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門口斜插杏黃旗

(2006-07-03 19:36:25) 下一個

七月伊始,空氣中就充滿了爆竹和火花的氣味,而且今年的氣味,比往年都要濃。

清早起來,院子的信箱前麵就插了一個小星條旗,看看鄰居家的信箱前,也都插上了一樣的小美國國旗,排成一排,在陽光下迎風招展,煞是好看。原來是賺足了錢的房地產商,要趕在獨立日之前向各家各戶招攬生意。再看歇對麵的鄰居家門口,也都斜插一麵大大的美國國旗,看來是真的要過節了。

在國內的時候,除了企事業和政府機關,要是誰的家門口也這樣插一麵國旗,似乎是不可思議的事。就是在89年的時候,要找個五星紅旗去上街也還真的不容易。這不僅使我想起小時候在老家的一個典故:門口斜插杏黃旗。

說是從前哪,村子裏有那麽一個懶漢,粗通一點文墨,卻四體不勤,五穀不分,整天抱一本破書,不怎麽幹家務。

有一天的晚上,外麵刮了風,要下雨的樣子,老婆就把懶漢從床上給揪起來,讓他去收拾日間曬在外麵的醬菜,懶漢一邊幹活,一邊吟詩:夜半三更把醬移。

第二天一早,鄰居家的小孩尿了炕,一個黃不啦嘰的被褥,掛在一根竹竿上晾。懶漢看見了,就口蘸一句:門口斜插杏黃旗。

中午的時候,村子裏有死人要岀殯,放了三聲鐵炮,震耳欲聾。懶漢聽見了,就又來一句:噗嗵噗嗵三聲炮。

睡完午覺,老婆又把懶漢從床上給揪下來,讓他趁農閑,趕緊去把布給織了。懶漢十分的不樂意,回了老婆一句:等到秋後再蹬機。

碰巧有朝廷派來采風的官員路過村子,聽見懶漢說的話,前後聯係在一起,認為大逆不道,是一首標準的反詩:

半夜三更把將移,

門口斜插杏黃旗;

噗嗵噗嗵三聲炮,

等到秋後再蹬基!

采風的人一核計,就把懶漢給拷走了。

押起來一審,如此這般,再押老婆過來一對證,絲毫不差。就打了二十大板,放了。

2006-7-3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