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胡長清是個難得的人才!

(2006-08-18 07:02:26) 下一個


從網上看到孫金金的紀實文學《趕考》(中國方正出版社,2006年5月)一書中介紹的當代大貪官胡長清的事跡,覺得這老胡,確實是黨內不可多得的一個人才。

第一、老胡的口才好,說話從來不用念稿,善於表現自己,說慌也不臉紅,這比一般的中央級領導人都強。就是比美國總統克林頓和小布什,水平也差不到那裏去。

第二、老胡的書法功底深,出過書法專集,在全國書法家協會還有頭銜,還到處題詞,不需要急就章,向華國鋒那樣臨時去抱佛腳,具備當國家領導人的基本素質。

第三、老胡風流儒雅,臨危不懼,談吐自若,還可以喬裝打敗,深入敵營,具有做地下工作者的鋼鐵般意誌和大無畏英雄主義氣概。

哎,怪隻怪,這老胡生不逢亂世,竟然在小陰溝裏麵翻了船。

不過,浪子回頭金不換。

或許,二十年後,人家老胡,又出落成一條好漢!


附一:儒貪胡長清

(題目為筆者所加,來源於http://lz.book.sohu.com/chapter-5160-5-23.html

胡長清一案,有許多別的案例沒有的“特色”。案發前,胡的政聲已不佳,這和陳希同有些不同。

胡長清有個綽號:“三胡省長”:胡吃、胡寫、胡吹。胡吃人人皆知,胡寫是胡長清愛寫字。他的書法的確有幾分功底,出過集子,在全國書法家協會還有頭銜。愛寫字也罷,但他當省長後南昌滿街頭都有他的題匾,這並不是因為他的字而是由於顯赫的官銜。 

當時南昌流行這樣的順口溜:“東也湖西也湖,洪城上下古月胡;南長清北長清,大街小巷胡長清”。南昌古稱洪都,所以順口溜稱洪城。胡還應好友之邀,寫了這樣一副對聯,充滿隱晦譏諷,胡竟昏然不察:“男廁所女廁所男女廁所,東寫字西寫字東西寫字。”胡在接受調查期間,還故作鎮靜地對中央紀委的人說:“我那點事說說就算了,出去後給你們每人寫幅字。”胡吹,一是胡長清擅談,一般的會議他從不願意念稿子,二是善於吹噓自己。他在不同場合會給自己編造不同的曆史,一會兒說給高級首長當過秘書,一會兒說是北京大學的特聘教授。這有的是子虛烏有,有的是憑特權和關係弄來的,就連大學畢業證書也是身居高官後通過關係弄來的,屬於造假之列,但不是通過街頭那種造假證的個體戶,而是堂而皇之地從學院官方辦來的。

恰恰正是由於偽造證件導致了胡長清的敗露。

1999年8月,在昆明舉辦世界博覽會,宗旨是讓世界了解中國,中國走向世界。中國館位於世博園中部,每個省都有自己的展位,開館以後各省區都舉行自己的館日活動。8月6日江西館日。這之前,已擔任副省長1年零8個月的胡長清接到調北京工作的調令。他提出,希望主持江西館開館活動後再赴京。這本來是他分管的工作,因此他的要求合情合理。8月6日他飛到昆明主持了江西館開館儀式。8月7日上午,又參加了一個經濟技術合作項目的簽字儀式。然後就不知去向。時近中午,忽然接到胡從機場打來的電話,說要到深圳去一趟。秘書問要不要人隨行,他口氣堅決:“不要!”恰在這時,中央一部門有事找他,南昌、昆明、深圳,都沒有他的的蹤影。無奈中,查驗昆明機場的出港名單,也沒有胡長清的名字。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最後查明,胡長清去了廣州,以“陳風齊”的化名住進了廣州中國大酒店。

一個高級幹部行蹤詭秘又使用假證件,不正常的行為引起了中央紀委的注意,審查胡長清就從這裏開始。

結果查明,胡長清犯有受賄罪、行賄罪、瀆職罪,還有巨款財產來源不明。總計受賄545萬餘元,行賄8萬餘元,另有160餘萬元不能說清合法來源。胡長清可以說是一個鯨口大蠹,僅從一個私企老板那裏,就收索賄款320餘萬元,而這個私企老板得到的好處則是胡長清“協調”來的貸款2000多萬元。至案發時,隻還了區區10萬元,有人算過,胡長清從1998年1月至1999年8月,擔任副省長期間,受賄、索賄的不義之財平均每個月高達33萬元。

幾乎所有的貪官都有一個共性:玩女人。胡長清也不例外。

胡長清其貌不揚,身材矮小,如果沒有副省長的高位和多得花不完的票子,他是難得一般女性青睞的。案發後他的一個情婦說:“我不是看上他的長相,而是圖他的權和錢!”

胡的淫欲甚強,他不僅包養情婦,還出入色情場所。案發後查明,胡和私企老板在兩年的時間裏,就私下裏到廣州、澳門等地嫖娼25次,甚至讓澳門的賣淫女周末由珠海飛南昌與胡長清幽會,星期天再飛回去。

胡長清包養的情婦中,有一個是贛江賓館的服務員,小胡長清20多歲,也姓胡,人稱“小胡”,1995年8月認識不久,胡長清便通過私企老板給“小胡”在南昌買了一套住房,又把她調到一家事業單位工作。

這位“小胡”在得知胡長清即將調北京工作之後,向胡提出要到廣州工作,並要在那裏買房。胡長清馬上答應,調動各方麵的關係,向一私企老板要65萬港元在廣州為“小胡”買了一套住房。前麵說到的神秘失蹤,就是為著上廣州為“小胡”辦購房事宜,沒想到竟是急著走上黃泉路。

胡被關押期間,還心存幻想,竭力想保住一條性命。但是作惡多端,法律無情。

2000年2月15日,南昌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胡長清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3月8日,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核準執行死刑的命令,審判長到看守所向胡長清宣布執行死刑。身材短小的胡長清緩步走到桌前在送達文書上簽上自己的名字後,還不忘向看守所長表示感謝,感謝在關押期間給予的“照顧”。看守所長的回答也很有意思:“你這樣的表現很好,不失身份。你一路走好!”然後,胡被五花大綁押上囚車。8時44分,槍聲響起,巨貪胡長清在南昌北郊一處廢棄的圍堰前結束了生命。


附二、日本人收藏的胡長清墨寶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