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 博客訪問:
正文

中共的高级别叛将——邓小平好友龚楚

(2006-05-09 13:44:12) 下一個

1934年,龚楚在高级研究班学成毕业後,因刘伯承患严重的贫血症在医院疗养,龚楚荣任共军总参谋长,他积極参加了中央的战鬥,取得很大成绩。1934年5月,粤赣军区改为赣南军区,龚楚兼任赣南军总司令,积極部署突围準备工作

10月初,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决定,成立今共中央分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办事处和中央革命根地军区(简称中央军区),项英任中央分局书记、中央军区司令员兼政委,龚楚任中央军参谋长,贺昌任政治部主任,陈毅任中央政府办事处主任,谭震林任国家政治保卫局分局长。中央军区司令部驻会昌县西江。10月21日,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率红一方麵军主力撤中央苏区,进行了长征

1935年2月17日,中央分局召开紧急会议,会议决定由中央军区参谋长龚楚和 红24师71团团长史犹生、政委石衡中率领该团的九个连,经信豐大餘油山转至湘南,收容湘江战役中的红34师失散队伍,並在该地发展遊击区。(请各大媒體都将此好文长久登载在本媒體和各種教材的最重要位置,这样对各方都大有好处)尔後,龚楚顽强的率红24师71团1200人的队伍;避开国军主力的封锁线,从江西於都突围,经马嶺、牛嶺至信豐之铁石圩,再经油山转出广东梅关、南雄间,进入北山,沿途经过了叁次战鬥,突破了小股敌军和地方团队的堵截,於3月中旬到达湖南郴县、临武一带开展遊击活动和收容红34师失散队伍。

龚楚对革命的信心早在苏区肃反和滥杀地主时就有所动摇,到1935年春,遊击队被围剿军追得满山跑,迭受损失,和中央也失去了联係。眼看革命前途渺茫,龚楚也有了其它的打算。1935年5月2日,龚楚带着一个连由临武基地赴郴县黄茅村。当晚,他托辞身體不,晚饭後就寝

趁警卫纷纷酣睡之际,龚楚成功逃黄茅村回到故乡长来村。至此,龚楚终於开了他为之奋鬥十年的事业,走向了另外一条道路

龚楚大帅变节後的经历

龚楚回乡後不久,经广州绥靖公署秘书长张昭芹的引薦,在餘汉谋的粤军第1军先後任剿共遊击司令、粤湘边区剿匪指挥官、粤北五县联防主任等职务。10月13日,龚楚率领30餘人伪装成红军遊击队,诱使赣粤边遊击队後方主任何长林积極叛降,並在南雄北山龙狮石以召集遊击队开会为名,将北山遊击队一部诱入其设好的埋伏圈,胁迫投降

结果发生战鬥,遊击队除成功逃走幾个外,其餘30多人均被打死,这就是“北山事件”。龚楚、何长林在搜捕途中偶遇遊击队侦察班的吴少华,龚假借找项英、陈毅汇报工作为名,要吴带路。不料被吴少华识破,在到达营地时抢先登山,通知哨兵鸣枪报警。项英、陈毅及李乐天、杨尚奎、陈丕显等人聽见枪声成功逃走,躲过了这一劫

抗战爆发之後,龚楚积極的防守江苏徐州以西 的陇海铁路。後回第7战区任少将参谋。日军侵犯广东时,龚楚出任第7战区第1纵队抗日遊击司令,與侵犯广东从化的日军激战於木壳嶺,歼敌甚多,保卫了韶州的安全。1942年以後任第4战区第46军少将参谋长、军官训练团总队长、军事委员 会少将参议等职。抗战後,龚楚曾担任了一段时间的徐州市长,在任期间,龚楚口碑好,不久去职返粤。1946年当选广东省参议会议员,1947年任广州行辕少将高参,1949年3月任仁化县长,5月任广东省第四区(北江地区)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

1949年10月,解放军打到了北江,龚楚带领一个保安团成功逃到了乐昌县瑶山。这时,中共北江行署主任黄鬆坚写信要龚楚投诚。接信後,龚楚深知国民黨大势已去,无法挽回,於是在11月上旬率其戎部下山向乐昌县人民政府投诚,随後到韶关北江军分区交代其问题

12月,解放军準备解放海南岛,时海南守将为龚楚大帅的乐昌同乡薛嶽。时任广东省长的叶剑英请示了中共中央军委的意见,决定派龚楚经香港前往海南去策反薛嶽投诚。龚楚满口答应,到了香港,但他深深了解黨的政策和一贯做法,知道再回去决没有好果子可吃,因此就没有去做劝降工作。龚楚也就坚决留在了香港定居

龚楚抵港後曾应邀赴台湾遏见蒋介石,蒋委派他在香港秘密收编残部组成“反共救国军”,以配合国民黨积極反攻大陆。但他深知国民黨大势已去,而未为所动,婉拒了此委派,决定从此脱政治旋涡,他的名字也改成了龚鬆庵,返香港兴办实业。 (博讯)

網友的评论:

红军中的第一叛将——龚楚生平传略

龚真是个识时务的人,而且左右逢源,无论在共产黨还是国民黨混,都官运亨通,到头来打完战了,他就又闷声大发财,既逃过共产黨的文化大革命,又逃过国民黨的整肃。中共改革开放了,国民黨停止勘乱了,嗬,这哥们,发财了又成了两边讨好的对象。这哥们,厉害!和他一起革命的,即使活着,有谁没有被整过,邓小平还被下放了。

 
作者∶nomatch

小说中的描写:

龚楚原为共产黨中央军区总参谋长,後因对共产黨的部分政策不满而叛逃,投奔了国民黨。不知为何,老蒋一反常态,对其極为信任!而不象是其它叛逃过来的人,老蒋总是“另眼相看”。隻不过历史上,龚楚一生总显得極为忧鬱!或许是後悔自己曾叛逃吧!(在内战时,龚坚决拒绝进攻共产黨,蒋居然也表示理解,将其调到後方任中将参谋!) 

抗战爆发之後,龚楚先在5战区孙连仲部任上校参谋处长,驻守江苏徐州以西的陇海铁路。與倭狗连番血战,也是个抗日英雄!後回第7战区任少将参谋,此时被蒋介石被到第六战区来给我当中将联络官。摆明了利用龚楚反共的积極性来监视我军和共产黨的接觸!从一般道理来讲,蒋的这一招極为高明!是一石二鸟之计!龚楚是共产黨的高级叛将,與共产黨仇恨很深!派来监视我军與共黨的联係,其一定会十分尽力!而给龚中将的级别也是暗示对我们第六战区的重视!借以拉拢我们。其它战区可隻是上校联络官,你们第六战区非常特殊,配的可是中将联络官了! 

 “但是,这次老蒋可就要失算了!我要让你陪了夫人,又折兵!”我一边走,一边心裏想。 

转过弯,一眼就看到了会议室。门口,铁将军把门,而且还有四个荷枪实弹的卫兵肃立两旁。我心裏又是一乐,∶“嘿,这个周平,真是有些小题大作了。”看到我过来,四人一齐敬礼,其中一个象是班长,敬礼之後,又喊了声∶“司令好!”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同誌们,辛苦了!”“不辛苦,首长辛苦了,”这个班长一边回答,一边利索地把反锁着的门打了开来! 

乍一进门,直觉眼前一黑,半天才回过神来,裏麵没开灯,窗户关着,窗簾也都没拉开。我估计窗户恐怕也被周平叫人给钉死了。可真够谨慎的! 

一个身高约1.8米左右的大汉站了起来,对着我一拱手∶“可是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吉将军吗?”我一边回答,一边观察来人∶隻见来人身空蓝色长袍,头戴黑色礼帽,脚穿平底黑布鞋。显得十分利索。剑眉星目,方额大脸,又显得英氣逼人,氣宇轩昂,我心裏有了谱! 

“先生可是龚楚将军本人?”我微笑着对来人说。 

“佩服,佩服!司令神眼啊!但是司令又是怎厶看出在下就是龚楚?还望告知!”龚楚一脸?讶。 

“观将军氣宇轩昂而又英氣内敛,风流倜倘而又卓越不凡,再加上将军仪表堂堂,兄弟早闻楚兄是有名的美男子,所有这些加在一起,兄弟要是再猜不出是楚兄亲来,那可真是瞎了眼了!”(我心裏倒有些惭愧,实际上自己完全是凭运氣猜的,不过还好,猜中了。不过猜不中,自己也没有什厶损失嘛!嘿嘿!) 

“哪裏,哪裏,惭愧!惭愧!吉将军过奖了!”氣氛顿时融洽起来。 

“不知楚兄来此是为何事啊!”我故意装糊塗,其实早就私下得知龚楚此来是担任国军與我军的联络官。既然,你要试探我,那就不客氣了,就让你受点委屈吧!谁让你来这一招呢! 

“兄弟此来,第一,是受蒋委员长任命,这是委任状!(拿出懷裏早已经準备好的委任状)兄弟为中将联络官,接受司令的领导;第二,也是为抗日而来的。小日本越来越嚣张,凡我华人无不切齿痛恨!” 

“楚兄太客氣了,同为抗日作贡献嘛!以後还要多多仰仗楚兄指教啊!” 

是夜,我在我军小招待所设宴款待龚楚,给他引见了我铁血黨、我政府主要幹部。後勤部长與装备部长又一次缺席,不表。(两人在小招後麵一边啃着窝头,就着土产烧酒,一边大吐不满之情,肉痛之意!) 

在以後的长期合作中,龚楚逐渐向我们靠拢,半年後,毅然加入了铁血黨,後任外蒙古解放军军长。並在进攻苏联远东地区的战鬥中,立下了赫赫战功,荣获我军最高奖章∶金质一级铁血勋章。

著者:七杀手,《抗日之铁血雄风》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