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他用像機記錄曆史(2)機會的偏愛

(2006-08-22 11:11:12) 下一個


為什麽我說JOE ROSENTHAL 十分的幸運呢?

首先,因為當時就有人不服,說JOE ROSENTHAL 的照片,涉嫌造假。是先讓士兵們擺好了的姿勢,不是當時的實際情景。下麵的這一張,是JOE ROSENTHAL拍攝的原圖。後來加洗了成千上萬張,也折騰得翻天覆地的那許多照片,都是從這一張照片派生出來的:

確實,在當時所拍攝的照片中,確實有那麽一張,是JOE ROSENTHAL 讓士兵們擺了POSE的:而那個站在石頭上,背朝觀眾的,就是JOE ROSENTHAL。

Joe Rosenthal Snapping a Posed Picture

下麵的這一張,就是JOE ROSENTHAL像機裏麵的圖像。

幸運的是,JOE ROSENTHAL不需辯侮,因為他所拍攝的照片的真實性,被他的攝影家同行們後來發布的的照片,給證實了。

第二,當時的攝影記者,不隻JOE ROSENTHAL一個人。軍隊攝影師BILL GENAUST,就拍攝了幾乎和JOE ROSENTHAL相同的好幾張照片。

Bill Genaust被稱為:被人們遺忘了的英雄

該圖中的四小張,就是Bill Genaust的遺作

然而不幸的是,九天之後,BILL GENAUST就在一次戰鬥中死亡了。他拍攝的美軍升旗的照片,在很多年以後,才為世人所發現。

第三、JOE ROSENTHAL拍攝到的升旗儀式,不是第一次,而是第二次。

當時別的隨軍攝影記者,例如Lou Lowery和Bob Campbell。他們既拍攝到了第一次的升旗儀式:

The first flagraising atop Mount Suribachi, February 23, 1945. Hank Hansen (without helmet), Boots Thomas (seated), John Bradley (behind Thomas) Phil Ward (hand visible grasping pole), Jim Michaels (with carbine) and Chuck Lindberg (behind Michaels). Photo by Lou Lowery. 10AM, Feb. 23, 1945

也拍到了JOE ROSENTHAL最想拍攝到的第二次升旗和第一次降旗在一起的圖像:

The first flag comes down as the second flag goes up.  Photo by Bob Campbell.

可是不知道什麽原因,JOE ROSENTHAL的同行的照片,當時都沒有被新聞媒體所采用。

在開始的時候,聽說已經升起了旗子,JOE ROSENTHAL覺得非常的泄勁,都懶得上山了。

於是就有了第二次的升旗,之所以有這第二次的升旗,是因為第一次升起的旗子,有點兒小,不夠紮眼。戰地指揮官怕對麵的美國士兵們看不見,就決定換一麵更大的旗,這才有了JOE ROSENTHAL的機會。

一個明星,就從這裏,陰差陽錯地,冉冉升起。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