人很能幹,也給鎮壓了。

席東鎬,家裏才幾十畝地,可是因為使的有人,也就劃成了地主,解放後被判到青海省,八零年的時候才回來,現在已經死了。席東鎬的兩個兒子,都沒有娶媳婦,也就成了絕戶。

(八)抗日的八路

當時的八路都是小半大孩,很多是湖北來的,沒有多高,穿的都破破爛爛,平時不起眼,有修鍋的,有要飯的,有說書的,有剃頭的。行動的時候才十幾個人一夥,專門去騷擾偽軍和日本人。有一次我看見他們在行動,就爬在寨隍上麵喊:給日本人送條禮去的吧?後來八路軍還不高興,問是誰在喊,我也沒有敢承認。

八路騷擾完日本人就往我們村子裏跑,我們就關上寨門,不讓八路軍進寨。八路就從寨外繞過去,瓦著腰向東北方向跑。日本人以為八路進了村,就用小炮打。打壞了一個房屋。當時XXX的妹妹在茅房裏麵解手,身後麵落了一個炮彈,腰裏炸的象馬蜂窩一般,當時人就死了。

當時的八路軍,又叫小區,設在蔡窪。路的爸爸天明,就曾經是個八路。天明家兄弟五個,有三個當了八路:瘸子、聾子和天明。而且三個人都在一個班裏,班裏有12個人,給人家逮著了,活埋了11個。因為碰上了姥娘家的人,天明就頭上頂一把紅薯葉子,跑回家來,再也不幹八路軍了。

我們村的老六皮,家裏兄弟9個。14歲的時候,沒東西吃,偷偷跑到小區裏麵幹八路,家裏兄弟幾個抓住他,捆起來,要活埋他。可是又怕小區來要人,不好交代,就偷偷給放走了。老六皮從此就一直沒有回來。後來在部隊裏當了營長,可是老六皮不識字,就在貴州省的XX縣轉業做了縣公安局長,家裏也繁殖有十好幾口人。前幾年退休後回來一趟,大人小孩都不認識。

(九)和八路軍對壘

因為沒有讓小區的人進寨,席家莊就和小區的人結上了仇。後來小區派人來打我們村寨門的時候,村子裏有人守著,在寨隍的上麵。小區的人開始是在西北角攻寨,我看見有幾十個人,架著機關槍,後麵的麻棵子裏也人頭亂動,但隻見有人喊,卻沒有人放槍。村裏的人都到西北角防。

可是小區上的人很聰明,從東南角上給架了雲梯,因為村子的東南角沒有人守,大家都到了西北角。小區上的人就進了寨,打死了村子裏一個人,是誰誰的叔叔。

另外的一個人(祝:可惜沒有記下名字),頭上戴了頂草帽,小區的人一看,說這是個窮人,就沒有給抓走。

(十)與小區上的人交涉

小區上的人攻進村後,抓走了30多個壯勞力,都吊在了梁頭上。

村子西北頭的某某,是個廠房,能說會道,也見過世麵。所謂廠房,就是在縣土地局裏麵供職,能丈量土地,批文書。就領著村子裏麵的人,抬了條禮和牛羊,走十幾裏路到蔡窪。達成了協議,人家小區上的人紮的有本。派人捎信回來說由村子裏出錢,幫小區上的人買30多條槍,幾百排子彈,才同意放人。當時槍比較主貴,也可以買賣,小區上最需要的,就是那槍和彈藥了。

到臨回來的時候,小區上的人看廠房能幹,就對廠房說,老先生您今天就不要走了吧?廠房實必不留。小區上的人伸手一拉,廠房立馬就嚇癱了,堆在地上起不來。

於是大家趕緊抬上廠房往回走,還沒有抬到家,人就斷氣了。

2006-8-9

[ 打印 ]
閱讀 ()評論 (3)
評論
席琳 回複 悄悄話 附:20-30年代的中國地震

1920年海原地震

1920年12月16日20時5分53秒,中國寧夏海原縣(北緯36.5度,東經105.7度)發生震級為8.5級的強烈地震。這次地震,震中烈度12度,震源深度17公裏,死亡24萬人,毀城四座,數十座縣城遭受破壞。它是中國曆史上一次波及範圍最廣的地震,寧夏、青海、甘肅、陝西、山西、內蒙古、河南、河北、北京、天津、山東、四川、湖北、安徽、江蘇、上海、福建等17地有感,有感麵積達251萬平方公裏。海原地震還造成了中國曆史上最大的地震滑坡。地震發生時山崩土走,有住室隨山移出二三裏。災區有的一間窯洞壓死100多人;有的村莊300多口人在山崩時同葬一穴。死者陳屍百裏,傷者遍地哀嚎,野狗群出吃人,災民情景慘不忍睹。

1927年古浪地震

1927年5月23日6時32分47秒,中國甘肅古浪(北緯37.6度,東經102.6度)發生震級為8級的強烈地震。這次地震,震中烈度11度,震源深度12公裏,死亡4萬餘人。地震發生時,土地開裂,冒出發綠的黑水,硫磺毒氣橫溢,熏死饑民無數。古浪縣城夷為平地。甘肅某天主教堂,一修女懷抱四名孤兒埋於屋瓦中,蒲登波羅克大主教稱之“世界末日將要來臨”!

1932年昌馬地震

1932年12月25日10時4分27秒,中國甘肅昌馬堡(北緯39.7度,東經97.0度)發生震級為7.6級的大地震。此次地震,震中烈度10度,死亡7萬人。地震發生時,有黃風白光在黃土牆頭“撲來撲去”;山岩亂蹦冒出灰塵,中國著名古跡嘉峪關城樓被震坍一角;疏勒河南岸雪峰崩塌;千佛洞落石滾滾……餘震頻頻,持續竟達半年。這次“稀有大震”,令各國科學家眾說紛紜;昌馬,這個地圖上都找不見的地名,成為地震學者關注的中心。

1933年疊溪地震

1933年8月25日15時50分30秒,中國四川茂縣疊溪鎮(北緯32.0度,東經103.7度)發生震級為7.5級的大地震。此次地震,震中烈度10度,疊溪鎮被摧毀。震前該地異象迭出:犬哭羊嘶,蛇出鼠驚,烏鴉慘啼,母雞司晨。地震發生時,地吐黃霧,城郭無存,有一個牧童竟然飛越了兩重山嶺。巨大山崩使岷江斷流,壅壩成湖。1933年10月9日19時,地震湖崩潰,洪水傾湖潰出,霹靂震山,塵霧障天,造成下遊嚴重水災,僅灌縣境內撈獲的屍體就有4000多具。疊溪地震和地震引發的水災,共使2萬多人死亡。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